这不是一个红码,这是一座监狱

新华社的一篇报道让人惊呆了

专访推特网黄【性瘾种马】(下篇)

豆瓣封禁:中国版女性瘾者超大尺度欲望满溢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1月12日 下午 9:5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前夫用女儿的抚养权,换我一套房

贰瓶子 吐槽星君 2022-01-11 16:00


1


方棠刚下飞机,就接到了前夫余韦德的信息,他发了好几张女儿余菲儿下午滑雪的视频给她。

冰天雪地的长白山雪场,5岁女儿一身火红的滑雪服正在飞驰,帽子下的眼神乌黑闪亮,别提多好看了。

方棠一看见女儿,心都化了,紧接着,就看到了余韦德跟过来的要钱信息。

一套顶级滑雪装备,儿童版的,七万,包括滑板、固定器、头盔、眼镜、滑雪衣、滑雪裤、护臀、护膝、护腕、滑雪包、脸罩……五花八门。

“菲儿长得太快了!去年买的都小了,我寻思要换就换全套吧,当然也可以不用,只换一部分也行,你等等啊,我让女儿和你说话。”

小菲儿的语音跟在后面:“妈妈,妈妈,你周末来接我吗?如果周末来接我,我就周五回去。”

言下之意,就是如果老妈没空,我就在长白山多玩几天。

方棠揉了揉眉心叹口气,这个周末,她还真的……没空。

她是北京某三甲医院的神经外科“一把刀”,现年35岁,科室骨干,忙得……脚不沾地。

本周,她要在广州这边的合作医院待一周,手术教学8例,全都是大手术,要周日晚上才能回北京。

如果不是这么忙,两年前,她和余韦德也不会离婚,她更不会放弃孩子的抚养权。

多少收获,就要付出多少代价,她拥有了高收入,就要付出陪伴女儿的时间。

方棠把女儿的语音听了好几遍,心软成一滩,也酸成李子。

钱,二话不说她就转了过去,为了女儿,方棠现阶段能付出来的,只有金钱。

“妈妈现在在广州呢,这个周末没办法回去了,等你下周回来,妈妈就回北京了,到时候就去接你。”

她的语音刚刚发出,前夫余韦德那边就已经收了款,立即回了个没问题的手势给她。

方棠看他在线,想和女儿多说几句,还没开口,助手叫了她一声“方医生”。

车到了,方棠把手机放回口袋,接过助手递过来的等会儿第一场手术的详细资料,上车。

车子飞驰,广州这座花城,冬季温暖如春,空气中都是暖腻的甜。


2


一周后,方棠去机场接女儿,5岁的小菲儿看到妈妈乐开了怀,小鸟一样叽叽喳喳没完。

方棠对前夫和他的现女友客气微笑,牵着女儿离开了。

菲儿兴奋得不行不行,一路都在说滑雪的快乐。

一年前,孩子去雪场玩,展现出了惊人的滑雪天赋,平衡性、延展性和灵巧性远超同龄,让人诧异。

然后,这两年冬季,余韦德都会带孩子去长白山滑雪场过寒假,待半个月,玩个过瘾。

“妈妈,我明天还要上钢琴课和思维课吗?”小菲儿问,她长得像妈妈,大眼弯眉,双目有神。

“当然啦,明天的钢琴、思维,后天的体能、象棋,都不能少,你都半个月没去上课了。”

小菲儿撇了撇嘴,也没反抗。现在的孩子都这样,上不完的补习班和特长班,她一周四节,每节一个小时,算少的了。

“儿童板我已经可以挑战高难度了,比很多哥哥姐姐都好,张教练问我要不要参加四月的国际比赛呢。”

张教练是长白山滑雪场的教练,最擅长挖掘好苗子,培养专业的滑雪人才。

国际比赛?方棠皱了皱眉,不入行不知道,滑雪里面各种赛事也很多,琳琅满目打着各种名头,良莠不齐。

毕竟在国内,能玩滑雪的小孩家境都不错,而中国父母,一向舍得为孩子花钱。

可比赛?她前几天接待过一个同样是儿童滑雪教练的病人,聊得很愉快,没听说最近有什么比赛啊。

“赞助费5万就能拿到名次,赞助越多名次越高。”小菲儿说,“我不想去,拿钱换名次没意思,老爸却想让我去。”

手机屏幕亮了一下,余韦德的信息进来了,耳机里自动播放了语音,方棠再度蹙眉。

余韦德正好说到这事儿,可他说的是10万,不是5万。

方棠心念一动,扭头和女儿聊:“你怎么知道交钱拿名次这事的?”

余菲儿躺在后座上回答得漫不经心。

“我偷听到教练和老爸的对话,是5万!……我怎么可能听错,我不想去,老爸希望我去。”

“妈,我不想比赛,我只想快快乐乐滑雪,还有下个月的潜水比赛,我也不想去,都不想去……”

女儿小大人似的一板正经,方棠望着前面十字路口的红灯,轻轻咬住了嘴唇。


3


深夜,小菲儿已经入睡,方棠在女儿床边看了又看。

孩子长得很快,每个月方棠都会抽出两个周末来陪女儿,却还是觉得每次见面都不一样。

长得太快了,几乎是迎风长,月月都有变化。

方棠摸了摸小菲儿的手和脚,当年软乎乎的小婴儿,如今已经有了儿童的模样。

她关上房门,去了书房。

方棠从电脑中调出一张许久没整理过的表格,脸色渐渐凝重。

医院中某些科室自负盈亏,她在最赚钱的神经外科,工资不高,奖金惊人,所以收入从来不低。

她一个人生活,忙碌让没时间过多消费,本身物质欲望也淡漠,因为不缺钱,所以她从没意识到,也没有算过……

离婚这两年,类似于这种5万变10万的把戏,余韦德到底做了多少次?

这张表格是所有的转账记录,银行的,支付宝的,微信的,填上去后一目了然。

离婚两年下来,方棠给女儿支出的费用,六十万。

每个月的抚养费五千是硬性规定的,其它的,都在各种巧令名目的花招里。

钢琴课的钢琴和教学老师近十万,滑雪、体能、思维、潜水等,近二十万,其中滑雪最贵,潜水次之。

这一年,又增加了各类比赛的费用,或者报名费或者赞助费,也有好几万。

还有其它的一些费用,更是花样百出,生病、保险,女儿喜欢的望远镜,暑假的北极游,甚至去年的北美夏令营。

六十万,就这样花出去了。

方棠从旁边的打印机上抽出表格,有三张,两年下来共十五项,每个月都有。

她从笔筒中取出记号笔,开始标注。

她之前曾有过两次短暂的怀疑,但是太忙了,她又总是对女儿心怀愧疚,所以很快就打消了疑惑,没去细查。

她总想:她和余韦德,恋爱结婚头尾十年,最后离婚也是心平气和,没有撕,没有第三者,更没有闹得很难看。

这样的他们,即使做不成夫妻,也不是仇人,他们之间是存在着基本信任的。

这个信任就是:余韦德还是个人,做不出这种把给女儿的钱中饱私囊的缺德事。


4


可这一刻,面对着A4纸上越来越多的记号,方棠突然不确定了。

怀疑一旦开了口子,就会茁壮成长,成为参天大树。

小种子发芽长成大树,大树连成片成林,最后变成一片广袤无垠的森林。

方棠靠在椅子中沉默了许久许久,拨通了同事兼闺蜜夏秋的电话,要她家老公陶泽丰帮忙查账,查查这一年来余韦德的经济情况。

陶泽丰路子野,什么人都认识一些。

“怎么?你要和他复婚了?晚了点吧?”夏秋调侃,“我上个月还看到他陪女朋友买钻戒,一出手就是10多万,啧啧啧,还真是变有钱了。”

方棠撑着额头揉眉心,10多万的钻戒?余韦德是某清水公司中层,名头好听薪水不高,年薪也就十来万,他哪来的钱买这么贵的钻戒?

她和余韦德,原生家庭不一样,两人虽然都是北漂,但她原生家庭小康,对她支援不少,而余家则刚刚脱贫,不拖累他们就不错了。

所以,结婚前后,他们住在方家父母给女儿买的婚房里,也经历过一段艰苦的日子。

方棠三十岁生完女儿后,事业心不改,女儿6个月一断奶,她就开始上班出差,孩子大部分的照顾,都丢给了余韦德。

时间久了,余韦德渐渐不满,夫妻争吵日益频繁,逐渐渐行渐远。

但是自始至终,他们没撕过,方棠有内疚,是自己净身出户的。

她把房子留给了女儿,存款留了大半给前夫。

余韦德不缺钱,但要他花十几万去买颗钻戒求婚,方棠总有些不相信。

“你怀疑他讹你的钱?”夏秋听方棠说完也疑惑,“不会吧?他看起来不像这种人啊,平日里表现得那么清高。”

对啊,清高到接受不了妻子比自己能干太多,也清高到坚持要离婚。

这样的人,会贪前妻的钱,好像真有点说不过去。

“不过这也说不一定,北京什么都贵,清高哪能当饭吃?”夏秋很快又改了口供,答应帮忙。

“我叫泽丰帮你查查,大概需要几天,这段时间,你该怎样就怎样,别露出马脚来。”

方棠应了声,把表格拍照发了过去,起身离开了书房。

无论好坏,她都希望做个明白鬼,不要糊里糊涂还一直当冤大头,那太憋屈了。


5


周末的母女聚会结束,周日下午,方棠开车送女儿回南三环的余家。

冬日晴朗无风,路边行人不少,道路两边都挂上了红灯笼,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

“妈妈,是奶奶和瞿阿姨。”余菲儿指着路边散步的一对女人喊。

瞿莉是余韦德的现女友,未婚,30岁,根据老同学的钻戒之说,他们应该快结婚了。

方棠准备打个招呼,车子擦着马路牙子停下,母女俩下车。

余老太太的声音多年如一日的洪亮,还没靠近,她们就听到了老太太的训斥声。

“你这胎要是生的是儿子还好说,要不是,你怎么好意思跟韦德提这件事?”

老太太嗓门里充满不屑,一旁的瞿莉一脸不服。

身后几米远的方棠,视线落在了瞿莉的肚皮上,她拽住了要上前叫人的小菲儿。

“三年前你要是不打胎,哪会耽误这些年?你也早就是我们余家的儿媳妇了,你如果那时候提出不要菲儿还好说,如今说不要,哪有那么容易?”

老太太语出惊人,旁若无人。

方棠顿了顿,三年前是什么意思?她记得,瞿莉和余韦德是一年前才公开恋爱关系的。

“我劝你忍忍,再看不惯菲儿,她总有个能赚钱的妈,有了方棠,你们就有了聚宝盆,要钱也方便,有了钱,你们的日子才能过得好哦。”

老太太的声音渐行渐远,“你要是真不乐意,过两年上小学了,咱把菲儿送到寄宿学校去,眼不见心不烦就好了。”

“奶……”小菲儿就要冲上去,被方棠捂住嘴,抱住了腰。


6


方棠没作声,抱起女儿就往车子里去,女儿呜呜着,眼泪流了她一手。

松开手,女儿的小脸上除了眼泪,还有震惊和愤怒,以及被伤害后的懵然。

“菲儿,别怕,妈妈在呢,妈妈在呢。”

方棠紧紧搂着女儿小小的身子,菲儿还在发抖,不知道是气的还是伤心的。

她顾不上自己心里的惊涛骇浪,只觉得心疼。

这是她的小小女儿,她宁可自己疼十倍,也不想孩子伤心一次。

“妈妈……”余菲儿哭得稀里哗啦,“我想和你在一起,我想和你在一起。”

方棠闭了闭眼睛,这两年,女儿提过好几次这种要求,可她实在是无能为力。

她工作的忙碌,注定女儿即使跟了她,她也没太多时间陪伴,她不会是个好母亲。

世间的抉择,总是两难的。

看孩子哭得泪雨滂沱,方棠想起刚才的场景,再想起瞿莉已经有孕的肚子,迟疑了很久,终于缓缓点了点头。

“好,妈妈去把你的抚养权要回来!但是菲儿,这可能会是个比较长的过程,你要有耐心,和妈妈一起等,好不好?”

余菲儿点头,抽抽搭搭抱着妈妈不撒手,身上软软香香的,方棠抱着孩子给她擦眼泪,心软成散落一地的豆腐渣,拼都拼不起来。

那天送女儿回去晚了1个小时,余韦德打了两个电话催促,方棠才把人送到楼下。

余菲儿频频回望着方棠,方棠靠在车门边努力笑着,笑得脸皮和心脏一起疼痛。

余韦德做了个手势叫她等会儿,送女儿上楼后又下来,凑到车窗前问滑雪比赛的钱,问方棠怎么想的。

“我想……”方棠的眼睛在他脸上转了转,笑了一下,“还是不去了,我问过孩子的意见,她自己也不想去,下次吧。”

她淡淡的,声音温和,语调却坚决。

“这种事,你听孩子的干嘛?……那好吧。”余韦德收回伸着的脖子,讪讪站直,有些不悦。

方棠开车,她透过后视镜看,余韦德避开了她的眼睛,转身进了楼道,走得很匆忙。

方棠一边开车,一边拨通了在老家父母的电话,一张嘴,眼泪就掉了下来。

“爸,妈,我……我需要你们的帮忙,我想把菲儿的抚养权要回来!”
—END—

贪婪前夫利用女儿骗取钱财,实在可恶。方棠能锤死他吗?女儿的抚养权要得回来吗?长按图片,移步贰瓶子,暗号:“女儿”,看精彩后续。


【贰瓶子】的故事,或温暖,或痛快,或疯狂,或苍凉,她讲世间冷暖,也谈情爱梦想。她说,就想做故事圈里的一个小魔女,不愿只有狗血,更有浪漫情怀。

把你的美好装进我的瓶子



特别说明
公众号发展需要,本平台会推荐其他优质公众号给读者,以提供给诸位更多选择,非营利性行为,未收取任何费用。读者关注和取关也无需任何费用,若看到喜欢的,可以进行关注,采撷更多感兴趣的内容;如果无感,可不关注,无伤大雅。
其他公众号的推荐文案和内容由对方提供,不代表本平台的价值取向,请独立思考和自行判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