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清零”至今搞不懂的10个为什么

政治学教授张鸣发表声明不再忧国忧民

比大棋论更荒谬的“大鱼论”,翻车了!

昨天,胡锡进被放在火上烤一回了

今天全体法律人要彻底沸腾了!这波惊喜来得太突然!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5月14日 上午 1:23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似乎各有各自的地盘

学德Fan 老范馆 2022-05-14

u点击↑上方蓝字"老范馆",进入介绍页面

→关注并设为星标/置顶,不错过任何精彩推送


微信公众号:老范馆(xuedeFan2021)


配图:作者亲自拍摄(部分来源网络)


本文是衣食住行系列“行”的第103篇




导读:大蓝鹭往往四月中下旬回来,栖息在学校后面的小池塘里。也是独立一个。




注:本文后面两个视频是在公园里拍摄


我们小区附近缺山,连低山小山也没有。但万幸还有野地,有池塘,有树林,有天上的飞鸟,野地的花。自然,也有人家,不过虽犬狗之声相闻,却闻不到炒菜的味道,屋后烧烤除外。

 

在小区内外走久了就发现,有些大一点的飞禽走兽往往也各有各的家,栖息地,地盘。有的相当于度假屋,往往是到了春季,那些迁徙的飞鸟才回来。


 



加拿大雁的主要活动场所是两个大池塘,一个被六七户人家环绕着,圆形的;另一个在十来户人家的后院,狭长的一大条,东侧是小树林,时而郊狼出没。

 

早在早春三月,天还挺冷的,一群群的大雁就从南方飞回来了,它们满天地飞着,叫着,落在湖边人家的草坪上,站着,走着,卧着,那时节,湖面的冰还没有融化。

 

冰化了后,它们就成群在水中游,捉鱼吃。吃饱了,思淫欲,两两相伴而行,而飞了,飞过屋顶,飞上半空,大声地叫。

 

五月中旬,夏天到了,大雁生出了小宝宝,雁爸雁妈会带着孩儿们到池塘里戏水,觅食。然后,小雁一天天长大。




 

白鹭往往在一条路尽头的边上。


那里是一小块沼泽地,靠着树林和狭长的池塘,它往往单独一个立于枯草丛中,五六十米外,几乎就是我靠近它的最短距离了。

 

即使我不再动,但看着看着,它还是飞了,一道白影,越过疏林,消逝在天际。


天,或蓝,或灰,但那双飞翅膀永远洁白。



 

我不知道它为什么被叫作大蓝鹭(Great Blue Herons),我看了许多次都是灰色的,也许,距离的原因。


它往往四月中下旬回来,栖息在学校后面的小池塘里。也是独立一个。大蓝鹭的站姿颇有浸透了湿意的诗意,它总是在水一方,池塘边上,注视着西方,也许,这是因为我从西边向它走来的原因。

 

它总是先看到了我,等我注意到它,它已经飞了,起飞的速度不慌不忙,飞了不到一百米,落到了池塘的另一边,有时在草地上,有时在一根枯木上,木头倒在池塘边上。




 

上次它落在枯木上我感觉有点不大对劲,好像有什么东西从木头上掉下来了。回家仔细看照片和视频,天哪,是乌龟!那一根木头上竟然趴着四十多只乌龟。 

 

从来没有在小区里看过这么多乌龟。 

 

当然了,最多最大的地盘是在野地里,是不是鹿的家,或者鹿有好多家我不清楚,不过一到三月份,它们就回来了,漫步,跑步,吃青草,生孩子。

 

还有沙丘鹤,还有野鸭子、小龙虾、乌龟、蛇……。

 

两只鹰常常在高空盘旋,但我也不确定这里是不是它们的家园,它们有时落在枯干的大树干上,一只,偶尔两个,说它们守护者自己的孤独,这是不是太拟人化了?它感受到正是在家中的孤独。

 

但我肯定这里是一窝兔子的家,它们就在从小区通向野地的出口边上,几乎早晚总能看到它们,昨天黄昏我还看到了。这地方选的不错,附近处处有青草。

 

以食为天,这句话用到动物身上大致是对的,家门口要有粮。但说到人,那么,人并不是单单靠着粮食活着的……。

 

2022.5.12 中午




 (公园里)









以下是转自维基百科的大蓝鹭(Great Blue Herons)









 以下是鹰( hawk)




— THE END —

MORE
推荐阅读 

◐◑放心关注新号《老范馆》吧,我最近没违规

◐◑抢救!你抢救我,我抢救它们

◐◑寻找失联的朋友,为自己贴金

◐◑《老范馆》开张四个多月了,吃货们,菜单全了

◐◑前年竟这么好,重读“图文清点我的2019年”

◐◑我是一个喜乐的乞丐——截断2021年


感谢广大读者长期以来的关注、支持和鼓励!

© Copyright 

媒体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开通白名单请后台回复“授权"

- 温馨提示 -

你的每一个分享赞、在看,我都认真当成了喜欢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