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局已定,必须拿下索额图

最新消息!小Angelababy任娇那一晚竟和他一起做这事

最近非常热门的猪头肥宅一坨肥肉压海棠的出处

妹子不穿裤子故意挑逗外卖小哥,我明天就送外卖去!

小火箭(Shadowrocket)新手攻略(三)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10月5日 下午 1:4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叶群——“夫人政治”最为惨烈的失败者

2017-10-02 野史视频 野史视频


叶群和林彪


作者:柳陈

来源:节选自《柳栋:叶群与“夫人政治”之弊》一文


“夫人政治”的历史沿革

  

“夫人政治”,是中国政治史中的一大畸形现象。

  

严格地说,几千年的中华政治史,就是一个巨大的畸形而病态的存在。

  

中华文明,曾经创造出智慧超群(独到)的哲学、宗教(有人说,中国自古没有哲学,自古没有宗教传统。笔者不敢苟同。这两点当以专文论之),也曾创造出辉煌灿烂的古典文化和艺术,还创建起人类古代史中最为先进的自然科学与技术。

  

但,中华文明在政治史这个领域,无疑是深刻失败的(除了夏商周质朴的共和政治与民本思想,尚可圈可点外。自春秋战国以降,中国不仅“无义战”,几乎到了无“义政”“义朝”的困窘之境)。

  

所以说,“夫人政治”是依附于畸形病态之大政治文化(体制)上的一朵“恶之花”。

  

在传统的儒家政治伦理和政治体制中。提倡的是男尊女卑,所谓:“天尊地卑,乾坤定矣”(《易经·大传·第一章》)。而“乾”有乾德,如《彖》所曰:“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时乘六龙以御天”;“坤”有坤德,即《彖》所曰:“至哉坤元,万物资生,乃顺承天(!)······柔顺(!)利贞。”

  

乾刚坤柔,岂可混淆;龙主凤顺,不可颠倒;男尊女卑,天经地义!至于妇女必须人人遵循的“三从四德”,更是家喻户晓之“美行”。

  

因此,夫人干政(“夫人政治”)的张扬,在传统政治史中,会被视为悖逆天道人伦之大恶也。骆宾王《讨武曌檄》中所斥“牝鸡司晨”,便是明证。明朝方孝孺《戒妖文》亦是言辞犀利:“牝晨羝乳,人以为异,斁伦败俗,其祸尤着”(顺便提示一笔:古文字中,不少带有“女”字旁的字眼,多为贬义。可见儒家文化对于女性的偏见之深)。

  

因此,女性的“窃权乱政”,在龙的政治史中,属于个别现象。一旦出现,便会受到整个士大夫阶层的诋毁攻伐。各代王朝也大多你下家规王法,严禁妇人干政。(朱元璋的后宫禁令,可为一例:“明太祖鉴前代女祸,立纲陈纪,首严内教。洪武元年,命儒臣修女诫,谕翰林学士朱升曰:‘治天下者,正家为先。正家之道,始于谨夫妇。后妃虽母仪天下,然不可俾预政事(!)。至于嫔嫱之属,不过备职事,侍巾栉;恩宠或过,则骄恣犯分,上下失序(!)。历代宫闱,政由内出,鲜不为祸(!)。······卿等其纂女诫及古贤妃事可为法者,使后世子孙知所持守。’”)。

  

我们拓开眼光,再看看在“红色共运”历史上的“夫人政治”现象。大致分为有两类:一类是“红色共运”之鼻祖级人物——列宁和斯大林的夫人。这两位夫人在当年的政治舞台上,远没有什么影响力。更谈不上其政治角色的霸道性、胡作非为性了(其实,列宁、斯大林夫人的政治命运,更具有另一种深刻含义的悲剧性。后文有所论及);另一类则是“夫人政治”的滥权妄为者,如:霍查夫人,齐奥塞斯库夫人,铁托夫人等。这几位都在历史上留下了恶名。

  

不过,最终将“夫人政治”之恶政秽行推上巅峰状态的,也只有我们的“文革”时代。其中之翘楚者,无疑是江青与叶群。她俩的张狂与雌威,远在前几位狐假虎威的“红色夫人”之上。

  

再回首一下龙的千年王朝史,“夫人政治”的称王称霸不可一世,也曾几度出现过——像人人皆知的吕太后、武则天、西太后等。但在那时,整个王朝也只是独树一帜,独存一(雌)虎。而没有出现像“文革”时期那样,竟然有两只雌虎并存“争雄”的怪相。同时,在层层叠叠的各级官僚体系中,也都存有着“三品、四品”,乃至“七品、九品”的“夫人政治”的淫威——自1949年后,这种恶风气成为一种普遍的政治现象。

  

而将这朵黑色“恶之花”盛开到“璀璨夺目”境界的,正是“文革”!

  

那么,我们不仅要问:是什么缘故,造成了中国当代政治史上这种“夫人政治”的畸形现象的呢?


叶群——“夫人政治”最为惨烈的失败者

  

说叶群是玩弄“夫人政治”者中最惨烈的失败者,并非虚夸之辞。

 

她的最大败笔,首先体现在“人际关系”上:

  

1、叶群与儿女的畸形关系

  

他们之间的恶劣感情,天下皆知。所以笔者不想太多地浪费笔墨。

  

只举几个小例:一个做母亲的,能把女儿毒打到被迫自杀的程度,这也太稀罕了!——一双做儿女的,竟然从来不称她为“妈妈”,只以“主任”相称。“妈妈”二字,本来是人伦之间最质朴,最真切,最自然,也最圣洁的一种称谓。某些死刑犯临行前,还会跪倒在母亲的面前请求原谅。而这位“二号夫人”与子女之间的情感,却是如此地不堪。真真的让人无语(写此文时,自己正在第N遍的观赏前苏联大导演索科洛夫的扛鼎之作《母与子》。那么地深沉,悲怆,凝重,震撼,感人肺腑。希望读者都到网上去调看一下这部伟大的影片!)——还有就是,做儿子的,竟然秘密窃听母亲与情夫的私下通话。由此,我们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林立果常常会在背后破口大骂叶群了一——至于说到林豆豆,将毛家湾内的所有的历史罪责都推卸到其母的头上,也给人一种百味杂陈的怪诞感。

  

这里,笔者要再做出一个假设题:若是林家王朝真的建立了起来。那么在林立果-叶群-黄永胜之间,会发生什么样的戏剧性传奇呢?

  

我毫不犹豫地断言:二千年前曾经发生在咸阳城内的那一场母子之间、年轻帝王与继父之间的血光之灾,会再一度地重演!

  

2、叶群与江青的畸形关系

  

前面已经有所描绘,这里再补充几句。

  

谈到“二号夫人”与“一号夫人”的关系时,必然要先谈到副统帅与正统帅的关系——副统帅对于正统帅的方针是步步紧跟,“二号夫人”对待“一号夫人”的原则是声声拥护。按照叶群的名言:“这是(毛家湾内)最大的政治”!

  

林彪叶群的夫妻“二人转”,唱的是遏云裂石,红遍天下;鸳鸯雌雄剑,舞的是天衣无缝,眼花缭乱。真是一对天造地设的“政治夫妻”!在当年的政治大舞台上,一唱一和,配合默契;一龙一蛇,能屈能伸;进退有据,左右逢源。

  

到了69年“9中全会”前后,夫妻俩的双簧戏已经演绎得出神入化,圆熟自如,入于圣境仙界矣。故而,他两才有胆量在暗地里拆“一号夫人“的台;在公开处“天下选妃”,肆无忌惮!

  

可叹的是,“人在做,天在看”。人可欺,天可欺乎?纵使9亿国人包括最高领袖,被你忽悠得晕晕乎乎,老天爷却早已暗地里悄然下手、诡谲布局了——这正是龙人政治的大悲哀:一个又一个王朝,当天下没有一人能够制约独夫与权臣的肆意妄为时。可怜的国人,只能依赖上苍的天意,天算,天网、天机、天诛的巧意安排、命运弄人了!

  

——事实也是:林叶两人都没能逃脱出上天所设的毒局与冥诛。

  

还有一个足以令人喷饭的小细节:那就是十分爱耍小聪明的叶群,极其乖敏地将“老娘”的尊称,恭让于“一号夫人”了。作为“二号夫人”的自家,则自称为“姑奶奶”。

  

让我们想象一下:若是有朝一日,由野心勃勃的“山寨夫人”们掌控了中国的政治大局,那么从权力金字塔的最高层到最底层,会层层叠叠地出现“我老娘-姑奶奶-老舅母-大姨妈-俺婶婶-咱婆婆-小姨子······”,一大串洋洋壮观的脂粉军阵,娥眉威权!嘿嘿,那俺们炎黄子孙对于人类政治史的贡献可就太大啦!

  

再谈一个小话题。不论是在“913”之前,江-叶之间如何的相互利用、亲密(毛家湾所观赏的内部电影,多是江青大姐提供的;“913”前一两天,叶群还送优质西瓜给江青品尝)、作秀,直到拍下那张十分可笑的《孜孜以求》的著名彩照。可是到了“913”一声爆炸后,江青立马翻脸不认人,成为给“林彪反党集团”泼污水的最为积极者。说到那张该死的彩照,也被消没声息地收回了,就跟从来没有发生过这回事一般!

  

想一想,就是这么一群“政治小人(老娘姑奶奶)”操弄我们这个泱泱大国的最高层政治,岂不大悲乎!?

  

3、叶群与“四大金刚”及夫人们的畸形关系

  

先看看叶群是以什么样的政治手段掌控住四大金刚的。

  

第一种政治手段是共通的,那就是:“101首长”是“四大金刚”的老领导。有关“人脉政治“在中国政治史中所起的决定性作用,在本人的第二篇“历史冷评”中已有详细论述。不再重复。

  

第二种政治手段也是共通的:林彪是“四大金刚'政治命运上的大救星,护佑者。尤其是黄永胜,李作鹏,邱会作,文革初期被“群众专政”时,都是由林彪一手保下的。所以这些老部下,对于老首长更是有了感恩戴德效以死命的感情(嘿嘿,就是黄总长有点不大地道,钻入了“101首长”夫人的鸳鸯被里。"913"后也曾表态:若是当时知道林彪要叛逃一事,他是会告发的!)。

  

第三种政治手段,“四大金刚”皆有某种“政治(“生活”)把柄”“人性弱点”,握在了林彪夫妇手里——黄总长与邱会作的“生活作风”之臭,人人皆知。“文革”中他两挨整,也主要是这方面的原因。但,“101首长”一句“小节”之论,便化险为夷。至于吴法宪的窝囊,李作鹏的彪勇,都是毛家湾可以驾驭自如的。

  

也正因为这些人脉关系和“政治把柄”,“四大金刚”反而因祸得福,官运亨通——个个受到垂青重用,跃入掌管全军的“军委办事组”。

  

最后一种政治手段,则是对症下药:

  

叶群对待黄永胜——是以枕头风月赢得秘密情人的效忠的。而她竟然是以一个被雄性征服后的女奴兼女仆的角色,对待”黄总长“的。呵呵,两人之间的“主仆关系”颠倒了过来——参考林立果偷录的黄-叶间的秘密通话:“我永远是你的一个兵!”。

  

叶群对于吴法宪——则是盛气凌人、颐指气使,她和虎儿都从骨子里看不起这位“草包司令”。支来使去,犹如对待“家奴”一般。好在有人就生有这样的“贱骨头”,你瞧人家吴大司令,不总是依然憨笑可掬吗?

  

(有了甘当奴才的奴才存在,才会有滥用权力的主子存在。)

  

叶群对待李作鹏——据说叶群对待这位独眼的“李瞎子(老战友间的亲切昵称)”似乎不太亲近。有事找他,无事拜拜。这位独眼将军只要有酒下肚,有酒壮胆,便会一往无前地为“101首长”赴汤蹈火。老首长指哪打哪,绝不皱下眉头。

  

从政治层面看,他的一只独眼,似乎只能看到毛家湾老上级的恩重如山,辉煌战绩,政治上红透半边天。却从来看不到“101”对历史所犯下的重罪恶业!你说,哪位老首长能不喜欢这样的老部下呢?

  

叶群对待邱会作——亦是以“首长夫人”自居。不过,她对于邱的信任,似乎超过了吴李二人。这可能与邱家有一位好弟妹(胡敏)有关。

  

写到这里,也得谈谈叶群与四位“金刚夫人”之间的关系:

  

有一篇叫做《“九·一三”之后林彪下属夫人们的命运》的文章(佚名),专门谈到叶群与“四大金刚”夫人之间的关系。引用如下,并作评语:

  

“叶群认为,黄永胜的夫人是家庭妇女型,眼光不高,善于计较,不太合群”——评语:叶群对待这位“弟妹”(“嫂子”?)最不厚道了!人家写信给她,本是向她投诉黄总长的风流韵事伤了自己的心。叶群同志却趁虚而入,将黄大将军折服在了自己的石榴裙下。

  

有妇之夫与有妇之夫之间的私情苟合,本应不在严肃的政治话题探讨中。但是,由于黄-叶私情中,却包含有某种政治意味的内涵。所以笔者不得不稍花一点笔墨,来解析这等难登大雅之堂的“风流韵事”。

  

这位黄大将军(大英雄)的做派,还真的不如江湖兄弟。后者还懂得“朋友妻不可欺”的规矩。可是俺们的黄总长,却……。其实,黄-叶私情中真正的可恶处在于:这对野鸳鸯竟然在偷偷摸摸的海誓山盟中,为未来中国政治最高权力的利益分配,预设出了一幅赤裸裸的“人脉政治+血脉政治”的辉煌蓝图——由他们的六个虎子掌控中国最高权力的六大关口!

  

(唉,中国的政治舞台上,总免不了这种下三滥的情形。即玩弄政治的男女政客们,在私生活上大多有一笔烂账。这也成为古今野史与地摊小报上,最为津津乐道的“道听途说”“花边新闻”。想想“重庆一案”中,那位风流倜傥的能干人,其与老部下、妻子的恩恩怨怨,也最终堕落到了“下九流”泼妇骂街的水准了。嘿嘿,挺有味。)

  

“吴法宪夫人活泼能干,擅长外交,但处事属粗线条”——评语:说到吴夫人,许多年来,她是不是对自己老公的过于窝囊,任人欺弄,也心感不爽?人总是有点自尊心的嘛。凤凰台采访她时,谈到叶群的性格。她的描绘是:比较霸道,专横。我认为这是真实的描述。谢谢她总算能说出一些历史真言来了。

  

“李作鹏夫人是一个知识分子,参政主事都行,但好面子,摆架子”——评语:网上没有看到这位尊夫人与叶群关系的资料。故不妄评。只说一句:她在“二号夫人”跟前,恐怕是不敢“摆架子”的吧?

  

“邱会作夫人脑子灵活,悟性较好,搞阴谋也有一套,办事很得体”——评语:闻知此位尊夫人即胡敏之鼎鼎大名,主要源自张宁的回忆文章。仅从选妃这件事上可以看出,“二号夫人”最为信任、也最为依赖的便是这位“老弟妹”。有关张宁的入选、入京、入毛家湾、学医诸事,完全由她一手操办。再从邱会作父子两对有关叶群的回忆文章来看。邱氏一家,可谓对林彪夫妇是忠心耿耿,至死不渝。

  

唯有邱会作父子,对叶群作出正面的评价。

  

“文革”后,邱曾经与一再公开责难亲身母亲的林豆豆恳谈一次。提到:“叶群是你生母,不要过于怨恨她。”(见邱程光有关回忆文章)

  

笔者以为,邱程光跟叶群的接触是非常表面化的、短暂性的。与天天生活在毛家湾中的林办秘书们,尤其是与林豆豆姐弟相比,其对于“叶阿姨”的切身感受,在深度上极为有限。

  

至于邱会作为何会做出那样的“劝告”,我想主因有二:一是,他仍然感恩戴德林彪夫妇曾经救自身于危难之境;另一就是邱会作到底是“老革命”,深通“投鼠忌器”的政治游戏法则 ,这岂是头脑简单的林豆豆所能比拟的?(不过,如今的林豆豆同志,已经绝口不谈其母之“斑斑罪行”了。可见林家公主终于在政治上“成熟”了。)

  

所以说,邱会作对于“二号夫人”的正面评价,是出于公心?还是出于私念?值得玩味。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