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重磅!央行重拳出手,万亿资金或撤离!

【李望知说薄熙来毁了他的一生?】

谁弄的这张表,太有用了,别私存,给朋友们看看!

胡春华到新的领导岗位(附七省市新任省委书记表态发言)

80%的癌症将可治愈!2019年合肥离子医学中心将正式启用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中美俄海军:是局长、常务和副局长的关系?

2017-08-08 王鹏 晓伟看世界 晓伟看世界



【编者按】

美国《国家利益》新鲜出炉世界最强海军排名,美国、中国、俄罗斯分别拿下状元、榜眼和探花,中国超过俄罗斯升至第二。而就在前不久,俄罗斯既进行大规模海军阅兵,又颁布《2030年前国家海军政策基本原则》,誓要捍卫俄罗斯全球海军第二的地位,俄明确提出该目标意欲何为?对我国是利是弊?且看作者在下文中的“冷目旁观”。

  

日前,据俄新社报道,普京签署总统令,批准《2030年前国家海军政策基本原则》。此举引发全球军界和媒体的广泛关注。

在中文网络上,对此基本上是一片赞誉、叫好。网友们普遍认定,这是“普京大帝”再放新大招,美帝将疲于应对。如果联系此前美、印、日的联合军演,以及几天前中俄海军联袂出现在北约海域,似乎人们也确实有充分理由为之点赞。毕竟,在中-美-俄的大三角关系中,近年来随着美国军事-政治压力的增强,莫斯科与北京相向而行是不争的事实。但是,专业学者似乎有责任在普通网友、大众媒体一片叫好的声音中,保持相对客观、冷静的见解,独立发声,提醒大众。



“巩固俄海军战力全球第二的地位”为目标,到底针对谁?


从《原则》文本来看,最吸引公众眼球的某过于“巩固‘全球第二’”之说。该重要文件不仅明确了俄罗斯在海洋军事活动领域政策的目标、任务和优先方向及其落实机制,也确立了海军和联邦安全局在俄罗斯海上军事实力架构中的地位。《原则》强调,俄罗斯要保住能在“全球海洋任何地区”捍卫自身利益的海洋大国地位;俄罗斯不容许别国海军具有明显领先俄海军的优势,目标是“巩固俄海军战力全球第二的地位”。

笔者绝非“反俄人士”,也真心乐见中俄不断加强全球范围内的全天候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但是冷静审读《原则》原文,似乎还是读出一些不同于时下中文网络中流行观点的内涵。

我们不妨假定在一家单位里,局长和常务副局长长期不和,多年的明争暗斗已成公开秘密,而此时一个后起之秀正冉冉升起。此人原本为副局长调入、提拔,可后来两人却因种种原因而反目,甚至在关键时刻反水倒戈,站队正局,并在关键事件中联手给副局以致命一击,使其彻底失去挑战正局、问鼎“局座”的可能。而如今,昔日的毛头小伙也羽翼渐丰,正局虽对他有种种提防,可一时间竟也无可奈何。

而彻底失去挑战、问鼎之力的副局,此刻虽与小伙子重修旧好,但二人毕竟心中芥蒂难解。副局更不甘被进一步从“领导”序列中边缘化,于是提出要誓死捍卫“二把手”的宝座,强调要“保住能在整个单位的任何部门捍卫自身权力和领导地位”(《原则》强调,俄罗斯要保住能在“全球海洋任何地区”捍卫自身利益的海洋大国地位);“绝不容许任何别的领导、干部具有明显领先、压倒自己的权势”(《原则》强调:俄罗斯不容许别国海军具有明显领先俄海军的优势);“一定要巩固自己在单位里一人之下、百人之上的地位”(《原则》的目标是巩固俄海军战力全球第二的地位)。

对此,我们试问:这个副局长眼看退休之前再也无力挑战正局、问鼎“局座”,那么他这些举动、目标又是针对谁呢?不言而喻。



国际关系权力斗争的零和博弈本质


读到这里,或许有不少“普粉”会质疑笔者:俄罗斯是中国有实无名的“盟友”,你怎么能说他这是针对中国呢?国际关系的常识告诉我们,大国间在国际权力或曰权势的分配上,一般都处于零和博弈的状态。简单来说就是,权力相当于分子,等于1;竞争权力的大国数目是分母(中小国家不算)。显然,分母越大,每个大国所能分到的实际权势就越少。

冷战后,美国一超独霸,其权势在巅峰期,可以说比此前历史上任何霸主都更加接近于1。而冷战期间,美苏争霸,两者间的权势此消彼长,同时他们也有合作。但斗争也罢,合作也罢,两者的权势之和,不可能超过1这个分子。这个权力斗争的本质特征决定了,在安全等“高政治”领域,大国间的合作永远不可能在深度、广度和互信建设上赶上经济、贸易等相对“低政治”领域的合作。当然,这么说并不意味着经济领域就一团和气。

俄罗斯在明确认识到美国的“海军老大”地位不可撼动的前提下,自然会无比珍视自身尚且可能保守住或争夺到的“第二”地位。而如今放眼四海,能够对俄罗斯“海军老二”(是不是真的老二,恐怕还见仁见智)构成实质性挑战的恐怕也只有中、印等少数几个国家。印度在历史上与苏俄没有宿怨,且海陆都不接壤,尤其在印度洋安全合作领域,还使俄罗斯有求于他。

而中俄则不然。先不提历史上的“长波电台”、“联合舰队”这笔旧账,单是在远东航线、图们江-日本海出海口(这是帝俄当年的精彩伏笔)、俄越海上合作等问题,就给两国海军的未来合作埋下隐患。而被西方媒体夸张地称为“下饺子”的当代中国海军造舰运动,又怎能逃过北极熊的法眼?

对上述几点,俄国人可都是心知肚明,有白纸黑字文字为证:《原则》起草者认为,近来大国间争夺海上交通通信战略要道的斗争愈演愈烈。《原则》还指出,具有可观海军实力和先进基地系统的几个全球大国,正继续扩大自己在直接与俄罗斯领土毗邻水域的存在。

试问:这里所谓“具有可观海军实力和先进基地系统的几个全球大国”究竟包不包括中国?中国是不是这“几个全球大国”中之首?当今的“全球大国”中,除了中国,还有别的国家与俄罗斯“正继续扩大自己在直接与俄罗斯领土毗邻水域的存在”吗?“局座”美国的存在一直都在,谈不上扩大;其他国家对“扩大”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那这里到底针对谁?

美国是该文件唯一点名的具体国家,其行动被直接称为危及俄罗斯国家安全的威胁。文件称:“俄罗斯国家安全的威胁是一系列国家——首先是美国及其盟友——想主宰包括北冰洋在内全球海洋以及争取海军压倒性优势的意图。”尽管只有美国被点名,但是其他国家,如果在别的海域,其“下饺子般的造舰速度”使其相对俄罗斯在海军物质实力上越来越居于优势,那么俄罗斯又将如何调整与该国的关系?该国又当如何应对?这恰是中国的战略家们必须审慎思考的问题。


中俄关系总体利好,微观处理仍需谨慎


带着上述常识与分析,我们进一步往深层解读俄罗斯的话语,笔者不揣以小人之心度之,此言当属“说漏嘴”。所谓“说漏嘴”的话,一般至少有两个特点,一是无心,二是属实。前者是说,普京的2030《原则》从出发点上看,的的确确就是冲着美国去的,并不是针对中国,或者想要北京难堪。但是,美-俄-中新大三角关系在当下所固有的物质结构,及其未来转变趋势,又实实在在是俄罗斯的战略理念与自身大国定位所不能容忍的。正因如此,这几句“无心之语”才尤其值得解读,尤其值得中国方面揣摩、意会。



放宽历史的视野,我们对比一下当下的美-中-俄与冷战期间的美-苏-中两个大三角关系,我们不难发现,从物质实力分配与战略取向来讲,次二者有相同也有不同。

相同点在于,美国都是老大,高居于大三角的权势顶点,警惕地提防着下面的挑战者,且绝不放过任何可以强化自身权势、削弱对手的机会。

而下面居于两角的两位竞争者,则关系更为微妙。他们曾经亲密无间,联手对抗霸主。但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为争夺社会主义阵营的领导权而产生不可弥合的分裂,而这一契机被霸主敏锐地加以捕捉和利用,于是促成了所谓“一条线”的反苏大联盟的实现。老大利用老三干掉老二,这显然不过是一个古老的游戏的现代翻版。

而今天,老大还是那个老大,虽然已今不如昔;但老二却与老三王車异位”。这个差异是中国在联手俄罗斯共同应对美国威胁时所必须正视的客观存在。中俄的确在共同对抗老大的打压上有巨大的共同利益,否则不会出现了两国间如此密切的战略协作。

但二者间的固有矛盾,以及痛苦的历史记忆,都成为两国未来联手远航道路上的暗礁。这方面中国人或许相对乐观,但俄国人对七八十年代的三角关系的历史记忆,显然要更加悲观和现实主义。中国人如果想设身处地地理解俄国人的心境,其实也并不困难——想想自身如何看待南方的曾为“同志加兄弟”的邻邦即可。

明确了上述深层历史背景,我们就更容易明白当下包括海军协作在内的中俄关系的微妙性。俄罗斯对自身实力地位的巨大焦虑已经跃然纸上。北京的决策者对此不可不察。这种焦虑暂时还是主要冲着美国,但它背后的逻辑同样警示着中国。当然,这种焦虑对中国来说,也未必是坏事,至少是可以坏事变好事。毕竟,只要美俄矛盾能够始终保持在一个相对“乐观”的水平上,甚至还能有所升级,那么俄罗斯的矛头就不会指向北京,反而有求于中国。

但中国在具体安全事务上的对俄协作、协调过程中,必须多留个心眼。中国永远不要去刺激俄国人脆弱的自尊心,而要善加利用,将其引导至对抗美国霸权军事威胁与政治颠覆的“正道”上。

因此,无论在“一带一路”与俄罗斯“欧亚大陆经济联盟”的对接上,还是在上合组织的运作中,对这个心中愤懑的“昔日老大哥”,新秀务必保有绝对的尊重和逢迎,充分满足其虚娇的民族自尊心,并加速其在未能苦练内功的前提下(即如邓小平时代之中国一样改革政治经济体制,从内力激发全社会的活力与创造力),尽可能多地把有限的资源(如仅相当于一个广东省GDP)投入到无限的“反帝斗争”伟业中。这是怎样的一种精神?这是一种“国际主义”精神。

一句话,中国需要一个强大的俄罗斯,它要强大到不仅能够自保,还能在客观上策应中国的大战略;同时中国又需要一个弱小的俄罗斯,弱小到不再对中国构成四百年来持续不断的压迫、威胁与蚕食,并且便于两国未来领导人在合适的时机以恰当的方式协商两国历史和现实上的诸多问题。

(原标题:俄誓捍卫海军全球老二地位,果真利中国?作者:王鹏,察哈尔学会研究员、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投票后看全局观点 !



大家还在看:

度完假的普京:“鱼”与“熊掌”,且在运筹帷幄?

王曉偉語中評:中印對峙俄羅斯如何站队?

中国要成为俄第一大留学生源国,要增加5倍?

猪尾巴都给老毛子吃了?苏联逼债是历史谎言?

美总统顾问:特朗普总部因混乱无法与俄勾结

异曲同工?普京检阅最大海上阅兵

普大帝为自己喜爱的冰激凌"做广告"!

民调:支持弹劾特朗普的美国人有多少?

普京霸气外露:我可能永远不会从总统职位退休

中印开战,你想过中国可能面对的最坏局面吗?

“镜头下的中国和俄罗斯”-艺术与文化融合

普京总统新座驾曝光

印度为何选择此时入侵我国?

深圳財政收入超台灣-巨龍崛起 台灣人最無感

还你强大的俄罗斯,普京18年兑现诺言了吗?

中央党校副校长:中国官场三大定律

一次飞行与八次受访

作者王晓伟简介

朋友,你住几层楼?(人生境界)

晓伟说俄——解读俄罗斯外交新变化

习特会晤让三个人最不爽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