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袁伟时:中国的奴性和戾气从哪里来?

“芯片大学”虚晃一枪,人才断层问题不能跑步解决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女大学生卖yin日记事件浙江农林大学回应:正在精神病院治疗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区块链头条


区块链头条

快讯·交易动态·行业观察

 


来源 | 深链财经(deepchain)·大卫

编辑:Lynne


01

前言


在区块链刚火的时候,就有人提出疑问:错过互联网时代的上海,能抓住区块链的机会吗?


现实是,不管上海政府如何看待区块链这个产业,资本发达的上海,已经有一群人,通过早期入局区块链行业,赚到第一桶金。再通过合纵连横、共同站台,将版图扩大,有人将这个群体称为:上海“币帮”。


在 NEO上尝到甜头的这些上海商人们,将目标继续放到公链上,出现了量子链、唯链、本体......


02

币圈老韭菜


在上海,一群曾经被认为不入流的玩币者,逐渐进入这个资本舞台的中央。他们穿行在各大高档酒店的会场,布道信仰、指点江山、挥斥方遒。


小蚁比特创业营、万向区块链、分布式资本、量子链、唯链、边界智能、千方基金、维优元界、亦来云……这些都是为他们背书的项目。


他们过去的身份是,实体企业家、微软高级工程师、传统金融人士、中科院博士、券商研究员……更多的共同点是“炒币者”。


而今他们都有同一个名称:上海“币帮”。


2016年7月的外滩上,万向控股副董事长肖风宣布,万向控股已成立一支5000万美元的 VC 基金,专投区块链。这算是上海本土第一支布局区块链的基金。


当时,万向一共投了23家创业公司,其中国内的仅一家。


据企名片数据,万向区块链迄今一共投资7家区块链公司,赑特数字、原本、秒钛坊、边界智能、布沁网络、魔橙网络、柑趣网络,除秒钛坊外,其余皆位于上海。


而分布式资本则投资了 CerChain、唯链、布比、网录科技、BAIC、Scry.info、矩阵金融、矩阵元、原本、Merculet、枫玉科技、秒钛坊等12家国内区块链公司。其中6家位于上海。


短短两年内,万向集团投资的国内区块链公司数量从1变为17家,其中11家位于上海。


随着比特币价格的暴涨和伴生而来的财富神话,大佬们像韭菜一样冒出来,有人给他们取名:币圈老韭菜。


而事实上,他们绝大多数确实是韭菜出身。


“现在上海做区块链的大佬之前大都是炒币的,”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称,“靠炒币赚了一笔钱就出来做投资、做项目。”


在更早时候的2015年,“中国以太坊” NEO 发起国内第一个“通证众筹”时,一天内只募集到最低目标(1400个比特币)的60.5%。


那时的韭菜是孤独的,所以大家需要抱团取暖。


NEO 达鸿飞、量子链帅初、分布式资本沈波、维优元界初夏虎、千方基金张银海、亦来云韩锋……在各大项目发布的现场,背后常常出没他们身影。


比如唯链。在被普华永道投资之前,唯链先后被优领资本、分布式资本、千方基金等上海本土基金投资,背后是易理华、万向集团、张银海等投资人。

03

上海公链“币帮”


区块链的风口,上海差一点就错过了。


2016年,北京车库咖啡已经诞生了币圈半壁江山,深圳龙岗开始呼哧呼哧地造机时,上海还是一片百废待兴状态。


“上海币圈链圈活动交流还是太少了。”一位大佬在朋友圈感叹。


上海是金融中心,而区块链技术最先落地的领域是金融,按常理,区块链和上海天然亲近。


自2015年起,万向区块链实验室在每年9~10月在上海举办区块链全球峰会。


2015年10月17日,还没成为“V神”的 Vitalik Buterin 来到首届区块链全球峰会,到场50多人,没有李笑来、徐明星、李林等人——他们的坐标在北京。


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像做矿机的比特大陆、开交易所的 OKcoin、火币,都位于北京。


2016年第二届全球峰会,中国银行前行长致开幕词,超过1000名参会者从全球赶来。


万向区块链董事长肖风振臂高呼:“力助中国在全球区块链行业牢牢掌握话语权。”


到了2017年8月,某全球区块链峰会被浦东市场监管局突击检查后,震动币圈。第三届全球峰会最后只得低调举办。


上海人的胆小谨慎、政策环境的封闭规范,使得上海区块链的风口比北京来得要晚一些。


据企名片数据,上海迄今一共有120家区块链相关公司,而在北京,这个数是237家,接近两倍的差距,反应的是两个城市面对风口的不同心态。


这也使得上海错过了炒币、挖矿、造矿机的1.0时代,直接来到2.0——区块链时代,且以公链为主。像小蚁、唯链、深脑链、量子链、本体。


边界智能做的深脑链,定位是成为人工智能行业的公链;唯链(VeChain)CEO陆扬则表示唯链打算朝着公链的方向发展;量子链(Qtum Blockchain)的目标是成为优于比特币和以太坊的公链;NEO被称为中国的以太坊;元界(Metaverse)自称为国内第一条公链;本体网络(ONT)则是新一代公有基础链项目和分布式信任协作平台。


上海几乎人人都在做公链。


有人说公链是资源整合,考验技术能力,建设需要很长时间。换言之,上海人想玩一票大的。


这同时也带来另一个问题:竞争激烈。


“它(公有的基础链),它是有规模效应的,所以长期肯定有价值,但公链也不是谁都能做的,这个世界也不需要那么多公链,最后只会剩几家。”海豚浏览器创始人杨永智称。


“一个公链的成功一定要烧很多钱,可能1万个赛跑者,最终有1个能跑出来。”上述业内人士称。


为什么这么多上海人做公链?



或许投资回报率让这些人尝到了甜头——NEO最高时上涨了约千倍,唯链也超过百倍。


04

“边缘者”崛起


很多年后,当易理华靠小密圈收入千万,决定将这部分钱全部捐赠时,他不一定会想起自己蜗居沙发的无数夜晚。


还是穷小子的易理华折腾各种小生意,卖过手表,为节省开支,把两居室整租下来,两个房间租出去,自己睡客厅,用1800元在上海度过300个日夜。


一无所有的易理华, 靠着在 BeX、布信宝、布比等30余个项目上的超百倍回报率,易理华伺机而起,完成了财富的迅速积累。


一位上海创投圈的人透露,易理华在区块链火爆之前,并不为投资圈熟知,很多投资圈的人并不带着他玩。


而现在,易理华5月12日发布的朋友圈透露了他参加的一场小范围的饭局,其中有徐小平;饭局的组织者则是曾投资了奇虎360、美图、迅雷的策源创投总裁冯波。


“在我们这个圈,‘有钱人’的地位最低。不是有没有钱的问题,而是我们带不带他玩的问题。”一位靠炒币实现财务自由的币圈人士甚至这样说。


这些先入场者联合纵横,掘取更大的财富。


“大概一个月前,我建议很多朋友买 OKB 和 HT,这批人基本已经财富自由,区块链确实处处是机会。”易理华在5月17日晚发布朋友圈,验证了这个币圈真理。


区块链让一些人打破圈层、实现财富暴涨的同时,也在形成新的圈层——新的大佬正在崛起,新的规范正在形成。


2011年,当时在上海经营桑拿设备的温州商人杨林科,从一个程序员口中,第一次听说了比特币。


这位后来的被称为“中国比特币第一人”问到:“能赚钱吗?” 



往期精彩内容


◇ 8块钱吃不了一顿饭,却能造就一个“空气币”项目?

◇ 枪打出头鸟,赵长鹏要被币圈的人孤立了吗?

◇ EOS超级节点争夺战,五大派系你更支持谁?

◇ 自从玩上了杠杆炒币,我便开始了逃亡生涯

◇ 区块链这块蛋糕究竟有多诱人,引得中国众巨头竞相布局入场?

◇ 炒币做到这几点,2018年资产翻一百倍可以期待!

◇ 来币圈不赚钱,也许是因为你的区块链三观不正


粉丝福利


在文末留言区,发表你对本篇文章的看法

只要本人留言点赞超过20赞,就送8.88个QTG,留言时带上钱包地址


量子金QTG简介(QTG已登陆OEX交易平台)

量子金QTG——它是基于区块链应用衍发的黄金生态系统,以黄金作支持的加密货币,把环保和技术带到金矿。量子金作为以太坊平台上运行的一种加密货币,它的价值是由实体黄金储备和已被挑选的金矿未来生产量来支持的。



Forwarded from Official Account

深链财经
深链财经
Learn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