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庇护所

从“调剂”孩子到“邵氏孤儿”,还有多少这样的惨剧?

唐山官宣“15个字”让其人设崩塌!

中国突发超大型数据泄露安全事故:10亿居民信息和数十亿公安出警信息,高达24T数据以10个比特币在暗网贩卖!

北京卫健委vs国家卫健委:我们该听说的?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改国歌、发补偿、谈人权?澳大利亚,你也配!

乌鸦校尉 乌鸦校尉 2021-02-19


乌鸦校尉作品

首发于微信号 乌鸦校尉

微信ID:CaptainWuya


一个礼拜没见,想我了没?



这开工第一天,没了懂王,一下还真想不起唠点啥。还是来谈谈在过去的鼠年对华活跃度仅次于唐氏美利坚的——澳大利亚(谁让你是A开头的呢)。


年前有一条“本身就是段子”的新闻:


说澳大利亚由于“过于反华”,被七国集团(G7)拒之门外


好家伙,真就“都是腰间盘,怎么就你突出”呗?



过去这年,除了特朗普,说到反华,还有谁跳得比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更高呢。


然而一直热衷于用“人权”攻击中国的澳洲政客,却被自己国家士兵在海外的反人类暴行打肿了脸。在被中国民间“手艺人”乌合麒麟作画讽刺其人权问题后,莫里森先生又祭出了“要求中国道歉”的神操作,成功在中国键政圈出道!


澳大利亚士兵虐杀阿富汗平民事件和乌合麒麟的漫画

让莫里森在中国舆论圈走向风口浪尖


在莫里森政府的“高调反华”政策下,中澳关系降至冰点。而在经贸方面高度依赖中国的澳大利亚,经济上的损失是明摆着的。


2020年,澳洲对华货物出口总额已降至1480亿澳元,与2019年的1540亿澳元相比,损失了超过60亿澳元(约合300亿元人民币)。



于是这嘴强牙硬的莫里森也终于“服软”了,表示想要跟中国“对话”。



然而官方“释放停战信号”的同时,澳洲民间的反华行为还在持续,针对留学生的犯罪还在继续。



受到疫情影响留学市场则更是颓势,2020年1月到7月,只有7.2万名留学生申请签证,同比减少了60%,中国留学生申请签证数量更是降低了88%!土澳国际教育产业规模有上千亿,中国留学生占了相当的比例。


一边盼着更多留学生,一般打骂中国留学生,这一手“脑臀分离”让人不得不怀疑:澳大利亚到底是想闹哪样?


中国留学生在澳受到殴打的事件频发


啧啧,以“人权卫士”自居的澳大利亚,无论是对阿富汗平民,还是对中国留学生,都是“重拳出击”啊。但你以为澳洲只是对外不把人当人吗,他们对内的“人权铁拳”更加劲爆。


受伤的,是澳洲那些“还未灭绝”的原住民。


1


2021年第一天,澳大利亚冷不丁地宣布:修改国歌的歌词。


澳大利亚的国歌《前进澳大利亚美之国》是澳大利亚脱离英国殖民后第一首国歌。自1984年被定为国歌以来,这是首次修改歌词。



修改的点实在是微妙:


根据公告,原版国歌中第二行的“我们年轻而自由(For we are young and free)”修改为“我们团结而自由(For we are one and free)”。


年轻改成了团结,微妙的改动外人根本摸不着头脑。只有正宗的澳洲牛娃子才知道,改歌词是因为澳洲原住民。


3年前的一件事,让澳洲人觉得唱了30多年的歌词“有点不对劲”。


澳大利亚昆士兰州四年级学生哈珀·尼尔森(Harper Nielsen),在学校奏国歌时拒绝起立,因为她认为国歌将澳大利亚土著民边缘化。


她认为,国歌《前进的澳大利亚》,意味着“前进的白人”。


“当歌词说‘我们是年轻的’(we are young)时,完全忽视了澳大利亚土著,他们在我们之前已经在这里5万多年了。”


据悉,学校曾要求哈珀在奏国歌时离开大厅。但是哈珀说她要留下来,以坚持自己的立场。


和某环保少女一样很有精神!


这一举动在澳国内引发巨大争议,有议员称其为“小屁孩”(brat),要求其“退学”。但也有支持者表示她很勇敢,很有精神,是英雄。


澳大利亚一国党党首保利娜·汉森(Pauline Hanson)在推特上发了一个视频,言辞十分激烈。


“这个孩子被洗脑了,这么跟你说吧,我都想从背后踹这个小孩一脚。”



一石激起千层浪,不知道是不是从中国赚的银子把他们喂太饱了,澳大利亚各界竟然为了“澳大利亚是不是‘年轻’的”展开了持续多年的大讨论!


不仅网友、政客参与其中,甚至有一些有澳洲原住民运动员,在登上领奖台后拒绝唱国歌以示抗议。


2020年年底,澳洲最早的殖民地新南威尔士州的州长提出修改国歌。年初法案正式生效,总理莫里森评价说:


“澳大利亚作为一个现代国家可能相对年轻,但我们国家的历史是悠久的,正如我们许多原住民的故事被我们公正地承认及尊重。本着团结的精神,我们要确保我们的国歌把这一事实反映出来。”



然而改国歌还没能平息他们的怒火。


1月26日,澳大利亚的国庆日,这一天是专门为纪念1788年1月26日英国舰队首次登陆悉尼而设。


可很难想象的是,一个国家的“国庆节”居然是这种画风:



当天,悉尼、墨尔本等多地爆发大规模示威游行活动,抗议者还和警方发生了冲突。他们认为,这一天是原住民屈辱的一天,这是“我们的人民被屠杀、儿童被掠走、土地被窃取开始的日子”。如果将这一天规定为法定国庆节,澳洲原住民无法接受,希望政府能够更改日期


此情此景,澳洲需要一个“鲁迅”


话说回来,改了国歌歌词,改了国庆日期,这就是澳洲原住民的“需求”?


白左“承认”原住民的历史,乍一看这是个好事,原住民也想和白人一样当“文明人”。


可实际上,这不是拱手把自己民族的历史,让给他们所批判的白人的匪帮政府吗?



众所周知,澳大利亚本来是英国流放囚犯的地方。早期的殖民者对靠着给英国源源不断提供资源,在政治上给美国当马前卒,这才确保独立建国。


这一手白人打着“人权”的名义,直接盗窃原住民的历史,加强了自己统治政府的合法性!



血腥屠杀、传染病肆虐、强制同化教育、不公正的教育医疗待遇等等问题持续了上百年。


几代之后,原住民的孩子们将不再记得自己是谁,自己对族人曾经遭遇的苦难置若罔闻。忘记自己才是土地的主人!


一切的罪恶,用改个歌词、日期,就能置换,还有比这更合算的买卖吗?


这个招式是不是很眼熟


杀人不全用刀,这才叫真正的种族灭绝。


2


当今世界上的西方国家基本都以基督教为主要信仰。在基督教的教义里,人是有原罪的,人之所以要虔诚信仰,就是为了赎罪。


而在殖民这个语境下,西方人“原罪”更加显而易见,而且充斥着血腥和死亡。


在1788年英国殖民者登陆澳洲之前, 澳洲原住民的健康状况整体上优于当时的欧洲居民。



澳洲原住民当时丝毫不受天花、麻疹、流感、肺结核、猩红热及经性传播的梅毒和淋病等疾病的困扰。


而这些病都是在欧洲这个“蛊灰盒”最普遍流行的疾病。英国殖民者正式登陆澳洲之后,首先是天花和性病席卷了原住民的部落。之后肺结核、流感、麻疹、猩红热和百日咳接踵而至。


1788年之前,澳洲生活着25~30万的原住民。而100年后,原住民只剩下了6.8万人!传染病导致的人口锐减让不少原住民直接社会结构崩溃。



如果“幸运”逃过了传染病,剩下的人将要面对的是殖民者的屠刀。殖民政府为了消灭土著人民发动的有组织的屠杀屡见不鲜。


1826年澳大利亚总督亚瑟宣布“在合法情况下白人可以杀死土著”,两年之后澳大利亚全国戒严,大肆屠杀土著塔斯马尼亚人,最终上万塔斯马尼亚人只剩下了47人!



1830年,塔斯马尼亚人被5000人组成的白人搜捕队四处追杀,最后只剩下200多人被押送到附近的佛林德斯岛,他们在恶劣的自然条件下不断死亡。1847年,残存的16人被送回塔斯马尼亚。30年后,塔斯马尼亚人在地球上绝种。


1869年,最后一名纯种血统的塔斯马尼亚男子死亡,1876年最后一名纯种塔斯马尼亚女子死亡,标志着这个人种的灭绝,塔斯马尼亚语言也被彻底消灭。



在大约140年的时间里,类似的屠杀仅有据可查的就有311起!英国军队、新南威尔士州骑警、武装殖民者团体、边防警察、原住民警察等团体都加入了屠杀的狂潮!


到了19世纪中期,有些殖民者才“醒悟”过来,我们是“文明人”,用刀用枪屠杀不仅血腥残忍影响心情,而且效率太低



从那时开始,殖民者不再舞刀弄枪,转而把自己珍贵的“商品”分发给原住民。为了“做好事不留名”,这些商品被伪装成遗失的样子,故意放在原住民部落附近,以方便他们在部落的宴会上分享这些食物。


而在这些食物里,都加入了殖民者科研出的最新成果:砷化物、氯化物、氰化物、士的宁,还有就地取材的乌头。



这些如今被当做老鼠药的物质,被原住民大剂量集体服用。直到1981年都还有出现过白人给原住民的酒里下毒案件!


当地报纸纪录了这件事


1869年,原住民人口骤降给政府带来了一些压力,澳政府不得不出台《原住民保护法案》,同时成立专门“保护组织”。他们的手段简单粗暴,甚至让人怀疑是学习了美国的“先进经验”:


截止到1961年,澳东部的原住民几乎都被“圈”在专门的定居点内。在确认了保留地之后,原住民人口有了一些回升。1921年到1947年全澳原住民人口从60479人增长到73817人。



就是这一万多人的增长,却触动了澳大利亚政府的神经。


1937年,第一次全国范围内的联邦州原住民福利会议召开,会议认为纯血统的原住居民终将消失,麻烦的是原住民混血后代的问题。会议提出一套双管齐下的同化政策。对纯血种原住民继续加强隔离,而对混血原住民后代加强同化教育!


在澳大利亚的许多地方,几乎所有的混血原住民儿童都被原住民福利局巡视员从他们的家里强行带走,送到教会或政府新建的定居抚养成人,其中,也有一部分儿童分送到白人家庭去接受同化教育。


截止到20世纪70年代,全澳有4万多名原住民家庭的孩子被政府强制带走。


白人老师和棕色的孩子们


成百上千的原住民后代不知道自己出自哪个家庭,来自哪个社区,他们被各色白人以各种理由带离自己的家庭。他们不知道自己来自什么地方,甚至有许多人不知道自己是原住民的后代。当他们长大时,被要求像白人一样思考,像白人一样行事,最终成为十足的白人。



现如今,白人企图通过改国庆、改歌词就把这段罄竹难书的历史消解掉。甚至有人提出了向原住民每人一次性赔偿100万美元,来抵消自己的“原罪”,让原住民群体假装失忆。


夺走了祖先的土地、限制了他们的自由、偷走了他们的孩子,如今又想偷走他们的历史,完成彻底的掠夺。


这个操作,也非常眼熟


3


今年1月18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澳大利亚人权记录进行了审查,两天后的质询会上,包括加拿大、德国、法国在内,有30多个国家对澳大利亚的人权情况发表质问!


针对澳大利亚的种族歧视和战争罪行,中国代表向澳方提交了五项建议,包括采取“打击种族歧视、仇恨言论和暴力,保护少数民族权利”的行动,消除澳大利亚对原住民的系统性歧视。



事实证明,改国歌、发补偿这种表面工程,根本无法让澳大利亚原住民逃出种族歧视的围追堵截。种族歧视已经成为社会性的行为,成为澳大利亚社会文化的一部分。



根据2011年澳大利亚人口普查数据,5岁原住民儿童中,在正规教育机构接受学前教育的比例高达92%!


然而与极高的学前教育率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学的毕业率


29%的原住民人口承认自己没有念完高中;25%的原住民完成了高中教育,而白人高中毕业人口占到了52%。4.6%的原住民读完了本科,而白人的比例则是20%。


原住民的人均等价可比毛收入为每周475澳元,白人的周薪800澳元。


澳大利亚的儿童刑事判决的最低年龄是10岁,事实上澳政府至今都不愿意将年龄上调到14岁。因为被拘禁的基本都是原住民的孩子!



2018年至2019年期间,平均每天有5694名10至17岁的青少年接受某种形式的监督,这些大多是原住民的孩子。


尽管全国10~14岁的孩子里,原住民人口只占6%,但是拘留所里的原住民比例占了57%!特别是10到13岁的“年轻囚犯”,78%都是原住民。



除了原住民问题,澳大利亚的其他人权问题也是“丰富多彩”:不人道的隔离难民、实行离岸拘留、士兵屠杀他国平民、在温室气体排放上不降反升等等。


但顶着以上种种,澳大利亚还是能脸不红不白地来指责中国。去年,澳大利亚就疫情和新疆问题反复刁难中国,连澳驻华记者都妄想症大发,大谈自己在北京受到出行限制云云。甚至自家士兵在阿富汗屠杀平民的恶行败露后,居然还想把脏水泼给中国。



澳大利亚去年的表现,让“中澳经贸关系密切,澳洲不会一直坚定反华”的说法不攻自破。而今,有莫里森的“服软”,又有人觉得“人家都示弱了,要改善中澳关系”。


然而一个严于律人宽以待己,不肯正视自己人权问题的国家,再加上那一日几变的翻脸不认人的性格,真的不由我们不相信它。



指望莫里斯几句“好话”,就认为中澳关系将走向缓和乃至逆转,那可为时太早了。听听就得,“听其言”后面不是还有一个“观其行”么?




乌鸦校尉整理编辑

首发于微信公众:乌鸦校尉(ID:CaptainWuya)

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

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意


参考资料:

“被偷走的后代”——澳大利亚原住民强制同化教育始末《民族教育研究》

澳大利亚原住民健康问题研究:社会事实与政策困局 韩俊红


乌鸦校尉的视频在B站上线啦!

小伙伴们有兴趣一定要去给我们捧捧场呀!



澳洲反人类匪帮必将被消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