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不住赫尔松了,再不走就得被包饺子!乌克兰:俄军司令部已撤离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2022中国主要城市住房空置率调查报告-PDF.19页

五大巨无霸集体撤离美国

戳破“钱学森学成回国”神话的意义所在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5月19日 上午 11:3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朝鲜如何在72小时内从“新冠零病例”增至120万例

有槽 2022-05-19 08:09 Posted on 美国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



编辑:Schnappi
来源:VICE世界新闻
翻译:胡安



上周,戴着口罩的金正恩在药房视察。


新冠病毒从武汉传播到朝鲜首都平壤,用了差不多两年半的时间。


这是朝鲜政府的说法。直到上周晚些时候,朝鲜政府一直坚决否认在其境内发现任何确诊的新冠病例——这一区别使朝鲜成为迄今为止世界上仅有的三个未受疫情影响的国家之一。


但周四,官方媒体证实,全国有35万人感染了一种“不明发热病”,专家认为几乎可以肯定这是新冠爆发。三天后,国家媒体证实,全国共有120多万人报告了“发烧”症状。


从4月末开始,朝鲜出现了爆发性的“发烧”现象,目前接受治疗的人数为56.5万人。至少有50人被证实死亡,仅周日就有8人死亡,可以肯定地说,地方当局严重低估了死亡人数。一位专家上周告诉VICE世界新闻,他预计会发生“大规模死亡”。


在短短72小时内,朝鲜的流行病状况从一个自称的成功故事变成了一场公共卫生灾难。考虑到这个所谓的“隐士王国”的保密性和极其有限的检测能力,确切的病例数字是不可能量化的,而这些官方数字几乎肯定代表了范围的低端。


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朝鲜是世界上仅有的两个没有推出新冠疫苗的国家之一,因此特别容易受到这种级别病毒爆发的影响。现实情况是,朝鲜人现在的新冠免疫力跟两年多前全世界的人一样近乎于零,上周在平壤发现的BA.2变体比原始毒株的传播性高五到六倍,而且该国公共卫生基础设施非常令人担心。


在接下来的几周和几个月里,专家们担心局势可能演变成一场完全的人道主义灾难。


“你看到的将是一场完美风暴:整个人口都极度脆弱,这将是一场灾难,”提供有关朝鲜的新闻和分析的媒体NK News驻首尔数据记者伊森·朱厄尔(Ethan Jewell)告诉VICE世界新闻。


“人们没有接种疫苗,基础健康状况不佳,政府似乎没有一种负责任的方法来预防这一切。”



他们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国际权威人士继续质疑这是否真的是朝鲜的首批新冠病例,但目前尚不清楚这种病毒最初是如何进入朝鲜并在该国传播的。朝鲜是最早在2020年1月封锁边境的国家之一,这导致使国际贸易陷入停滞,而且在疫情爆发之前,朝鲜境内的公民就受到了严格的行动限制。


流行的理论似乎是,病毒应该是从中国东北跨越边境的,最近几个月,中国东北遭受了迄今为止最严重的疫情。尽管两国之间的贸易在2020年初突然暂停,但有多起报道称,人们非法在880英里的边境线上来回走动,走私货物,为贫困和饥饿的朝鲜社区提供必要的资源。


几位专家表示,这些走私网络可能将病毒引入了朝鲜。


一些人进一步指出,最近可能发生了一次超级传播事件,那就是4月25日平壤为庆祝建军90周年举行的阅兵式。数千名没有戴口罩的人参加了这次活动,包括许多士兵,他们后来检测结果呈阳性。


2022年4月的阅兵式可能是一次超级传播事件。


朱厄尔说:“有些人是从这个国家的其他地方飞来的,也许还有一些人是从边境地区飞来的,而那里有走私活动。北部边境地区的部队很有可能与走私者接触过的人发生接触,然后他们又将病毒带入平壤的城市中心。”


首尔韩国统一研究院研究员洪敏(Hong Min)也对法新社表示,目前的疫情与4月25日的阅兵活动密切相关。


这似乎与朝鲜的国际广播电台“朝鲜之声”(Voice of Korea) 25日报道的“从4月末开始,不明原因的发热病在全国范围内爆炸性扩散,在短时间内出现了35万多人发烧”相吻合。



现在该国发生了什么?


周末期间,这一数字增加了两倍。据来自朝鲜的报道,在疫情迅速升级的重压下,朝鲜的公共卫生服务似乎已经崩溃。


官方的朝鲜中央通讯社(KCNA)周一报道说,金正恩斥责官员未能及时向人们提供药品,尽管已“紧急命令立即发放并及时供应国家储备药品”,并“命令所有药店转为24小时运作”。


金正恩随后呼吁动员人民军军事人员稳定平壤的药品供应,指责公共卫生部门没有“卷起袖子”或“正确认识到当前的危机”。


但事实上,朝鲜的卫生基础设施资源不足、供应不足,严重缺乏应对新冠疫情大规模爆发的装备。


在朝鲜首都平壤,工作人员进行消毒。


英国中央兰开夏大学(University of Central Lancashire)朝鲜研究高级讲师林所金(Sojin Lim)博士告诉VICE世界新闻,有报道称,人们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进行了手术,并使用大麻来缓解疼痛。朱厄尔同样表示,他听到一些例子说,有病人不得不在黑市上自己买药,然后付钱请别人给他们注射——或者自己注射。


他还说,越深入农村,问题就越严重。


“在城市里,你有一个非常大的综合医院……但如果你深入到村庄里,他们甚至几乎没有诊所,”林博士说。“这是一幅非常复杂的画面。但医疗体系紧张和药品短缺是显而易见的。”


再加上该国缺乏新冠疫苗和治疗药物,无法进行大规模测试,以及由于经济停滞和孤立而导致人口已经处于饥饿和营养不良状态(疫情期间只会进一步恶化),死亡人数似乎即将飙升。


朱厄尔说:“我想,你会看到朝鲜的死亡率比其他国家高,原因很简单,一是没有人接种疫苗,二是朝鲜的总体健康状况比世界上其他大多数国家都差。你看到的是部分人口的生存危机。


朝鲜政府拒绝了外部世界多次提供的疫苗,表示要以“我们的方式”抗击疫情。


去年9月,负责全球疫苗供应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表示,朝鲜政府拒绝了中国科兴公司免费提供的约300万剂疫苗,并主张应将这些疫苗送到疫情严重的国家。它还拒绝了200万剂量的阿斯利康疫苗,原因显然是担心潜在的副作用。



相关报道:

深度 I 这两个国家至今没有新冠疫苗,专家担心成新变种温床



但切断与外部世界所有联系的努力,也对朝鲜的经济和粮食库存造成了毁灭性的影响,因为来自邻国的供应已经枯竭,燃料短缺迫使农民手工耕种土地。今年4月,《每日朝鲜》(Daily NK)援引多名朝鲜平民的报道称,人们在家中饿死,“一个接一个地死去”,或者乞讨食物,“只是希望他们家的烟囱能晚一点再停止冒烟”。


“简直是一场灾难。”朱厄尔说。“朝鲜政府多年来一直以为他们可以把这个东西挡在外面,他们花了数百万美元在边境上建造消毒中心,以便对货物进行消毒,从长远来看,这似乎对他们没有什么好处,主要是因为他们忽视了给人民接种疫苗。”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很难说情况会如何发展,几乎可以肯定,病例数字比目前报告的要高得多,而且鉴于该国国内已经十分脆弱的卫生状况,专家有理由担心朝鲜将发生大规模死亡事件。


翰林大学江南圣心医院传染病学教授雅各布·李(音)表示:“现在在朝鲜传播的病毒的传播能力是原始毒株的5到6倍,”他上周告诉VICE世界新闻。“感染率将快速上升。没有朝鲜人接种过疫苗,多数人的营养状况不佳,所以这可能会导致大规模死亡。”


专家们感到好奇的一点是,不断恶化的局势是否会促使他们放松立场,接受外部世界的援助,或者反而会强化他们的地缘政治孤立主义。


林所金说:“如果阳性病例增加,那么最终他们将别无选择,只能开放并接受疫苗和人道主义援助。人们已经在受苦,而政府自己帮不了他们。因此,朝鲜将无法长期保持这种状态。”


朱厄尔不同意这种看法,他指出在1994年至1998年期间朝鲜出现了大饥荒,即使面临灾难性的困境,政府也不愿意接受外部援助。


他说:“直到数以百万计的人正在死去,领导层才终于承认自己在所有这些问题上的错误,并开放边界接受外部援助。而现在,平壤整个城市基本上被完全封锁,任何人都不允许离开,人们甚至不允许接近一只鸟或捡起地上的垃圾。这非常极端……他们告诉他们的公民,你甚至不能在海洋里捕鱼,因为海洋可能被新冠病毒污染了。


专家们似乎都同意的一件事是,朝鲜可能会使用强硬的封锁措施来遏制病毒的传播,而不是有效的公共卫生系统或大规模疫苗接种计划。它们是否能达到预期效果还有待观察。


无论如何,情况在好转之前几乎肯定会变得更糟。


朱厄尔说:“平壤的精英们可能会没事。但总的来说,这对朝鲜人来说不是好消息。我认为这是不言而喻的。”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