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曼大合围:5000俄军入网待宰——俄乌战争大转折: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改变俄罗斯失败的结局

聊聊对“人民经济”和温铁军先生的争议

如果推行温铁军的“人民经济”,最终倒霉的还是“人民”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最狠得驭民之术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厌倦了一地鸡毛,就听罗大佑吧

2017-07-20 米酱 每日签


我第一次从罗大佑的歌中听出了乡愁是在2014年。

 

那一年的春天,彭佳慧在《我是歌手》上翻唱了罗大佑的《鹿港小镇》。


 

那是我第一次听这首歌,在听到“台北不是我的家,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时,心里突然冒出一种确切的惆怅。在反复听了几次后,我确信这是一股乡愁。


乡愁这东西,对我来说有点陌生,与1000公里外那个积重难返的老城相比,北京这样的大都市更能给我带来自我认同感。时间久了,对故乡的感情开始变得陌生而复杂。



小时候背余光中的诗,“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那是个不识愁滋味的年纪,只能用皱眉和挤眼来尽可能地“表演”乡愁。这是一种对我们这代人而言,有距离感的乡愁。

 

罗大佑的歌却不太一样。鹿港和台北的差别近乎于东北小城与北京的差别,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每一次听《鹿港小镇》时,脑子里都禁不住想家,我的故乡小城,虽然也有霓虹灯,但它只能远远地被北京甩在后面,也被我甩在身后。

 

可北京再熟悉,到底也不是家乡。

 

他乡非故乡,故乡回不去。


 

罗大佑大概是道出了无数把自己“流放”在大都会的年轻人的心情吧。

 

我的一位编辑老师曾说过类似的话:对于创作者而言,共情能力是很重要的。罗大佑是能够充分用曲与词来跟听众达成共情的音乐人。与李宗盛偏于写自己内心相比,罗大佑要更“牵挂民生”一些。他写乡愁,不是只写自己的故事,而是写一群人、一个时代的故事。

 

但凡把“罗大佑”与“乡愁”这两个关键词串联起来,总绕不开《亚细亚的孤儿》。有人评价罗大佑的这首歌写出了当时台湾的迷惘和困惑。



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

黄色的脸孔有红色的污泥

黑色的眼珠有白色的恐惧

西风在东方唱着悲伤的歌曲


 亚细亚的孤儿



当时当下,再看这篇歌词,又是另一番共鸣了。

 

罗大佑还唱过余光中的另一首诗,《乡愁四韵》,你会发现在那个时期,乡愁成为罗大佑歌曲中某种无以言喻的感动。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酒一样的长江水

醉酒的滋味

是乡愁的滋味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

血一样的海棠红

沸血的烧痛

是乡愁的烧痛

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


 乡愁四韵



他甚至还把这种乡愁延伸到黄河,时光流转,国土的一切悄然改变,陌生的感觉唤醒了心中的迷惑。



潮来潮去, 日落日出

黄河也变成了一条陌生的流水

江山如画, 时光流转

秦时的明月汉时关

双手拥抱是一片国土的沉默

少年的我迷惑

摊开地图, 飞出了一条龙

故国回首明月中


 将进酒

 


时移世易,是漂泊在外的人多半都有过的体会。故乡究竟是渐行渐远、越来越陌生的,不用怀疑。被罗大佑的歌激发出乡愁的我们,都是“罗大佑的歌能够经得起时间检验”的证据。


令人心酸的是,它们经受住了时间的检验,却没能经得起市场的检验。罗大佑最近一次在台北小巨蛋的个人演唱会,票只卖出了四、五成。


 

有人说,这么多年过去了,李宗盛、罗大佑还在乐坛常青,是乐坛的悲哀。与这种悲哀相比,“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空旷的小巨蛋”这样的话,似乎要更悲哀一些。

 

好在这些都没能成为阻止罗大佑继续创作的理由。从一开始这些人写歌就不是奔着钱去的,多好啊。7月7号,罗大佑发了一首新歌,叫《家III》。在香港、美国漂泊了三十年的他,终于带着妻女回到了台湾定居,“我希望给女儿的家乡,就是父母给自己的家乡。”


 

63岁,内心依然纯净得像个孩子,大概是他能够给予这个世界最好的礼物了。


图 / CFP


一个编辑


你最喜欢罗大佑的哪首歌?我先举几个例子~



   文 | 米酱

编辑 | 大桃


喜欢同一个公号的人

相遇是迟早的事

后台回复“进群”

加好友时备注我们的暗号:

“❤”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转载请在后台回复『转载』

投稿请在后台回复『投稿』

有事说事,没事也欢迎来撩

❶ 李宗盛唱遍各种爱情,你是哪一首?

❷ 曹操:人妻控 人臣控


本文为每日签原创,尊重原创,侵权必究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