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宣部:坚决反对搞“个人崇拜”!!

莱曼大合围:5000俄军入网待宰——俄乌战争大转折: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改变俄罗斯失败的结局

聊聊对“人民经济”和温铁军先生的争议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她拥有很多女生都羡慕的身材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没有天价大IP没有小鲜肉,它却是永恒的经典

2017-07-30 杨宙 每日签

昨晚又看了《我爱我家》里最经典的那集《不速之客》,也就是“葛优躺”的出处。长达一个小时上下两集,几乎每句台词都暗暗夹带着编剧们的智慧与机灵,当葛优饰演的纪春生张着手说“在那伸手不见六指儿的夜晚”时,台下的观众的笑声溃堤了。



这集的片尾花絮尤其长,导演们把镜头从演员转向了观众席。那是24年前搭在北京西三环的工运学院(现为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内的摄影棚,年轻俊秀的陈凯歌、年轻却依旧龅牙的冯小刚和年轻依旧福光满面的王朔坐在观众席中,与观众们一起乐呵呵地拍掌。


实际上,当时拍摄这集时,蔡明坐在台下。那时候蔡明和宋丹丹都是喜剧界的一姐,导演英达本来为请她来做个配角而为难,然而,蔡明看了这集的录制,却主动要求来当绿叶


《我爱我家》中宋丹丹与文兴宇分别饰演和平与傅明爷爷

 

《不速之客》是编剧英壮的得意之作。开拍前筹备演员,英达还给人艺老戏骨朱旭念了这一集剧本,想请他出演剧中的傅明老人。因为档期问题,朱旭没能加入。于是,当时在中国实验话剧院的话剧导演文兴宇出演了这一剧中的灵魂人物。


 

《我爱我家》已经过去24年了,文兴宇老先生也离开这个世界整整十年了。这部剧中已经离我们而去的,还有当时的编剧——演职表里的标准头衔是文学师梁左、“老胡”英若诚、黄宗洛、金雅琴、牛星丽……还有当年差点客串出演的张国荣


我爱我家》中梁左(左一)客串片段、金雅琴(左二)饰演居委会主任于大妈

 

“葛优躺”的表情包被翻出来之后,一系列歌颂与怀念《我爱我家》的文章出炉,20多年后的观众受够了当下演技或浮夸或呆滞、台词语不雷人死不休的快餐剧之后,突然开始将《我爱我家》列为神剧,仰视那个黄金年代。但其实回头看看,当年的这些演员也并没有多么的神乎其神,没有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业。他们只不过,是干好了演员的本分工作,对得起演员这个行当罢了。


被玩坏了的“葛优瘫”


上上周我看了《我爱我家》20周年时出版的一本回忆录,一边看,还时不时大笑。同事小米说,怎么有人能看书笑成这德行。当时我标注了一些段落,现在翻出来看看,却觉得动人温暖。《我爱我家》之所以火,并不是因为有多“神”,而是因为那里面,有那个年代最单纯本分的东西。


1994年拍照《我爱我家》期间,导演英达给文兴宇和宋丹丹说戏。

 

那时候没有动辄几千万一集的片酬和天价大IP。当时拍后几十集时,摄影棚搬到了五环之外的广播学院(现为中国传媒大学),对于当时三环还在建设的北京来说,路途遥远。为了方便交流,文兴宇、杨立新等人主动搬过去,挤在场工的三人间里。当时最贵的剧本一集两千块,却让编剧英壮心满意足,因为这相当于只要完成一篇大作文,就有数不完的馆子下。

 

一个新演员红了,日子也很简单。那时还在和平里六小上六年级的关凌,因为剧中的小圆圆成了小童星。给她带来的快乐是,到了动物园,管理员认出了她,多给了她几片树叶。


我爱我家》中的小圆圆

 

那时候也没有难缠的经纪人和复杂的通告流程,许多当红的演员都因为导演的一通电话而前来客串。


那时候《过把瘾》正火热,片中的男女主角王志文和江珊来傅家做客。


那时候葛优正在拍张艺谋的《活着》,中途回京休息,就被英达和梁天拉来演了经典的纪春生一角。


拍完《阳光灿烂的日子》的姜文刚歇下脚,也来客串,他还把姜武和夏雨一块叫了过来。用英达的话说,“夏雨当时还是个小孩儿 ,在北京也没地方呆 ,天天就跟着他。现在这‘小孩儿’都结婚了 。”


姜武、夏雨、姜文在《阳光灿烂的日子》的拍摄现场完成了《我爱我家》的客串片段。


当时英达在保利大厦见到了担任某歌唱比赛评委的张国荣,他一口答应了第二天前来出演。只是因为宋丹丹在外地没能赶回来,剧组与张国荣遗憾错过,把剧本改成了“张国荣经纪人”一角出镜。


张国荣只有一天的档期,恰巧宋丹丹在外拍广告,于是客串不成,剧中就只出现了张国荣的海报。


那时候的选角用人不分出身、不攀关系、不潜规则,全靠自身实力。在后来的20多年里,那些《我爱我家》出现的小配角们都陆续成了角儿。例如当时还是新人的郭涛、牛莉,当时刚进人艺两年的何冰,以及因为家中有事没能接演剧中主角,而20多年后因为《人民的名义》终于火了的“祁同伟”许亚军。


《我爱我家》中年轻的郭涛

《我爱我家》中牛莉与杨立新的同框


那时候一部喜剧可以为了收录真实的笑声而慢慢拍。在《我爱我家》之前,国内还没有“情景喜剧”的概念,观众就在片场,演员的表演、观众的笑声一同收录。后来的电视剧拍摄周期越来越短,已经无法回到这样每一场戏都要请观众的慢时代了。


《我爱我家》里的现场笑声,则被灌入了“笑声罐头”里,被借到了其他喜剧片中。英达就提到过,后来的《炊事班的故事》、《武林外传》和《家有儿女》,“都是从我这里借走的笑声”

 

后来,剧中贾志国的饰演者,人艺演员杨立新说,有时候导演找他演喜剧,从结构到故事都没有喜剧因素,导演以为找几个喜剧演员就是喜剧了。


当年英达找他演喜剧,是因为看了他在人艺排演的话剧《哗变》。在剧中轮番上场的人物中,杨立新扮演了一个精神病科大夫,为了演好这八九分钟戏,他专门去安定医院体验生活。

 

 

《我爱我家》其中一首片尾曲,是毛阿敏演唱的《诺言》。我最喜欢的一句歌词是,“内心的平安那才是永远”。


2014年,歌迷制作海报纪念《我爱我家》开播23周年。


十年前,文兴宇老人的追悼会上,《我爱我家》的大部分成员们聚集在八宝山的告别厅,追悼会上没有悲歌,而是回响着《诺言》。


 

最好的时光都被留在了那些“笑声罐头”里,一去不复返了。在那个最好的时光里,他们都在尽着自己的本职,开心、努力地表演,内心安定。



一个编辑


来,一人说一句傅明爷爷的经典台词

“搞什么搞嘛!”


   文 | 杨宙

编辑 | 瓶子


喜欢同一个公号的人

相遇是迟早的事

后台回复“进群”

加好友时备注我们的暗号:

“❤”


如果你喜欢,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转载请在后台回复『转载』

投稿请在后台回复『投稿』

有事说事,没事也欢迎来撩

❶ 《我的前半生》的残酷在于,它剥削了每个人拥有爱的可能

❷ 你为什么再也不听五月天?


本文为每日签原创,尊重原创,侵权必究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