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举报时代已经来临

日益伊-斯-兰-化的中-国-西-北-危-机

关于备胎芯片,华为资深员工说了实话

气质女神倪妮出道前太狂放,自慰拍揉奶照上传网络,冯绍峰已经解脱了,井柏然你心真大!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开炮 | 每个人都以为自己很聪明

2018-01-19 崔紫剑 崔紫剑先生 崔紫剑先生

有个叫梁天的,笑话GAI,结果自己把自己玩儿脱了。

GAI和梁天这俩人,我先不急着评论,搁后面评论。先来讲讲某些文创产业的从业者。

首先,我需要说明的是:文创产业的春天来了,而不是冬天。

这句话一扔出来,估摸一堆搞文创产业的都要骂娘,没错,你们被封了,你们被禁了,你们被逼的没饭吃了。

为什么?

因为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非要闯!

 文化产业,文创行业对不? 不跟你们讲什么马列,也不跟你们讲什么思想,就跟你们聊聊文化。

你们有才华,有资源,有聪明才智,什么都有,唯独没有文化。说句不好听的,现在还没有让你们饿死呢,你们哪个不比普通人过的好?哪个不比普通人有钱?让你们反省反省,就跟要了你们的命似的?

行,聊文化。忠孝仁义礼智信,够不够文化?就聊聊这七个字。

什么是忠?看看这张照片!

 移除
没有他们,你们是什么玩意儿?


我们要你们忠于我们了吗?没有吧?舞台给你们了吧?自由给你们了吧?资源给你们了吧?钱赚到了吧?人出名了吧?富裕的生活过上了吧?比普通人强百倍强千倍吧?

别扯什么那些是你们自己挣的——你们是在我们建立的平台上挣的,我们是搭台子的,你们是唱戏的,台子垮了,我们可以被吊到路灯上,而你们就会连下九流都算不上。

 移除
看看吧。

看看吧,睁开眼睛看看吧,这是发生在这个国家历史上的事情——同时——

 移除
看看吧。

同时,这也是正在其他国家发生的事情。

然后,我们来聊聊忠,看看这两张照片,你们知道该忠于谁吗?

起码,应该忠于国家,忠于人民,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看看你们做的事情——对于国家不留余力的嘲讽,对于人民各种嘲笑,分得清批评和嘲讽、玩笑和嘲笑吧?然后跟我们说这叫艺术?这叫文化?这叫产品?我们是傻的吗?你们忠吗?

搞文创产业,最最起码,批评和嘲讽要分清,玩笑和嘲笑要分清,把底线提的稍微高一点,站直了像个人一样,别什么下三滥就学什么,什么上不得台面就玩什么,再包容,也不会包容到要改变我们自己的文化这个程度,再开放,也不会开放到突破我们自己底线的程度,明白了吗?

不管你们用什么文创形式,那些都只是外在的东西——内容才是决定你们凉不凉的根本。

不忠,那就对不住了,收了话筒,当个玩儿票的,也挺好——更何况还没有说不让说话呢,就是收了几天话筒,受不了了?

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在嘲讽这个国家的时候,为国家牺牲和奉献的人会不会觉得好笑?

换位思考一下:保卫国家的人在牺牲,享受保卫成果的人在开嘲讽——这叫忠于国家、忠于人民吗?

不忠,你们是坐实了之后,才会有这个结果。

孝,就一句话:某些人,敢不敢把自己的作品、自己的产品、自己的东西,拿出来给你们的父母们、祖父母们看?没错,有上梁不正下梁歪的,但并不是全部吧?

你们努力,你们勤奋,吃了那么多苦,遭了那么多罪,好不容易出人头地了,扭过头来就又是暴力,又是色情——行吧,人都有个欲望,都不说丢父母的脸了——然而,干脆涉及毒品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毒品对于身体的危害,还用说吗?

 移除
吸毒前后对比。

都不说你们带歪青少年了,就是你们自己,你们自己的身体,会好么?这叫孝吗?

再来讲讲仁义。

仁义二字,什么意思?我别说只是半个玩票的,就算我是个你们圈圈外面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背后捅刀的事儿,你们哪个做的少了?对同行明捧暗贬的都已经算是仗义的人了,更有甚者为了热度,不惜各种炒作,把友情、爱情、亲情一而再再而三的撕裂,这叫仁义吗?

几乎每天都在上演着不仁义的事情,这是什么导向?这是什么功能?这是嫌日子过得痛快了,所以闲的蛋疼了?社会公众人物,有公共资源——公共资源是公权的组成部分,别觉得只有政府有公权,政府有的只是行政公权——你们手里的,叫非行政公权,占着那么多的资源,一天到晚讲着不仁义的事情,这就是滥用公权——你们的舆论影响力可以去监督政府,各地的地方政府被舆论搞得焦头烂额的多了去了——然而,当你们自己在滥用舆论的时候,行政公权同样可以监督你们。

只许你们搞别人,别人不能搞你们?用江湖上的话说,出来混,错了要认,挨打站直——挨打了就撒泼?那不行,那都跟仁义都没关系了,贴不上边了,那直接就叫怂了。

然后说礼。

什么是礼?正常的道德观念就是礼,公民的行为准则就是礼,懂得对人的敬畏和尊重就是礼,赠送与别人的好东西才叫礼。

每天都是负面的东西,负面是行为准则吗?有一丝一毫对社会主流思想和主流价值观的敬畏和尊重吗?每天激怒着受众的情绪,是好东西吗?没错,就像这篇文章一样,这篇文章对于你们而言,叫失礼——可是,对于你们,也就只能是用这种失礼的方式了——因为是你们先失礼的。

我们搞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二十四个字,那就是至少二十四个大的领域可以做,非不做,偏偏要做这些领域之外的,怪谁?硬要反着走。再说说这个激怒受众情绪的事儿,激怒情绪谁不会啊?但凡懂舆论操控的人都可以激怒受众情绪——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怒火用到对的地方,那是利国利民,你把怒火用到暴力、阴暗的地方,你这叫担责任?

至于说智的现象——智是什么?口中说出如阳光般的箭,带出光明,带出希望。勾二嫂叫智么?撕裂社会叫智么?解构文化叫智么?什么叫智?

带着广大人民群众往高层次走,带不动推着走,推不动撵着走,不抛弃一个,不放下一个,把人民群众从封建迷信中解放出来,从封建礼教中解放出来,从潜规则中带领出来。

如果说核心是一盏灯,那么文创产业的从业者们就要去做举着灯的人,举着这盏灯去照亮周围的人心,去温暖已经够狗血的生活,主要矛盾都已经明确的提出了: 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这个矛盾,放到文创行业里面,是指的什么?搞文创,发展平衡吗?很多人瞧不起快手,可是快手给广大人民群众业余文化生活给了个玩儿的——你们那么高大上,你们怎么就搞不出个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呢?现在的文创,布满了小布尔乔亚的呻吟,哪里有劳动者的力量,哪里有劳动者的光荣,哪里有劳动者的影子?

年纪大点儿的,搞个作品,各种回忆都是痛苦,就没点儿当年改天换地的气势在里面,合辙您各位年轻的时候,就那么不堪吗?自己青春建立起来的伟大功勋,就自己都不认了?年级轻点儿的,镜头给了高大上的物欲横流,却没有看见自己同龄人的欢乐,普通人在哪里嘛…基层在哪里嘛…

说句不好听的,连韩寒都说了不要学他,他是特例,不具有普遍性了,这话都说的那么直白了,咋就不明白呢?一个年龄段做一个年龄段的事儿,老同志们做点儿鼓励后辈的事儿,后辈们做点儿激励自己的事儿,多好?

非要搞反智?那不压制你压制谁?不让你反省让谁反省?我们是傻的吗?任凭你们胡搞?

最后一个“信”字,说说信。

信是什么?自信是信,信息是信,不欺骗,不怀疑。文创行业,信,差点儿。差在哪里?我知道有很多文创行业的同志们已经开始从我们的文化里找素材开始做了,所以这里讲的并不是所有人,不要着急把自己往里放。

这里说的是那些不“信”的人。不起个洋名当不了明星,不参加个国外的典礼就显得不够国际,不整个外国的玩意儿出来,就好像没火过似的……这样可以吗?连个节目形式,都动不动从外国找,咋就不能自己创造一个,让外国来我们这儿买呢?

这玩意儿和打仗的时候搞飞机大炮一个意思嘛,自己造多好?非得买人家的?印度就是例子,一个国家的武器装备搞得跟万国兵器博览会似的——我们的文创行业,不也是这样吗?

拍电视剧的,除了刘猛导演打鸡血的电影我看得热血沸腾,这些年还有很多不错的电视剧——可是,烂电视剧也一集没少,东家长李家短,不是坏婆婆就是坏丈母娘,好好的家庭关系因为看个电视剧都搞的要吵架了,这叫好玩意儿么?

电影也是一样的,要说是我们这帮影迷不行吧,我们认了——我们影迷就是不行啊,那拍电影的能不能把我们往高层次带带呢?何苦要签那么多的对赌合同,光琢磨怎么捞钱,不考虑怎么做好电影?中国电影要说以前大屏幕少,现在也还凑合了吧?虽然还是很少,但是在建了吧?培养受众,培养观众,不是说让你培养一次,然后就觉得好人不能当了,当好人没好报了好么?那都不叫培养了,那叫拆台懂么?拆台!

都拆台了,这还叫什么“信”?自己没有“信”,产品也做不出“信”,还把社会往不“信”的方向上误导,不封你们封谁?不禁你们禁谁?

自己的问题,不要怪别人。

我再强调一遍:文创产业的春天来了,而不是冬天。

但是,这个春天,不是属于别人的,而是属于广大人民群众的。文艺座谈会,开了三年了,文创行业哀嚎的玩意儿们都没有看过原文吧?学一下。别管开会的人你看不看得上眼,看不看的顺眼,让你们看的是讲话,学的是讲话内容。

想赚这笔钱,想吃这碗饭,就要学这个讲话。我把重点的都标红了,你们可以看看。

看完了,觉得做不到,你改行吧;觉得能做到,你就做,你肯定会红的,肯定会赚到钱。

就这样吧。下面咱们一起温故知新,学讲话。


选几句给大家:

--------------分隔符1--------------------

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节选)

(2014年10月15日)

 历史和现实都证明,中华民族有着强大的文化创造力。每到重大历史关头,文化都能感国运之变化、立时代之潮头、发时代之先声,为亿万人民、为伟大祖国鼓与呼。中华文化既坚守本根又不断与时俱进,使中华民族保持了坚定的民族自信和强大的修复能力,培育了共同的情感和价值、共同的理想和精神。

文艺是时代前进的号角,最能代表一个时代的风貌,最能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文变染乎世情,兴废系乎时序。”

我国作家艺术家应该成为时代风气的先觉者、先行者、先倡者,通过更多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文艺作品,书写和记录人民的伟大实践、时代的进步要求,彰显信仰之美、崇高之美,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鼓舞全国各族人民朝气蓬勃迈向未来。

文艺工作者应该牢记,创作是自己的中心任务,作品是自己的立身之本,要静下心来、精益求精搞创作,把最好的精神食粮奉献给人民。

必须把创作生产优秀作品作为文艺工作的中心环节,努力创作生产更多传播当代中国价值观念、体现中华文化精神、反映中国人审美追求,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有机统一的优秀作品,形成“龙文百斛鼎,笔力可独扛”之势。优秀作品并不拘于一格、不形于一态、不定于一尊,既要有阳春白雪、也要有下里巴人,既要顶天立地、也要铺天盖地。只要有正能量、有感染力,能够温润心灵、启迪心智,传得开、留得下,为人民群众所喜爱,这就是优秀作品。

在有些作品中,有的调侃崇高、扭曲经典、颠覆历史,丑化人民群众和英雄人物;有的是非不分、善恶不辨、以丑为美,过度渲染社会阴暗面;有的搜奇猎艳、一味媚俗、低级趣味,把作品当作追逐利益的“摇钱树”,当作感官刺激的“摇头丸”;有的胡编乱写、粗制滥造、牵强附会,制造了一些文化“垃圾”;有的追求奢华、过度包装、炫富摆阔,形式大于内容;还有的热衷于所谓“为艺术而艺术”,只写一己悲欢、杯水风波,脱离大众、脱离现实。凡此种种都警示我们,文艺不能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迷失方向,不能在为什么人的问题上发生偏差,否则文艺就没有生命力。

我同几位艺术家交谈过,问当前文艺最突出的问题是什么,他们不约而同地说了两个字:浮躁。

低俗不是通俗,欲望不代表希望,单纯感官娱乐不等于精神快乐。文艺要赢得人民认可,花拳绣腿不行,投机取巧不行,沽名钓誉不行,自我炒作不行,“大花轿,人抬人”也不行。

精品之所以“精”,就在于其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古往今来,文艺巨制无不是厚积薄发的结晶,文艺魅力无不是内在充实的显现。凡是传世之作、千古名篇,必然是笃定恒心、倾注心血的作品。福楼拜说,写《包法利夫人》“有一页就写了5天”,“客店这一节也许得写3个月”。曹雪芹写《红楼梦》“披阅十载,增删五次”。正是有了这种孜孜以求、精益求精的精神,好的文艺作品才能打造出来。

“取法于上,仅得为中;取法于中,故为其下。”有容乃大、无欲则刚,淡泊明志、宁静致远。大凡伟大的作家艺术家,都有一个渐进、渐悟、渐成的过程。文艺工作者要志存高远,就要有“望尽天涯路”的追求,耐得住“昨夜西风凋碧树”的清冷和“独上高楼”的寂寞,即便是“衣带渐宽”也“终不悔”,即便是“人憔悴”也心甘情愿,最后达到“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领悟。

繁荣文艺创作、推动文艺创新,必须有大批德艺双馨的文艺名家。

在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还要处理好义利关系,认真严肃地考虑作品的社会效果,讲品位,重艺德,为历史存正气,为世人弘美德,为自身留清名,努力以高尚的职业操守、良好的社会形象、文质兼美的优秀作品赢得人民喜爱和欢迎。

社会主义文艺,从本质上讲,就是人民的文艺。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指出:“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原则的问题。”邓小平同志说:“我们的文艺属于人民”,“人民是文艺工作者的母亲”。江泽民同志要求广大文艺工作者“在人民的历史创造中进行艺术的创造,在人民的进步中造就艺术的进步”。胡锦涛同志强调:“只有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永远同人民在一起,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艺术之树才能常青。”

第一,人民需要文艺。第二,文艺需要人民。第三,文艺要热爱人民。有没有感情,对谁有感情,决定着文艺创作的命运。如果不爱人民,那就谈不上为人民创作。热爱人民不是一句口号,要有深刻的理性认识和具体的实践行动。对人民,要爱得真挚、爱得彻底、爱得持久,就要深深懂得人民是历史创造者的道理,深入群众、深入生活,诚心诚意做人民的小学生。我讲要深入生活,有些同志人是下去了,但只是走马观花、蜻蜓点水,并没有带着心,并没有动真情。要解决好“为了谁、依靠谁、我是谁”这个问题,拆除“心”的围墙,不仅要“身入”,更要“心入”、“情入”。

当然,生活中并非到处都是莺歌燕舞、花团锦簇,社会上还有许多不如人意之处、还存在一些丑恶现象。对这些现象不是不要反映,而是要解决好如何反映的问题。古人云,“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发乎情,止乎礼义”。文艺创作如果只是单纯记述现状、原始展示丑恶,而没有对光明的歌颂、对理想的抒发、对道德的引导,就不能鼓舞人民前进。应该用现实主义精神和浪漫主义情怀观照现实生活,用光明驱散黑暗,用美善战胜丑恶,让人们看到美好、看到希望、看到梦想就在前方。

一部好的作品,应该是经得起人民评价、专家评价、市场检验的作品,应该是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同时也应该是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的作品。在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条件下,许多文化产品要通过市场实现价值,当然不能完全不考虑经济效益。然而,同社会效益相比,经济效益是第二位的,当两个效益、两种价值发生矛盾时,经济效益要服从社会效益,市场价值要服从社会价值。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不要沾满了铜臭气。优秀的文艺作品,最好是既能在思想上、艺术上取得成功,又能在市场上受到欢迎。要坚守文艺的审美理想、保持文艺的独立价值,合理设置反映市场接受程度的发行量、收视率、点击率、票房收入等量化指标,既不能忽视和否定这些指标,又不能把这些指标绝对化,被市场牵着鼻子走。

我们始终强调,两个文明都搞好才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邓小平同志早就告诫我们:风气如果坏下去,经济搞成功又有什么意义?会在另一方面变质文艺是铸造灵魂的工程,文艺工作者是灵魂的工程师。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最深层、最根本、最永恒的是爱国主义。追求真善美是文艺的永恒价值。文艺创作不仅要有当代生活的底蕴,而且要有文化传统的血脉。

 当然,我们强调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继承和发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坚持和弘扬中国精神,并不排斥学习借鉴世界优秀文化成果。我国文艺对世界文艺的学习借鉴就更广泛了。现在,情况也一样,很多艺术形式是国外兴起的,如说唱表演、街舞等,但只要人民群众喜欢,我们就要用,并赋予其健康向上的内容。

一是要紧紧依靠广大文艺工作者,二是要尊重和遵循文艺规律。要选好配强文艺单位领导班子,把那些德才兼备、能同文艺工作者打成一片的干部放到文艺工作领导岗位上来。要尊重文艺工作者的创作个性和创造性劳动,政治上充分信任,创作上热情支持,营造有利于文艺创作的良好环境。要诚心诚意同文艺工作者交朋友,关心他们的工作和生活,倾听他们心声和心愿。要重视文艺阵地建设和管理,坚持守土有责,绝不给有害的文艺作品提供传播渠道。各级宣传文化部门要在党委领导下,切实加强对文艺工作的指导和扶持,加强对文艺工作者的引导和团结,为推动文艺繁荣发展作出积极贡献。文联、作协要充分发挥优势,加强行业服务、行业管理、行业自律,真正成为文艺工作者之家。

文艺批评要的就是批评,不能都是表扬甚至庸俗吹捧、阿谀奉承,不能套用西方理论来剪裁中国人的审美,更不能用简单的商业标准取代艺术标准,把文艺作品完全等同于普通商品,信奉“红包厚度等于评论高度”。文艺批评褒贬甄别功能弱化,缺乏战斗力、说服力,不利于文艺健康发展。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天下哪有十全十美的东西呢?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有了真正的批评,我们的文艺作品才能越来越好。文艺批评就要褒优贬劣、激浊扬清,像鲁迅所说的那样,批评家要做“剜烂苹果”的工作,“把烂的剜掉,把好的留下来吃”。不能因为彼此是朋友,低头不见抬头见,抹不开面子,就不敢批评。作家艺术家要敢于面对批评自己作品短处的批评家,以敬重之心待之,乐于接受批评。要以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为指导,继承创新中国古代文艺批评理论优秀遗产,批判借鉴现代西方文艺理论,打磨好批评这把“利器”,把好文艺批评的方向盘,运用历史的、人民的、艺术的、美学的观点评判和鉴赏作品,在艺术质量和水平上敢于实事求是,对各种不良文艺作品、现象、思潮敢于表明态度,在大是大非问题上敢于表明立场,倡导说真话、讲道理,营造开展文艺批评的良好氛围。

---------------分隔符----------------

讲话学完了,我们来看看梁欢和GAI。

首先,GAI 是有黑历史的,没啥好说的,人家也没狡辩,避而不谈了——谁还没个黑历史么?自己退,比赶走强些,单凭这一点,就足以说明一件事情:有的救。没人打算赶尽杀绝,根本没有针对哪一种表现形式——内容,内容,内容,允许自我的升华,允许自我的救赎,允许自我批评,允许自我改造。咱们不提什么经济效益,也不提什么名利这些虚的东西,如果GAI以后一直坚持给劳动人民创造充满力量的作品,你看能不能火,你看能不能赚钱,你看能不能重新出来!

其次,再来讲讲梁欢——梁欢聪明,然而太聪明,聪明过头了。这家伙说话诛心了,分分钟把我们说的跟什么似的,给你平台了没?给你空间了没?不念叨好就算了,没打算让你念叨好,可是你也不能就念叨着坏吧?以贬低一个国家为自己搏上位的工具,是不是差劲了点儿?

第三,因为一个梁欢就对国家失望了,对制度失望了,对我们失望了,我想说:失望去吧,失望的好,真心没打算让你们有希望——因为你们根本对于国家就没有充满希望过,你们已经被带走了。我说这话不是凭空说的——

今天是1月19日,44年前,西沙。

 移除
这群人当中的任何一个都比梁欢对这个国家有意义。

开小船打大船,18名官兵英勇牺牲,67名参战人员受伤,389号扫雷舰、274号猎潜艇损伤严重。没有他们的牺牲,哪来你们在这儿因为一个梁欢就对国家失望的机会?

44年前很久吗?行,我们看看34年前——

 移除
改革开放40周年,不能忘记。

没有横幅上的这个名字的老人恢复高考,小布尔乔亚们还有机会无病呻吟吗?看看当时的年轻人是怎样的高兴和兴奋?那时的文艺,是毒品还是暴力?是颓废还是颠覆?

34年前如果还觉得太久,24年前怎样?24年前,1994年——

 移除
照片右边这个人,叫孔繁森。

1979年,国家要从内地抽调一批干部到西藏工作,时任聊城地委宣传部副部长的孔繁森主动报名,请人写了“是七尺男儿生能舍己,作千秋鬼雄死不还乡”的条幅。刚到西藏,他又写下“青山处处埋忠骨,一腔热血洒高原”,以此铭志,24年前,他走了。人们在料理孔繁森的后事时,看到两件遗物:一是他仅有的8元6角钱;一是他去世前4天写的关于发展阿里经济的12条建议。

都说焦裕禄没有了,然而有孔繁森啊——孔繁森没有了,还有沈浩啊!这些干部就不能是文艺创作的素材吗?一边骂着我们的干部,一边光知道用我们的干部,可是另外一边,你们又为这些干部做了什么呢?替他们写过一首歌?还是替他们拍过一张照片?还是替他们拍了一部戏?

孔繁森的电影拍了,可是是现在拍的吗?换句话说,扶贫攻坚以来,那么多牺牲的干部,我不是说非得去歌功颂德——文创行业的从业者们,你们看过这些干部们一眼没有?

24年前也太久是吗?14年前呢?2004年,雅典奥运会——

 移除
还记得他吗?调动受众情绪,是很难的事情吗?是很难的事情啊。

中国飞人的诞生,怎样?值不值得写?后来呢?文创从业者们,除去官方的在做,你们有多少人在当时给他们做了作品?当然,我不是说都没有做——可是,当时的某些人,做了什么?

再过4年,到了2008年——

 移除
还记得吗?


 移除
谁还没点儿情绪吗?


 移除
我们的情绪表达,够不够明确?

各位文创行业的从业者们——你们的怒火呢?你们的叛逆呢?是不是说当时你们还年轻,还小?或者你们当时也和他们一样,充满了愤怒,然而过了十年,长大了,受的磨砺多了,就觉得生活操蛋了,就抛弃了当时的自己了吗?

不忘初心——不是国家把你们丢了,是你们自己把自己给丢了。

再往近的几年,不用说了吧?

我最后再再强调一遍:文创产业的春天来了,而不是冬天。

但是,这个春天,我们想看见的,我们需要看见的,不是那些颓废的、肮脏的、下流的玩意儿。骂人谁都会,突破底线是个听见的的事儿,没多难。

我这不是地图炮,如果非要对号入座,我就没有办法了。

在文创行业里,每个人都以为自己很聪明——然而,你们的聪明,没有用对方向的时候,那就对不住了。

我们已经给了你们足够的空间和时间,怎么做,怎么走,看自己,别怪别人。

文艺作品,不会因为形式而受到影响——但是,一定会因为内容受到影响。

有影响力,就要担责任。权利和义务,从来都是对等的。

就这样吧。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