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丑年,4.7亿中国中产的喜与忧

​没有新闻自由,我们都是乌合之众

其实,我是很佩服朱贤建的

黑二代们的春秋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即将改版!花5分钟留下你宝贵的意见
查看原文

耕读奇谈——柏枝扇

2016-12-05 耕读宝宝 耕读世家庄园 耕读世家庄园

八宝门地铁站的保卫室主任鲁十三很不爽。


很显然,要一个辖区内连续四个月有人跳入地铁巷道自绝于社会又根本无法阻止的保卫室主任很爽是不可能的。


 “让他妈的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接完了上司的电话,鲁十三无力地瘫倒在沙发里——

上司的怒吼还在绕梁三日地回荡在他的耳边:“就是要死人,也不要再在你的地盘上了!我的鲁大爷!”


事实上鲁十三是个很敬业的人,身为一个事业单位的芝麻官——说好听点是官,因为他管着好些个保安,说不好听点就是看门儿的——他每天兢兢业业地早七点到单位,晚九点下班。

最近莫名其妙的死人,他已经把自己的下班时间主动改为了夜里十一点。当最后一班地铁发车后,鲁十三甚至要把站台两侧的厕所都亲自检查一遍,以防有旅客滞留乃至发生意外。连续三个多月的煎熬确实有点让人受不了,鲁十三感觉自己的头发掉得越来越厉害了,他摸摸头上的短发,咕哝了一句“操!”就走出了办公室。

出门前,还特意看了一眼列车时刻表。


今晚的最后一列地铁照例携着一股翻卷的气流滑进站台。鲁十三努力地做出一个和缓的面容,扫视着站台上已经不多的乘客。他的微笑服务在全市地铁行业都是很有名的——今天甚至收到了一个被奶奶牵着小手打算上车的小女孩的微笑作为回报。穿着白衣服的小女孩有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瞳仁黑黑的,眉毛弯成两道美妙的弧线,面如傅粉,脑后一条马尾辫甩来甩去,五六岁的样子。这样的小女孩当然很可爱。

可爱的小女孩,可爱的笑容,这让鲁十三的心情好了不少,所以又给了小孩一个笑容,当做“乘客是上帝”的买一送一。


小女孩的奶奶侧目看了鲁十三一眼,拉着小孙女几步走上了列车。没来由的,鲁十三却觉得这一眼里满含着警惕和冷漠。

鲁十三瞧着老太太那身乡村风格的对襟外套撇了撇嘴,嘿然一笑——自己当真是职业病了。老年人,特别是老太太,对待陌生人的和善也总是多疑而警惕的,这有什么可害怕的?


看着列车的门已经开始缓缓合闭,鲁十三不禁长出了一口气——这一天总算又平安无事地过去了。再有两天,这个月就算安全运行,“自杀车站”的恶名也该慢慢消失了吧?

阿弥陀佛........


“等等等.....”一个女子边喊边跑过来,右手挽着一个大大的布艺包,不住在身侧摇晃。她的后面跟着一个青年男子,看起来精明强悍。两个人急火火的,从上层站台飞奔而来。

鲁十三无奈地摇摇头,这种情况每天他会看到无数次——-喊什么喊,就不能早出来点!地铁会等你啊?三十多米的距离,赶不上喽!

好奇怪!似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那男子便背着一个看起来很沉重的登山包“拱”到了车门前,双手一分,列车安全装置自动运行,车门又打开了。男子一步跨入车里,回头喊着“上来吧~!”女子气喘吁吁跑过来,高跟鞋在大理石地面上踩出一溜清脆的小鼓点。

嗯?三十多米的距离,他们好像只用了三四步?

可能是最近压力太大眼花了吧......

看着车门缓缓合上,列车出站,鲁十三转身回到办公室——还是先歇一下再回家,调整一下心情吧!


 

                                         



 “哐哐哐。。。。。”列车在阴暗的巷道里飞快运行。毕竟夜深了,稀稀拉拉的乘客让六节车厢显得极为空旷,几个乘客开始把腿放在座位上打算借机小憩一下。八宝门上车的祖孙二人却仍然神采奕奕,小姑娘的双目在车灯下更加亮晶晶的,让人看起来似乎有朦朦的光华一缕缕散发出来。


没有人能发觉,小姑娘的眼神越发的亮,大多数人的眼神却慢慢地黯淡下去,更多的人直接陷入了莫名其妙的睡眠,已经有几个人开始说梦话了,比方说那对上车时还火急火燎的青年男女.......


这是一种奇异的精神力量吗?

.........................

(待续)



奇思异闻无数,关注耕读世家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