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丑年,4.7亿中国中产的喜与忧

​没有新闻自由,我们都是乌合之众

其实,我是很佩服朱贤建的

黑二代们的春秋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即将改版!花5分钟留下你宝贵的意见
查看原文

耕读奇谈——柏枝扇(2)

2016-12-06 耕读宝宝 耕读世家庄园 耕读世家庄园


列车行进的隆隆声似乎越来越小,渐至不可耳闻,周遭似乎陷入了一片死寂。乘客们东倒西歪了一片,好像也没人注意到,原本蜷缩着坐在椅子上的老太太缓缓地站起身来。


这个面容消瘦的老人,有着并不出人意料的一头白发和松弛的面皮,耷拉的眼角让她看起来完完全全就是风烛残年的样子。很难有人能发现她略显肥胖的身躯站起来的时候其实那么的有张力,而那双手,竟然是白白胖胖,蜷缩着长长的指甲,没有一丝皮肤老化的痕迹!


“小莫”,她轻轻地说,“差不多了吧?”

“恩,奶奶,可以了!”小女孩抬起头来,看着满头白发已经无风飞扬的老太太,“还要继续吗?”

“继续吧!让这些可怜虫在睡梦里做点贡献。站台上已经加强了检查,我们只能在巷道里动手了。”

“奶奶,一个就够了吧......?”小女孩的语气中有一丝犹豫和可怜!


  “唉.....一个也仅够奶奶维持生命啊.........你这孩子,总是心软。难道忘了我们是如何被逼来到这里的吗?罢了!一个就一个吧.......!”老太太长叹一声,低沉而嘶哑,竟然不类人声!

“你确定都睡熟了嘛?”

“当然了!没有人能逃过我的精神力催眠!”因为要求得到了允许,小女孩的声音里又有了点点自豪。




已经有一个中年女性乘客缓缓地站起来了,目光呆滞的她走向一根车厢里的立柱,把头颅用力向钢制的立柱撞去!

砰......砰......砰.....砰.....

人头当然难比钢柱,几下撞击,这个女人已经血流披面!似乎失去了痛觉的女人依旧在不断撞击着钢柱,由于强烈的震荡,她的两只眼球早已充血,慢慢地向外凸出,血丝一条条迸了出来。不断的大幅度动作使她头发纷乱,面容可怖!

忽然,一个本来已经陷入深梦里的男人也站了起来,却像是不知做了什么噩梦,把脸拼命往车床撞去!狠狠撞了几下,又回过头来看着车厢的天花板!


男人的嘴里还断断续续地嘀咕着“杀就杀....不给我钱就宰了.....什么他妈的爹妈....老子要钱......要钱........”

血腥的味道一霎间就弥漫了整个车厢。

老太太的三角眼一下子睁了开来——

这是鲜血的味道啊......还有柔嫩的眼球、薄薄的头皮、热腾腾的脑浆。

美味的人脑......就要迸出来了啊!

何用自己费力杀人?


“嘎嘎嘎嘎........”老太太忽然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笑声震荡了整个列车。如果还有人清醒的话,一定会震惊于笑声中显现出来的那充沛底气!

   

“笑得太早了一点吧?”

一句突如其来的问话让笑声戛然而止!

  

 三



车厢里的温度似乎降低了很多,低得似乎连空气都凝固住,唯有老太太身上黑底红花的褂子仍在鼓荡不休。

慢慢转过身来的老太太眼角挂上了一丝寒意,“还真是没想到啊....今儿遇上高人了,嘎嘎嘎......”

嘶哑的嗓音散出车厢,回荡在空洞的隧道里,听起来是那么令人不寒而栗。苍老的三角眼一翻一翻的,浑浊的白眼球总是翻起来对着人。

旁边的小女孩却带上了一丝讶异的神色:“奶奶,这.......这怎么可能?”



似乎是刚刚醒来的年轻男子慢慢地挺起腰来坐直,只是神情还是懒洋洋的。不仅懒洋洋的,甚至还长长地伸了个懒腰。

旁边的女子则仍是面无表情地抚摸着一只从布艺包里勇敢地伸出脑袋的小猫。


老太太的神色一瞬间变得狰狞而沉重,瞳孔缩成了针尖大小,三角眼死死盯着这对青年男女,却对孙女急急说道“丫头,先走!”

小女孩不由得悚然一惊——这句话有多少年没有听奶奶说过了?三百年?五百年?这对男女是什么来路?她一时想不明白,却毫不犹豫地站定在奶奶身边,寸步未离。

“走?走得了吗?”女子眼里忽然精光四射,一巴掌把一脸不情愿的小猫按回袋子里,瞪视着祖孙俩,双目如电!



身边的男子却也貌似匆匆的精神起来,忙不迭地说道,“对对!就是,想走就走?话说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给我留下.......”

“——啪!”却是话未说完,倒挨了女子一巴掌,又缩了回去仍复那懒懒的样子。

那女子又接着淡淡说道,“你们若就此走了,一个月来四起事件,五条人命,又跟谁要去?”说完,眼神不错的盯着祖孙二人。



老太太面色冷然,心里却如同翻江倒海一般——这一对年轻男女,瞧着岁数不大,却显见不是常人。如今人世能定心修法的人已是凤毛麟角,能修到凭自己三千年修为硬是看不出来路的地步,这得多高深的境界?若说就是有点特殊能力的常人,又怎么能抵挡住小莫超强的精神力控制?难道遇见千年难遇的得道金仙了?不成!得让小莫先走!不然的话,祖孙俩今儿都要躺在这里!


“小莫!”老太太急急道,“先走!奶奶挡他们一阵,随后就来找你!听话!”

小女孩伶俐无比,当即明白,今天遇上高人了。可是奶奶连人家的来路、修为都看不出来,又怎么敢说挡得住?当下也急急说道,“奶奶,小莫不走!小莫跟奶奶一起打他们!”

老太太一声苦笑,“傻孩子,若是那样,只怕咱祖孙俩都要放在这里了.....”说罢,一把拎起小莫,远远地向外抛去。

老太太自非常人,膂力也是出奇的大。小女孩在空中怔怔地飞成了一个抛物线。谁知飞了没多远,一道青光从年轻女子的袋子里飞出,正正地在空中撞上了小莫的身体,落地一滚,却是个怪异的模样:

身如虎豹,头尾如龙,额生独角,身上散着朦朦的青光!


“独角貔貅!”老太太不禁一声惊呼。却听那男子支支吾吾地说道“呃~~啊~~还小,还小的,没成年......”听上去竟有几分惭愧的意思。

老太太的心底已然冰凉一片——未成年的神兽也是神兽!能拿貔貅当猫儿养的,得是什么人?

再看那貔貅,也不进扑,只狠狠地盯住了小莫坐地。

小莫经此一撞,柔弱的身子“啪”地一声摔在冰冷的墙上,落下时又在路基上狠狠一磕,登时昏了过去。

老太太的脸色立时变了,扭过头,冷硬地问那女子,“小莫未曾杀过人,你等当真不放她一条生路?”那女子却面无表情地道:“助纣为虐,为虎作伥,如何放得?”

 “嘎嘎嘎嘎.......好好好......好得很!”老太太忽然一阵狂笑,“两位,既然如此,老婆子也就不客气了,且看你们杀不杀得了老!婆!子!”说罢猱身一纵,带起一股劲风,双手对扣,左上右下,十指如钩,直取那男子的咽喉——那女子虽然厉害,刚才也要运起心法抵挡精神魅惑,同时还必须提防自己的突袭,所以才显得冷峻无比。

真正让自己忌惮的,却是这一直懒洋洋又不着调的男子——

在小莫的幻境和自己的威慑下仍然可以真正放松的对手,他的实力该强到什么程度?答案是:

强悍!

绝对的强悍!

。。。。。。。。。。。。。。

挽弓当挽强!

擒贼先擒王!!

(待续)


奇思异闻无数,关注耕读世家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