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丑年,4.7亿中国中产的喜与忧

​没有新闻自由,我们都是乌合之众

其实,我是很佩服朱贤建的

黑二代们的春秋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即将改版!花5分钟留下你宝贵的意见
查看原文

耕读奇谈——柏枝扇(3)

2016-12-07 耕读宝宝 耕读世家庄园 耕读世家庄园

老太太感觉自己的指钩已经感到了对方咽喉上的温暖,却忽然感到肚腹处间像被飞驰的地铁机车狠狠地撞了一下,那劲力竟如同爆炸一般自中招处层层叠叠扩散开来,而且力道重重,又似无休无止,直震得丹田不稳,呼吸不济!

退!

从急速前扑瞬间变为飞退!

她估计自己退了两念的时间。

两念之间,她攻出了十七爪十三脚,身上却挨了九拳十一脚和一记极其凶狠的膝撞!

一念有多久?


如是我闻,《摩诃僧祗律》说,一昼夜四百八十万念!


两念之间挡住了自己的防招还能拳拳到肉的打了自己二十一下,攻势行云流水连绵不绝,连转身时都能反手用出大摔碑手的招法。

这是什么样的速度?

这是什么样的搏斗技巧?

那一记凶狠的膝撞,她几乎听见了破开气障的音啸!

更可怕的是这男子所有的招式似乎无迹可寻,无论双手还是步法,总是一个又一个的圈子,把自己大开大合的凌厉攻击和步步为营的小巧遮挡全部化为无形。

刚才自己明明已经抬起左腿防守了,居然还是被他一个转身先用左脚划了个弧线踹到旁边,导致中宫大开,柔软的肋下挨了重重一膝。

同样用刀对战,如果每次人家都能用刀刃劈上你的刀面,会怎样?

在这样的对手面前就不要再勉力维持欺骗的形象了,会很惨。



人皮缓缓自面目上隐去,代之以铁青色的皮肤。额头上泛起一圈圈的黄色符文,终于渐渐隐入脑门,只留下了两个旋涡状的印文,似乎坚不可摧。漩涡后面,两只长而卷曲的角迅速破骨而出。连身躯都变得更加粗壮,把原本极是宽松的衣裤撑得紧紧的,看上去说不出的怪异!


老太太——或者说长角怪物就地翻滚,堪堪躲过了最后一拳。翻身起来,急忙准备再次迎战。却见年轻男子双手插在兜里,正在啧啧称奇:“真是了不得,挨我这么多下,就算是赑屃那种大王八也要翻肚皮了,啧啧,厉害厉害!”

女子却翻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鄙视道:“那不是她厉害,是你懒的!最近两个多月你都猫在家里玩游戏,长了多少赘肉?现在你出手的动作比小猫还慢,你也好意思说的?”

男子却显得有些气短,道:“我就是再快也打不死这家伙,瞧瞧,人家现在还不舍得现形呢!”说罢,颇有意味的望过去。




天地良心,当真是有苦自己知!

长角怪物爬起身来,尽管动作依旧利落,衣裤却布片纷飞,随着起身的动作,几十块巴掌大的布片如同蝴蝶一般四散飞舞——能把衣服打破的拳头,是什么样的功夫?

擦了擦嘴角流出的黑血,长角怪物再一次嘎嘎大笑。“两位,好本事!老婆子认输!不过,纵然老婆子奈何不得两位,只怕两位也杀不得老婆子,不如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想得美!”那女子凤目一挑,却从布包里掏出一件物事,递给了站在身边的男子,道:“先前说打不死你还不信,如今试也试过了,了结了吧!”

 “嘿嘿,也好!”那男子接了物事过来,却是一把长不过一尺的扇子。

男子把扇子轻轻一晃,“唰”地展开,扇面上却是云烟缭绕,群山莽莽,时而有峭壁深谷、猿猴飞鹤。中间数条河水弯弯曲曲直流入云烟深处,河两岸绿草苍苍,松柏叠翠,隐见楼阁飞檐。远处云霞深处有一轮红日隐隐约约藏着,正是一幅河山图!扇子一打开,满山青翠似乎都震动了一下。顿时,朦朦清气氤氤氲氲散发开来,又有一阵清香扑鼻!


长角怪物的神情僵硬了,"千年柏枝为骨,秦岭河山为画.....柏、枝、扇.......?”

“不错!”女子冷笑,“凡人不知,我岂能不知你的来历?你这媪妖当年在汉中逃了一次,两千年来为祸人间,早就想除了你。只你是千年土妖,不得柏枝扇轻易奈何你不得。如今竟然杀人杀到帝都来,岂能留你!如今这人间真是笑话了,老媪为怪,也敢嚣张!”

“昂昂昂..........”媪妖的神情带上了深深的绝望,就地一翻,黑气翻滚,竟变成了一只似羊非羊,似猪非猪的怪物!长丈六有余,高有八尺!全身黑毛飘洒,头上双角弯曲犹如利刀,满口獠牙根根直立,口涎滴滴答答不住垂下,四蹄各有三只爪趾,踏地如雷,二目如灯!


那媪妖狂笑一声,却是口吐人言:“真是难为你们,寻得千年柏枝做了扇骨,又用秦岭山水为画滋养了千年,为了杀老婆子真是用心良苦啊!不妨让老婆子试试你们的斤两!”说罢,身形微微一顿,就要冲那男子扑上!


(待续)


点击阅读前文

耕读奇谈——柏枝扇

耕读奇谈——柏枝扇(2)

耕读奇谈——游人只合江南老

耕读奇谈——阮肇之死



奇思异闻无数,关注耕读世家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