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丑年,4.7亿中国中产的喜与忧

​没有新闻自由,我们都是乌合之众

其实,我是很佩服朱贤建的

黑二代们的春秋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即将改版!花5分钟留下你宝贵的意见
查看原文

耕读奇谈——柏枝扇(4)

2016-12-08 耕读宝宝 耕读世家庄园 耕读世家庄园

“困兽犹斗!”男子冷哼一声,左掌缓缓向前推出,一圈一带,掌下赫然出现一个成型的气旋,隐隐有云气氤氲出来,右手的扇子由内向外轻轻一推——

“去!”随着一声轻喝,媪怪庞大的身躯竟然被这小小的气旋推了个踉跄!


“奶奶......!”媪兽好不容易稳住了身体,却被一个温热的小身躯贴上身来,低头一看,竟是被刚才的打斗惊醒的小莫。此时的小莫已经被独角貔貅逼了回来,神色慌乱道“奶奶,不要打了,我去求他们,我去求他们饶了我们啊。。。我们打不过他们的......”


“小莫,傻孩子,你以为今天还有善了的机会吗.......?奶奶今天便偿了那许多人类的命,你不沾血腥,或许有一线生机....”

说完,媪怪仰头“嘶昂”一声,将小莫甩在身后,复又冲上!

男子本在旁边冷眼旁观,看到媪怪再次冲上来,心里便明白媪怪竟是一心求死,不由眼里闪过一丝悲哀,长叹一声“罢了!”

叹罢,右手疾挥,柏枝扇电射而出!河山图瞬间破碎,十二只扇骨青光一闪各个飞出,竟如飞刀一般直取要害!

两片大骨正中媪怪的脑门螺旋印~!


本来柏枝扇扇骨脆弱,媪怪的脑门坚逾钢铁,按理说未必能伤其筋骨。谁知这一下挥出,用力奇大,隐隐有云雷之声。待得打上去,直如烧红的铁条放在了薄纸上一般,破皮开骨,直贯入脑!

强大的媪怪瞬间便倒在地上,七窍汩汩流出黑血,眼见得是不活了。

小莫怔了怔,似乎有点不相信,旋即双腿一软,扑在媪怪的身体上呜呜地哭起来。

一时间,整个空间里无风,无语,只有小莫的哭泣和噎气的声音。

哭了一气,小莫抹了一把眼泪,却站起来,静静的对眼前二人道,“留我做什么?也一并杀了罢!”说罢双目一闭,再不发一言。



闭目待死的小莫等了多时,却没有动静,不由得睁开眼睛,却见那对青年男女并没有动作,倒是满眼怜悯地看着她。

她睁开眼睛,女子缓缓地道,“小莫,你本上古异种,梦貘食梦为生,向不伤人命,罪不至死。今日饶你一命,日后不可再为虎作伥,你....去吧!”


“我不走!”小莫小小的身躯挺得笔直,“我这条命本该早就没了的,是奶奶救了我。奶奶七百年前救了我,养我到今天,今天我就把这条命还了给奶奶!”说罢双眼直视年轻的女子,奇芒闪动,似有一圈圈的黄晕攻去。那女子见此也不奇怪,微微一笑,左手指天,右手食中二指成剑指向小莫一比,便即收工。小莫经此一指,竟如遭重创,身形一晃,连退两步,连嘴角也渗出了血丝来。


“小莫,”那女子淡淡的道,“媪怪与你有恩,却连伤人命,若是罪大恶极之人也还罢了,偏偏都是无辜百姓。这世间人民如蚁,生死俱多。他要食人脑,不如去找已死之人,何苦非要如此害人?你身为食梦貘,食人噩梦,尚有许多善果在。且我见你祖孙情深,那媪怪拼死护你,你又愿为这媪怪拼命,是以才有这许多劝解,你不要不执迷不悟了。”



  “哈哈哈。。。说得真轻巧!”小莫忽然仰头一阵惨笑,也不去擦嘴角的血渍,精神虽然已受重创,双目仍然炯炯有神

“不错,不错,好口才,好正道!

只是我却不晓得,七百年前,我修道未成之时,被那几个青城道派的弟子围杀要取内丹。如果奶奶不及时出现,不知道有几分生机在?

现在的人类往往死后火化,不知道有几个死人脑可以来吃?

我等上古孑遗都是兽身,至多可离开昆仑万里。倒不晓得若是蛰伏于地不加修炼,可不可以躲开所谓正道实为谋我内丹的恶徒?

我食噩梦不假。可如今俗世中人,便是贪墨无法、杀人放火也不晓得亏一点心,哪来的噩梦做?偶尔做些噩梦,连我都觉得恶劣不堪,你让我吃什么?便如那刚才的撞墙的男子,连梦里都要杀了父母,你可知他在梦里已经把爹娘切成了一块一块?

人吃猪狗牛羊便是该当,自言是“食物链”,以为自己高高在上。天道无亲,难道人就不可以被吃?

你二人又凭什么来做这个评判?就因为你们本事大?难道你们是天地不成?”




一大串言语,小莫朗朗说来,毫无阻滞,竟是言辞周备,无懈可击!

女子言语被反击,勃然变色!

却见年轻男子缓缓看向那女子,道,“梦貘罪浅,且言辞不为无理。”女子颜色方才稍霁。

男子回头又对小莫道,“梦貘,莫要以为你这一番言辞便可免了罪愆,如你所说,我二人不是天地,无权定你罪责。但,天地有灵,合生万物,不容滥杀。伤天害理,自有其报。媪怪携你为了一己之私屡次杀伤人命,我们怎能饶他?

两甲子前,昆仑震动,神州沦丧,本在人世修行的道门天罡地煞纷纷牺牲归位,北方玄武、东方青龙至今重伤不起!

你以为百姓群氓每日蝇营狗苟就没有功德?寰球战火四起之时,三千六百万条人命填进去才稳住华夏。敢问这数千万人因何而死——大势所趋,莫说俗人,便是真龙也填进去了!

那时候你们这些精怪做了些什么?如今就可以擅杀无辜吗?

既然天道无亲,放在你身上就接受不了?!!

况且人世浑浊不假,却也是一脉生灵。你等早已有能力化为人形,凭你们的智能,想要自食其力自然容易至极,何谈无从生存?

还不是贪图容易,本性不改?!”


一阵连珠炮打出来,小莫顿时哑口,直愣愣地看着这时而不靠谱,打起架来却又电闪雷鸣的男子,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男子稍顿了顿,又道,“小莫,我怜你修行不易,罪愆尚浅,不如你随我等逍遥人世,食得些人间噩梦,不说积些功德,起码对精神修养大有好处,你看如何?”

    小莫本来自忖必死,所以存了一意孤行,拼掉性命的心思,此刻蓦然得见生机,心神俱震,竟不知该回答什么才好,一味怔怔的发呆。


(待续)


点击阅读前文

耕读奇谈——柏枝扇

耕读奇谈——柏枝扇(2)

耕读奇谈——柏枝扇(3)

耕读奇谈——游人只合江南老

耕读奇谈——阮肇之死

作中庸,子思笔。中不偏,庸不易。



奇思异闻无数,关注耕读世家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