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丑年,4.7亿中国中产的喜与忧

​没有新闻自由,我们都是乌合之众

其实,我是很佩服朱贤建的

黑二代们的春秋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即将改版!花5分钟留下你宝贵的意见
查看原文

耕读奇谈——倾城笑

2016-12-10 耕读宝宝 耕读世家庄园 耕读世家庄园


一    烽火


王后,王诏你去东门城楼饮酒”,衣装华美的宫侍盈盈下拜,柔声说道。


我微微颔首,放下正在绣着的晴空寒雁图,慢慢地起身,步出西宫。

身后是一片看见王后出宫拜倒了的侍从。



七月流火,镐京的傍晚依旧闷热。傍晚的日头虽然已渐渐落入沣水之西,依旧威势不减。勃发的光辉染红了天边的一排排云彩,如同宫中织女坊织就的大匹大匹的绸缎扔在地上,折成不可思议的褶皱。



天依旧是蓝蓝的,却被阳光染得五颜六色。王城护卫们钉子一般伫立在各个路口和要道上,一动不动,仿佛泥塑一般。

王城的外围隐约有人声不断传来,应该是百姓们在集市上讨价还价吧!听起来很热闹的样子。想到这里,我的心却又是一动,隐隐地痛起来——

这辈子,我还能再踏上宫外的土地吗.........


“娘娘,您看!”侍女略带惊慌的声音唤回了我已经走神的思维。顺着她的指向看去,看到东边的骊山上竟冒出了股股浓烟!


 “烽火呀!那是烽火呀!娘娘!”侍女一脸的不可置信。未经人事的小姑娘,总是容易惊慌,惊慌起来就很容易大呼小叫,“难道是有人犯境吗?难道还有人能打到大周的王城吗?”

如果有,或许正好了.......


我微微皱眉,冷冷吐出一句话:“住口!叫嚷什么?这也是你能操心的吗?”说罢,加快了脚步,向东门而去,带起一路的环佩叮当。


多嘴的侍女已经惶然闭住了嘴。

依照周公所制之礼,凤驾之前喧哗,是为对王后不敬,足以构成人头落地的后果。我刚才没有说出的一句话,可以把她从一个光鲜亮丽的王后侍女,转眼之间变成一个沣河上的浮尸!


呵呵....浮尸.........

是啊......浮尸.......

我不是差点也成为一具小小的浮尸吗?

想到这里,我的心情又在这阳光灿烂的王城,落入无边的黑暗....



二    生死


二十年前,一个草长莺飞,万物复苏的春天,一场死刑在沣河边执行。

死刑执行的对象,是一对小小的母女;执刑者,只有两个王城护卫。

那天的阳光也是一样的灿烂吧?春风好像是那么的和煦地吹来。

天气如此晴朗,沣河对岸的沣京历历在目。

只是这个才16岁的小女孩和她的女儿就要死了而已。

对于这母子的死,这天地,这大周似乎都无动于衷。沣河水依旧静静地流淌,远处甚至有山歌依稀传来。

河对岸的沣京祖庙,大周的历代祖先也似乎悠闲得很,一声不出。

一切都是那么无所谓的样子呢!



16岁的小宫女对死亡其实还没有什么概念。

就是那武士好长好长,好凉好凉的剑挥下来的时候,青铜剑光芒大盛,似乎一瞬间遮蔽了天空。

娇嫩的颈项拦不住嗜血的铜刃。有些疼,但是很快,大量的血液倒灌入肺部又喷射而出,修长的双腿就再也无力支撑住身体了。发育良好的乳房微微颤动了几下就再也没有了起伏。

这就是死吗?临倒下的时候,她想。

双眼依旧直直地瞪视着太阳,阳光再也不会让她感到灼目了。



 为首的武士看着拎在手里的一个篮子,那里面有一个包裹,包裹里是一个未及满月的女婴。

女婴大大的眼睛圆睁着,亮亮的,粉嘟嘟的小脸没有表情,不哭,也不闹,就那么直直的看着眼前满身血腥的武士。


“这女娃若是长大咧,得是个美人呢!”武士想。

没有人比他——王宫护卫首领申——更知道这孩子的来历。

那情节其实简单得一塌糊涂。

一个血气方刚的小护卫喜欢上了一个小宫女,然后在一个热得空气都能点着的夏夜,情欲燃起年轻肉体的悸动。当然,宫里最容易的,就是寻一处幽暗的房间来容下他们的汗水和呻吟。

男孩和女孩就在一刻的悸动中完成了向男人和女人的转变,那么简单而直接,后果却是那么深长和残酷。

在激情的喷发中,他们创造了一个新的生命,也导致了世俗终将夺去他们的生命——虽然宣王有如此多的妃子,以至于这个小宫女即使从十五岁等到五十岁也很有可能不会被宣王陛下宠幸。


申的眼里闪过一丝犹豫,右手的剑最终还是没有刺下去,而是左手一甩——小小的篮子在空中划过一条斜斜的弧线,“噗通”一声落进了沣水。

也不知道那篮子是否是竹条所制,一时竟不得沉溺,而是载浮载沉的远去。

“让上天决定你的命运吧.........”申知道,这个孩子是自己义弟留下的最后一点骨血。义弟已经于前日被宣王寻了个理由处斩,申不敢求情——这种宫闱丑事通常都是这么处理的,谁敢求情都是一个死字。

自己亲自带了一个心腹侍卫来执刑,正是想为这点骨血觅得一线生机。这对母女是宣王愤然下令处死的。

连这孩子,申也不敢收养。

宫墙之内,上演过多少骨肉相残的事情,没有人比申这个做了十五年侍卫首领的人最清楚。

一旦败露,申的一家除了灭门不会有别的下场!

抛入河里吧.......但愿自己联系的那家山民能及时捡到她。刚才远远的歌声说明,他们就在左近等待了。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天下已无这个小女孩的容身之所。

走吧,走吧,远走高飞,只盼得这个孩子长大了,能平平安安吧!




申带着心腹一言不发的迅速离开了河边,他还需要回宫复命。

竹篮载着小女孩且浮且沉地向下游飘去,转过一个弯,一架竹筏渐渐露了出来......



(待续)


点击链接看其他文章


耕读奇谈——柏枝扇(5.完结篇)

作大学,乃曾子。自修齐,至平治。

耕读奇谈——游人只合江南老

耕读奇谈——阮肇之死

有些事情,真的是细思极恐



奇思异闻无数,关注耕读世家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