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驻乌克兰前大使高玉生:俄已败!

朝鲜防疫:每一条路都被堵死了

知乎破千万话题:今年到底多少私企破产和员工失业?

猿视角: 玩偶姐姐新片夹带私货, 搞港du骂国家, 请不要对她冲了!

金融数据全面坍塌!根本没有需求 企业想裁员 居民也不买房!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氪金之恋:与虚拟恋人共度七夕,是种什么体验? | 数绘众相

The following article is from 湃客工坊 Author 数闻DataNews


“您好,我是您朋友帮您订的七夕男友。”原本准备独自度过七夕节的你,如果突然看到这句开场白,是否会感到惊喜?
临近七夕,虚拟恋人店铺的店主乐乐(化名)发现,访客数和商品浏览量在一周内上涨200%左右。截至今日下午17点,微博上#虚拟男友#话题的讨论次数已经达到5.2万次,阅读次数为3亿。


虚拟恋人是由真人扮演的一种有偿服务,可以根据顾客的需求以特定人设和顾客建立恋爱关系,用文字语音或是电话与顾客交流。
虚拟恋人店铺大多数会使用二次元的漫画头像作为虚拟恋人服务的封面图,消费者可根据偏好指定“恋人”的个性、风格、地区、年龄等特征,挑选小哥哥或小姐姐。
此外,一些店家甚至会提供一些扮演七夕蛤蟆、佛祖、唢呐等角色的聊天服务,以及替人托话、表白道歉等第三方服务。
虚拟恋人何时成为了一门生意?到底虚拟恋人靠谱吗?

明码标价的“恋人”

@数闻DataNews询问虚拟恋人店铺的“行情”后发现,按照时间、级别、互动方式和声音风格,虚拟恋人的收费并不相同。与最便宜的金牌级“恋人”进行文字或语音留言聊天,平均每小时仅需40元;但如果要和首席级别的“恋人”煲电话粥,则每小时平均需要273元。



但从另一方的角度来看,要成为一个优秀的虚拟恋人并不容易。
声音好听是虚拟恋人的“标配”。据乐乐介绍,客户“多数都是声控,对音色这一块要求比较多,比如要什么奶狗音,大叔音”。在见不到面的关系中,虚拟恋人的魅力主要体现在声音和聊天技能这两方面上。在人际交往中,声音比文字更具有社交属性,容易拉近虚拟恋人与顾客的距离。也有一些店铺向顾客提供购买前试听声音的服务,满足声控们的需求。
此外,应聘“店员”也需要经过面试、培训、定期考核等一系列环节。乐乐介绍:“先是聊天沟通技巧,学会应对不同类型和情感需求的顾客,提供恰当的情感支持。其次是学习规章制度,明白哪些该做哪些不该做,比如不能(私下)收客户钱,不能有骂客户等不礼貌行为。” 

为什么需要“虚拟恋人”?

以恋人这种“亲密”的身份设定所提供的聊天服务,不仅帮助到现实中不善于社交的顾客了解如何沟通,也能够让顾客在聊天过程中对自己变得更加自信,更愿意尝试去与他人交往。
满足消费者的情感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一定程度上提高了消费者的忠诚度。
乐乐所经营的店铺回购率在40%左右。
人们满足自己对亲密关系的想象,有很多种方式。追剧、追爱豆、磕CP、恋爱游戏等等,都能让人间接体验到恋爱的感受。但不管是看别人恋爱还是自己参与恋爱,满足自己理想中的社交需求都是最终目的。和虚拟恋人谈恋爱,既有匿名化的安全感,又能控制对方和自己的“人设”,这些特征使人们更愿意沉浸这场角色扮演。


“一些客户的交际面比较窄,没有过多的社交渠道。”乐乐点破了虚拟恋人兴起的原因——人们在现实中结识对象的机会不多。尤其是在生活压力较大的一线城市,找到合适的朋友倾诉似乎也并不那么容易。
珍爱网《2019年第四季度单身人群调查报告》显示,单身青年最主要的脱单难点就在于“社交圈窄”(61.63%)。


平时能够接触到的有发展可能性对象较少,长期下来也就会感到恋爱离自己越来越遥远。想与他人建立这种亲密关系时,谈恋爱时候的感受、恋爱关系中的自我定位、相处过程中应对方式却变得越来越模糊。或许,人们只是渴望在与虚拟恋人的互动中体验到来自恋人的关心,体验成为“情人眼里出西施”的“西施”是怎样的感受,探索自己在恋爱关系中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
消费者付出报酬后,就能对这种短暂关系提出要求;虚拟恋人获得报酬后,也会耐心地倾听和配合对方。人们选择商品化的形式获得情感支持,填补社交需求的空缺。
恋爱商品化需要建立在买方和服务方对交易性质达成的共识上。店长乐乐表示,“包括客户跟店员双方都是心知肚明的,只是你花钱过来找开心,店员花时间提供服务来挣一份所得。这种服务能给予客户心理上的一种慰藉。”
从网友购买后的评价留言能看出,购买虚拟恋人的原因也有出于好奇的尝试和作为心情低落时的出口。前者中,有的人抛弃现实束缚“放飞自我”,继而得出“开辟了一片新天地”的体验感想。B站平台上播放量较高的“虚拟恋人”相关视频中,测评类也是常见的内容。
而需要倾诉和安慰的后者,则更像是“网抑云”现象的针对性服务。虽然虚拟关系让人们逃避了现实关系的琐碎,看似更容易投入和抽身,但人们在虚拟关系中仍旧需要倾诉现实烦恼。“我们接待的客户里边,20%左右的客户有一些类似于抑郁症(的表现),需要陪伴关怀的需求可能会更大一些。”乐乐说。
在想谈恋爱、需要陪伴,或者很想找人聊天的时候,虚拟恋人这样的服务刚好适合。不会给任何人带来麻烦,对方收取费用后也会认真对待,根据顾客的下单需求附和对方的心情,给他/她情感方面的支持。

“虚拟恋人”就真的完美吗?

知乎平台上,“使用虚拟男友是怎样的体验?”“使用虚拟女友是怎样的体验?”两个问题中的回答呈现两极分化的趋势,部分网友们感到“体验很棒”“接近于理想中的恋爱”,也有网友表示“不值得”“没意思”“体验并不是很好”。

 
 

 
虚拟恋人服务对于不同人的效果不尽相同。“饮鸩止渴”“前后落差”也是回答中较频繁出现的观点。
部分网友表示,聊天的过程“蛮感动的,但也的确更失落了”。毕竟“现实中的问题是不可能在虚拟的环境中解决的。”为逃避现实而建立的关系能让人暂时放松、甚至满足社交需求,但也可能造成现实中社交技能弱化、感觉更加空虚。
国金证券研究所报告称,陪伴类App的用户增长势头明显,其中付费陪伴的比例日益提高。2018年12月,陪伴类App的MAU(月活跃用户数)达4213万,其中付费类就占了60.4%。虚拟恋人属于庞大陪伴经济的一部分。
《虚拟的寓言》作者布莱恩·马苏米(Brian Massumi)认为,“全球资本主义的逻辑在支离破碎的后现代主体中,不可避免地引发了‘情感的减弱’。”人们对亲密关系的疏离指向了更多元的生活方式,情感的商品化现象也就是其中一种。
在扮演恋爱关系的过程中,不擅长社交的人也能满足自己的社交情感需求,体会理想的亲密关系中自己是怎样的存在、有怎样的感受。从互动和对方的反馈中,对自我认知和自我价值进行再确认,学会建立起自身的社会互动方式。
但不论是将之看作明码标价的角色扮演,还是宣泄现实问题的出口,抑或是提升交流技能的情感支持,人们仍要抱有走出虚拟关系、面对现实的勇气。

文 / Eri 林影 
数据支持 / Eri
设计 / 刘玥彤
校对 / 文心亦
运营 / 实习生 吴雨晴

关注我们



本文为@数闻DataNews旗下栏目“数绘众相”的第4篇推送,由 澎湃新闻 X 烽火·数闻 联合出品。数绘众相,聚焦热点,用数据解析当代年轻人的生活现状。欢迎关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