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囯紧急宣布,让人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中央正在下一盘大棋:一切为实体经济让路

震惊囯人的调查

任志强国务院开炮,大胆发言

蔡省长喊话救援“港独”?网友:有钱先把退休金发了吧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李清照丨千古才女第一人,写透人间离愁,却爱喝酒、赌博、秀恩爱,又享尽百世风流

2016-10-19 国馆文化 国馆文化



众人莫学她风流,因为我们没那个才情和勇气。




先说大概一千年前的宋朝。


程朱理学大力提倡“存天理,灭人欲”,对女子要求尤为严苛,是一个极不提倡风流的时代。


有人问理学创始人之一的程颐老先生:“如果有孤儿寡母快饿死了,也不能改嫁吗?”


程老先生非常生气,敲着黑板,歇斯底里地吼道:“饿死,那屁大点事儿也值得一说?失节,才是天大的事情!”



再说风流。


所谓的风流,其实是一种让很多人羡慕得流口水,也让一部分人嫉妒得牙痒痒的生活方式。


因为风流这事儿,不是谁都能做的,也不是谁都敢做的。


要风流,首先得有才,否则就容易沦为下流。


其次要有勇气。在被别人指手画脚、指指点点、指桑骂槐的时候,得能像掸掉粘在衣服上的灰尘一样把它们轻轻抹去。


李清照就生活在这个极不风流的时代。


但是她活得很风流。


因为她既有才情,又有勇气。




得上天偏爱,千古才有此一人


中国历史的著名女词人,你知道几个?


大概90%的人只能说出李清照的名字。


在全民写词、万众作词的宋朝,随随便便相个亲,都能碰到一个出口成章的词人,更不缺欧阳修、苏轼等历史留名的大家。


李清照却能从这万千的人中脱颖而出,成为婉约一派之宗,博得“千古第一才女”的美名,不得不说是上天的偏爱。


父亲是大文豪苏轼的学生,颇工词章,喜欢藏书,家里就跟个图书馆似的。


母亲是当朝状元的孙女,文学造诣极深。


而李清照绝对没有辜负父母的大好基因,小小年纪,才名响得直叫一些前辈大家两股战战。


长大后嫁给同为书香门第、官宦之后的赵明诚,来了一场才子佳人的真人秀。


婚后的李清照和丈夫琴瑟和鸣,李清照将生活的点点滴滴写进词中,高调向广大吃瓜群众秀恩爱,直叫千万人为此神魂颠倒,甘心做了脑残粉。


一次丈夫赵明诚前脚刚刚外出,李清照后脚已在倚门遥望,又逢重阳佳节,思夫之心更切。不打电话,不发微信,作词《醉花阴》一首,遥寄相思: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赵明诚拿到李清照的词以后,为她的才情倾倒,又为她的柔情感动。细细品读,犹如美人在怀,如痴如醉。


然而,又抑制不住男人那点小小的自尊,决心要写一首更好的词。遂闭门谢客,废寝忘食三天三夜,写成词50首。


赵明诚将自己写的50首词和李清照的词拿去请朋友评鉴。


朋友读后说:“这么多词作中,唯有三句绝佳。”


赵明诚迫不及待问是哪三句。


朋友回答说:“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李清照之才,大抵如此。


千年之中,唯此一人。




情深,却遭家变;忧国,偏逢乱世


李清照和赵明诚,不是简单的门当户对,更为重要的是两个人志趣相投,相得益彰,所谓天造地设,也不过如此。


他们两个本来是上天量身定制的。但忽然有一天,上天像是后悔了,要把给予她的一切都拿回去。


先是因为党争,李清照的父亲被排挤出朝廷,发还原籍。


后又因为北宋权相蔡京的构陷,公公去世,丈夫丢官。


即便如此,也还不算太坏。


李清照夫妇乡居青州,喝茶、弹琴、作词赋诗、研究石刻古籍,却也怡然自得。


13年后,丈夫再为官。


事不凑巧,恰逢金兵大举南侵,北宋灭亡,连皇帝都被一次性逮去了两个,算逮一送一。


李清照从此也开始了奔波飘零的余生。


在南逃的过程中,被视为珍宝的大部分古籍、诗画、古董遗失。


更为重要的是,在此期间,赵明诚病逝。



所爱之物遗失殆尽,所爱之人撒手而去。


孤苦无依,漂泊他乡的李清照为生计所迫,改嫁伪君子张汝舟。


张汝舟本来的目的在于李清照的古玩字画。当他发现这些都已经在李清照逃亡过程中遗失殆尽时,人渣的原形就暴露无遗了。


按照宋朝的律法,如果妻子告丈夫,无论对错,都要蹲三年的监狱。


即便如此,李清照还是义无反顾地向朝廷告发了张汝舟的欺君之罪,并要求休夫。


张汝舟获罪,朝廷也同意李清照的离婚诉求。


然而自己也被下狱,幸亏有好友搭救。在牢里待了九天之后,重获自由。


然而,此时的世界,对李清照来说,并不比监狱舒服多少了。



本来生活的残酷已经足够让李清照承受了。但是,她偏偏还十分忧国。


流离于南方,她时刻都在希望着收复失地。


“欲将血泪寄山河,去洒东山一抔土。”


言辞之间,仿佛能见她那瘦弱的身体,手持长矛,冲锋陷阵的影子。


更有“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的感慨与呐喊,让七尺男儿不禁虎躯一震,为之鼓舞。


然而懦弱的南宋朝廷却自甘偏安东南一角,不思复国,倒是为足球事业的发展操碎了心。


李清照就在这种漂泊、愤懑、孤独的生活中,“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地度过了余生。




任它东南西北风,我自不减风流


即使生在三从四德的宋朝,即使饱受生活与世事摧残与捉弄,李清照的风流不羁却一点儿也没受到束缚。


首先,李清照不仅喜欢喝酒,还经常喝得找不到东南西北。


少女得意的时候,就爱喝酒:“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这完全和逛夜店,酒醉忘了回家的野孩子好有一比。


年老凄苦的时候也喝酒:“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赏花,当然更不能无酒。


菊花开了,喝酒:“不如随分尊前醉,莫负东篱菊蕊黄”;茶花开了,喝酒:“金尊倒,拼了尽烛,不管黄昏”;梅花看了,也要喝酒:“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


只要想喝酒,从来不缺理由。


不仅喜欢喝,还经常宿醉不醒:“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其次,不仅恩爱,还要秀恩爱;不仅秀恩爱,还要将闺房蜜语写出来,供人传唱。


“晚来一阵风兼雨,洗尽炎光。理罢笙簧,却对菱花淡淡妆。绛绡缕薄冰肌莹,雪腻酥香。笑语檀郎:今夜纱厨枕簟凉。”


炎炎夏日,刚好傍晚一阵暴风雨赶走了酷暑。


少女先是抚琴一曲,柔肠款款;再对镜子化上淡妆,点了朱唇,秋波粼粼。


然后洗个澡,穿上薄如蝉翼的睡袍,如脂如雪的肌肤晶莹剔透,若隐若现,活色生香。


这些都不算,还要嬉笑细语:“亲爱的,今天晚上的枕席应该很凉快。”


就连以情词艳语著称的柳永、秦观尚且没写出过如此让人酥麻的词来。就难怪有人会骂她“不知羞耻”了。


但是,她不在乎。



第三,李清照酷爱赌博,并引以为傲。


李清照不仅喜欢赌,而且还颇有研究。


她所传世的文章非常少,但其中以打马游戏为题材的就有三篇:《打马图经序》、《打马赋》、《打马图经命词》。这都是关于赌博的专著。


她在《打马图经序》中写道:“予性喜博,凡所谓博者皆耽之,昼夜每忘寝食。但平生随多寡未尝不进者何?精而巳。自南渡来流离迁徒,尽散博具,故罕为之,然实未尝忘于胸中也。”


为了赌博,经常废寝忘食,即使在漂泊南方时,也时刻不曾忘却赌博。其赌博成性,可见一斑。


她在文中不仅毫不隐讳自己喜欢赌博,炫耀高超的赌技,还津津乐道自己所熟知的20多种赌博游戏。


更为重要的是,她特别强调,要告诉后人,自己还对“命辞打马”这种游戏的发明有卓越贡献:“使千万世后,知命辞打马,始自易安居士也。”




这就是李清照,被上天宠爱过,也遗弃过;享受过最美的相聚,也经历过最心酸的别离;在残酷的现实中孤独地漂泊过、挣扎过、恨过、抗争过,也我行我素、酣畅淋漓地爱过、活过。


然而,不论沧海桑田,都无法掩埋她光芒万丈的风流,穿过尘世,穿过千年的岁月。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由国馆原创,转载请后台找国馆君




佛门世界摄影作品集

《佛的足迹》张望亲笔签名版

附赠作者书写真实佛门世界的《佛泽》


长按二维码  立即购买


▼ 点击“阅读原文”,找寻佛的足迹。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