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香港落幕:这可能是香港最后一次吸引全球关注

人社部发布2019知青下乡退休金补偿新政

中国学生思维有五大逻辑缺陷, BBC用一部趣味纪录片给解决了

重磅突发!千亿房企停止拿地,楼市寒冬真的来了!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纳兰性德死了,300年来中国再没有深情的男人

2018-01-21 国馆文化 国馆文化


333年前,“千古情圣”纳兰性德去世。

333年后的今天,物欲横流、人心不古,

有升官发财后、日夜盼着死老婆的男人,

有看倦了家里娇妻、出轨出得理直气壮的男人,

也还有精通泡学、玩弄感情的男人,

却再没有一个纳兰性德。

——国馆君按

  这是【才子佳人】专栏的第003篇文章  




不是人间富贵花


康熙十七年十月。

塞外瀚海,风雪大作,

苍茫大地,变得一片素净。

康熙皇帝的北巡队伍,

正浩浩荡荡排开一字长龙,

迎着风雪,向前缓慢移动。

队伍中一名二十四岁的御前侍卫,

眉目如画,身着华服,

也正按辔徐行,

望见漫天风雪,不由得凝思出神。

当天夜里,就在北巡队伍的驻屯地,

他写下了那阙名词《采桑子·塞上咏雪花》:

 

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 
谢娘别后谁能惜,飘泊天涯。寒月悲笳,万里西风瀚海沙。 

 

这阙词中,他既是在咏雪花,

也是在以雪花自喻:

他不比海棠、牡丹这类俗气的富贵花,

而是“别有根芽”的雪花,

自有不同人间繁花的品性风骨。

这位年轻的御前侍卫,

正是大名鼎鼎、

日后被誉为“满清第一词人”的纳兰性德。

然而“不是人间富贵花”的他,

却偏偏出身在权门贵胄之家,

父亲纳兰明珠是康熙朝一代权相,

母亲是英亲王阿济格的女儿。

算起来,纳兰性德还是康熙皇帝的表弟。

 

“缁尘京国、乌衣门第。”

世人理解的贵胄公子,

往往都是风流滥情的纨绔子弟。

但纳兰性德,

却因其“自伤情多、惆怅人间”的旷古深情,

写就传之不朽的清丽词章,

而被后人所熟知铭记。

从来富贵烟云,都是黄粱美梦,

门第权势皆不足贵,

男儿最贵是情深。

 

图片来源剧照:《寂寞空庭春欲晚》




一生一代一双人


很多年后,

和珅把《红楼梦》进呈给乾隆皇帝。

乾隆御览完毕,

只叹息着说了一句:
“这是为明珠家事而作啊。”

《红楼梦》里才气逼人的贾宝玉,

的确有几分纳兰性德的影子。

而宝黛感人至深的爱情悲剧,

也似乎在影射纳兰性德的悲剧初恋。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纳兰性德的初恋,

很可能是他青梅竹马的表妹纳喇氏。

两人耳鬓厮磨、日久生情,

已经到了私下约定终生的地步。

可惜按照清代的规矩,

旗人家庭13到15岁的女孩子,

都必须参加三年一次的选秀女,

要落选了才能自行婚配。

可是,以纳兰表妹的姿容才气,

怎么可能会落选?

于是,纳兰生命中第一个女人,

他曾经以为会缘定今生的女人,

一入宫门深似海,

从此顿成陌路。

纳兰性德心如滴血、愁思郁结,

那阙著名的《画堂春》,

也似为纪念这段早夭的感情而作: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一生一代一双人”,

好一对世间难觅的才子佳人。

然而无情高耸的宫墙,

隔断了音容笑貌,

从此一个在深宫寂寞,

一个在江湖落拓。

“相思相望不相亲”,

对于深爱的恋人来说,

也许这就是世间最残酷的惩罚了吧?

降生在相门之家,

自己的命运却不能被自己主宰,

哪怕两人做一对贫困的寻常小夫妻,

这卑微的渴盼,

都永远不可能实现。

“从此伤春伤别,黄昏只对梨花。”

曾经美好欢愉的情景,都历历在目,

只是最后,都变成苦涩的回忆。

 

图片来源剧照:《寂寞空庭春欲晚》




人生若只如初见


康熙十三年。

在失去挚爱的表妹之后,

二十岁的纳兰性德,

在家人的包办安排之下,

终于要迈入婚姻的殿堂。

于是,纳兰府邸,

到处张灯结彩,

洋溢着喜庆欢乐的气氛。

但没人注意到纳兰性德的落落寡欢。

作为家中长子,

他要履行传宗接代的义务,

尽管心里有一千个不愿,

尽管仍然对小表妹相思成疾,

可小儿女家家那点小情小爱,

还是要让位于纳兰家族的家族利益。

 

纳兰性德的这位即将过门的妻子卢氏,

是两广总督卢兴祖的女儿,

和纳兰性德门也当、户也对。

最关键,这门亲事一结,

纳兰明珠在朝中就有了强大的盟友。

这是包办婚姻,也是政治联姻。

在那个年代,

大多数人的婚姻,都是如此,

与爱情无关,

与传宗接代、利益交换反倒关系密切。

没有人会想到,

这场原本纯粹是利益交换的婚姻,

如此平淡无味,

竟然在冥冥之中,

也会催生出一段旷世真情。

 

当宾客散尽,

酒意微醺的纳兰性德,

被送入洞房。

烛影摇红,脂香流溢,

卢氏局促地坐在婚床床沿正中。

纳兰性德挑开卢氏头上的大红盖头,

面前的新娘子娇羞的模样,

顿时出现在他的眼前,

如蓓蕾初绽、明艳动人。

纳兰性德曾有名句:

“人生若只如初见。”

也许在他看来,

人生所有的际遇,

都抵不过初见那一瞬间的美好。

初见之时,

一个是翩翩浊世佳公子,

一个是娇羞名门俏佳人。

四目相对,相看无言,

却又都一见倾心。

 

图片来源剧照:《寂寞空庭春欲晚》




当时只道是寻常


纳兰性德是个用情深重的人,

即便和卢氏成了婚,

但却始终不能对初恋忘情。

偶尔呆立庭院、沉思往事,

陷入对往昔的追忆感伤之中。

卢氏当然明白,

自己虽然在纳兰的心中有了一席之地,

但却还不能取代他表妹的位置。

她肯定也伤心、也难过。

但这个识大体、通情理的女子,

没有像乡野村妇一样,

一哭二闹三上吊,

而是选择用自己的方式,

来关心疼爱纳兰性德,

用行动来融化纳兰性德的心。

她明白得很,

温驯深情的纳兰,

绝对不会那么铁石心肠。

 

于是,每当纳兰站在庭院中发呆时,

她会轻声走过去,

给他披上外衣;

纳兰感伤之时,

随手写下的情诗情词,

她会细心地收集起来,

哪怕她知道这都是写给另外一个女人的。

胸怀宽广、温柔聪慧的卢氏,

对纳兰无微不至的体贴照顾,

终于让他从刻骨铭心的初恋中走出。

 

这一对天造地设的璧人,

也成为所有人羡慕的对象:

他们都是那么博学多才,

闲暇时学习李清照和赵明诚,

一起玩“赌书”的游戏,

猜典故出自哪本书哪一卷那一页;

纳兰性德背上发痒,

卢氏会用春葱玉指为他挠痒;

他们会共读唐人爱情传奇;

他们会一起用花灯捕捉萤火虫;

他们一起外出踏青;

……

太多幸福的细节,

让纳兰性德沉浸在其中而不自知。

 

直到很多年后,卢氏去世,

纳兰悲痛欲绝,

追思那些消散已久的前尘,

写下最哀婉动人的悼亡词《浣溪沙》: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细思量。

被酒莫醒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当时只道是寻常。

只有经历过的深情之人,

才会懂得。

 

图片来源剧照:《寂寞空庭春欲晚》




一片伤心画不成


康熙十六年,

这是纳兰和卢氏成婚后的第三年。

就在这一年,

纳兰家发生了件大喜事,

卢氏顺利产下一子。

纳兰府上上下下,

都沉浸在喜悦之中。

但悲剧总是来得太过突然。

卢氏在产后一个月,

突感风寒,卧床不起,

在五月三十日这天,撒手人寰,

留下纳兰性德独活于世。

纳兰性德怎么也没有想到,

所有的山盟海誓,

所谓的天长地久,

都不过是空言虚诺,

抵得过初心不改,

却敌不过命数无常。

 

卢氏的身故,

并未随着时间流逝,

而逐渐在纳兰心中黯淡尘封。

她的音容笑貌,

他们之间的点滴往事,

反而在他的多情追忆中,

越来越清晰。

最终,纳兰的款款深情,

化作了笔下一首又一首悼亡词。

每一首都凄婉绝伦,

令人不忍卒读。

在著名的《南乡子·为亡妇题照》中,

纳兰写道:

 

泪咽却无声,只向从前悔薄情。凭仗丹青重省识,盈盈,一片伤心画不成。
别语忒分明,午夜鹣鹣梦早醒。卿自早醒侬自梦,更更,泣尽风檐夜雨铃。

 

纳兰双手婆娑着卢氏的画像,

泪流满面却哽咽无声,

打心底里痛悔从前,

没有珍视卢氏的一片深情。

而今阴阳两隔,

只能睹画思人。

他对着画像,

日日夜夜呼唤着卢氏的名字,

希望午夜梦回,

她能从画里走出,

出现在他的面前。

 

卢氏的灵柩停在双林禅院,

而这一停就是一年多。

在清代,根据礼制,

亲王停灵一年,

郡王停灵七个月。

卢氏既不是亲王、也不是郡王,

却能停灵一年,

这种明显违反礼制的做法,

恐怕只能理解为纳兰用心良苦,

他还不想就这样和爱妻分别。

而在这一年之中,

纳兰几乎长住禅院之中,

一边翻看佛经,

一边静静守候妻子的灵柩。

 

纳兰后来迫于家族的压力,

不得已还要续弦再娶。

但他却从来没有忘记,

卢氏才是他此生最深爱的女人。

他曾写道:
“一种蛾眉,下弦不似初弦好。”

很多年都过去了,

他还依然对卢氏念念不忘。

 

图片来源剧照:《寂寞空庭春欲晚》




纳兰心事几人知


在卢氏去世的八年之后,

刚刚荣升一等侍卫的纳兰性德,

也突发疾病,七日不汗而死。

巧合的是,

他也死于五月三十日,

这一天,正是卢氏的忌日。

八年以来,

纳兰惆怅人间、郁郁寡欢;

而今他急病而死,

能与卢氏鬼域重逢、厮守阴间,

对他而言,

或许未尝不是件好事。

 

纳兰死后不久,

他的《饮水词》就已流传天下。

他的好朋友曹寅曾说:

“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

纳兰性德,已经成为一个流行的名字。

在世俗之人的眼中,

他是出身富贵的相门公子,

他是眉清目秀的落落狂生,

他是才华卓绝的一代词人。

然而,家世、容貌、才气,

都不足贵。

唐朝女诗人鱼玄机曾说: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男儿生天地间,

驰骋疆场建功立业,

他的心里装的是家国、是士卒;

著书立说名扬后世,

他的心里装的是天下、是百姓。

唯有像纳兰这样的多情之人,

他的心太小,

小得只能装下儿女情长、花前月下。

 

也许卢氏是幸运的,

纳兰的表妹也是幸运的。

男儿最贵是深情。

世界上最贵的男子,

把最宝贵的东西,

都毫无保留地献祭出来。

这样的千古深情,

又岂是金银财宝、色相皮囊可能比拟的?

 

听惯了山盟海誓,看倦了劳燕分飞,

假如苍天有意,令你陌上相逢,

收获了那份专属于你的深情缱绻,

也愿你在静好的岁月中,千万珍惜。

 

图片来源剧照:《寂寞空庭春欲晚》



◎ 本期编辑 ✎ 思有邪

◎ 本期主播:伽蓝

◎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本文由国馆原创,转载请注明



PS:

这是国馆君承诺过的仰卧起坐,看完文末大拇指记得给国管君点赞:




国馆君今日推荐

涵盖纳兰性德所有诗、词、散文

《纳兰性德全集》

▼ 点击“阅读原文"立即购买,看纳兰一生的爱恨情愁。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