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方舟子又跳出来了!

新一轮博弈,开始了!

香港落幕:这可能是香港最后一次吸引全球关注

历史之碎:邓-小-平前妻金维映(鲜为人知)与他的儿子李铁映

金灿荣:我大胆推测11月份中美会结束贸易战,理由如下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1月13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她失身做妓女,却像少女一样干净

国馆 国馆文化 昨天



中国古代四大名妓里没有她,是个天大的遗憾。


1644年,李自成打进北京,手下一群粗人见钱就抢,见美女就上。娇滴滴的陈圆圆就这样落入了一群糙汉子的手里,气得吴三桂在山海关吹胡子瞪眼,开关归顺了清军。


几乎同时,在南京,陈圆圆的好姐妹李香君,有着另外一番境遇。


当时南明小王朝有个权臣叫田仰。陈圆圆被李自成的手下劫持时,他也正带一群人,抬着八抬大轿,吹吹打打去迎娶同为秦淮八艳之一的李香君。


李香君早就和侯方域定了亲,待嫁媚香楼。说是迎娶,其实是强抢。


李香君誓死不从,一头撞向廊柱,血溅当场,染红了怀里一把雪白的娟扇。眼见出了人命,抢亲的人瞬间作鸟兽散。


好在李香君并没有死。那把娟扇,后被人拿去,就着上面的鲜血画成了一副栩栩如生的桃花。



五十多年后,一个叫孔尚任的戏剧家将他们的故事写成了剧本《桃花扇》。


《桃花扇》被搬上舞台以后,很快风靡,成为中国五大四大戏剧之一。李香君的名字也从此家喻户晓。





01



李香君本来姓吴,父亲是朝廷高级武官,有钱,有权,有势。


李香君也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可惜吴家站错了队,在和宦官集团斗争的过程中,东林党几乎全军覆没。


父亲被治罪,家产被抄没时,李香君才八岁,被罚到教坊充当艺伎。曾经标志身份的琴棋诗画,成了日后聊以谋生糊口的手段。


所谓教坊,就是官办的青楼。


在历史上,青楼长时间都是个神奇的地方。既是发泄最原始最赤裸肉欲的场所,也是最高雅最时髦的娱乐天地。既有三教九流的嫖客,也有各种文人雅士,达官贵人。很大部分才子佳人戏码都发生在青楼。



所有的妓女都习惯叫自己的老板为妈妈。李香君的妈妈叫李贞丽,一个还算厚道和仗义的生意人。也正是因为跟随了李贞丽,李香君才改姓的李。


正是李香君的到来,李贞丽特意将自己经营的青楼更名为媚香楼。李香君理所当然成了媚香楼的头牌,吸引了无数的高官贵族、风流俊才来听她唱曲,弹琴,所有来过的人都渴望陪她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


其中就有侯方域。


侯方域也生于官宦世家,而且都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正直贤臣。


侯方域不仅长得玉树临风,而且才气逼人,跻身晚明四大公子之一。


他看李香君的诗画,看到了胸怀天下的气魄;听李香君曲儿,听到了心忧家国的情怀;品李香君的字,品到了忠贞不屈的人格。看李香君的眼睛,看到了自己神魂颠倒的样子。


李香君看侯方域,也是如此。


用行话来说,娶一个妓女叫梳拢,必须要履行几道手续。首先,要请各界名流到一起做个见证,宣示自己独一无二的主权;其次,要给妈妈一笔赎身费。


李香君作为妓女中的头牌,头牌中的王牌,要梳拢她,请的名流自然需要人数更多,名气更大;给的赎身费金额要更高。


可惜侯方域没钱。


两人只能彼此看看,望梅止渴。





02


正在两人相对无言时,侯方域的一个朋友送来了一大笔钱。


侯方域想都没想,请客吃饭,缴纳赎金。定情信物就是一把雪白的娟扇,上面系着侯家的传家宝,一个成色很好的琥珀扇坠。


有情人终成眷属。侯方域从此就留宿媚香楼,你侬我侬,忒煞情多。



激情少退。侯方域忽然反应过来,那个朋友比自己还穷,那么一大笔钱是哪儿来的呢?追问之下,朋友告诉他,是一个叫阮大钺的人托他转交的。


阮大钺是谁?


一个文化人,尤其擅长作词,明末清初了不起的文学家和戏剧家。


但他还是个流氓,为了权力地位不择手段。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有文化的流氓,阴险狠毒,蔫儿坏蔫儿坏的。


他拐着弯送钱给侯方域,只是因为自己名声太臭,希望通过和侯方域攀上交情来洗白自己。


这下侯方域就傻眼了。一边是李香君,一边是阮大钺,一边是爱不释手的美人,一边是看都不想看的狗屎,现在居然要同时捧在手里。尴尬而恶心。


不要阮大钺的钱,就不能和李香君厮守;和李香君厮守,就不能还阮大钺的钱。侯方域犹豫、纠结、挣扎。



还是李香君干脆:大是大非面前,你有什么好犹豫的?


她拿出了自己最好的首饰,又去找姐妹借了很多钱。


当侯方域的朋友把钱还回去的时候,阮大钺的脸都绿了。本来想找点面子回来,却丢了更大的人。


生气归生气。当时的大明王朝还没倒闭,侯家还正得势。阮大钺也只好忍气吞声。


很快报仇的机会就来了。李自成闯进了北京,崇祯帝吊死煤山,大明王朝寿终正寝。


老朱家的儿孙朱由崧纠集一群人在南京成立了南明小王朝,苟延残喘。


从来没想过要真刀真枪和满清铁骑干上几仗,朱由崧想做的仅仅只是在清军赶到南京之前,尽情吃喝玩乐。


还好从前车马很慢,清军从北京到南京走了一年,朱由崧声色犬马、醉生梦死了一年。


阮大钺正好在这个醉生梦死的朝廷里效力。


阮大钺得势,侯方域自然就没有了容身的地方。不得已,侯方域只好离开媚香楼,离开南京,北上投奔到尚在抗清的明朝遗老史可法的麾下。李香君从此闭门谢客,独居媚香楼,一心等侯方域回来。


分隔两地的情人鸿雁传书,诉说衷肠相思和家国抱负。



本来这样也不算太坏。


但阮大钺太坏了。


他先在权臣田仰面前极力夸赞李香君的美貌、才华和风流,并怂恿他将其占为己有。


于是,就出现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一计不成,阮大钺不甘心。他在朝中既不指点江山,匡扶朝政;也不直言进谏,辅佐君主。而是充分发挥自己的才华,写了一大堆让人醉生梦死的剧本,供堕落的皇帝享乐。


李香君刚好以歌喉圆润清扬闻名。阮大钺就打着圣旨的幌子,征召李香君入宫做歌女。


一个小小的妓女,现在还无依无靠,哪能在天威皇权面前说半个不字?


李香君进宫。怀里揣着那把浸着自己的鲜血,侯方域的味道的桃花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