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气质女神倪妮出道前太狂放,自慰拍揉奶照上传网络,冯绍峰已经解脱了,井柏然你心真大!

今晚,所有买房人或彻夜不眠!!

香港无间2017新作】北京天悦壹号效果图+高清摄影(&葛亚曦)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11)

2018-03-29 北方青杨 北方青杨 北方青杨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11)

                                         

                   第四十三章


雪下的更大了,这一年的冬天特别寒冷,浍河流域覆盖在厚厚的冰雪之下,直到来年春天。

战争开始了!

一开春战争就开始了,谋划了一个冬天的领袖们指挥着歇了一冬天的战士们走上中国大地,开始了轰轰烈烈的争夺天下的战争。蒋介石用美国飞机从大西南向东北华北调兵遣将的同时,毛泽东首先把他的最得力干将〝当代韩信”-林彪派到了东北,又用美国人的飞机巧妙地把其他的一些干将送入中国的心脏华北地区,开始战争准备。这样的战争在中国的土地上上演了无数次,造就了能数得上的几个帝王将相,死了更多的无知的被人操纵的百姓。

自古以来,中国的政权更迭没有不流血的!什么时候中国如果能进入到一个政权更迭时能够不流血,不让老百姓受罪,那将是中华民族的伟大进步!

浍河流域的战争是这样开始的。                               

刚开始是大山里的共产党军队开始向浍河平原上渗透,这是共产党的拿手好戏。乡土共产党员们向着乡村里进发,发动贫苦群众不要参加阎锡山的爱乡团、乡村护卫队,翻身起来造国民党的反。在这一方面国民党是没有好的对策的,渐渐地,乡村里的局势渐渐向着有利于共产党一边了,国民党的势力只能龟缩在城镇和坚固的据点里。这一点上共产党是非常精明的,因为穷人是大多数,许愿给他们“打土豪,分田地”,这穷人一看跟着共产党能得到土地很快就就发动起来了。虽然自己军队人数少,枪杆子力量不如国民党,但发动起多数人来,得天下就没有什么疑问,只是时间问题了。

看着地盘不断地被蚕食,浍河流域的国民党统治者焦急万分,开始用强硬的军事手段反击了。程焕章命令他的边防探子见到可疑的共产党人员就开枪截杀。他手下的特务营也开始在他管辖的境内大肆搜捕共产党员,许多共产党员或者被怀疑是共产党员的人被杀!为了维护自己的地盘和统治,程焕章的特务营杀人特别凶残,被枪毙刀砍算是好死的!有的人被活埋,最惨的是有人被割耳鼻挖心肝致死!晋南县被白色恐怖笼罩着。

开春后的一天,程焕章的手下在山脚下的村庄里开枪杀死了一个渗透到村里煽动群众造反的共产党军事干部,共产党的军队以此为借口向晋南县开始发动进攻了。

太岳野战部队以一个旅的兵力出了大山,向着晋南县进攻。他们不断地清扫骚扰他们的程焕章的爱乡团和乡村护卫队,然后逐渐向着晋南县城逼近。很快他们就对晋南县城形成了包围圈,随着他们对周围晋绥军残余势力的不断扫除,包围圈越扫越小了。程焕章在城外活动的范围也越来越小,城内的军政人员和老百姓既缺吃的,又缺烧的,生活非常困难,情况异常紧张。

五月份的一天晚上,晋南县城西边的屏障—大庙村被共产党军队攻克,掐断了供往城内的水源,城内人们吃水更为困难。程焕章在大庙村组织的“剿共先锋队”也被太岳野战军以三个营的的兵力击溃。这个先锋队的大队长刘福军率领残部向着县城东北方向的塔儿山高地逃去,很快他们就和塔儿山高地上的守军会合了,试图坚守塔儿山,以便将来和县城内的守军呼应,等待阎锡山的援军。但塔儿山外围据点连日来已被太岳野战军摧毁,只剩塔儿山一个孤点,如何守得住?!

在共产党军队的猛烈炮火轰击下,塔儿山国民党守军混乱不堪,四分五裂。有的想从塔儿山向北打,有的想往西逃,躲过共军的攻击。刘福军苦思冥想了一阵,决定于当日傍晚,从塔儿山东南打开一个缺口冲出共军的包围圈出逃,逃往晋南县西南的韩沟,那里有一片原始森林,便于部队隐蔽,那里又是从北方赶来援救的晋绥军主力的必经之路,便于和援军会合,共同援助城内的程焕章主力。

做出决定后,刘福军命令手下的攻坚队用最猛烈的炮火对准共军的薄弱处进行攻击,终于在傍晚前撕开一个口子,杀出了重围,破网而出,逃往韩沟。在逃往韩沟的路上,又遇见共产党野战军的追杀,损失惨重,当逃到韩沟森林中的时候,三百多人的部队只剩下一百五十多号人了,每个人身上都是血迹斑斑。刘福军命令部队隐蔽在林子中休息,以待时机。

第二天,太岳野战部队开始进一步缩小对县城的包围圈,准备对县城发动总攻击。

程焕章看到大势不好,便传令封闭四门,城内全部戒严。当天晚上,太岳野战军的攻击令发出,刹那间,枪炮声大作,总攻击开始了。城内的程焕章也发出了反击令,守城的晋绥军也开始反击,原来在抗日战场上的兄弟现在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开始捉对厮杀。

炮火声整整响了一夜,听见这炮火声的晋南县老百姓一夜未眠。这一夜,国共两军打了个平手。第二天,太岳部队的攻城总指挥看到晋绥军城防坚固,易守难攻,就改变了策略,开始采取围而不打的战法。主要清理县城外围的碉堡,经过十几天的清理,城外的几十座大小碉堡全部被太岳部队摧毁,城内的程焕章如同失去了臂膀、手足,只能困守孤城一座了。

不料就在程焕章一筹莫展之际,隐藏在韩沟森林中的刘福军的一百多号人杀了过来,对准太岳部队的背后猛插一刀,给太岳部队造成了比较大的损失。太岳部队反手对这一股残余势力进行了反击,刘福军队伍被打的溃不成军,再次逃往韩沟,但被追至于此的太岳部队全歼。

第二天,太岳部队对县城发起了又一次总攻击。这次的炮火比上次攻击更猛烈。在城内指挥城防的柴宗儒看到局势不对,便跑回县政府找程焕章商议对策。

柴宗儒说:“程县长,你看共军打得这么猛,咱们快顶不住了。你有没有其他的打算?”

程焕章说:“啥打算?你是说投降共军?”

柴宗儒说:“你就没考虑过?”

程焕章叹了一口气说:“不是没有考虑过,可是共产党那一套我信不过,你想想,共产党要是占了天下,就会领着那帮懒汉穷人分有钱人的财产土地,那不是抢明火吗?几千年来,乌托邦的梦想就存在过,啥时候实现过?那都是痴人说梦!如果在中国做共产主义的实验,将来会为害咱中国的。要是那样干,穷人懒人通过抢劫就能致富,谁还好好劳动呢?这社会非倒退不可!上次见了阎长官,听了他的一席话,我觉得他有些话说的在理。‘左必乱’,是有道理的!咱这辈子跟了阎长官就跟到底了,就是败了,也落个忠臣的名声,你说是不是?”

柴宗儒低下头想了一阵说:“有道理!可世事在变化,咱们也得跟着变,不然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你有投共的打算?”程焕章问道。

柴宗儒说:“我是有这打算,最近我看了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论》《论联合政府》,我觉得毛泽东将来像他书里所写的那样干,还是可行的。”

“别听他胡说八道,共产党向来不讲信誉!现在是关键时刻,你要是敢起二心,别怪我不讲多年的交情。”程焕章杀气腾腾地说。

柴宗儒说:“程县长,我这辈子跟了你,就会对你忠心不二,刚才我跟你讲那些话,也是没把你当外人,有些心里话要是藏在心里不对你说,我觉得憋得慌。你刚才那话也有道理,我既然上了你的船,就跟你走到底,这样,现在是要紧时刻,咱们不谈这些了,赶紧给阎长官发电报请求支援吧!”

程焕章一看柴宗儒这么说,也非常感动,他一把抓住柴宗儒的手说:“兄弟,咱们就再搏一把吧!也许还有转机,你赶紧到外面指挥队伍,我马上给阎长官发电报。”说罢两人各自忙去了。外面的枪声响的更激烈了。

程焕章向阎锡山一连发出了五道求援电报,并表示了他与晋南县城共存亡的决心。阎锡山看到自己以前不太信任的程焕章竟如此忠心耿耿,感动的不得了,马上下令两次派飞机到晋南县空投军用物资。两天之内,共计空投了六零炮八门,手榴弹五千个,步枪子弹两万发,法币十万元。与此同时,阎锡山还亲自发电报嘉奖,并许诺程焕章为“记名专员”。紧接着,阎锡山还派住临汾的第五十师第三团前来晋南县增援解围。但这一股增援军队在前来的路上被太岳部队的阻截击溃。

阎锡山的空投军用物资派上了大用场,几乎就被攻克的晋南县城在得到了这些物资后,又发起了防守反击,致使太岳部队攻克县城的时间大大延长。城墙内外成了人类的屠宰场,双方人员俱伤亡很大,血流成河。整个县城笼罩在黑烟滚滚之中,城内的民房也有被炮火击中的,民房开始燃烧,百姓也死伤惨重。整个晋南县的人民都注视着这场成王成寇的争夺战,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子弟死于这场中国人的相互屠宰之中。

又经过数日的攻防拉锯战斗,城北门被打成了一片土坡,城墙上的砖土墙被炮火推到一片。县政府大堂,程焕章住房,公安局南楼,南关二团团部等处的房子上,被炮弹打穿了许多洞。

在激战正酣之时,程焕章登上城北门亲自督战,被城外射进来的炮弹击伤左臂,他的卫兵将他抬回了县政府。

又僵持了十天,程焕章在城外的探子韩和尚给程焕章送来了情报:“共军从西面同蒲路附近调来三个团,今晚要攻进城内。”其实这股部队是太岳野战军到西北部打击阎锡山派来的援军的。程焕章得知这个消息后,命令一团长黄培烈到西北城角上用望远镜观察,没想到黄培烈在南城上刚一露头,就被太岳部队的神枪手击中头部毙命。这一下,程焕章,柴宗儒,黄培烈三个主将一死一伤,只剩下柴宗儒一人难以全面指挥。程焕章和柴宗儒商议后断定:援军无望,西北一带的情况不明,城外四面楚歌,城内人心非常恐慌,军无斗志。程焕章遂召集团级干部密商,决定突围逃往西南方向,以求生路。鉴于军情十万火急,刻不容缓,决定当天晚上突围出城。

他们将逃往西南方向的路线也做了一番安排:沿着大路硬冲、太岳部队设置的关口太多,很难顺利冲出去,就是侥幸冲了出去,恐怕人马就打光了;出北关绕道走,路程太远,一夜到不了,天明后大批人马如何隐蔽是个问题。如果隐蔽不好会被太岳部队发现全歼。而东面的塔儿山已经丢失,出去无处停留。经过详细谋划,程焕章决定出西门。

部署决定:一团打先锋,程焕章担架和文职人员夹在中间紧跟一团,二团断后,防止围城部队追击。并决定任何人不准带家眷,只说是队伍出击。但是这个密令不知被谁泄露了出去,成了导火索,当日下午,满城风雨,家眷都要逃跑,城内遂乱成了一锅粥。于是,程焕章只好决定让一个连的军力掩护家眷跟在主力军后面。

当晚九时许,开西门,当时西门用土麻袋压实了,飞了很大劲才打开了一扇城门。这个时候,出门的人你拥我挤,互相践踏,争相逃命,乱作一团。程焕章因为伤势过重,在担架上出不去。又看见军心大变,难以指挥,自知不利,就对出城突围有些反悔,便把柴宗儒叫到跟前说:“柴兄,我现在不行了,咱俩共事多年,你把我杀死算了!我不愿死在共军手里。”

    柴宗儒一听程焕章这么说,就安抚程焕章说:“你稍安勿躁!我来指挥,一定要冲出城去!”

说罢他命令二团长刘宝权用强力手段维持城门口的秩序,让士兵们冲开一条通道,这样程焕章的担架才出了城。

  出了城,军队向着西南方向冲去,谁知这是太岳部队专门放开的一个口子。部队往前冲了三里路,就被太岳部队围堵,一阵火力猛攻后,程焕章的部队被迫向正西方向逃窜,正西方向是一条大沟,逃窜的人们前拥后挤,大部分掉到了沟里,前边掉下去的,没死的也被后边掉下去的砸死了。前边掉下去的手里拿的枪上有刺刀,后边下去的就穿在刺刀上。这条沟就成了人间活地狱!

   程焕章也在乱军中堕入深沟丧命。

   柴宗儒看到这阵势,指挥残部杀开一条血路,逃往正南方向。有一个叫张子功的连长率领的200多人经过拼死冲杀,逃到了另一个国民党控制的县里去了。但柴宗儒所率的人马没逃多远,就被前后夹击的太岳野战部队团团围住,柴宗儒一看大势已去,仰天长叹一声,便下令缴械投降,剩余的300多人就此保住了性命。


(未完待续)

                   合作信息                                

山西大陆丰贸易有限公司

经营范围:家庭装修,工程装修,建材销售

不锈钢:各类不锈钢304、201、430及不锈钢加工成品

化肥:硝酸铵钙硝酸钾、硝酸钙、硝酸镁、硝基水溶肥

联系方式:QQ  810224889,微信 w810224889

有做同类产品的朋友可联系太原市王先生,共同致富!

谢谢阅读

长按上面二维码关注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遵循CC0协议

思索者此时正在阅读: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00)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01)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02)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03)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04)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05)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06)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07)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08)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09)

 点赞是鼓励,转发是支持,谢谢朋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