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洋垃/圾必须送走:40万留/学生半/年花光“希/望工程”30年筹/款(附30多年前日本是怎样驱逐境内50万黑人的)!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陈纯:从任正非的访谈看中国精英阶层的共识

你有没有听说过京城蹦迪圈的炮后闺蜜团?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22)

2018-04-10 北方青杨 北方青杨 北方青杨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22)

          第五十四章

 

晚上吃饭的时候,王青山让郭老七到村公所来请罗汉忠,到他家里吃饭。

王青山为啥自己没有来呢?

王青山心想,这罗汉忠和那些穷乡亲搅和在一起,眼看就成了自己的对立面了。可当下自己还是村长,中午憋了一肚子气没顾上请罗汉忠吃饭,但晚饭还得请,不然就失了作为村里头面人物的面子!可他自己不愿意去,就让村副郭老七去请。他心想,罗汉忠要来吃饭,这关系还能维持下去,要是不来,就算了!

郭老七到村公所去请罗汉忠的时候,罗汉忠正在和秦荣庭鲁小牛两人聊天。一看到郭老七来请罗汉忠去王青山家吃饭,秦荣庭和鲁小牛就有些不自在。罗汉忠也有些为难,他心里装着周正凯的嘱咐,搞土改要和王青山搞好关系。但现在又和秦荣庭鲁小牛打得热火,接下来的土改工作还要依靠他们俩呢。

看到罗汉忠为难的样子,秦荣庭说:“罗工作员,既然王村长请你去吃饭,你就去吧。再说了,王村长家的伙食要好一些,这两天你也挺劳累的,去改善改善生活也好。”

秦荣庭说这话没别的意思,确实是为罗汉忠好。可罗汉忠听了这话感觉可不一样,他挺着脖子,粗着嗓子对郭老七说:“你回去告诉王青山,我这里工作忙,就不过去吃饭了。”

说罢就扭过头去和秦荣庭说起话来。

   郭老七一看罗汉忠这么说,就愣了一下,心想,人家王青山好心好意地请你去吃饭,你还摆架子!不由的恼怒就露在了脸上。秦荣庭一看郭老七面色不快地堵在门口,就喊道:“不是告你工作忙吗!还堵在门口干啥?”

郭老七吃了闭门羹,还受了这么大的侮辱,就气冲冲地出了村公所,边走边骂:“什么鸡巴玩意!一个干部,和一帮流氓混在一起,能有什么好?

秦荣庭一听郭老七这么说,就给鲁小牛使了个眼色,两人一起冲出来,拦着郭老七说:“你刚才说啥?”

郭老七是个平日里闷声闷气,但骨子里悍性极强的汉子。一看这两个他平日里看不在眼里的家伙这么张狂,就暴怒起来,大吼着说:“你两个混混!敢拦老子的路!妈的是不是活腻了!”说罢一个飞脚就把鲁小牛踹翻在地。秦荣庭一看鲁小牛被踹翻在地,马上就扑上来和郭老七打架,鲁小牛也从地上爬起来,三个人扭打在一起。

罗汉忠也出了村公所,看到三个人扭打在一起,大喊一声:“别打了!”

这三个人一听罗汉忠的喊声,停了下来看着罗汉忠。罗汉忠一看自己的话发挥了作用,就两手叉腰,拿出革命干部的派头说:“像什么样子?这么大人了,为了一句话,在大街上打架?郭老七回去吧。”

郭老七吐了一口嘴里的血,恨恨着回去向王青山回话去了。

郭老七刚一走,秦荣庭就对罗汉忠说:“地主的狗腿子,张狂地很!我刚才一拳打他嘴上,让他再骂!”

鲁小牛也拍了拍身上的土说:“看他还能张狂几天?”

罗汉忠问:“这人是个啥情况?”

秦荣庭说:“王青山的村副,狗腿子!在村里就听王青山的话。”

鲁小牛说:“这小子横着哩!敢杀日本人!”

秦荣庭马上使了个眼色给鲁小牛说:“他的胆子还不是让村里的乡亲们壮起来的?要不是咱村人都赶了过去,给他十个胆他也不敢杀日本人!”

鲁小牛说:“就是,要不是咱村人把鬼子给围住了,他也不敢动手!他是要存心给他哥哥报仇哩!”

罗汉忠说:“说说,咋回事?“

秦荣庭说:“他的哥哥郭老六在卫镇上让鬼子给杀了,郭老七那天趁着村里乡亲们把鬼子围住了,他用铡刀把鬼子给劈了!“

罗汉忠听了吃了一惊,叫道:“是条好汉子!这人家境咋样?”

秦荣庭说:“一般,没啥财产,有十几亩地。”

罗汉忠说:“是个中农,这样的人应该争取过来参加土改。中农是团结的对象。咱们人多才会有力量!”

鲁小牛说:“罗工作员说的对!”秦荣庭用白眼翻了翻鲁小牛,没有吭气。

三个人又进了村公所,罗汉忠用检讨的口气说:“今天这件事咱们做得不好,首先不应该和郭老七打架。郭老七的哥哥被日本人杀了,自己家里也不是太富裕,虽说他现在是个村副,但也算是个受苦人!咱们做工作要讲政策哩,咱们先组织了农会,下一步就是要向乡亲们宣讲党的政策,团结贫下中农,孤立地主富农,让他们把多余的土地财产献出来分给穷苦人。如果地主富农不愿意献地献财产,咱们就抓住他们以前的恶行斗争他们,让他们把以前剥削的土地还给穷苦人。但咱们不能排斥中农。”

秦荣庭一听罗汉忠这么说,马上点头说:“是是是,罗工作员说的是!我们将来一定要按照政策行事。”

罗汉忠说:“你当了农会的主席,就是个干部了!将来说话做事要有个干部的样子,要在村民们中间树立威信哩!要不将来咱们的工作就难做了。”

秦荣庭一听自己成了干部了,马上激动地又连说了几个是,接着说:“以后在工作中罗工作员多指点着我们,要是我有什么做得不合适的地方,你给马上指出来,免得我犯错误。”

罗汉忠一看秦荣庭这么听话,就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不愧在咱们队伍上呆过两年,觉悟就是高,领会政策的能力就是强!”

站在一旁的鲁小牛说:“罗工作员,我以后一定向秦大哥学,赶快提高觉悟。”

罗汉忠说:“以后不要叫大哥了,免得像黑社会里的称呼,就叫他秦主席吧,这样便于将来开展工作。”

鲁小牛说:“好!好!”

罗汉忠说:“接下来的工作就靠你们俩了,小牛,好好干,表现的好了,农会的副主席就是你的了。”

鲁小牛一听自己要当农会的副主席了,马上激动地两眼放光,说:“接下来要我做什么,罗工作员尽管吩咐。”

罗汉忠说:“接下来的工作就是发动群众,第一步就是再做做贫农的工作,把他们发动起来,这个由秦荣庭来做。”

鲁小牛着急地说:“那我做什么?”

罗汉忠说:“你去做中农的工作,先去他们那里打听打听他们对土改工作的看法,回来向我汇报。然后多做做团结他们的工作,把中农团结过来。咱们就能做下一步的工作了。”

鲁小牛说:“好好,罗工作员就是厉害,安排工作这么妥当。”

秦荣庭说:“那是,要不怎么当工作员呢!”

罗汉忠谦虚地说:“这也没啥,都是在革命工作中学习锻炼出来的。你们将来也会成长起来的,将来在石磨村的工作就靠你们俩了。”

听到罗汉忠这么说,秦荣庭小心翼翼地问:“那将来王青山往那个位置上放?”

罗汉忠说:“你这个问题问的好!按理说,王青山是阎锡山的旧村长,应该就地免职,追究他以前在旧政府中欺压穷苦人的恶行。可我来的时候周正凯书记专门给我交待过王青山的情况,说他虽然是旧政府的村长,但在抗日的时候表现积极,对咱们共产党军队也不错。重要的是后来他没有参加阎锡山的爱乡团乡村护卫队,没和咱们共产党做对。周正凯书记说他应该算作开明绅士,也是咱们团结的对象。可今天,我看这人似乎对土改工作不满,咱们先观察观察他的动静,看看他是不是主动献房献地,完了再说怎么对待他。”

秦荣庭说:“你看出来他对土改工作不满,那这个村长还让他当着?”

罗汉忠说:“他对土改工作不满,我看他只是情绪上的,要看他以后的行动表现了。至于说他当村长的事,由于他现在在村里的威信还很高,咱们不便于马上免掉他,这对以后的工作不利。现在的紧要工作是先把咱们的威信尽快地竖立起来,广大的穷苦人在土改运动中得到了好处,咱们的威信就树立起来了。咱们的威信一竖立起来,他的威信自然就下来了,到那时候,就他的地主成分,他的村长自然就当不成了。如果他在行动上配合咱们的土改,咱们就按照周正凯书记的吩咐,善待他。他要是不配合咱们的土改工作,咱们是要坚决镇压的!”说到这里,罗汉忠的眼里闪过一丝坚定强硬的寒光。

秦荣庭一听说王青山将来肯定不掌权了,心里高兴极了,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心想:“终于变天了!我秦家终于要出头了,我秦荣庭也要在石磨村扬名立腕了!”

罗汉忠没有注意到秦荣庭的表情,他继续目光坚定地说了下去:“接下来王青山和郭老七的工作我去做,让他们配合咱们的土改工作,把村里的土地房屋登记册交出来。如果王青山不交,我就去争取郭老七,让他把土地房屋登记册交出来,以便于咱们下一步的分地分房。”

说到这里,鲁小牛说:“罗工作员,咱们光顾说工作了,天都黑透了,咱们吃饭去吧。今天我让老娘做些饭菜招待您,不过我家没啥好东西,罗工作员可不要嫌弃。”

罗汉忠说:“看你说到哪里去了!我也是苦出身,再说了咱们共产党的政策是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不管你家的饭菜好坏,我都要付钱的。走吧,咱们今天就到小牛家吃饭。”

说罢三个人走出了村公所,穿过黑乎乎的胡同,到村子边上的鲁小牛家吃饭去了。

吃过鲁小牛老娘精心做的晚饭后,罗汉忠坚持要付钱,鲁小牛和秦荣庭拦住坚决不让付钱。就在三个人拉拉扯扯在付钱的问题上推让时,鲁小牛的老娘抹着眼泪说话了:“罗工作员,我家穷了几辈子!来了你这么个大好人!把我娃领上了正道,招待你吃顿饭是应该地。听说你还要带领大家给我们家分地哩!你听我说吧!领我娃上正道,我可感激你啦,要是你领上我娃去分人家的地,可不敢这么做!人家那地都是几辈辈人辛苦节俭挣下的,可不敢分人家的地!将来分了人家的地,你走了,人家要报复我娃哩!”

罗汉忠一听鲁小牛他娘这么说,就有些哭笑不得。

秦荣庭赶紧接上话说:“大娘,这是咱们新政府派来的干部,是为咱穷苦人谋福利的。地主富农的土地财产都是以前剥削咱们穷苦人的!这次罗工作员来了把土地分给咱们穷人,那是应该的。”

鲁小牛老娘急慌慌地说:“可不敢这么说,那几家地主富农吃了多大苦攒了那么多土地,我们这些老辈人心里都知道,都有数哩。”

罗汉忠说:“大娘,你这是看到了明面上的事,深层次的问题你没有看到。那些地主富农都是花花肠子多,他们刚开始积累了一些土地,接下来就用他们那些花花肠子让咱们这些穷苦没地老实厚道的乡亲给他们种地,靠剥削咱们发家致富!您老想想,他们地多了是不是就参加劳动少了?有的是不是就不参加劳动了?靠着剥削咱们穷人的血汗来过好日子?有的还放高利贷!利滚利,驴打滚!那都是喝咱们穷人的血呢!大娘这个问题你看不透。我们做事都是有根据的,不会冤枉那些地主富农,你就放心等着分地过好日子吧!”

鲁小牛他娘似乎有些些迷迷糊糊地懂了,可她还是有些害怕地说:“你们说分人家的地,人家就让你分?那些人也不是好惹的!王青山那一帮子人敢杀人呢!你们要惹他,可要小心些!”

罗汉忠拍了拍腰上的盒子枪,说:“大娘,你不要怕!我们把阎锡山的大部队都给消灭了!就是蒋介石号称的八百万军队都快要完蛋了!别说你们村里这几个地主和他们的狗腿子,他们要是敢阻止我们分田分地,我们就镇压他们,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

鲁小牛老娘一看罗汉忠说话气这么粗,显然被罗汉忠的气势给震住了,便不再言语,扭转头去到灶台上摸摸索索地忙活去了。

罗汉忠把钱放在炕上,对鲁小牛老娘说:“大娘,你就把心款款地放在肚里,在家好好歇息,我们工作去了。”说完几个人便走出了屋子。

走到村里的大街上,罗汉忠叹了一口气说:“看来这国统区老百姓的思想就是被愚弄的久了,不如解放区的老百姓觉悟高!看来咱们的工作要加紧做啊!不然这土改的工作很难开展。”

秦荣庭说:“那咱们该怎么个加紧法?”

罗汉忠说:“咱们连夜做工作,我去王青山家看看他对土改的想法,抵触情绪有多大,是不是下一步咱们斗争的重点。顺便把村里的土地房屋登记册要过来,为下一步分房分地做准备。荣庭你去到那几个贫雇农家里转转,把大家的思想统一起来,给他们鼓鼓劲,这是咱们的主要力量。小牛就到那些中农家里去窜窜门,打听打听他们的真实想法。给他们说清楚,他们是咱们团结的对象,不是斗争的对象,让他们向咱们靠拢,不要和地主富农站到一边去。咱们把这些工作做好了,下一步的工作就好做了!”

秦荣庭和鲁小牛连忙说好,罗汉忠说:“那咱们就分头行动吧。完了回村公所集合,咱们再商议下一步的行动。”说完三人就分头做工作去了。


(未完待续)


                   合作信息                                

山西大陆丰贸易有限公司

经营范围:家庭装修,工程装修,建材销售

不锈钢:各类不锈钢304、201、430及不锈钢加工成品

化肥:硝酸铵钙硝酸钾、硝酸钙、硝酸镁、硝基水溶肥

联系方式:QQ  810224889,微信 w810224889

有做同类产品的朋友可联系太原市王先生,共同致富!

谢谢阅读

长按上面二维码关注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遵循CC0协议

思索者此时正在阅读: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12)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13)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14)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15)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16)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17)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18)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19)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20)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21)

 点赞是鼓励,转发是支持,谢谢朋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