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洋垃/圾必须送走:40万留/学生半/年花光“希/望工程”30年筹/款(附30多年前日本是怎样驱逐境内50万黑人的)!

高官的女儿!

中国高校国际化大跃进,“打肿脸充胖子”的低效与不公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投资“狠人”赵本山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26)

2018-04-14 北方青杨 北方青杨 北方青杨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26)

              第五十八章

 

王青山的话音刚落,孟小彪就自言自语地说:“碰上好时候了!连王青山都服软同意分地了,祖宗的地又能回来了!”

卢宝祥一看王青山撂下这话扭身走了,大喊道:“王青山,你同意献地献房那是你自己的事,我不同意献地献房,凭啥?我家的房地都是我的祖宗和我挣下的,凭啥分?你们讲理不讲理?”

罗汉忠一看他自认为头难剃的王青山服软,走了,又一下子冒出这么一个头硬的家伙,就对秦荣庭使了个眼色。秦荣庭走下台来,上前揪住卢宝祥的前襟说:“你这个老地主!刚才你说啥?”

卢宝祥犟着脖子说:“我不让分我的地,凭啥分我的地?”

秦荣庭说:“因为你是地主,是剥削我们穷人的吸血鬼!”

卢宝祥说:“我为啥叫地主?你们却被唤作懒汉穷鬼?因为我是土地的主儿,才叫做地主!有本事你咋不当地主?!”

秦荣庭喊:“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叫唤!”说罢一个耳光就扇了上来,说:“我们打得就是你这剥削人的土地的主儿!分的就是你剥削人的坏蛋的土地!让你不再剥削我们,把你家的地契交出来!”

卢宝祥叫喊着说:“打人啦!抢人啦!我凭啥要把地分给你们这些穷鬼,你们的祖宗,要么好吃懒做,没有给你们积攒下财产土地,要么是抽大烟逛窑子,把家里的土地都败光了,不好好侍弄土地,才把土地卖给了我。你们都是败家子!都是被土地弃了的人,一帮穷鬼!我家可不是靠剥削起家,是省吃俭用,剥削自己的嘴、自己的身上得来的地!想分我的地,除非你把我老汉打死!否则你们分不了我的地,地是我的命根子!想让我交地契,给你们毁迹灭证,门也没有!”听到他这样叫喊,鲁小牛和孟小彪跑了过来,也举起拳头朝着卢宝祥的头上擂去。

会场上的气氛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全村的人都把眼睛盯住了站在台上的罗汉忠。

罗汉忠双手叉着腰说:“本来今天打算先给地主富农们一个台阶下,让他们主动献地,没想到这里面还有死硬分子?来!把他们平日里做的恶都给拿出来让乡亲们看看。”

罗汉忠一说这话,会场上马上就肃静下来了。秦荣庭返回到台上,也学着罗汉忠的样子双手叉腰,大声说:“卢宝祥,你先交代交代你在村里做过那些恶事?”

卢宝祥挣脱了鲁小牛的扭拽,扯着脖子,高昂着头喊道:“我做过啥恶事?!你们说说!

罗汉忠说:“你做过啥恶事?来,把苦主叫上来,今天给他摆摆!”

先上来的是卢宝祥家长工雷大傻,这人平时憨厚老实,这两天也让农会给发动起来了。他走上台来对自己以前的东家说:“东家,平日里我忙死忙活的,给你家扛活,养活你们一家!你不是剥削我?”雷大傻把农会教给他的话说了出来。

卢宝祥一听就急了,气冲冲地说:“大傻,你说这话昧良心不?你小时候就没了爹娘,我看你个孤儿可怜,才把你领到家来!让你吃上喝上,咋啦!你长大了到地里干些活就不应该了?我儿子放学不是和你一起下地干活?我不是把你当干儿子一样对待?到底是谁养活了谁?”

雷大傻嘟囔着说:“我干的活比你儿干得多!你不让我和你儿一起上学。”

卢宝祥说:“废话!谁让你不是我亲儿哩!再说你那榆木脑袋读书能读进去?”

雷大傻不说话了。

下面的村民们就开始争论起谁养活谁的问题。有人说卢宝祥是做善事哩!也有人说是卢宝祥捡了个没主的苦劳力,捞便宜哩!有人说是地主养活了雇农;还有人说是雇农养活了地主;也有人说是地主和雇农合伙生产。

罗汉忠一看这个事情扯不清,况且雷大傻的嘴不行,就让下一个上。

接着上来的是孟小彪的婆娘,她上来指着卢宝祥的鼻子说:“有一回我到你地里拾麦穗,叫你连打带骂把我撵走了。你凭啥打我骂我?凭啥把我拾的麦穗抢走?”

卢宝祥把鼻子一哼说:“我凭啥让你拾我家的麦穗?我家辛辛苦苦一年种下麦子,你到好,来捡便宜!”

卢宝祥的话刚说完,孟小彪蹭地一下子就蹿了上来,把自己的老婆推到一边,高喊道:“卢宝祥你个恶霸地主,你做过啥恶事?我来告诉你!你是不是乘人之危,把老子的地给低价收到你手里了?”

卢宝祥一听孟小彪这么说,气的破口大骂:“孟小彪你个王八羔子!那年你抽大烟抽的过不了年,三番五次地找到我家来要我买你的地。我最后看你可怜,才好心好意收了你的地!你他妈的不感激我,现在到来说我的不是,你他妈的才是乘人之危呢!是你来我家求我买你的地,不是我到你家强买的吧?”

一听卢宝祥这话,孟小彪不吭气了。台下的人们都纷纷议论起来,说啥的也有。有说卢宝祥有理的“买卖地是周瑜打黄盖,愿打的愿打,愿挨的愿挨,两厢情愿,没啥说的!”;也有人说“都是乡亲,不应该乘人之危低价收人家的地!”

罗汉忠一看这个局面不好收拾,就给秦荣庭使了个眼色。

秦荣庭一看罗汉忠的眼色,便和鲁小牛把卢宝祥拽到庙台上去,边走边喊:“看把你还张狂的,上来!”

孟小彪一看有人给壮胆,也跟着上了台子。他一只手揪住卢宝祥的衣领子,一只手指着卢宝祥的鼻子说:“我家里过不去年,求你买地没假,可你给了我个啥价?嗯!你给的那价是不是坑人哩?日你妈!你用一半的价钱就把老子的地给买了,这还不是剥削是啥?你个恶霸地主,还叫唤说你是土地的主儿!你那些地不都是想着歪脑筋从我们这些穷人手里捯饬到你家里去的!?大家说是不是?”孟小彪说最后这句话的时候用眼睛扫了一下台下的群众。

台下的群众一听孟小彪这么说,心里都豁然开朗了,是呀!卢宝祥和他的祖上哪次不是乘人之危,哪次不是乘着我们日子难过的时候把我们的地给捯饬到他家去的?要不他家咋能有那么多地?台下的群众又想起卢宝祥平日里那个吝啬劲来了,一时间群情激奋骚动了起来。

罗汉忠是有经验的,一看时机成熟了,群众就要被发动起来了,就高喊起来:“打倒恶霸地主卢宝祥,把吃人肉,喝人血的恶霸地主卢宝祥打倒在地,让他把剥削霸占得来的土地交出来,还给我们穷人!”。

地下的群众一听“吃人肉,喝人血”这个字眼有些得慌,有人心里暗自说:“至于吗!不就是买了些低价地吗,那也是愿打的愿打,愿挨得愿挨!你要上门卖给人家的,怎么就成了吃人肉,喝人血了?”

可这时秦荣庭鲁小牛带着农会的成员都喊起来了。好几个汉子扯着大嗓门一起喊,那场面也挺镇人的。其他的人都跟着陆续喊起来了。会场上马上就爆发了,这是石磨村历史上的第一次,群众被发动起来了,墙倒众人推吗!中国人自古就这样!

卢宝祥一听乡亲们都这么喊,心里想:完了!完了!今天不该强出头,还是王青山鬼呀!人家村长都服软了,我在这里强出头,看来撞倒枪口上了。再想着自己确实低价买了不少地,平日里自己在村里又不咋为人,这下乡亲们都起来整自己了。他想着想着,脸色就变黄了,头上的汗就流了下来。

罗汉忠一看卢宝祥的汗珠子往下滴,就说:“把刘福贵叫上来,说说卢宝祥还做过啥恶。让大家知道知道这地主有多坏!是咋个吃人肉,喝人血的!”

卢宝祥一听就愣住了,我没做过啥对不起刘福贵家的事呀?

蔫蔫的刘福贵慢吞吞地上了台子,小眼睛里露出惶恐不安的神色。走到卢宝祥跟前,他看到卢宝祥用惊讶的眼光看着他,自己也不知道该说啥好。鲁小牛提醒他说:“你娘是不是被他逼死的?”

鲁小牛的话音刚落,卢宝祥就有些绝望地嚎叫起来:“刘福贵,我啥时候逼死了你娘?你可不要胡说呀!”

刘福贵畏畏缩缩地不敢说话,秦荣庭上前来说:“富贵,卢宝祥是不是逼你还高利贷,把你生病的娘活活地逼死了?快说呀!今天我们农会给你做主了。”

刘福贵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像小钢炮的炮弹一样向上弹了一下,爆发了!他在台上跳着,像个皮球一样,他边跳边哭喊着说:“卢宝祥,我日你祖宗呀!当年我娘病了,没钱治病!我到你家借钱,你非要给我要高利!几年下来,驴打滚,利滚利,就快翻了倍,你到我家去逼债,把我老娘活活给气死了!这不是你这个老小子干下的恶事?”

说完他不跳了,眼睛定定地看着卢宝祥,像着了魔似的。

卢宝祥也愣住了,他也大喘了一口气说:“日你妈!刘福贵,当年是你到老子家借钱,我不愿意借给你个蔫怂,怕你还不了!可你说要急用,非要给我出高利,还说半年内还清。完了你借了钱,一拖再拖,拖了六年不还给我。我到你家让你还钱,你说还不起,完了我免了你三年的利!你才还给我。后来你娘病死了,你娘那是老病,到时候了!你现在听别人的挑唆,把你娘的死怪罪到我的身上,你这是丧良心呀!乡亲们,大家可要给我做主呀!”

刘福贵听了这话也不吭气了。台下的村民们也不吭气了,互相都面面相觑,都在心里想这事的是非曲折。秦荣庭一看场子要冷下来了,马上振臂高呼:“打倒恶霸地主卢宝祥,把吃人肉,喝人血的恶霸地主卢宝祥打倒在地,向恶霸地主讨还血债!”

台上的农会成员都跟着喊起来了。刘福贵又像皮球一样跳了起来,边跳边跟着喊。

鲁小牛上来就用大耳光子扇卢宝祥。几个大耳光子扇下来,卢宝祥的鼻子嘴里就全是血了,那血滴滴答答地往台子上滴。

就在这个时候,高老汉跑到台上说:“都是乡里乡亲的,不要打了。有啥不能慢慢说?得讲理哩,有事说事,不要打人。卢宝祥年纪也不小了,再打要出事哩!”

秦荣庭冲过来说:“你老汉是个贫农,为啥要替地主说话?”     

高老汉没理秦荣庭,他对着工作员罗汉忠说:“都是乡里乡亲的,为啥要这样对待?就你说要建立起人人平等,人人有饭吃的新社会,那也得慢慢建设,不能靠抢人来实现吧?”

罗汉忠一下子给噎的没话说,秦荣庭看到高老汉上来搅场子,不搭理自己的茬,还弄的罗工作员没话说,气就不打一处来。他上前一把抓住高老汉的前襟说:“你个老贫农!还净和地主富农穿一条裤子!”说罢一把将高老汉推搡倒地。

这时候王青山跑过来了,大喊一声,“不许打人!”

他这一喊把秦荣庭他们都震住了,停止了推推搡搡的动作,愣在了那里。

 

(未完待续)

                     合作信息                                

山西大陆丰贸易有限公司

经营范围:家庭装修,工程装修,建材销售

不锈钢:各类不锈钢304、201、430及不锈钢加工成品

化肥:硝酸铵钙硝酸钾、硝酸钙、硝酸镁、硝基水溶肥

联系方式:QQ  810224889,微信 w810224889

有做同类产品的朋友可联系太原市王先生,共同致富!

文章来自网络 版权归作者

谢谢阅读

长按上面二维码关注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遵循CC0协议

没看够?点下方,思索者此时正在阅读: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15)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16)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17)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18)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19)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20)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21)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22)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23)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24)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25)

 点赞是鼓励,转发是支持,谢谢朋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