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洋垃/圾必须送走:40万留/学生半/年花光“希/望工程”30年筹/款(附30多年前日本是怎样驱逐境内50万黑人的)!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中国高校国际化大跃进,“打肿脸充胖子”的低效与不公

大变局!刚刚,中日突然同时宣布大消息!

高官的女儿!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27)

2018-04-15 北方青杨 北方青杨 北方青杨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27)


    第五十九章                                                                                              

 

本来王青山已经回到家里了,他生气地跑了一路,到家里气呼呼地刚坐下来喘了口气,喝了两口老婆给他倒的茶水,就有人来向他说,会场上有人打人了,问他还管不管?王青山说:“我已经管不了事了!”

那人说:“我看他们要把卢宝祥往死里打哩!血流的滴滴答答的!不管咋说,你还是村长,你能放手不管?”

王青山一听这话,放下手中的茶碗赶紧往会场跑。到了会场边上,秦荣庭他们已经停止了殴打卢宝祥的行为,王青山就没有过去,他想看看会场的形势如何发展下去。

王青山听到卢宝祥说的话,心里觉得卢宝祥别看平时吝啬得很,可这家伙胆气不小,敢说!

等他看到平日里被村民尊重的长者高老汉也被推倒在地的时候,王青山再也看不下去了。他穿过人群,跳到台子上大声喊道:“不许打人!”

会场上一下子又静了下来。村民们都盯着王青山看。

秦荣庭扭过头看罗汉忠的反应,罗汉忠向他使了个眼色。秦荣庭就上前抓住王青山的前襟说:“你他妈的算个什么东西?敢在这里叫唤!”

王青山一把抓住秦荣庭抓他前襟的手,一个扭耍把秦荣庭摔倒在台子上,说:“老子还是石磨村的村长,有我在,就由不得你这个王八羔子在这里胡作非为!”说罢就在秦荣庭的脸上扇了两个耳光。

村民们更愣住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有人看着王青山在台上扇前秦荣庭的耳光,有人在看罗汉忠的反应。

罗汉忠的脸色变得铁青,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简直反了天了!他拔出插在腰里的盒子枪,向着天上放了两枪。这枪声把全场都震住了,连王青山也停住了扇秦荣庭的耳光,愣在那里不动了。鲁小牛趁机一脚踹在王青山的腿上,这一脚正好踹在了王青山受过伤的腿上,王青山“哎呀”一声就摔倒在台子上,秦荣庭一翻身就爬了起来,用脚踹王青山。

罗汉忠大声喊道:“打倒旧村长王青山,打倒老地主王青山,不能让旧势力再翻身!”

台上农会的成员也跟着喊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到“呯呯”两声枪响,这枪可不是罗汉忠向天上打的,这是有人在场子外面向台子上打黑枪。

这一下子可炸了窝,台子上的人都往下跑。村民们也四散奔逃,出了场子往家跑,逃命呀!

这黑枪是孙大马打的!

本来这孙大马早上起来到田野里去捉猫头鹰去了。他喜欢玩猫头鹰。这会儿他捉了一只猫头鹰回来,把它架在自己的肩膀上站在矮土墙外边看会场上的热闹。那猫头鹰被太阳的光线射的睁不开眼睛,眯着眼乖乖地站在孙大马的肩膀上一动不动。待到孙大马的枪响后,它被惊着了,扑棱棱飞了起来,慌里慌张地冲进了村外的树林子里去了。

孙大马看到王青山被人打的时候就想冲上台去帮王青山打架。可他一看罗汉忠拔出了盒子枪向天上打,就也拔出插在腰里的盒子枪,躲在矮土墙后面瞄住台上的秦荣庭鲁小牛打了两枪。可那两个人正在打王青山,身子移动的快,再加上他的枪法不咋样,没有打准。虽然没有打住,但把会场给打散了。王青山也趁乱跳下台来跑回家去了。

王青山一瘸一拐地回到家里,他老婆李玉一看王青山浑身是土回到了家,就知道他和别人打架了,就哭着说:“你都多大年纪了?还和人打架,不要老命了呀!”说着就赶紧拿笤帚给王青山扫身上的土。

王青山说:“别扫啦!不光是和别人打架!你没听见枪声!村里又要死人了!”

“是不是有人要往死里打你呢?”李玉惊慌地问。

“谁知道会出啥大事哩!我要到县里去一趟。”王青山说。

“焕章又不在了!你到县里能搬下救兵?”李玉问。

“我本来想去卫镇上找区土改工作队的人。可又一想,万一找工作队的人不顶事,咋办?我认识现在的书记周正凯,我找他说理去,村里这么折腾,要出人命的!”王青山说。

“那你赶紧去!”李玉松了口气说。

“给我来一碗茶水,要是我走了,有人到家来问我到哪里去了,你就实话实说。就说我到县里找周正凯书记去了。”

王青山喝了一口茶水,就调头往外走。刚走到门口外,他“哎呀”一声就摔倒在地上了。李玉赶紧扭着小脚跑出去扶起他来说:“老头子,你咋啦?”

王青山说:“刚才让那两个小王八羔子踹了两脚,正好踹在以前的伤口上了。疼得不行!”

“那该咋办呀?”

“没事!骑上马就没事了。”王青山说着一瘸一拐地向马厩里跑去。

他爬到马背上,马儿踏着碎步出了院子,他猛地一抽鞭子,胯下的马儿就像风一样穿过大街,向着县城的方向去了。

中午时分,王青山来到了县城。到了县衙门口,王青山看到进进出出的全是穿黄军衣的解放军,心里感叹道:“唉!是变了天了!”

他牵着马走上前去对站岗的士兵说:“麻烦长官进去给通报一下,说卫镇上石磨村的王青山要找周书记。”

站岗的战士笑着说:“老大爷,你不要叫我长官,叫我同志吧。”

王青山赶紧改口说:“解放军小同志,请您进去给通报一下,就说卫镇上石磨村的王青山要找周书记。”

那战士说:“你有啥事?”

王青山说:“有要紧事哩!”

那战士说:“那你等着,我进去通报。”说罢给另外站岗的战士打了个招呼,就进去通报去了。

过了一会儿,小战士出来了,他接过王青山手里的马缰绳说:“大叔,把马交给我,进去吧,周书记在里面等你哩。”

王青山把马交给小战士,匆匆往里走。没走几步,就碰见周正凯从里面迎了出来。

周正凯上前握住王青山的手问道:“大叔,你怎么来了?”

王青山说:“哎呀!村里要出大事了!”

周正凯说:“走,进去说。”

进了县政府,坐下后,王青山喝了一口周正凯递过来的茶水,就把村里发生的事情都给说了一遍。

周正凯听了后,脸色严峻地说:“王大叔,你说的这确实是个问题,我们党内在土改问题上有极左的情况存在!据我所知,这土改过程中,各地都有些过火的行为。在如何对待地主富农的问题上,党内意见分歧很大。党内有些有识之士已经向毛泽东主席反映了土改中的过火行为。西北局的第二书记习仲勋同志就把这个问题向毛主席反映过了。我想很快就有结果。你老保重身体。〞

原来,在西北地区的土改过程中,习仲勋曾去关中分区进行征购并分配地主超额土地的试点,亲身调查体验和处理农村的粮食、土地问题,有针对性地通过清算、减租、减息、献地等方法,使农民从地主手中获得土地;同时,对一般地主的土地还采用发行土地公债的办法进行征购,然后分配给农民。

可惜的是这样的温和合理政策并没有在全国推行开来,留下了千古骂名和无尽的遗憾!

 

王青山听了后着急地说:“你说的那远水解不了近渴!事情这样发展下去不行呀!村里现在就要出人命哩!”

周正凯说:“我马上派通信员骑马到卫镇上去,让在那里的土改工作队派人到石磨村去指导土改工作,制止过火的行为。”

通信员过来了,周正凯给那个通信员交代了几句,那通信员一个立正敬礼对周正凯说:“我一定完成任务!请周书记放心。”说罢就往外走。

王青山赶紧走了过去说也要和通信员相跟上回去。周正凯说:“本来想请您老留下来吃个饭,拉拉话。”

王青山说:“村里事情我放心不下,还是赶紧回去吧!再说你也忙得不行,以后有时间再拉话吧。”

周正凯说:“那您老一路上小心!”还扭头吩咐通信员路上照顾好王青山。

周正凯回到办公室,坐在椅子上叹了一口长气。他忧虑的想起最近土改运动中发生的一些让人揪心的事情。

在晋绥地区土改运动中,特别是康生、陈伯达搞的让“贫雇农打天下坐天下”、“群众要怎么办就怎么办”的“左”的做法大行其道。在传达全国土地会议精神时,就讲了许多“左”的东西,提出了“村村点火,户户冒烟”的口号,还以晋绥地区把五台山大庙炸了个稀烂作为典型事例宣扬。习仲勋在调查研究中发现,一些农村不加区别地平分一切土地,把财产较多、生活较好的农民当土改对象,许多群众斗争会上,总是有几名打手,专门捆、打、吊、拷,弄得人心恐慌。习仲勋在会后的一份调查报告中写道:土改一到农村,就发生极左偏向。凡是动起来的地区,多去强调“贫雇农路线”,反对所谓“中农路线”,都是少数群众(不是真正的基本群众)起来乱斗、乱扣、乱打,乱没收财物,乱扫地出门。

交口五六十名群众住在地主家里斗,杀羊宰鸡,每日三餐,早上米饭,中晚馍馍面条,吃喝了八九天,临走时又乱拿一顿。

有些乡村贫雇农很少。有的是好吃懒做,抽赌浪荡致贫的,如由这些人领导土改,就等于把领导权交给坏人。

原来在土改的过程中,各地都出现了打人杀人的事件,在山西最为耸人听闻的是晋西北兴县著名的开明绅士刘象坤被当作恶霸地主活活打死。这个刘象坤的儿子刘武雄原是共产党的干部,土改过程中,为了与地主老父亲划清阶级界线,竟然夺下身边民兵手里的步枪在父亲的尸体上捅了两刺刀!刘象坤的哥哥是当地著名的拥拥护共产党的人士刘少白,曾经营救过身处牢狱的大共产党王若飞、杨献珍等著名共产党人。他虽说是边区参议会副议长,但也被押回家乡批斗,并被撤消了所担任的一切职务。这刘氏兄弟是黑峪口人,在批斗大会上,黑峪口村的党支部书记刘玉明没有通过干部审查,也被说成了是个恶霸干部,被当地贫民团的人打得死去活来,晕死了过去。有个参加斗争的年轻人看到他还在喘气,就举起一块大石头朝着他的头上砸去,没想到这一砸还把已经昏过去的刘玉明砸醒了!刘玉明醒过来后马上就给围在他周围的人们跪下了,他想活啊!想活着给自己的老娘养老送终。他给大家转圈磕头央告着。不知为啥平日里亲近的乡亲似乎已经在这残酷的斗争中泯灭了人性,一个土改积极分子为了表现,举起木棒子一下子打在了他的头上,他又昏了过去。周围的人以为他死了,就用绳子把他拖到黄河岸边,扔了下去。没想到刘玉明没掉到黄河里,而是掉到了黄河滩上,在河滩上躺了一阵子又苏醒过来,要挣扎着往起站。几个土改积极分子看到他没有死利索,又下到河滩,端起刺刀在刘玉明胸脯上猛扎两刀。这刘玉明死后,有个愚昧的家伙听说吃人的心脏能够治病,便用刺刀将他的心脏掏出,拿回去给自家的病人吃了。
 
还有,兴县蔡家崖召开斗争大地主牛友兰的“斗牛大会”。这牛友兰是晋西北的首富,抗日战争中,牛友兰为了支持八路军打日本,把自家的房屋、店铺、工厂、土地、金钱几乎全部捐献出来。据说仅一次捐献就武装了贺龙将军的一个团,因此在土改前他已经几乎是一无所有了,成了无产阶级。但是到了土改的时候,他仍然在劫难逃,土改积极分子没有放过他。由于牛友兰没有做过啥坏事,村里的乡亲们同情他,斗牛大会效果很不好,于是有人就用铁丝,也有人说是用妇女用的发簮刺穿了他的鼻子,让他的儿子、曾任晋绥边区行署副主任的牛荫冠牵着游街示众,牛友兰的鼻翼被拉扯断了,血流不止!牛友兰老人已经六十多岁了,受不了这种奇耻大辱,随即气血上冲,当场毙命。这都是土改过程中的严重过激行为,令人十分忧虑。

想到这些,周正凯就有些胆寒地想起了他老家也在土改,想起了家里的地主老父亲,就赶紧给老家写了一封信,问询家里的情况。

过了一个多月,周正凯才接到了回信,信里说家里已献了地,没发生啥大事,周正凯这才放下心来。

(未完待续)

                     合作信息                                

山西大陆丰贸易有限公司

经营范围:家庭装修,工程装修,建材销售

不锈钢:各类不锈钢304、201、430及不锈钢加工成品

化肥:硝酸铵钙硝酸钾、硝酸钙、硝酸镁、硝基水溶肥

联系方式:QQ  810224889,微信 w810224889

有做同类产品的朋友可联系太原市王先生,共同致富!

文章来自网络 版权归作者

谢谢阅读

长按上面二维码关注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遵循CC0协议

没看够?点下方,思索者此时正在阅读: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17)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18)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19)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20)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21)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22)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23)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24)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25)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26)

 点赞是鼓励,转发是支持,谢谢朋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