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屌丝福利——马来十大美女

倪妮的裸照,露胸照,抽烟照全部流出,跌破眼镜!

带大家了解一下91porn里耳熟能详的一些名人吧[top排行榜]

气质女神倪妮出道前太狂放,自慰拍揉奶照上传网络,冯绍峰已经解脱了,井柏然你心真大!

无限极被查!千亿“直销龙头”与背后的“命案”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37)

2018-04-27 北方青杨 北方青杨 北方青杨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37)

        第六十九章

 

这是新社会的春天!辽阔的乡村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严酷动荡的旧社会过来的人们开始了发家致富,奔向新生活的道路。

村里的这些变化让村干部们感到欣喜,但也有人吃了一惊,特别是秦荣庭,他自己眼睛不好,以前在社会上瞎混,又没啥劳动经验,老婆也不在卫镇上做生意了,家里劳动力又不强,看到村里这么多人光景很快就走到前头去了,他的内心着急呀!

一天开会,他就对罗汉忠说:“罗书记,你看看,这村里成啥了!走富农路线的人越来越多了,出不了几年,有人就又成了地主了!不又两极分化了吗?不就又回到旧社会?”

罗汉忠听他这样说,也忧虑地说:“是啊!土地买卖的现象又出现了,还有人雇佣卖了地的户搞剥削,也有人偷偷放高利贷!这还了得!是又要回到过去了。就连以前的土改积极分子鲁小牛都跟着刘龙九他们走上富农路线了,这是个事啊!这不,上面刚下来这个文件,中央决定发展农业互助合作运动,看来咱们要领导大家走互助合作的路子,走共同富裕的路线,不能让两极分化再出现。”

秦荣庭说:“罗书记,你就说咋干。你吩咐吧,我打头阵!”

罗汉忠说:“把村里的穷人再组织起来,走互助道路。另外把小牛再拉过来,让他做互助组的榜样!咱们得领导村民走社会主义的道路,把大多数中农团结起来,孤立富农,不能让富农路线在村里再扩大影响,最后富农又变成了地主,雇佣剥削穷人!〞

秦荣庭自当了干部,进了扫盲班也识了些字,没事也看看报纸,他按照报上的调子说:“毛主席说了‘对于农村的阵地,社会主义不去占领,资本主义就必然会占领。’咱们要和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人斗!”

第二天一大早,秦荣庭就领着几个人往村里的墙上刷标语:“消灭地主!孤立富农,限制富农,团结中农,办好互助组。”石磨村轰轰烈烈的互助合作运动开始了。

经过一阵子的工作,鲁小牛在村干部的说服教育下,作为带头人,组织起了石磨村的第一个互助组。这个互助组里就有刘改花,这个刘改花刚开始不想进互助组,可他的丈夫说:“土改咱们得了好处,不能落到后头去!”积极响应了村干部的号召,加入了互助组,那时候叫个初级社。在这个初级互助组的表率作用下,村里也陆陆续续组织了其它一些互助组。

不想入互助组的首富刘龙九丢凉话说:“口号喊得挺好!让发展生产,可我们稍一富裕,他们就让我们互助,这不是便宜了那些懒汉?我就不入互助组,看他们能拔我一根球毛!”和他关系走得近些的李宝利几个富裕户也跟着他没入互助组,还在单干。

也没有人联络王青山加入互助组,这个老地主似乎被人们遗忘了,他自己在果园里忙活着,默默地观察着乡村的巨变。

这一天,王青山到县城里去卖水果,快到中午时分的时候,碰到了低着头慢慢踱着步子走过来的柴宗儒。王青山看到穿中山装的柴宗儒失去了当年儒雅的军人风度,变成了一个低头沉思的老者。

当柴宗儒走到王青山的水果摊子前时,王青山有意“哼”了一声,柴宗儒便抬起头来看,当他看到是王青山时,惊讶地看着他说::“王村长,是你呀?”

“是我,看来你还是把我认出来了。”王青山说。

柴宗儒说:“我咋能忘记你呢?你是程县长的拜把子兄弟,是个明白人啊!”

“啥明白人?我只是不在你们那个圈子里,在外面看的清楚些罢了。”王青山说。

柴宗儒说:“你啥时候收拾摊子,完了我请你吃饭,咱俩好好拉呱拉呱。”

“我正想向您请教些事情哩。”王青山说。

柴宗儒说:“那好,我等你,过一会儿咱们到东大街的人民饭店,我请你吃饭。”

“好吧,那你等我,我一会儿就过去。”王青山说。

说罢,柴宗儒朝东大街走去了。王青山又卖了一会儿水果,便把剩下的水果收拾起来放到一个布袋里,准备一会儿都给柴宗儒带上。收拾完,他便赶着马车向东大街上的人民饭店走去。

到了东大街的人民饭店跟前,柴宗儒正在饭铺外面等着,一看见王青山过来了,忙过来招呼着帮王青山把车子放好,然后拉着王青山的手进了人民饭店。

在饭店里坐定,柴宗儒招呼上菜。王青山说:“柴兄,简单点,够吃就行了。”

柴宗儒说:“咋也得让你吃好哩!”招呼完了上菜,两人拉呱了起来。

王青山先问道:“柴兄,我知道县城被攻破后你领着三百多名兄弟降了共产党,共产党给你一个什么职位?”

柴宗儒说:“我现在在县文化馆做编修,研究收集县里的历史,后半辈子就打算写县志了。”

王青山说:“那是个清闲的差事,看来共产党待你不薄。”

柴宗儒说:“那是!凡是投诚过来的国军人员,待遇都还不错。北京城里的张治中和傅作义就是个样子,在这一方面共产党的政策不错,知道如何笼络人心。”

王青山说:“这共产党就是能!可有个事我放在心里就是解不开,今天碰见你了,想让你给说说。”

柴宗儒说:“王兄,不要客气,有啥事你尽管说。”

王青山说:“前几年土改的时候,我看到所有的土地都被平均分配了,虽然心里有些不情愿不痛快,可一想全国都这样,慢慢心也就平了。可后来我从报纸上看到这土改是要“废除封建土地所有制”,我就不解这“封建土地所有制”是个啥意思?今天碰见你了,你给说说这“封建土地所有制”是个啥意思?”

柴宗儒听了这个问题后一愣,皱着眉想了一会儿说:“这个封建土地所有制大概意思指的是过去的皇帝家天下,过去的皇帝打下天下后,天下的土地都是他一个人的,有句话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那土地既然是他一个人的,他想封给谁就封给谁,当然大都封给了给他打天下立下功劳的功臣,这就叫个封建土地所有制。”

王青山听了这个话以后,也皱着眉头疑惑的问:“那我的祖宗又不是功臣,没有得到过去皇帝给封的土地,我们家的土地是自己一辈辈辛辛苦苦挣来的,凭啥给分了!”说着王青山的声音就高了起来。

柴宗儒一看这阵势,忙挥着手让王青山小声点。王青山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太激动了,便憋着通红的脸不吭气了。

柴宗儒向四周看了看,现在不是吃饭时间,看到没有啥人,他才松了一口气小声说:“这个事我以前没有认真考虑过,现在经你这么一说,觉得还真是个问题!”

两个人都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柴宗儒说:“在土改这个问题上,以前阎长官倒是有一些措施比共产党的政策合理些,只可惜没有实行成。”

王青山抬起头来问;“阎长官是啥措施,也是分土地?”

柴宗儒说:“也是分土地,只是办法不一样。”

“有啥不一样?”王青山问。

柴宗儒说:“当时阎长官也看到了有好多农民没有地,社会不稳定。再加上共产党均分田地的宣传,扰的乡村里人心不稳,阎长官无法达到有效的稳定统治,就也想了个土改的法子,但没有实行成。”

“为啥?”王青山问。

柴宗儒说:“阎长官想的法子是,政府发行公债,用发行公债募来的钱收买多地户多余的土地。然后由政府把土地分给无地的农民,这样希望达到两面兼顾的效果,维护社会的和谐稳定,可惜没有弄成。”

“这个法子好些,无地的农民得了政府白给的地,自然得承政府的情,拥护政府。那些卖地得到钱的户也会用卖地得来的钱来做些生意,自然没啥大怨言。这两面讨好的法子为啥没有实行成?”王青山又问

柴宗儒说:“当时阎长官用这个法子在他的老家五台县做了些试验,土地多的人有怨言,再加上当时他忙着打仗争夺天下,这个事就没有推行得开。”

王青山叹了一口气说:“原来是这么个回事。”说罢也就不吭气了。

这个时候菜上来了,柴宗儒就招呼王青山喝酒吃菜。吃饭的过程中,柴宗儒问:“王兄,土改过程中你没有受啥治吧?”

王青山说:“没有受啥大治,在以前打日本时我认识了周正凯书记,他后来护住了我。”

“你认识周正凯?”柴宗儒有些惊奇地问。

王青山说:“那时候打日本,我往山里给八路军送粮时认识了他。”

“对,他那时候是个连指导员,我们也打过交道。”柴宗儒说。

王青山接着说:“土改时,村里人要打地最多的卢宝祥。我那时还是村长,站出来说了几句公道话,和人家拉扯推搡起来,让人家给踹了两脚。把这条以前受过伤的退给踹坏了!现在行走还不咋方便,后来我的一个兄弟帮衬我往台子上打黑枪,让人给打死了!”

“村里还出了一条人命?”柴宗儒惊讶地说。

王青山说:“不是一条,是两条人命!那个卢宝祥也让给打死了!”

柴宗儒听了后叹了一口气说:“我当时也觉得有些太过分了!这土改有些简单粗暴!只是为了收买大多数穷人的人心,把过去那些能干的人都压制住了,在法律上和道德上都说不过去。完了又把人划了成分,把人划成了三六九等。其实都是中国人,在你的治下都是子民,应该是平等的。划分成三六九等,容易导致社会的不稳定。只有政治高压才能保持稳定。唉!都是跟那个苏联学的,可没有办法呀!这就是革命!是个大动荡大变革的时代,免不了有些差错,冤枉些人。不过我看这共产党是真心为大多数老百姓好,为国家好。特别是现在共产党的干部那真是清廉!这毛泽东就是厉害!为了坐稳江山,把和他一起爬雪山过草地的两个贪污犯拉出去毙了!这一点上就比蒋介石强!再说你看这没几年,共产党就把吸大烟的、卖淫嫖娼的、裹小脚的恶习给清理得干干净净。几千年来没有政府能做到这一点,着实是了不起呀!只有这样咱们中国才有希望,个人受些委屈,也就算了!再说这是大势所趋,你也没有说理的地方。”

王青山听完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我那敢找人说理去!也就是碰见你了,实在憋不住了,想不开和你聊一聊。事情已经过去了,也只能这样了,咱一个老百姓,又背着个地主的成分,能有啥法子!按照你说的将来国家好了,共产主义建成了,兴许咱也能过上好日子,你说不是?”

柴宗儒说:“这就对了!你能这样想,我真高兴,咱们一起向前看吧!”

王青山沉重地点了点头。

又吃了一会儿饭,柴宗儒问:“王兄,你现在还有多少地?”

王青山说:“原来有八十多亩地,现在只有十几亩了,好日子是过不成了!不过够吃喝了。只是年纪大了,我这身体不行了,日本鬼子在我腿上打的这一枪开始发作了,天一凉,这腿就疼得不行。这不,我种了些果子,农闲时卖些果子补贴家用。”

柴宗儒说:“那也好,以后有啥难处,到县里来找我,虽说我没有啥职权,但人脉还是有些的,能帮上你的忙。”

王青山连忙说:“那就先谢谢了。”说罢抱拳做行礼状。

柴宗儒赶紧走过来扶住王青山说:“看在程焕章的面子上,咱们也应该互相帮衬呢!”

王青山说:“那是!”

吃完饭后,王青山要把剩下的水果送给柴宗儒,柴宗儒坚持不要。王青山说:“这都是些自己种的东西,不值几个钱,是我的一点心意,你要是不要,就是看不起我这个兄弟。”

柴宗儒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收下。”

说罢两人就作揖相别了。

 

王青山赶着马车从县城往卫镇方向赶,快到卫镇的时候,他看到前面路上有个穿军装的汉子背着个行囊正往前走呢。只见那人的一只胳膊是个空袖筒,随着步子一甩一甩的。王青山赶着马车快到那人跟前的时候喊道:“坐车不?捎你一截路。”

那汉子扭过头来看,定神一看后,便对着王青山叫道:“王村长,王大叔,是你呀!”

王青山也认出他来了,惊喜地喊道:“吉祥,你怎么回来了?这么多年也没个音讯,你到哪里去了?来来来!快上车。你的胳膊咋啦?”

李吉祥把背上的行囊放到马车槽里,一扭身子坐到了车上,对着王青山亲热地说:“王村长,你这是干啥去了?”

王青山说:“我刚从县城卖果子回来,你的胳膊负伤了?快给我说说你这些年到哪里去了。”

李吉祥说:“我的胳膊在朝鲜战场上被美国鬼子的炮弹片给削掉了!”

“这么说你也到朝鲜了?是不是还和陈克功刘憨憨他们在一起?”王青山问。

“是在一起,只是刘卫国,就是憨憨在战场上失踪了!我们部队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李吉祥叹了一口气说。

王青山“哦!”了一声又问道:“那克功咋样?”

李吉祥说:“克功当了团长了。”

“这次就你一个人回来?克功没回来?”王青山问。

“我负伤了,提前复员回家了。克功还在部队上,战争还在打。”李吉祥说。

 “那啥时候战争能结束了?”王青山问。

“快了,现在已经进入了对峙阶段,听说毛主席已经让谈判了,现在就是打打停停,边打边谈。”李吉祥说。

王青山问:“你是随着部队从咱这里直接去的朝鲜,还是咋地?“

“不是,我们的部队属于解放军太岳兵团,解放了山西,我们就随着部队过了黄河往南打,一直打到广东。休整了一年,正打算复员哩,朝鲜战争爆发了,我们就被调到了朝鲜。”

说话的功夫马车就穿过了卫镇,拐过弯他们就来到了去石磨村的路上。过浍河上的石板桥时,李吉祥看着清凌凌的浍河水说:“在朝鲜打仗时,有时渴的喝不上水,就从地上抓一把雪就着炒面吃,那时候我就想起了咱浍河里的水。”

王青山停下马车来,说:“那你就下去喝上一口家乡水,洗把脸吧!走了一路,我看你也乏了,洗洗脸,解解乏。”

李吉祥跳下马车来,走到河边蹲了下去,他只有一只手了,无法洗手,也无法掬起水来喝。他把手在水里摇了摇,抓住一块干净的鹅卵石搓了搓,就当是洗了手,然后单手掬了一点水喝了,说:“真甜啊!”然后又抹了抹脸,他回过头来一脸沧桑地对王青山说:“村长,我这一走就是九年!不过这九年也算是走遍了大半个中国,要不是王村长您当年把我们领上打鬼子的路,我还在村里跟着秦荣庭逛哩!”

王青山说:“吉祥,以后不要叫我村长了,我早就不是村长了!”

李吉祥似乎醒悟过来,他问道:“那咱们村现在谁当家?”

“是一个外来的复员军人,叫罗汉忠,河南人,他是书记兼村长,一把手,二把手是秦荣庭,他是农会主席,不知为啥,这几年来罗汉忠就是没让他当村长。”王青山说。

“他是农会主席?秦荣庭?”李吉祥诧异地问。

王青山说:“可不是,土改时他挑的头。”

李吉祥“哦!”了一声,又问道:“大叔,土改时你没受啥治吧?我在部队上也听到了一些土改时发生在地方上的事情。”

“我没受啥大治,要不是我给八路军送过粮食,也要遭些罪哩!不过土改时村里死了两个人,一个是卢宝祥,一个是孙大马。”王青山说。

“啥?孙大叔给死了?咋死的?”李吉祥惊讶地问。

“过去的事我不想多说了!况且现在我的成分不好,不敢乱说乱动!这些事你回到村里慢慢就知道了。”王青山说。

“不管你是啥成分,大叔,我知道你是好人。”李吉祥说。

王青山说:“你是复员军人,回到村里肯定要当干部哩!好好干吧,为咱村里人做些好事。”

“这没问题!大叔,这也不枉您把我领上正道,再说我也在部队上受这么多年的教育,党的教育就是要我们为人民服务哩!”李吉祥说。

“那就好!”王青山说。

马车进村了,王青山说:“有啥事你到家里来找我,要是我不在家里,就到果园里来找我,我大部分时间都在果园里。”

“好嘞!大叔,你走好!”李吉祥说罢跳下马车来扛着行囊回家去了。




                     合作信息                                

山西大陆丰贸易有限公司

经营范围:家庭装修,工程装修,建材销售

不锈钢:各类不锈钢304、201、430及不锈钢加工成品

化肥:硝酸铵钙硝酸钾、硝酸钙、硝酸镁、硝基水溶肥

联系方式:QQ  810224889,微信 w810224889

有做同类产品的朋友可联系太原市王先生,共同致富!

谢谢阅读

长按上面二维码关注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遵循CC0协议

没看够?点下方,思索者此时正在阅读: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25)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26)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27)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28)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29)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30)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31)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32)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33)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34)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35)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36)

 点赞是鼓励,转发是支持,谢谢朋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