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高官的女儿!

投资“狠人”赵本山

大变局!刚刚,中日突然同时宣布大消息!

中国高校国际化大跃进,“打肿脸充胖子”的低效与不公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58)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58)

北方青杨 北方青杨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58)

第九十章

 

原来,自文化大革命爆发以来,省城成立了众多的造反派组织,斗争激烈,一片混乱!就连省政府高层也分裂了,相互之间的斗争十分激烈,达到了势不两立的地步。

到了1967年年初,为了控制省内最高统治权力,省城的一部分领导嗅中了政治方向,寻机而动,抢先一步到帝都北京寻求中央的支持,经过一番告密运作后,得到了“文化大革命领导小组”的支持。如愿得到了〞尚方宝剑〞后,这些领导迅速从北京返回省城,开始了秘密串联,打算响应中央文革小组的建议,夺取省内的最高领导权。经过一番暗中运作,他们分裂了原先的省高层领导机构,串联了省会的一部分领导,连夜开会,成立了“省文革核心小组”,准备开展大规模的夺权斗争。

 到了这年一月十二日夜,“省文革核心小组”秘密召集了“省革命工人造反决死纵队”、“省革命造反兵团”等25个造反组织的头头,举行了气氛紧张的造反派联席会议,会上成立了“省革命造反总指挥部”,后来简称“红总站”。会议确定“省革命工人造反决死纵队”头头、省第十三冶金建设公司工人造反头目杨城孝为总指挥,密谋夺取省内的最高领导权。

开完会后,“省革命造反总指挥部”在杨城孝的指挥下,立即调动了一万余人,乘着省内另一部分领导尚在睡梦中酣睡之时,连夜行动开始夺权。他们的行动导致省城各领导机构大院内人影幢幢、一片混乱。造反派们在夜色的掩盖下如虎狼般迅猛地占领了省委、省人委和市委、市人委的办公机构,夺取了省市领导大权!

这次夺权被称之为、“一一二”夺权。夺权成功后,一月二十三日,北京的中共中央正式表态支持“一一二”夺权行动。到了二月十日,“省文革核心小组”宣布其为“领导全省工作的战线党的领导核心”。同时增补了省里最著名的农业领军代表人物、全国劳动模范程永富为小组成员,并宣布“省革命造反总指挥部”行使省里的一切职权。

然而在“一一二”夺权中,没有在权力上分得一杯羹的“省大中院校红色造反联络站”,后来简称“红联站”等组织的造反派头目们非常愤怒,也联合起来开始自行夺权,很快就形成了“红总站”的对立派。

双方开始了在全省范围内的激烈争夺!

与此同时,令人惊讶的是省革命委员会内部也分裂成为两派,开始互相争斗。省城陷于混乱中。到了一月二十三日,为了使得省城的局势得到控制,处在北京的林彪遥控下令军事管制!于是省城就形成了两大派,其中程永福一派,支持“红总站”,处于明争暗斗的下风,遭到了上面的打压;“红联站”,一时处于得势的位置。

到了四月十四日,省城的派系斗争愈发激烈!失势的“红总站”派经过一番开会讨论后,决定开始大反攻!以扭转两个多月来的颓势。它们的成员在省城街头贴出铺天盖地的大字报,猛烈炮轰“红联站’,指责他们“分裂新生的红色政权”。

但是他们的对立面也不是吃素的,马上开始了反击。支持“红联站”的成员立即贴出大字报,提出了“支持红联站,打倒红总站!”的口号。从此,这两派便由嘴皮子上的口诛笔伐,发展到了到肢体上的拳打脚踢,棍棒相加,双方成员死伤惨重。省城街头、工厂、学校、事业单位的大规模武斗爆发了!武斗的惨烈程度震动了中央。

到了七月份,这两派的矛盾和争斗更加激化,逐渐进入到了有预谋、有组织、规模更大的武斗阶段。具体表现就是下面各地方造反派也跟随省里分成了两大派,分别从属和支持省城的““红联站”派和“红总站”派,开始了震惊全国的大规模武斗。

下面的武斗开始发生在著名的古城平遥。平遥大武斗,揭开了山西大规模武斗的序幕。

平遥武斗开始之前,平遥县城里就形成了“总司”派和“联络站”派两大派。“总司”支持“红联站”派,“联络站”支持“红总站”派。

快到这一年的“八一建军节”了,得到解放军支持的“总司”派的头头们决定在八月一日召开庆祝大会,以显示他们和军队的联合,以及他们在造反夺权的斗争中取得的伟小彪就。以此同时,“联络站”派的头头们也不甘示弱,立即决定在同一天召开学大寨大会,说是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学习大寨的战天斗地的伟大精神,和对方唱对台戏,企图在气势上压倒对方。

这场两派对立的滑稽大会开完后,两派成员都开始上街展开游行,高喊口号,以显示他们的威势。

这平遥是一个古色古香的美丽小城,有着千年的悠久历史,它的街道都是明清时代修建的,比较狭窄。在大游行中两派队伍相遇了,双方的成员见了面互不服气,互相对骂,试图压倒对方。就这样他们发生了语言上的冲突,打起了嘴仗。但随后嘴仗就发展成了武斗。两派的成员开始拳打脚踢,紧接着就手持棍棒互相殴打,接下来就是石头砖块瓦片乱飞,声音高昂的高音喇叭对骂助阵,非常暴力热闹。双方一直鏖战到天色渐黑,他们的成员才头破血流嘴里骂骂咧咧地回到了各自的营地开会。

经过开会预谋,到了八月三日,这两派经过了充分的准备,经过了战前的大动员,组成了武装斗争决死大队。他们的成员手持棍棒、铁锨、铁棍钢钎,砖头瓦片等类似冷兵器时代的原始武器,麋聚在平遥县城的南门口再次展开了大规模的殴斗。在混乱的殴斗中,“总司”的一个战斗成员被砖头击中,从一个房屋顶上掉下来摔成了重伤,第二天就死了!死人事件震动了死人一派的头头,他们打算准备更猛烈的报复。这就更进一步激化了两派的矛盾,加深了他们进行“你死我活斗争”的决心。

到了八月四日,“总司”的头目为了报“杀死我革命战友”的仇,再次调动旗下的成员向对方发动进攻,挑起了武斗。限于实力有限,为了保证“一战定乾坤”,他们甚至调动了下属的农民武斗队伍进到平遥城里参加武斗。在这次更大规模的武斗中,“联络站”派由于麻痹大意,准备不足,人数实力悬殊,被同仇敌忾的对方打得节节败退。他们中有两个参加武斗的学生被对方围殴,不幸从平遥城墙上摔了下去,造成一死一重伤的严重后果!此战过后,“联络站”派在城内的据点有多处失守,被对方夺取。城内只剩下他们在古老的文物城隍庙里设立的据点和与之相连的平遥一中据点。

就在即将被击垮的关键时刻,处境极为被动的“联络站”头目计高一筹,马上派人火速赶到了首都北京,向中央控告“总司”一派反大寨,主动挑起了武斗,还打死了人!中央一听死了人,觉得事关重大,马上打电话派程永福前往平遥,要他立即妥善解决平遥的恶性武斗。

八月六日,程永福手持中央文革小组的最高指示,同中共晋中地区核心小组、解放军、群众代表组成了“三结合”小组,火速前往平遥处理武斗问题。

八月七日,程永福一行人到达平遥古城外后,平遥县武装部、县革委的一些人和“总司”头头,他们本来就是反程永福派,听说程永福要来解决他们,于是迅速集合了几千名农民和手持枪械的武装民兵进入平遥城,准备凭借坚固的古城墙死守,不让程永福等人进城。

但是程永福等人的到达,对于城内处于守势的“联络站”一派来说无异于盼来了大救兵。于是“联络站”马上派人出城迎接程永福一行人。但他们被对手阻拦,无法和程永福见面。

随后经过了双方的交涉,程永福到达了“联络站”的大本营平遥一中。但他并没有公正妥善地解决问题,而是马上通过“联络站”的高音大喇叭发表了煽动性的讲话,明确表态支持“联络站”的“革命行动”。“总司”派的成员听后,顿时群情激奋,立即派人围住“三结合小组”,绑架了前来解围的解放军战士,并且枪杀了随行人员!并出动武斗大军包围了平遥一中,从而导致了更大规模的恶性武斗流血事件!

当天下午黄昏时分,天色昏暗,“总司”派开始对“联络站”的大本营平遥一中发起了总攻。“联络站”的头头一看对方发起了猛烈的攻势,在对方的总攻开始后,为了保护省城来的领导,赶紧派人将省城来的程永福转移到隔壁的城隍庙内隐藏起来。

紧接着,双方开始了惨烈的斗殴!由于程永福的偏袒,激起了“总司”派的仇恨,但也鼓起了“联络站”派的斗志,导致双方动了真格的!他们动用了军队才拥有的重机枪、钢炮、步枪。这些武器都是从县武装部拿出来的。同时他们还收集了民间的土枪、长矛等武器,还找来了硫酸作为化学武器向对方泼洒。武斗的一直持续了四个多小时,导致50余人死伤!!!“总司”派还将被枪杀者的尸体堆在一起作反面教材,以便震慑对方,瓦解对手的斗志。

惨烈的斗殴一直持续到了当天晚上十点,被围攻的“联络站”派被打的顶不住了!隐藏在城隍庙内的程永福也害怕了,赶紧派人通过邻县的祁县解放军驻军机关,向中央和省核心小组发出急电,电称:程永福等“下午6点到平遥城,进城10分钟,‘总司’开枪打伤6人,把六道城门封锁,通信联络中断。经了解完全是由人武部和公安局的一些人操纵的,请采取措施”

八月八日零点过,新华社的记者在平遥城外借用铁路电话,向新华社山西分社报告了“程永福在平遥被围”。山西分社立即向北京报告了这条消息。程永福被围困和平遥如此恶性的局势令中共中央震惊。随即,中央来电令第六十九军军长,要他保证程永福的安全,无论如何要把他接出来。第六十九军军长当即亲自率领解放军一个武装营和一个徒手连,乘数十辆军车赶到平遥。围城的“总司”派一看解放军来了,不敢阻挡,让开了进城的大路,解放军部队一枪未发就进了城。进了城后,第六十九军军长让程永福换上军装,混在战士中乘车撤出平遥。

但程永福被解救出来并不为省革委会所知,为解救“三结合小组”和平遥之围,省革委会出动大量工人,头戴柳条帽,手持铁棍,由“红总站”总头目杨城孝亲自率领,乘坐2010轮大卡车,前往支援。与此同时,号召了省城和平遥附近各县“红总站”派的武斗队伍共约万人以上,到达平遥。

王长河这天清晨在省城大街上看到的就是省城的“红总站”人马赶往平遥时的情景。王长河回到了厂里,很快就被厂里组织了起来,说是要到平遥解救农业战线上毛主席的好学生程永福!程永福是党中央毛主席在全国农业战线树立的一面旗帜,造反派头头们决定前去营救。本来王长河的成分高,人家造反派不接纳他参加革命,可这时需要人手上阵武斗,造反派头头一看王长河长得高大,便临时决定把王长河拉进队伍里,坐上大卡车出发了。

大卡车出了城市,王长河发现一路上都是一辆接一辆的大卡车,车队连绵不绝,向着平遥方向进发。每辆车的车斗里都站满了头戴钢盔和柳条帽,手持长矛的造反派成员。

几个小时后,王长河所乘坐的车到达了平遥城外。王长河远远看到先到达的造反派队伍已经把平遥城团团围住了。下了车,造反派头头组织自己的人马上前准备参加攻城。到了城下,王长河看到这平遥城保存得非常完好,高大坚固,城墙上站满了守城的人。王长河心想,这城咋攻呀!上面的人要是往下扔砖头,不砸坏人才怪哩!

他正担心地想着呢,攻城的冲锋号吹响了。只见先来的队伍早已组成的决死队队员们从城门口向着城里冲击。果然不出王长河所料,守城的人们扔下来了砖头瓦块。没想到攻城的人们头上有钢盔的护卫,又人多势众,在冲锋号的激励下,显得勇猛无比。很快就冲进了城。守城的人也挨了攻城人马的砖头石块还击,溃退进了城内。紧接着,大队人马也随着决死队进了城。王长河他们登上了平遥城墙。王长河看到城内守城的工人、农民、学生。他们虽然溃退进了城,但面对数倍于自己的人抵抗的依然非常顽强,不断地抛出自己手中的石头砖块。但进攻的人抛出的砖头石块更多,很快就有人头破血流了。进攻的队伍人多势众,经过几个小时的混战,把城里的人压缩到了平遥城的中心地带。

王长河也随着队伍进了城。他走在后面,到了城内的大街上。王长河的心思很快就不在武斗上了,而是被城内街两旁的建筑所吸引。本来他一开始看到城墙就有些惊讶,看到城内的建筑他更惊讶了。他跟着林远山学了一阵子画画,对艺术开始敏感起来。他觉得这里的建筑都是艺术品,而且保存得如此完好,要不是周围乱哄哄声嘶力竭武斗的人群,他还以为回到了古代哪座城里了。

就在他惊叹于这里古代建筑保存完美的时候,他听到了一阵吓人的痛苦嗥叫声。等他转过头看时,发现一个被抓的守城人员正在被众多条棍棒围殴。还有许多俘虏被抓,排着队高举双手走过,押送的人对着他们拳打脚踢,吐唾沫。

又过了几个小时,守城的人终于投降了,他们从平遥城中心最高大的建筑鼓楼里伸出了白旗。攻城人马抓住了他们的头目才知道程永福早已经被解放军救出,安全地回到了省城了。

这次攻城混战纯粹成了一场由于消息不灵通而导致的误会,使得群众受伤无数。

这次混战,也使得平遥城里的居民意识到保护自己居住的古居的必要性。为了防止下一次武斗的破坏,平遥城里的居民们自发地用黄泥巴将古城里和老屋上的彩色装饰画、精美的木雕全部涂抹掩盖保护起来。后来风行一时的红卫兵破四旧活动开始时,古城里的年轻娃娃红卫兵们发现这里似乎没有旧东西要破。但整座城是古旧的,但他们觉得总不能把自家居住的整座城都烧了吧!就这样,美丽古朴的平遥古城基本被保存完整。三十多年后,平遥古城被联合国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开始大放异彩!当然这是后话了。

到了这天下午,由于守城的人已经投降,来自省城的造反派们便留下一部分人马继续占领古城,其余的人马返回了省城。王长河便随着自己工厂队伍回到了省城。

人们没想到的是昨天程永福被解放军救出后,今天又返回到了平遥城了!只是大部分人不知道罢了。程永福为啥又返回平遥城?原来是返回来制止武斗,解决两派冲突的。他由解放军保护返回。而今天开始的武斗其实是在他的指挥下开始的。他说是返回来解决武斗的,其实他的返回又加剧了武斗的惨烈程度。

守城的人投降后,程永福开始带领留下的人马镇压反对派。武斗中被俘虏的人都被押送到一个地方,受到审判,有人遭到了报复性毒打。随后开始了自上而下的大清洗,从县城到公社很多人被开除了公职抄了家,被胜利者押解上街游行,受到了严肃处理,进了所谓的“学习班”反省。

又过了一天,处理完事情程永福回到了省城。

到了第二天下午,接到上面的通知,王长河他们又被组织起来说是要晚上到市中心的五一广场参加有二十万人参加的“声讨平遥反革命叛乱大会”。吃过晚饭后,王长河随着队伍一路步行游行到了五一广场。到了五一广场,只见这里已经灯火通明,周围被全副武装的解放军站了岗,以防止反对派乘机破坏。

广场中央临时搭建的主席台上,只见风云人物程永福在几个省革委会领导的陪同下开始汇报解决平遥问题的经过,谴责平遥流血事件的制造者。他在大会上发言说“平遥武斗事件”是“刘少奇、邓小平、陶铸及其在山西的代理人的最后挣扎”,其实这是放屁!这武斗和刘、邓、陶没有丝毫关系。还说“平遥县造反派中的一小撮坏头头,在平遥东南、军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操纵下”,“先后调集了六千余农民和民兵进城”,打伤革命群众6人,打死1人。“当程永福同志入城时他们竟敢开枪射击,还打伤了人”,“并且将‘三结合’小组包围于方圆不足五百米的地区内,在屋顶上架起了重机枪”,“对革命派进行了疯狂的血腥屠杀”等等。随后省城的各造反派组织头目也纷纷在大会上发言讲话,表态支持现在的省革委会。不幸的是,王长河还看到了自己的老师、厂里的右派林远山被押上陪着批斗了一番。

大会开到深夜才结束。王长河他们才拖着疲惫的脚步回到了厂宿舍。



(未完待续)

后来的我们

主演:井柏然 / 周冬雨 / 田壮壮

猫眼电影演出 广告
购买

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

主演:小罗伯特·唐尼 / 克里斯·海姆斯沃斯 / 马克·鲁法洛

猫眼电影演出 广告
购买



                     合作信息                                

山西大陆丰贸易有限公司

经营范围:家庭装修,工程装修,建材销售

不锈钢:各类不锈钢304、201、430及不锈钢加工成品

化肥:硝酸铵钙硝酸钾、硝酸钙、硝酸镁、硝基水溶肥

联系方式:QQ  810224889,微信 w810224889

有做同类产品的朋友可联系太原市王先生,共同致富!

文章来自网络 版权归作者

谢谢阅读

长按上面二维码关注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遵循CC0协议

没看够?点下方,思索者此时正在阅读: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40)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41)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42)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43)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44)

原创(史诗小说):《青杨树》(145)

 点赞是鼓励,转发是支持,谢谢朋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