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洋垃/圾必须送走:40万留/学生半/年花光“希/望工程”30年筹/款(附30多年前日本是怎样驱逐境内50万黑人的)!

高官的女儿!

中国高校国际化大跃进,“打肿脸充胖子”的低效与不公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投资“狠人”赵本山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北方青杨:《河岸上的少年》(28)

北方青杨 北方青杨

     第二十八章  该死的荷尔蒙!

 

     这两个少年翻过墙去,来到了校园里。
  这一天清晨王丹青和程大龙实在是觉得没有好玩的去处了,他俩结伴来到了校园里玩。他们想看看放假后的校园里到底是个啥样子,一定与往日有所不同。
  土墙不高,是用黄土夯就的。墙头上长着稀稀拉拉的毛毛草。这里的墙由于他们经常翻越的缘故,有一处已经被磨得凹下去了,很容易用手一撑翻越而过。
  王丹青先翻墙而过,翻过墙后他回头看程大龙。程大龙翻墙的姿势优美,就像电影里翻身上马的战士一样动作飘逸优美。他的身影仿佛定格在墙头上蓝天的背景之中,被风掀起来的绿色军衣下,腰带上的钢扣在阳光的反射下闪闪发光。
  多少年后王丹青还记得这一幕。这是少年时代的经典画面之一,将永远留在了他的脑海里。
  墙里面首先是一片小树林,稚嫩的小杨树林子。穿过杨树林就是宽阔的操场。放暑假了,操场上空无一人,只有两个篮球架子遥遥相对。只是它们看上去相距也太远了,像一对永远也走不到一起的朋友,看上去让人感到伤心。有几只麻雀在平坦的操场上啄食嬉戏。操场中间长出了青草!王丹青看到后有些吃惊,这是与上学时唯一的区别。上学时学生们每天在这里跑步,被踩的平展展的,没有一丝青草。才半个多月没来,就长出了青草!现在这样子看上去似乎有些荒凉、寂寥。
  两个少年来到了操场上,感觉非常的自由,这里属于他们俩了。上学的时候这里有几百号人啊!乱哄哄地,还有老师管着,吆喝着。可现在只属于他们俩,真是不同的感觉!这感觉真好!
  他们来到了操场中央,用格斗的架势相互比划了几下。他们的胳膊相互碰撞,发出“砰砰”的响声。然后他俩互相后退几步,朝着对方笑一笑,再走在一起,勾肩搭背地向着操场东侧的宿舍区走去。

  穿过操场,他俩在宿舍区里漫无目的的闲逛。宿舍是一排排的,他俩在宿舍的空隙里来回地窜,希望能找到几个没有回家的玩伴。程大龙边走边看宿舍门上的锁,看看有没有没有上锁的门。如果某一扇门没有上锁,那里面一定有人了。
  他俩转了三排宿舍后,都没有发现一扇未上锁的门。这令他俩有些失望。他们有些心灰意懒,脚步也有些懒散,不再抖擞。他俩也不再觉得这放假后的校园里有啥好玩的了。
  在那一扇门前,程大龙首先站住了。他听到里面有一种异样的声音,是一种女孩子发出来的哼哼唧唧的呻吟。程大龙把眼睛凑到窗户缝里一看,看到了刘卫东和白娜娜。
  程大龙一下子感觉到浑身火烧火燎的。他不知从哪儿来了那么股子劲儿,抬起右腿朝着这扇门猛踹了一脚。只听得“哐”的一声巨响,这巨响穿得很远,几乎传遍了整个寂静的校园。
  这声音虽然巨大,门却没有被踹开,看来是从里面反锁上了。屋里却传出了略带惊慌和压抑的声音“谁”。
  王丹青和程大龙没有应声,又有一声“谁?”传了出来,只是声音里有了愤怒。王丹青和程大龙迅速对视了一下眼睛,还是没有应声。又一声“谁?”传了出来,那语气里已经含有霸气与威胁了。确定无疑了,是刘卫东的声音!似乎里面的人就要出来了。程大龙不再看王丹青了,而是拔腿就跑。他逃跑的速度令王丹青惊讶。一眨眼的功夫,程大龙已经穿过宿舍间长长的空地,一拐弯不见了。
  一切都恢复了平静,没有任何声音了,只有夏日里的阳光将王丹青笼罩。他静静地站在那里,内心充满了恐惧。但似乎是倔强的性格使得他没有迈开步子跑开。这就是这个孩子奇怪的个性,在将来的故事中还会有所表现。
  王丹青心里很清楚里面传出来的声音是刘卫东的。前面说过了,刘卫东是这个校园里的霸主,威震他们这个年龄段的所有少年。他似乎是少年们心中英雄与恶棍的化身,少年们站在遥远的地方畏惧地望着他,有野心的少年内心又想将他制服并取而代之。那将获取多大的荣耀啊!
  程大龙前些日子对王丹青说过,他想制伏刘卫东,他就有取而代之的愿望。
  他们两人中的任何一个似乎都不可能单独与刘卫东较量。但王丹青认为他和程大龙联手就有很大的可能将刘卫东制伏。可在这关键时刻,程大龙却逃走了。王丹青内心充满了失望。
  但今天王丹青觉得刘卫东不再是什么带有传奇色彩的英雄了,而纯粹是一个流氓!他虽然没有从门缝里看到刘卫东在里面干什么,但他大概知道了他在干一种丑事。那个年代他所受过的教育让他这样认为。他并不认为程大龙是破坏了他俩的好事。
  后来传说由于程大龙制造的那一声巨响,导致刘卫东得了一种什么病,那玩意在关键时刻总是举不起来。白娜娜只好在校园里另找他人了。那又导致了另外一个很有意思的冲突。
  恐惧使得王丹青的小腿肚子有些发抖。但似乎还是那种奇怪的倔强个性战胜了他的恐惧心理,他仍然没有拔腿跑开。
  “更何况那一脚又不是我踹的!我为啥要跑?”他在给自己不跑开找理由。
  他内心紧张地思量着刘卫东出来后如何与他对话,“要做到既不与他打架,但又不能向他示弱;还不能告诉他刚才那一脚是程大龙踹的,程大龙毕竟是我的好朋友啊!虽然他的逃跑让我失望!”他内心这样想。
  “他要是出来打我咋办?”他紧张地思量着这个问题,“管球他呢!反正又不是我踹的!我看他敢动我一手指头。”这个少年无所畏惧的个性在此时显露无遗。
  时间在此时似乎行走的非常缓慢。刘卫东还没有出来。“要是他真的恼怒,也许早就出来了!看来他也是个胆小鬼,知道自己在校园里干的是见不得人的丑事!”王丹青这样想着,心里有些开始鄙视刘卫东了
  但此刻王丹青听到了屋里传来窸窸窣窣的穿衣服声。不是刘卫东的的声音,还有是白娜娜的声音,是白娜娜轻轻的哭泣声。
  “不要哭!看我出去怎么收拾外面的那个混蛋!”刘卫东叫喊着安慰白娜娜。看来白娜娜的哭泣声鼓起了他的勇气,他打算出来了!
  “我是怕这事传出去让我爸知道了,我爸会打我!”白娜娜哭泣着说。
  “不要怕!有我呢!“刘卫东边穿衣服边给白娜娜打气。
  这个时候王丹青却挪开步子轻轻地走开了。他想离开这门口,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他倒不是怕刘卫东,而是不想让白娜娜知道他知道他俩在里面干的事情。那多令人难堪呀!这是他内心真实的想法。从这一点上来讲,这个少年是早慧的,多么奇怪的一个少年啊!
  但他走了只有十几米,就听见背后的那扇门“吱扭“一声开了,紧接着传来了刘卫东的喊声:“你站住!”

                     合作信息                                

山西大陆丰贸易有限公司

经营范围:家庭装修,工程装修,建材销售

不锈钢:各类不锈钢304、201、430及不锈钢加工成品

化肥:硝酸铵钙硝酸钾、硝酸钙、硝酸镁、硝基水溶肥

联系方式:QQ  810224889,微信 w810224889

有做同类产品的朋友可联系太原市王先生,共同致富!

谢谢阅读


长按上面二维码关注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遵循CC0协议

没看够?点下方,思索者此时正在阅读:

北方青杨:《河岸上的少年》(1)

北方青杨:《河岸上的少年》(2)

北方青杨:《河岸上的少年》(3)

北方青杨:《河岸上的少年》(4)

北方青杨:《河岸上的少年》(5)

北方青杨:《河岸上的少年》(6)

北方青杨:《河岸上的少年》(7)

北方青杨:《河岸上的少年》(8)

北方青杨:《河岸上的少年》(9)

北方青杨:《河岸上的少年》(10)

北方青杨:《河岸上的少年》(11)

北方青杨:《河岸上的少年》(12)

北方青杨:《河岸上的少年》(13)

北方青杨:《河岸上的少年》(14)

北方青杨:《河岸上的少年》(15)

北方青杨:《河岸上的少年》(16)

北方青杨:《河岸上的少年》(17)

北方青杨:《河岸上的少年》(18)

北方青杨:《河岸上的少年》(19)

北方青杨:《河岸上的少年》(20)

北方青杨:《河岸上的少年》(21)

北方青杨:《河岸上的少年》(22)

北方青杨:《河岸上的少年》(23)

北方青杨:《河岸上的少年》(24)

北方青杨:《河岸上的少年》(26)

北方青杨:《河岸上的少年》(25)

北方青杨:《河岸上的少年》(27)

 点赞是鼓励,转发是支持,谢谢朋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