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人民日报怒批:再不整治,中国道德就崩盘了!

暴风雨马上就到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3月13日 下午 4:4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F40|创新工场张丽君:认准了教育投资,5-10年没有成绩我也认

李拜天 投资界 今天


点击链接听创投圈年轻的声音


几年时间里,创新工场已经投资了30个左右的教育项目,包括VIPKID、多贝云、高思教育、传智播客、亲宝宝、盒子鱼英语、TheONE智能钢琴、七天教育、常青藤爸爸等。


作者 I  李拜天

报道 I 投资界PEdaily


从业7年,创新工场合伙人张丽君已经成为教育领域的“专家”。她不仅投中了VIPKID这个几年间估值千倍量级增长的独角兽,还把教育投资当成了终身事业。

 

“坦白说,VIPKID的发展完全超出我们预期的,它的天使、A、B轮的投资人都没那么高期望,包括VIPKID自己在最初的预估也一样。”2013年底,创新工场投资了当时还不起眼的VIPKID,这家公司还陆续吸引了红杉资本、经纬创投、真格基金、腾讯投资等投资圈的“半壁江山”,又在此后的发展中成为一个现象级的英语学习企业,营收、业绩、估值持续上涨。

 

光是VIPKID这一个项目,就足以成为张丽君投资路上的“惊喜”。更何况,几年时间里创新工场已经投资了30个左右的教育项目,包括VIPKID、多贝云、高思教育、传智播客、亲宝宝、盒子鱼英语、TheONE智能钢琴、七天教育、常青藤爸爸等。



身份标签:母亲、分析师、投资人


张丽君的事业发展有个很清晰的脉络。

 

加入创新工场之前,她曾是一名分析师,帮移动、联通等运营商做咨询,深度研究了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特别是互联网创业项目。外部环境的变化给她带来很大冲击,她看好移动互联网的前景,更想要融入这个发展浪潮。

 

2011年,机缘巧合下,张丽君加入创新工场,一路从分析师做到合伙人,带领一支专注教育赛道的团队。看似顺遂的成长之路,其实也有过波折。实际上,2012年生子后,张丽君一度到达情绪低谷,怀疑自己不适合做投资人。破茧才能成蝶,整个2013年上半年,她痛苦地思考着自己适合做什么。2013年时,面对投资非常长线的教育行业,很少有投资人愿意花全部的精力投入。而做了妈妈,又对于人的成长本身充满兴趣的张丽君决定,全身心投入教育投资,“我是做好了准备的,就是花费5年10年的时间也做不出成绩,我也认。”

 

刚巧,创新工场有很自由的环境,李开复和汪华也充满教育情怀。“我跟他们充分讨论了,为什么认为教育行业能在2013年起来,然后就开始了。”张丽君回忆。为什么认为教育行业能够有大发展?张丽君说,一方面,随着人民生活越来越好,教育培训行业的需求不断升级,而优质教育资源的供给比较有限,供给和需求的差距带来市场机会;另一方面,随着在线直播技术的成熟和在教育培训领域的应用让教育培训能够脱离传统的面授模式,让老师和学生不再受限于空间距离,也能进行真正有效的互动,达到教学效果。

 

张丽君坚信创新工场能够在教育行业中挖到金子,则是因为从2011年投资了多贝云,开始接触在线直播技术,到投资VIPKID、高思教育、盒子鱼、狸米学习、豌豆思维等垂直项目的实践,到教育品类的扩充、用户层级的深入分析等等,张丽君一直追随着教育行业发展的脉动。这时候,她做分析师的优势发挥出来——不管什么职业,都需要有观察发现所处领域的现象的能力,并深度理解现象背后的原因,进而把个中规律总结出来,最后是进行更好的分析和预测。

 

如今,张丽君身上依旧同时存在着三个身份标签:一位母亲,一位分析师,一位投资人,做投资时,这些特质充分显示出来。

 

她说:“我人生的波谷是我刚生完孩子的那半年,思考未来觉得非常痛苦,但那也教会我去思考事情的本质,不再只是浮于表面。”她先是一位母亲,接着才是具备强大分析能力的投资人。


教育行业需要“被清洗”


VIPKID的迅猛之势,刚好侧面反映了在线教育行业几年来的高歌猛进。张丽君介绍,如果从投资的角度来看,教育行业经历了几个发展周期。

 

首先,2013年,教育创业热潮凸显,活跃在教育投资领域的主体,还是好未来这样的产业投资人。在以他们为代表的社群里,教育创业者和教育投资人开始活跃讨论起来,“那就是先热起来的第一波。”其次,VC进入是在2014-2015年,“那时候我们发现开始有些同行,在VC阶段开始看教育,但是数量特别少,比如经纬、北极光等。”第三个阶段,2015-2016年,教育基金扎堆成立。张丽君回忆,彼时有一波传统企业想要转型做教育,对并购教育标的有强烈需求,于是出现了各种各样上市公司与基金合作的教育产业基金。2017年以后,大量VC/PE涌入,整个教育行业变得越来越热,在线教育参与者越来越多,教育投资人越来越多。

 

去年,创投圈进入募资难的困顿时刻,资本寒冬影响下,教育行业相对更加抗周期。“教育受影响比别的行业晚一些,很多其他行业2017年底已经陆续进入调整期。”张丽君说,即使是号称“抗周期”的教育行业,在2018年6月份随着新东方、好未来的股价置顶又下坡,也回落下来,“下半年开始逐渐冷起来。”


张丽君在2018这一年还经历了以前从未有过的“抢案子”的时候,除了大环境下好的投资标的越来越少,更主要的原因是“进来的投资人太多了”。


2018年底,资本大环境迅速发酵,张丽君感到:入行以来真正意义上的经济周期来了。业内弥漫的焦虑感反而让她觉得真实,教育是个慢生意,寒冬也是好事,能倒逼团队去做实事,“以前投资人们都太乐观了,没有扎实的内部功力就去追求业绩增长,经过这一段清洗反而能让人强大。”


不是爆发型选手,韧性十足


在创新工场7年,张丽君最大的感受是“投资人可以有不同的风格,投资可以有不同的类型”。

 

作为投资人,张丽君最大的特质是十分有耐力和韧性,她不是爆发型的选手。她乐于和一个目标项目持续接触很长时间再做决定,不盲目追逐热点。

 

她的另一个特质是“善于发现别人的优点”,这让她经常组织创业项目之间的相互交流,去聆听别人的观点。“如果你想拒绝一个案子,可以有很多理由,但创业项目早期的问题很多,你必须去深信最重要的对的部分,即使有可能误判。”即使太有爱心,有时会给她一些困扰。

 

张丽君告诉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创新工场教育投资组有个口号:抱团打群架,干掉学区房。从行业出发,又回到行业本质里去,需要一些运气成分,更需要顺势而为,需要快速反应,以及“初心”。


在三言君看来,望京SOHO风水之说只是行业对于互联网行业生死速度快的一种戏说。互联网行业本来就是风口多,中国人创业也喜欢扎堆,加上创业公司都聚集在望京SOHO,死是在所难免的。


之所以望京会被关注,那是因为有一些明星公司在望京SOHO没有通过竞争活下来,或者仅此而已。



【文章版权归投资界(微信号:pedaily2012)所有,转载须联系授权,并在文首注明来源、作者、微信ID。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阅读原文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