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Facebook Twitter RSS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2017年1月3日 上午 11:48 被检测为删除。

真相被金钱掩盖? 雷洋案4000万赔偿引发争议

2017-01-03 游润恬 温州加合瑞进出口 温州加合瑞进出口

问题:怎么才能每天都收到这种文章??

答案:只需要点击标题下的《温州加合瑞进出口》即可!



据中国境外媒体上周报道,雷洋家属同意接受2000万元(人民币,下同,418万新元)以及一套价值约2000万元的住宅单位作为赔偿,条件是承诺不再申诉、解雇律师,不在网上公布赔偿详情,也不接受传媒访问。

雷洋案终于以家属选择接受巨额赔偿、放弃诉讼的结局收场。案件的结局和开场一样备受争议:接受结局的人认为,能争取到破纪录巨额赔偿就已是退而求其次的胜利;不接受结局的人则认为,真相被金钱掩盖,使正义受到二次破坏。

此案的赔偿金额究竟多少?代表律师陈有西昨天回答《联合早报》询问时说:“4000万的数据肯定是错的。”至于具体多少,他以不方便受访为由,拒绝透露。

据中国境外媒体上周报道,雷洋家属同意接受2000万元(人民币,下同,418万新元)以及一套价值约2000万元的住宅单位作为赔偿,条件是承诺不再申诉、解雇律师,不在网上公布赔偿详情,也不接受传媒访问。

无论赔偿金额具体多少,至少可以肯定的是为数不小。陈有西上周在微信中写道,民事赔偿金额不止1200万元,“这是开创性的最高赔偿第一案”“人命不再不值钱,将来公安再敢搞死人,心里得掂量掂量”。

对于家属选择接受赔偿并放弃诉讼的结局,有网民评论,如果一开始关注此案是为了帮助雷家获得尽可能多的赔偿,那这个结局就是胜利;但既然社会关注此案是为了法治的尊严和为了让所有人免于对警方执法权过强的恐惧,这样的结局算是输得很惨。


张雪忠:超高赔偿是双重不正义

张雪忠律师在微信中写道,以完全没有法律依据的超高赔偿,来影响刑事责任的追究,不但不是对正义的部分实现,反而是对正义更加严重的破坏,或者说是双重的不正义。

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鸣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如果当局真的认为警方有理,那何必给家属这么高的赔偿?当局对雷洋案目前为止公布的信息,很多都难以让人信服,不开庭审讯,是不是担心真相被披露出来?”

29岁初为人父的北京市民雷洋,今年5月被北京昌平区警方以参与嫖娼为由扣押时突然死亡。公众对此案的质疑集中在涉案警务人员执法过程中有无不当行为,且在案发后是否妨碍侦查。

上月23日,北京丰台检察院宣布,邢永瑞等涉及雷洋案的五名警务人员(两名警察、一名辅警、两名保安员)的行为符合玩忽职守罪构成条件,但由于犯罪情节轻微等原因,而决定不起诉。

据当天在网上流传的家属声明,家属对检察院的结果“完全不能接受”并要提出上诉。然而就在提出上诉的七天期限内,陈有西上月28日在微信发布消息说,家属放弃所有诉讼,理由是压力太大,漫长诉讼耗费的心力,“超出我们尤其是两位老人的承受范围”。

在家属放弃诉讼后,有社会人士尝试继续追究。据网上流传,中国人民大学已故副校长谢韬的女儿谢小玲,上月30日带头发起给中国全国人大、中国国务院、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中国最高人民法院的联署公开信,对丰台区检察院不起诉涉案警务人员的决定表示反对,认为那不是“依法不起诉”,而是“违法不起诉”。不过,目前无法证实这封联署信的真伪。

持相反意见的分析认为,涉案的五名警务人员并没有特殊背景,检察院顶着巨大的舆论压力决定不起诉他们,不会是因为他们有靠山或特权,而唯一合理的解释是,检察院决心依法办事,既然判断法理站在警务人员这边,就不会为了平息民怨的政治考虑,而操纵司法结果。

中国官媒尝试引导舆论停止争论,让此案画上句号。人民日报社旗下的《环球时报》上月30日在题为《让雷洋案留下教训、理性和共识》的社评中写道:“我们应当相信这么多年法治建设的努力,相信雷洋案演变成公共舆论事件之后对依法公正处理此案所产生的推动力,相信全社会做了这么大的投入之后不会得出一个荒谬的最终处理结果。”

问题:怎么才能每天都收到这种文章??

答案:长按下面二维码关注他吧。


Views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