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15元吃住,30元买性服务”:在中国最堕落的地方,年轻人集体等死

何新共济会资料:国内建筑暗藏共济会符号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日本为什么侵略中国? 揭开历史真相!

美图赏析:Flickr摄影师 林巜巜 作品选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冯玮 | 樱田门外之变:没有这起刺杀,就没有明治维新

冯玮 搜历史


本       文       约      5000       字


阅       读       需       要


10 min


点击上方绿标即可收听音频


2010年10月,日本东映电影公司拍摄的《樱田门外之变》上映。影片以艺术的方式再现了日本历史转折时期血腥和惊心的一幕:农历1860年3月3日,18名“草莽武士”刺杀江户幕府大老井伊直弼。影片主题曲《沉睡在雪中的悲伤》由旅日藏族歌手阿兰演唱,旋律凄婉,歌词哀婉,将日本文化的“物哀”特质演绎得淋漓尽致。如果这部电影今年上映,将更有意义。因为,今年是明治维新150周年,日本史学界认为,“樱田门外之变是明治维新的导火索”。

回顾这段历史,一个发人思考的问题是:流血事件不值得欣赏,暗杀行为不值得赞颂。但是,当有些人认为流血和暗杀能拯救国家和民族危亡时,当他们的热血和生命化作《沉睡在雪中的悲伤》时,简单地褒贬,是否比皑皑白雪更加苍白?


一、雪和血:樱田门外的惨烈厮杀

《樱田门外之变》剧照

在鲜血溅落白雪的激烈拼杀中,获知当时人们的思想和行动,后人未必只能猜想。因为,借助相关史料,我们有可能“穿越”历史,身临其境般领略那场震撼历史的事变是如何发生和展开的——

农历1860年3月2日(公历3月24日),20多个武士汇聚在江户品川一家叫“相模屋”的酒楼,举行秘密会议。待众人坐定,会议主持者、水户藩尊皇攘夷派领袖金子孙二郎开口了:“诸位,明天是上巳节(驱邪避恶的节日),各藩大名都将登上江户城,井伊直弼必然参加。他的行列离开府邸后,必然会经过樱田门并沿护城河行进,我们就在那里动手。不过,由于各藩都加强了控制,原先计划50人参加这次行动,现在能够参加这次行动的,只有水户藩17人和萨摩藩的有村次左卫门,而井伊直弼有60名侍卫。但是,如果明天不动手,天机恐怕会泄露。所以,成败就在明天!”随后,金子孙二郎宣布,由水户藩士关铁之介指挥整个刺杀行动。关铁之介当即进行了部署。历史证明,整个事变进程完全没有超出关铁之介的预料。双方配合如此“默契”,仿佛事先一起进行过认真“排练”。

3月3日凌晨,漫天飞雪。在60名侍卫(大名侍卫人数有明确规定)前后护卫下,井伊直弼的行列出了府邸。行至樱田门外,奉命行事的森五六郎佯装拦轿告状,冲上前去大叫:“报!报!”见此情状,井伊直弼手下专门处理此类事务的“供头”日下部三郎右卫门跑到森五六郎跟前。但是,未待他问明究竟,已被森五六郎挥刀砍翻。见有刺客,侍卫一拥而上。

斩下井伊直弼首级的有村次左卫门

“果然不出所料!”原来,关铁之介早有部署:当森五六郎拦轿告状、砍倒前边的侍卫后,所有侍卫必然注意前方,井伊直弼轿旁的警卫将会松弛。此时,同样奉命行事的黑泽忠三郎,举起手枪向井伊直弼的坐轿射击。子弹洞穿轿子,击中井伊直弼的大腿。枪声是向全体人员发出的信号:“动手!”顷刻,埋伏在两侧的武士一拥而上,挥刀向井伊直弼的侍卫砍去。侍卫们有的未及拔刀出鞘便成新鬼。激战中,稻田重藏将刀刺入轿内,有村次左卫门随即将井伊直弼从轿中拖出,挥刀砍下他的首级。眼见大功告成,有村提着首级欢呼:“取到首级了!”主公首级被取,侍卫们纷纷停止了搏杀——按照日本武家“规矩”,主公被杀,可以不必再战。

此次刺杀行动,“樱田18士”或阵亡,或自刃,或自首后被杀,或死于狱中,只有増子金八和海后磋之介2人隐姓埋名,活到明治年代。井伊直弼的60名侍卫死亡8人、负伤13人。死亡者获准保留武士名分,重伤者减俸和流放,轻伤者切腹,无伤者和轿夫全部斩首并剥夺武士名分。


二、围绕“将军继嗣”的激烈冲突


刺杀行动完成后,“草莽武士”发布了《斩奸旨趣书》,宣称他们是“代天诛戮”,因为井伊直弼“党同伐异,残害忠良,构筑大狱,目无朝廷”。但这些场面话背后,真正非杀井伊直弼的原因是什么呢?那就是,由“将军继嗣”引发的矛盾,最终使对立双方势不两立。

井伊直弼

1853年6月22日,德川家定继任第13代将军。他当时已是而立之年,但自小体弱多病,没有子嗣。因此,幕府决定早日为他择定继任者。按照规定,宗家无后,将军继任者只能在“御三家”和“御三卿”中产生。所谓“御三家”,是按照德川幕府初代将军德川家康定下的规矩,若宗家没有将军继任者,则从他第9个儿子德川义直、第10个儿子德川赖宣、第11个儿子德川赖房任藩主的尾张、纪伊、水户三藩的后嗣中选择1人过继给将军当养子,日后接任将军。所谓“御三卿”,是第8代将军德川吉宗规定,他的第2个儿子德川宗武、第4个儿子德川宗尹的后代也可继嗣将军。之后,第9代将军德川家重规定,他的第2个儿子德川重好的后嗣也可继任将军。和“御三家”以藩的名字命名不同,这三家均取离其府邸最近的江户城门的名称命名,分别称田安家、一桥家、清水家。由于三家“当主”(家长)的位阶都是“从三位”,相当于“卿”,所以合称“御三卿”。

当时,适合继任将军的有两位:一位是“御三家”纪州藩主德川齐顺的长子、8岁的德川家福,另一位是“御三卿”一桥家的一桥庆喜。一桥庆喜是水户藩主德川齐昭的第七子,因过继给一桥家而改姓,时年17岁。推举德川家福一派被称为“南纪派”,推举一桥庆喜一派被称为“一桥派”。

一桥庆喜(即末代幕府将军德川庆喜)

1858年4月23日,“南纪派”的彦根藩藩主井伊直弼被任命为幕府政事总裁――大老。井伊直弼执政后,党同伐异,任人唯亲,令“一桥派”忍无可忍。于是,一桥庆喜、德川齐昭、水户藩藩主德川庆笃、尾张藩藩主德川庆胜、福井藩藩主松平庆永相继登上江户城,向幕府“讨说法”。想必他们被气昏了头,须知这么做是犯法的!因为,根据《武家诸法度》,什么时候能够登江户城是有严格规定的,该来不来和不请自来,都属于犯法。既然犯法,井伊直弼岂会不予追究?于是,井伊直弼令德川齐昭“永久蛰居”( 一辈子待家里不许外出),一桥庆喜、德川庆笃等 “谨慎”(禁闭家中思过,白天不得开门)。


三、天皇“越权”向水户藩发出密敕


但双方冲突远未结束。

1858年在日本历史上是划时代的年份。这一年日本和美国签署了《日美友好通商条约》,之后又同荷兰、俄国、英国、法国签署了同样条约,史称“安政五国条约”,日本“锁国时代”正式宣告结束。这一年也是天皇政治权力开始超越将军,日本迎来所谓“幕末的京都时代”的元年。

1858年6月19日,由井伊直弼授意,幕府代表井上清直和美方代表哈里斯签署了《日美友好通商条约》。井伊直弼妄自尊大,恣意破坏规矩:签约事先未获天皇敕许,属于“無断調印”(擅自签约)。把柄在握,岂能放过? 6月27日,一桥庆喜等人将幕府“擅自签约”的消息通过“宿继奉书”(驿站和驿站间“马不停蹄”传送)急报朝廷。“居然目中无朕”!孝明天皇闻讯极为震怒。但是,井伊直弼并不示弱,仍一意孤行。7月,德川家定去世,13岁的德川家福正式继任将军,改名德川家茂,“田安家当主”德川庆赖担任“后见”(将军辅佐)。

《日美友好通商条约》

这边朝廷方面继续发起“攻击”。8月5日,孝明天皇敕令关白九条尚忠对幕府的“横道”组织“评议”,并根据评议内容拟定敕谕发往幕府,特别对“擅自签约”进行严厉谴责。同时,孝明天皇还向水户藩下了一道密敕。这道没有经过幕府、直接由天皇向水户藩主德川庆笃发出的密敕,史称“戊午密敕”(1858年是农历戊午年)。孝明天皇之所以将这道密敕发给水户藩,主要因为水户藩是老牌尊皇藩,值得信赖和依靠,而且水户藩是“一桥派”主力。

8月16日,“戊午密敕”送达水户藩邸。密敕要求水户藩及“御三家”联合各藩同幕府合作(实为分割幕府权力),同时促成朝廷和幕府联合,敦促幕府加速“攘夷”进程。密敕还有一项内容仅对水户藩下达、不向各藩公布:除掉井伊直弼。


四、为了“爱护国家”党同伐异


孝明天皇在发出密敕前,故意抽调涉及除掉井伊直弼的“关键内容”,交给他早知道一直与幕府暗通款曲的“关白”九条尚忠过目。九条尚忠不知是计,将天皇这一举动暗中透露给幕府。幕府的反映,即刻令九条尚忠的行径败露。1858年9月2日,九条尚忠被迫辞去关白一职。

孝明天皇

面对朝廷咄咄逼人的态势,幕府开始展开猛烈反击。根据幕府律法,水户藩属于幕府的臣属,越过幕府私自接受天皇的诏书,属于藐视幕府权威,当予以严惩。井伊直弼派幕府“老中”间部诠胜等人率领军队前往京都,将参与传递密敕的大纳言万里小路、水户藩家臣鹈饲父子等人逮捕。经过连夜突击审问和严刑拷打,“案犯”承认了所犯“罪行”并供出了同党。于是,井伊直弼立即展开严厉镇压,将近百名涉案者抓捕,许多涉案的名士和水户藩家臣被处决或勒令切腹。这场恐怖镇压,自1858年后半年一直持续到1959年年中,史称“安政大狱”。著名思想家吉田松阴因涉嫌企图刺杀老中间部诠胜,被处于极刑。他临死前留下的绝笔成为“尊皇”的绝唱:“吾今为国死,死不负亲君,悠悠天地事,鉴照在明神。”

井伊直弼为何对涉案者痛下杀手?事后,他和第十三代将军德川家定的夫人天璋院(笃姬)的一顿对话,耐人寻味。一天,天璋院邀请井伊直弼到大奥喝茶。席间,她问井伊直弼为何如此凶狠,语气中不乏责备。井伊直弼反问道:“夫人,如今‘攘夷’,将外国人全部赶出日本,您认为真的可行吗?”天璋院语塞:“这个……不可行吧?”井伊直弼继续说道:“您说得很对。日本如今唯有和世界充分接触并融入这个世界,才有出路,否则只有死路一条。可那些想杀掉在下的人,打着‘攘夷’的旗号,对和外国签署条约进行抨击。可是,他们真正目的是什么,夫人您了解吗?”天璋院摇了摇头。“他们迎合圣上的想法,最终目的无非是为了自己的前途和名声。我所以使出如此手段,是为了守护国家。夫人,您以为我不想和大家和睦相处?可现如今我同他们能和睦相处吗?为了从西洋列强手里爱护这个国家,必须要采取一些非常手段,即便因此招人怨恨,我也别无选择。因为,这是我井伊直弼作为大老的职责。”一番“爱国”论调令天璋院无言以对。

然而,井伊直弼真的是“爱护国家”吗?还是爱护幕府政权? 


五、靠13岁少男少女实现“朝幕联姻”


为了“保护这个国家”,1859年正月,由井伊直弼操控的幕府要求天皇颁发收回密敕的诏书。孝明天皇被迫妥协。12月15日,井伊直弼命令水户藩主德川庆笃3天内尊旨执行,将密敕转交幕府。

实际上,水户藩也不是铁板一块。自从德川齐昭推行幕政改革,藩中武士就分裂为两派,一派被称为“天狗党”,另一派被称为“诸生党”。“天狗党”属于改革派,支持德川齐昭和德川庆笃父子进行藩政改革,赞同“尊皇攘夷”,反对将密敕交给幕府。“诸生党”属于保守派,大多出身门阀。两派势力随德川齐昭父子政治生涯的起落而消长。随着“戊午密敕”败露,幕府发起反击,保守的“诸生党”势力逐渐占据优势。但是,井伊直弼的独断横行,令天狗党时时感到危机的临近,他们不甘坐以待毙。于是,“天狗党”的金子孙二郎、关铁之介等经过周密谋划,发动了那场刺杀井伊直弼的行动——“樱田门外之变”。

井伊直弼被刺后,接掌幕政的“老中”安藤信睦忌惮草莽武士的恐怖,不得不改变此前和朝廷抗衡的强硬方针,转而鼓吹公家(朝廷)和武家(幕府)亲睦的“公武合体”论,积极撮合都只有13岁的孝明天皇的妹妹和宫与将军德川家茂成婚。为了不让幕府借助朝廷苟延残喘,倒幕派武士再次采取恐怖行动,演绎了刺杀安藤信睦的“坂下门之变”——

1862年1月15日下午5时,安藤信睦的行列走出位于江户西丸的府邸。在到达坂下门外时,一名刺客佯装“上访”,走近安藤信睦的轿子,突然用短枪向内射击。随后,6名刺客与安藤信睦的侍卫展开激战,因寡不敌众,被全部斩杀。受到惊吓的安藤信睦幸免于难,只是被刺客平山兵介砍伤了一只手。

同年3月11日,孝明天皇的妹妹和宫与德川家茂举行了婚礼。但是,幕府气数已尽,“公武合体”充其量只是让幕府苟延残喘,而长州藩(山口县)、萨摩藩(鹿儿岛县)这两个高举“尊皇攘夷”大旗的“外样”雄藩,在土佐藩乡士坂本龙马的斡旋下建立了“萨长联盟”,开始全面实施进入“中央”、取幕府而代之的计划。面对各方压力,幕府不得不妥协,于1862年4月25日解除了对一桥庆喜等人的处分(德川齐昭已在1861年去世),并让他们重新参与幕政。之后,一桥庆喜担任了将军德川家茂的“后见”(将军辅佐),成为幕府的核心人物,并在德川家茂病故后,成为德川幕府第十五代、也是最后一代将军,改名德川庆喜。

和宫

幕府内部的矛盾趋于平息后,幕府同朝廷的矛盾逐渐成为主要矛盾。最终,在高举“尊皇倒幕”大旗的萨摩藩和长州藩的压力下,末代将军德川庆喜只得“大政奉还”。1868年2月,德川庆喜下野离开江户,避居寺院,随后江户向倒幕派开城,和平交接,延续265年历十五代将军的江户幕府,就此谢幕,让出了日本的政治舞台,这样,明治维新的大戏才得以上演。


-  推荐阅读  -

冯玮 | 为什么他是日本一千年来最红的男人

冯玮 | 日本史上第一悬案本能寺之变始末



值班主编 | 曲飞   值班编辑 | 小窗   主播 | 夏晴朗

这是第 92 篇文章

- END -

 © Copyright 

作家原创作品 |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欢迎分享朋友圈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