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新一线城市的房价开始失守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张宏杰 | 天朝外交样板国琉球,真的很听话吗?

张宏杰 搜历史


本       文       约      4000       字


阅       读       需       要


8 min

点击上方绿标即可收听音频

 

琉球曾有一块匾,上书四个大字“海表恭藩”,作者,正是清朝的嘉庆皇帝。

在明清两代,作为天朝朝贡体系的样板国,琉球是最受中国优待的,明朝一度对他们好到让另一个忠诚藩属朝鲜都吃醋的程度。同时,他们也很满意琉球对中国表现出的恭顺,嘉庆御笔亲题的那块匾,可以说是明清两代皇帝对琉球一以贯之的肯定。然而,表象之下,这个“恭藩”对中国真的恭顺吗?


 


在明代宗藩体制的庇护下,琉球抓住明王朝实行海禁的机会,以叩头贸易为依托,异军突起,迅速填补了郑和下西洋停止后明朝与东南亚各国进行直接贸易的空白,一跃而成为东南亚一个最有活力的贸易中介国。“自十四世纪晚期至十六世纪,琉球成为东亚海域最为活跃的商贸国家和转口贸易中心,并通过其中介贸易形成了一个经济交流活跃的海洋网络”,“创造了一段辉煌的海外贸易史。”《明史》记载的亚洲诸国正式朝贡次数,日本十九次,朝鲜三十次,爪哇三十七次,安南八十九次,而琉球一国即一百七十一次(实际次数还远多于这个数字),几乎近于各国的总和。

琉球因此被称为“万国津梁”,也就是诸国之间的桥梁。琉球至今仍存有一座铸造于一四五八年的“万国津梁钟”,原本悬挂在琉球王国首里城正殿门前,今天保存在冲绳县立博物馆。上面的铭文说:

琉球国者,南海胜地也。钟三韩之秀,以大明为辅车,以日域为唇齿,在此二中间涌出之蓬莱岛也。以舟楫为万国津梁。

现存于冲绳县立博物馆的万国津梁钟

这段文字既说明了琉球王国在东亚海域所处的重要地理位置,也指出了它处于该地区贸易网络枢纽地位的事实。

有明一代,琉球船只在朝鲜、日本、暹罗、北大年、安南、吕宋、苏门答腊、爪哇、旧港、满刺加等国家和地区之间穿梭如织,每次来中国朝贡时,那些从东南亚和日本买来的香料、胡椒、象牙、屏风、腰刀都会赚上超过十倍的暴利。走时带走大量包括丝绸、药材和瓷器等在内的赏赐品,转卖到暹罗、安南等国家,又可以大赚一笔。原本贫瘠落后的琉球一夜暴富,琉球商人在梦里都会数着钱笑醒。朝鲜国使臣提到琉球国每每不无妒忌地说,中国政府对待朝鲜不能与琉球国相比。葡萄牙人皮莱斯也说,琉球人的阔绰程度已在中国人之上。在中国文化的影响下,琉球文明化的进程不断加快,所谓“改粗鄙之俗为儒雅之风”,“中山之民物皆易,而为衣冠礼仪之乡”。因此中国明代成了琉球历史上的黄金时代。


 


那么,从中国获得巨大利益的琉球对中国的态度如何呢?

表面上看,琉球在属国中最为“恭顺”。明代《万历野获编》说:“本朝入贡诸国,惟琉球……最恭顺,朝廷礼之亦迥异他夷。”清朝咸丰皇帝则称:“琉球臣服天朝,最称恭顺”。翻开明清两朝实录,“琉球事我,尤为恭顺”,“该国王素称恭顺”,“小心恭顺”等词句不一而足。

具体怎么个恭顺法呢?首先是表文写得好。

我们不妨来看一封琉球国王的进贡表文:

琉球国中山王臣尚穆诚惶诚恐,稽首顿首,谨奉表上言:伏以圣德覃敷,万国永沾同轨同文之化;皇仁广被,八诞咸肃悉臣悉主之仪。来集彤庭,效三呼以称颂;班联璐砌,齐九叩以拜飏。庆洽寰区,欢腾海表。

钦惟皇帝陛下,虑周万物,道贯百王。总揽四方,声灵溢乎宇内;裁成中外,德教沛于海隅。臣穆世守藩封,代供贡职。倾心归命,颂德竭诚……伏愿乾纲独秉,泰运长亨。率士为家,虽治而能求治,普天在闼,已安而愈勤安。将见玉烛调辉,与天同长、地同久;金瓯永固,如川方至、日方升矣。

臣穆无任瞻天仰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进贡以闻。

乾隆二十九年十一月十一日

属国写给天朝的表文格式,和国内臣子写给皇帝的奏折是完全一样的。表文的开头必须为:“某某国某某王臣某某诚欢诚忭(或诚惶诚恐)、稽首顿首上言”,其中“臣”字要写得小一号,偏右书写,以示自卑之意。遇到“皇帝、上谕、旨、御”等字词,则必须抬格书写,以示尊崇。

至于表文内容,一言以蔽之,就是拍皇帝的马屁。要评选古今中外最夸张、最肉麻又最典雅、最精致的马屁,非这类表文莫属。琉球国的这道表文,用古老的四六骈文写成,对仗工整,声调铿锵,文笔娴熟,词藻华丽,极尽歌功颂德之能事,读起来确实十分“恭顺”和“诚悃”。

人口稀少、文化落后的琉球,怎么能写出这样典雅的表文呢?

因为这个小国专门养着一批文人学士,负责表文写作及朝贡事宜。明代陈侃在《使琉球录》中说,琉球国的官制很简略,大部分文官都是专为朝贡一事而设的。



除了表文写得好,接待工作也非常到位。在各个属国中,琉球国对天朝使臣的接待最为小心周到。

按朝贡体制,属国国王只有得到中国册封,才算合法。康熙元年,清王朝遣使赴琉球,册封国王尚质。使臣张学礼在回忆录中记载了琉球的整个接待过程。

张学礼说,当他们经过数日航行,到达那霸港时,发现众多琉球官民早早地就等在海边。望见使臣的船只,他们就开始鸣放礼炮和奏乐,为天使们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法司等官来迎,土民欢阗,金鼓不绝。”

琉球那霸港,明代

册封典礼之日,国王尚质穿着清朝赐的朝服,亲自出都城三里来迎接天使。见面的第一件事,是对带着圣旨的使节行三跪九叩礼:“王出城三里,至守礼坊下,具朝服行九叩礼。”

进了王宫,国王把圣旨小心翼翼地供奉起来,再一次跪下行三跪九叩礼:“行至中山殿前,将敕印供奉,行九叩礼。”

接着,清朝官员站着宣读圣旨,尚质跪着听宣,听完之后,再次行三跪九叩礼:“付官蒋宿耀上左台宣读。王跪听,宣毕,……王收受,行九叩礼。”

国王拜完圣旨,琉球官员们轮班进见天使。按体制规定,琉球官员要对中国使臣三叩头,而中国使臣只须拱一下手:“法司官、王舅、紫金大夫、紫巾官为一班,跪三叩头礼,天使立受,揖答之;耳目官、正议大夫、中议大夫为一班,跪三叩头,天使立受,拱手答之;那霸官、长史、遏闼理官、都通事为一班,跪三叩头,天使坐受,抗手答之。”

从国王到大臣,琉球全国上下对天使奉若神明。明代的使臣陈侃记载,他住进天使馆后,世子对他“礼无不肃,用无不周。……每三日遣大臣一员问安。”国王和使臣说话时,总是自称“予小子”,非常谦卑。

中国使团人数通常要三百人左右,在琉球一呆就是半年。按成例,国王要为他们举行七次盛宴款待,名目分别是迎风宴、事竣宴、中秋宴、重阳宴、冬至宴、饯别宴和登舟宴,每次宴会花钱都如沙似海。此外按惯例,还要送给天使很重的“陋规”,以求他“上天言好事”。各种金银重贿,不在话下。

为了做好天使的接待工作,琉球政府每次都会专门成立七个衙门。一是负责安排中国使团住宿事宜的馆务司,第二个是负责装潢“天使馆”的承应所,三是负责给使团供应肉食的掌牲所,四是负责米、菜、酒食供应的供应所,五是负责使臣在琉期间七次宴会的理宴司。六是负责文件书信往来的书简司。七是负责收购使团所带货物的评价司。每个司正式工作人员额定为二十三人。这七个衙门纯为迎接贡使而设,天使团到达前一两年成立,接待工作结束即行取消。

册封使齐鲲出使琉球,嘉庆十三年

天使到来之前,琉球国王还会展开首都的市容市貌大整顿,其内容不光是要大规模清扫街道,粉刷墙壁,还要整顿娱乐业,取缔红灯区。“(琉球人)认为如果让娼妓与册封使一行进行接触,将会有所冒犯”,于是强制驱逐中国人可能到达区域的所有妓女,把她们强行迁移到边远海岛。不过,琉球人心很细,他们又觉得“娼妓迁走之后,那些宽阔的房屋若没有人住,反倒会引起册封使一行的怀疑”,“于是就把那些已经空无一人的娼妓房屋分给一般士民居住,令其管理这些房屋”。

可见形象工程在外国也是古已有之。

把工作细化到这样的程度,琉球确实当得起“恭顺”二字了。



然而在骨子里,琉球对中国并不恭敬。他们恭敬的实际是钱,而不是皇帝。明王朝的特殊关照并没有让琉球人对中央王朝产生发自内心的感激。相反,这个小国的脾气被惯得越来越坏,越来越不好伺候了。

明王朝的朝贡制度,不光给中央财政造成巨大压力,也给地方政府造成了沉重负担。永乐二十二年,礼科给事中黄骥曾进言说,各国贡使来得太频繁,平均每里地中方要安排三四十人专门为他们服务,贡路上的老百姓都荒废了农活,被政府征发来给贡使运货,经年累月,荒废农时。贡使回国的时候,携带的东西更多,大车一百多辆,男人不够征发,甚至征用女人。地方上还得出军队帮着他们运送。

黄骥还说:“(贡使)所至之处,势如风火,叱辱驿官,鞭挞民夫。官民以为朝廷方招怀远人,无敢与其为,骚扰不可胜言。”

也就是说,这样的骚扰实在受不了了。

琉球正是这样。他们频繁进贡,每一次中方都要兴师动众地正式接待。本来是一场生意,插上进贡的旗子后,就变成了高大上的政治活动了。琉球人虽然在表文中非常恭顺,但是现实生活中对中国官员和百姓态度却十分恶劣。他们动不动就以耽误贡期贡物将要损坏为由,百般刁难中方接待人员,要求这样伺候,那样供给,甚至动不动就打骂运送货物的中国人。地方官因为怕皇帝不高兴,也只能忍气吞声。

正统四年(1439 年),巡按福建监察御史成规报怨说琉球的两位贡使,竟然带来了“人从二百余人”。这些人名义上是贡船上的工作人员和贡使的随从,实际上是一群私商。虽然好吃好喝好招待,但是他们还是故意勒索,不到半年,就用掉了七十九万钱。要是给得慢点,动辄挨骂挨打。

可是对于中方官员的这些抱怨,明代皇帝们一般都不以为然。他们处理对外关系,从来都是大处落墨,登高望远,重视大局,不计小得小失。御史成规所说的证据确凿,但是明英宗“以远人姑示优容,但令移文戒谕之。”只是警告一下了事。



天朝的纵容让琉球使节在中国的胡作非为愈演愈烈,直到酿成杀人大案。

此事发生在成化十年,也就是1474年的68日。琉球进贡船上的几名值班人员,乘夜晚悄悄上岸,杀害了福州府怀安县的村民陈二官夫妇,放火烧毁他们的房屋,将家财、牲畜等掠走。“琉球贡使至福建,杀怀安民夫妇二人,焚屋劫财,捕之不获”。

闹出了这样的人命大案,大明皇帝终于震怒了,朝廷要求琉球方面要严惩杀人凶犯和使臣蔡璋。第二年即成化十一年(1475 年),朝廷还对琉球重申“二年一贡、毋过百人”的规定,要求琉球严格遵守,不得再频繁进贡,以示惩罚。


-  推荐阅读  -

张宏杰 | 琉球的撒娇术揩油术,为什么总能吃定天朝?

张宏杰 | 钱多人傻速来:大明万邦来朝的背后


值班主编 | 曲飞   值班编辑 | 小窗   主播 | 水滴

这是第 64 篇文章

- END -

 © Copyright 

作家原创作品 |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欢迎分享朋友圈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