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驰 | 卖酒卖盐搞房地产——南宋中兴四将的生财之道

孟驰 搜历史

本       文       约       4000       字


阅       读       需       要


8 min

点击上方绿标即可收听音频

刘松年《中兴四将图》,左起依次是岳飞、张俊、刘光世、韩世忠,及各自随从

岳飞、韩世忠、张俊、刘光世,南宋中兴四将,无人不晓。若不是他们的赫赫战功,那可能等不到“崖山之后”,“靖康之后”就无中华了。

然而,就像意大利军事家蒙特库克利总结的那样:“战争的要素有三,第一是金钱、第二是金钱、第三还是金钱。”历来战争都最烧钱,两宋之际,天下崩离,朝廷财政捉襟见肘,没有足够的银子养兵,中兴四将用以支撑庞大军事开销的钱,都是从哪来的呢?

如果翻翻他们的账本,你会发现,这些名将在搞钱的战场上,同样是高手高手高高手。


南宋初年,外有金人入寇,内有盗匪蜂起,朝廷四处需要用兵,宋朝实行募兵制,军饷是预算中必不可少的,除了这些“基本工资”,你要军人给你拼命,隔三差五的赏钱总不能少(宋代称之为“激赏”)。这几项综合起来,开销可海了去了。以中兴四将中的刘光世、韩世忠两部为例,时人庄绰作过一个粗略的估算:“刘太傅(刘光世)一军在池阳,月费钱二十六万七千六百九十贯三百文……米二万五千九百三十八石三斗……草六万四百八十束,料六千四十八石,而激赏回易之费不在焉。韩军不知其实,但朝廷应付钱月二十一万余贯,则五军可略见矣”,而这只是部分正军主力的花费,禁军、厢军还不包括在内。王俣的统计更夸张:“大计所入,充军需者十之八九”——军费占了财政收入百分之八九十。

南宋比之北宋,版图大大缩小,作为税源的在编之民也大大减少了。据《中国人口史》的估算,绍兴十一年(1141年),南宋人口数约为1004.9万户,比起北宋的巅峰时期宋徽宗宣和年间缩减了一半以上。

所以,要朝廷养兵,那是绝对养不起的。不要说普通士兵,有时军官们都无法领到全薪,士兵衣不蔽体者有之;砍柴拾粪以自活者有之;让老婆去接客者有之。

都说当兵吃粮,而朝廷的仓库空空荡荡,老鼠都饿死了。咋办?当兵的只能自己找钱去。听着像是讽刺,但这却是当时军人唯一的出路。

最主流的渠道是,“回易”,说白了,就是军队经商。

“回易”并不是宋人独创,早在隋唐就有了,当时回易是中央拨给各级地方政府一笔本金(名为“公廨钱”),让他们用来放贷,赚取补贴,而军队没这待遇。到了唐末和五代,军政合一,军队也开始参与,并且使用回易的手段也越来越多,从农业到商业、从制造业到服务业,五花八门无所不包。北宋仁宗时期,宋军的“回易”经济发展出第一个顶峰,后来朝廷有所控制,到了南宋,政府对军队的控制力下降,再加上没钱,也就睁一眼闭一眼,于是,中兴名将各显神通,创造了大宋军队回易经营的第二个高峰。


中兴四将里,刘光世是争议最大的,他的战绩,多是捏捏流贼、伪齐这样的软柿子,碰上金军,往往逃之夭夭,甚至连宋高宗赵构下诏命他出兵,他都各种推托。无怪局势稍微稳定之后,高宗第一个收拾的就是他。

但在商场上,刘光世可谓不折不扣的“名将”。刘光世一军4万人,专门用于“回易”的人员就有8000,占了20%。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刘光世一反对金作战时的胆怯,身先士卒、胆大包天,甚至不惜冒着被弹劾的危险,干起了违法勾当:贩私盐。

对中国经济史有兴趣的看官,一定知道著名的《盐铁论》,自西汉以来,盐就是政府专营商品,历代政府都严禁私自贩盐,处罚也很重。唐代甚至规定:贩运私盐达到一定数量,不仅贩运者本人要论死,亲属、街坊,甚至所在地方的官员都要连坐,总之,对私盐贩子比现代政府对毒贩子的处罚还狠。

宋代制盐场景

宋朝对盐业的控制也非常严格,但毕竟贩盐贸易利润巨大,诱人犯罪,有宋一代,军方直接或间接参与贩盐的记载屡见不鲜,而刘光世堪称翘楚。

绍兴二年,刘光世手下的统兵官乔仲福、王德于光天化日之下,将船只开到江苏通州港湾,让负责缉拿私盐的巡检替他们前往盐户处收购私盐,然后装船运往他处出售。这就等于纵容部下勾结国家缉私机关监守自盗,公然贩运违禁商品,对本朝律法的挑衅实在是太过明目张胆了。臣僚们看不下去,狠狠参了一本。但当时正是用兵之际,高宗又担心处罚太过可能激起兵变,因而只是让刘光世对部下严加管束而已。

刘光世的“大胆经营”于是可见一斑,至于虚报兵额,冒领军费,这对他来说都是小意思,他甚至纵容手下强占大片民田,仅淮东一地被刘侵吞的田地就有三百顷之多。而刘光世对此不仅不以为耻,反而作为吹嘘的资本,自比大商人陶朱公范蠡。这也正好可以解释为什么他在战场上就没有这种胆气,畏畏缩缩——你什么时候看到过范蠡先生上战场拼命?


张俊,论打仗,比刘光世强一点;论捞钱,比刘光世强的可就不止一点。

刘光世还只是纵容部下做违法生意,张俊先生干脆把部下当作自己的敛财工具。当时,岳飞、韩世忠等人的部队常年征战在外,独张俊所部,一直跟随在高宗身侧,按理说,天子眼皮底下,他应该自律,可他仗着自己是从龙之臣,根本没把皇帝和御史放在心上。他盖营房、盖豪宅、建酒家、甚至贩运花石纲,都役使军兵。为了士兵逃到别的将领那里,他还把所部年青、强壮点的士兵挑选出来,在他们的下身刺满纹身,人称“花腿军”。军人为此编了首歌谣:“张家寨里没来由,使它花腿抬石头。二圣犹自救不得,行在盖起太平楼。”

张俊把捞钱能力考核部下的第一指标,在这方面真正做到了不论亲疏,铁面无私。他的哥哥张保埋怨他不保举自己,张俊问道:“我拨给你10万缗钱,5000士兵,你能让这笔资金永远周转不息吗?”噎得张保老半天才红着脸答道:“办不到。”张俊冷笑:“那就别怪兄弟无情了。”于是,部下又为他编了首歌:“韩太尉铜脸,张大尉(通“太尉”)铁脸。”前半句说的是韩世忠,有一次他率部队来朝,士兵都戴着铜面具,故曰“铜脸”,至于张俊的“铁脸”,则是意指“脸皮太厚,其硬如铁”。

强将手下无弱兵,张太尉手下也不乏经营天才,有一次,他给了一名老兵50万做本钱,让后者放手去干。老兵在集市上买了100多个能歌善舞的美女,还有一批绫罗绸缎、珍贵古玩、金银器皿,打造了一艘巨舰,然后冒充大宋使者,“出使”南洋各国。当时的东南亚酋长们也真没见过什么世面,一下就被老兵的美女和名器迷得神魂颠倒,对冒牌使节的身份坦然不疑,馈赠甚厚。老兵乘机大做生意,一年之后,老兵带着好马、珠宝、犀牛角、香料、名贵药材等物,满载而归。按市值计算,获利数十倍之多。张俊不但没有追究老兵冒充使者,反而对他大加褒奖,厚给赏赐。

在占有土地方面,张俊也不输给刘光世。他每年收取租米60万斛,还在自己的地盘内盖起了大量宅第、庄园。当然,张俊不会让这些房子白白闲置着,而是大搞出租和商业开发,仅此一项,每年就能给他带来7.2万贯的收入。可尽管日进斗金,张俊却把钱看得比命还重,毫不顾下,搞得部属有时要靠劫掠百姓来维持生计。有个伶人在给张俊看星象时说:“只看到张老爷坐在钱眼内”。

当然,张俊不是对谁都吝啬的。对于掌握生杀大权的高宗和秦桧,张俊供奉极厚,绍兴二十一年,高宗驾幸张府,张俊献给皇上、秦相各种珍馐和珠宝,价值巨万。不知是不是因为这次露富,在张俊死后,他的家产即被秦桧抄没,万贯家财全入了秦相的口袋。


大散关遗址(今属陕西宝鸡市)的吴玠、吴璘雕像

不知什么原因,功劳和能力都远超刘光世、张俊的吴玠,没能排进中兴四将,但他的事迹绝对值得一说。

在南宋诸军中,镇守蜀地的吴玠一军,规模最大,军费也最高,岁用至4000万。所以吴玠的财政压力也比别的将领都要重。好在吴玠搞钱,也和打仗一样厉害,而且他搞的是多种经营,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第一项是发行钱引。钱引,就是宋代的纸币“交子”。宋朝是中国第一个发行纸币的朝代,而缺乏铜矿的四川又是宋代第一个发行纸币的地区。至北宋灭亡,除徽宗朝因印发过多短暂导致贬值外,交子的币值大体稳定。据《建炎以来系年要录》载,建炎三年即增印钱引100万缗,两年后的绍兴二年,吴玠主政四川,到绍兴八年,四川发行的竟累增2540万缗,这些钱帮助吴家军缓解了军费之急。

交子拓片

第二项是卖日用品。主要指盐、酒和茶。这3样都是四川的特色产业,特别是四川出产的高质量井盐,南宋初年赵开改革盐法后,四川盐利收入大增,最高时竟有400万缗。

第三项更绝:卖度牒。按照传统规定,僧人不用纳税,于是就有很多人为了避税而出家,有时出家的人太多,严重影响财税收入,闹得朝廷不得不干预,就比如史上著名的几次灭佛运动。到了宋朝,政府觉得反正拦也拦不住,索性规定,出家资格要官方认定,这样就好收取费用了,正可谓“和尚头上也拔毛”。于是,当和尚的资格证书——度牒就有了一定经济价值,甚至可以和绸缎、金银一样当硬通货使。后来宋孝宗给当上太上皇的赵构祝寿,进献的礼物中就有一批度牒。吴玠镇守川陕时,遇到军费不足,便出售度牒以资军用。当然,这属于应急措施,用的也并不经常。


韩世忠算是相对清廉的一个,但他毕竟也养兵数万,弄钱奉军同样是不可避免的。史料对他的敛财手段记载不多,但在绍兴十一年罢兵权后,韩世忠主动上缴回易利息等100万贯,米90万石,各类酒库15座。

韩世忠对积累田产同样也很感兴趣,他曾打算买新淦的官田,宋高宗向来不怕将领贪,只怕他不贪,这一听乐坏了,干脆把田赐给了他。韩世忠去世后,他的子孙在江苏买地,动辄出资百万。对此,赵翼叹道:“是营财殖产,是贤者犹不免也!”



即使是岳飞,也需要解决部下的各种需求,在中兴四将中,岳飞兵力最雄厚,他这人道德感又太强,不克扣军饷,又不滋扰地方,要求“冻死不拆屋”,所以,解决岳家军的军费问题,急需要更厉害的经营专家。

岳飞本人对做生意一窍不通,但好在他手下有个叫李启的人,很有经商头脑,“佐飞军用甚多”。

岳家军的收入来源主要有二:一是效仿隋唐使用“回易”的旧例,拿公款放贷。酒库、公使库、激赏库等14个军资库,每年可以收息160万5千贯。二是参与市场经济。除了前面提过的酒业、纸币外,岳家军的经商渠道还有以下几条:

(1)典库。就是当铺,这是中国最古老的行业之一了,发展到宋朝,甚至形成了行会规模。

(2)房钱。就是房租钱,宋代流动人口大增,带动了房屋出租业的兴盛。宋代的房屋租赁价格不低,好点的房子月租要10多贯,最差的也要一二百文。就连许多士人也常常在诗句中感慨房租是一笔沉重的负担。

(3)博易场。这里的“博易”与赌博无关,博易场是宋代与周边少数民族进行交易的机构。宋代缺马,因此马匹是博易场的商品主力,岳家军以骑兵为主力,精锐“背嵬军”名扬天下,当与其掌握有良马输送渠道有关。

上述商业机构,再加上田地经营,每年可以给岳家军带来41万5千贯的收入。

难能可贵的是,岳飞尽管收入甚多,却从不像张、刘那样以公款自肥,他这笔钱几乎一点不剩地用到了部下身上。各路宋军中,能足额发饷又能保证奖金的,只有岳家军和韩家军两支。而据户部员外霍蠡调查,岳飞部甚至有奖金滥发的现象。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岳飞本人生活极为简朴,就连他的财神爷李启平日也是布衣草鞋的打扮。岳飞遇害后,秦桧以为又可以发一笔财,欢天喜地地去抄他的家,让他大失所望的是,即使将实物也算上,所得仅折合钱九千缗。

真正一心为国的军人,“自己”永远放在内心天平的末端。

南宋名将们可劲地刮钱,固然在解决了军费问题,大大缓解了朝廷的财政负担。却也对军队的战斗力造成了极大危害,从将到兵,一门心思都花在如何从柴米油盐酱醋茶里发财了,如何还有精力去保家卫国?南宋军队能与金军正面对抗的寥寥无几,不能不说与把大量精力投入经营赚钱中,有着莫大关系。

对于此中危害,高宗不是不清楚,但赵宋自立国起,就一直秉持防备武将的政策,纵容他们经商、贪污也是手段之一,猎鹰翅膀上绑了黄金,固然啄不着猎物了,却也没法反啄主人了。经历过苗刘兵变的宋高宗对此颇为欣赏,所以韩世忠要买官田,他立刻赠予。刘光世大肆侵占民田,高宗不但不惩罚,还出钱给他盖宅子。阿堵物任你贪,只要你不贪兵权就成。

有宋三百年,每个皇帝多多少少都存了这份心思,现在,你明白为什么宋军对外屡战屡败了吧。



值班主编 | 曲飞   值班编辑 | 小窗   主播 | 水滴

这是第 32 篇文章

- END -

 © Copyright 

作家原创作品 |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欢迎分享朋友圈


    孟驰 | 卖酒卖盐搞房地产——南宋中兴四将的生财之道

    孟驰 | 卖酒卖盐搞房地产——南宋中兴四将的生财之道

    孟驰 搜历史

    本       文       约       4000       字


    阅       读       需       要


    8 min

    点击上方绿标即可收听音频

    刘松年《中兴四将图》,左起依次是岳飞、张俊、刘光世、韩世忠,及各自随从

    岳飞、韩世忠、张俊、刘光世,南宋中兴四将,无人不晓。若不是他们的赫赫战功,那可能等不到“崖山之后”,“靖康之后”就无中华了。

    然而,就像意大利军事家蒙特库克利总结的那样:“战争的要素有三,第一是金钱、第二是金钱、第三还是金钱。”历来战争都最烧钱,两宋之际,天下崩离,朝廷财政捉襟见肘,没有足够的银子养兵,中兴四将用以支撑庞大军事开销的钱,都是从哪来的呢?

    如果翻翻他们的账本,你会发现,这些名将在搞钱的战场上,同样是高手高手高高手。


    南宋初年,外有金人入寇,内有盗匪蜂起,朝廷四处需要用兵,宋朝实行募兵制,军饷是预算中必不可少的,除了这些“基本工资”,你要军人给你拼命,隔三差五的赏钱总不能少(宋代称之为“激赏”)。这几项综合起来,开销可海了去了。以中兴四将中的刘光世、韩世忠两部为例,时人庄绰作过一个粗略的估算:“刘太傅(刘光世)一军在池阳,月费钱二十六万七千六百九十贯三百文……米二万五千九百三十八石三斗……草六万四百八十束,料六千四十八石,而激赏回易之费不在焉。韩军不知其实,但朝廷应付钱月二十一万余贯,则五军可略见矣”,而这只是部分正军主力的花费,禁军、厢军还不包括在内。王俣的统计更夸张:“大计所入,充军需者十之八九”——军费占了财政收入百分之八九十。

    南宋比之北宋,版图大大缩小,作为税源的在编之民也大大减少了。据《中国人口史》的估算,绍兴十一年(1141年),南宋人口数约为1004.9万户,比起北宋的巅峰时期宋徽宗宣和年间缩减了一半以上。

    所以,要朝廷养兵,那是绝对养不起的。不要说普通士兵,有时军官们都无法领到全薪,士兵衣不蔽体者有之;砍柴拾粪以自活者有之;让老婆去接客者有之。

    都说当兵吃粮,而朝廷的仓库空空荡荡,老鼠都饿死了。咋办?当兵的只能自己找钱去。听着像是讽刺,但这却是当时军人唯一的出路。

    最主流的渠道是,“回易”,说白了,就是军队经商。

    “回易”并不是宋人独创,早在隋唐就有了,当时回易是中央拨给各级地方政府一笔本金(名为“公廨钱”),让他们用来放贷,赚取补贴,而军队没这待遇。到了唐末和五代,军政合一,军队也开始参与,并且使用回易的手段也越来越多,从农业到商业、从制造业到服务业,五花八门无所不包。北宋仁宗时期,宋军的“回易”经济发展出第一个顶峰,后来朝廷有所控制,到了南宋,政府对军队的控制力下降,再加上没钱,也就睁一眼闭一眼,于是,中兴名将各显神通,创造了大宋军队回易经营的第二个高峰。


    中兴四将里,刘光世是争议最大的,他的战绩,多是捏捏流贼、伪齐这样的软柿子,碰上金军,往往逃之夭夭,甚至连宋高宗赵构下诏命他出兵,他都各种推托。无怪局势稍微稳定之后,高宗第一个收拾的就是他。

    但在商场上,刘光世可谓不折不扣的“名将”。刘光世一军4万人,专门用于“回易”的人员就有8000,占了20%。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刘光世一反对金作战时的胆怯,身先士卒、胆大包天,甚至不惜冒着被弹劾的危险,干起了违法勾当:贩私盐。

    对中国经济史有兴趣的看官,一定知道著名的《盐铁论》,自西汉以来,盐就是政府专营商品,历代政府都严禁私自贩盐,处罚也很重。唐代甚至规定:贩运私盐达到一定数量,不仅贩运者本人要论死,亲属、街坊,甚至所在地方的官员都要连坐,总之,对私盐贩子比现代政府对毒贩子的处罚还狠。

    宋代制盐场景

    宋朝对盐业的控制也非常严格,但毕竟贩盐贸易利润巨大,诱人犯罪,有宋一代,军方直接或间接参与贩盐的记载屡见不鲜,而刘光世堪称翘楚。

    绍兴二年,刘光世手下的统兵官乔仲福、王德于光天化日之下,将船只开到江苏通州港湾,让负责缉拿私盐的巡检替他们前往盐户处收购私盐,然后装船运往他处出售。这就等于纵容部下勾结国家缉私机关监守自盗,公然贩运违禁商品,对本朝律法的挑衅实在是太过明目张胆了。臣僚们看不下去,狠狠参了一本。但当时正是用兵之际,高宗又担心处罚太过可能激起兵变,因而只是让刘光世对部下严加管束而已。

    刘光世的“大胆经营”于是可见一斑,至于虚报兵额,冒领军费,这对他来说都是小意思,他甚至纵容手下强占大片民田,仅淮东一地被刘侵吞的田地就有三百顷之多。而刘光世对此不仅不以为耻,反而作为吹嘘的资本,自比大商人陶朱公范蠡。这也正好可以解释为什么他在战场上就没有这种胆气,畏畏缩缩——你什么时候看到过范蠡先生上战场拼命?


    张俊,论打仗,比刘光世强一点;论捞钱,比刘光世强的可就不止一点。

    刘光世还只是纵容部下做违法生意,张俊先生干脆把部下当作自己的敛财工具。当时,岳飞、韩世忠等人的部队常年征战在外,独张俊所部,一直跟随在高宗身侧,按理说,天子眼皮底下,他应该自律,可他仗着自己是从龙之臣,根本没把皇帝和御史放在心上。他盖营房、盖豪宅、建酒家、甚至贩运花石纲,都役使军兵。为了士兵逃到别的将领那里,他还把所部年青、强壮点的士兵挑选出来,在他们的下身刺满纹身,人称“花腿军”。军人为此编了首歌谣:“张家寨里没来由,使它花腿抬石头。二圣犹自救不得,行在盖起太平楼。”

    张俊把捞钱能力考核部下的第一指标,在这方面真正做到了不论亲疏,铁面无私。他的哥哥张保埋怨他不保举自己,张俊问道:“我拨给你10万缗钱,5000士兵,你能让这笔资金永远周转不息吗?”噎得张保老半天才红着脸答道:“办不到。”张俊冷笑:“那就别怪兄弟无情了。”于是,部下又为他编了首歌:“韩太尉铜脸,张大尉(通“太尉”)铁脸。”前半句说的是韩世忠,有一次他率部队来朝,士兵都戴着铜面具,故曰“铜脸”,至于张俊的“铁脸”,则是意指“脸皮太厚,其硬如铁”。

    强将手下无弱兵,张太尉手下也不乏经营天才,有一次,他给了一名老兵50万做本钱,让后者放手去干。老兵在集市上买了100多个能歌善舞的美女,还有一批绫罗绸缎、珍贵古玩、金银器皿,打造了一艘巨舰,然后冒充大宋使者,“出使”南洋各国。当时的东南亚酋长们也真没见过什么世面,一下就被老兵的美女和名器迷得神魂颠倒,对冒牌使节的身份坦然不疑,馈赠甚厚。老兵乘机大做生意,一年之后,老兵带着好马、珠宝、犀牛角、香料、名贵药材等物,满载而归。按市值计算,获利数十倍之多。张俊不但没有追究老兵冒充使者,反而对他大加褒奖,厚给赏赐。

    在占有土地方面,张俊也不输给刘光世。他每年收取租米60万斛,还在自己的地盘内盖起了大量宅第、庄园。当然,张俊不会让这些房子白白闲置着,而是大搞出租和商业开发,仅此一项,每年就能给他带来7.2万贯的收入。可尽管日进斗金,张俊却把钱看得比命还重,毫不顾下,搞得部属有时要靠劫掠百姓来维持生计。有个伶人在给张俊看星象时说:“只看到张老爷坐在钱眼内”。

    当然,张俊不是对谁都吝啬的。对于掌握生杀大权的高宗和秦桧,张俊供奉极厚,绍兴二十一年,高宗驾幸张府,张俊献给皇上、秦相各种珍馐和珠宝,价值巨万。不知是不是因为这次露富,在张俊死后,他的家产即被秦桧抄没,万贯家财全入了秦相的口袋。


    大散关遗址(今属陕西宝鸡市)的吴玠、吴璘雕像

    不知什么原因,功劳和能力都远超刘光世、张俊的吴玠,没能排进中兴四将,但他的事迹绝对值得一说。

    在南宋诸军中,镇守蜀地的吴玠一军,规模最大,军费也最高,岁用至4000万。所以吴玠的财政压力也比别的将领都要重。好在吴玠搞钱,也和打仗一样厉害,而且他搞的是多种经营,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第一项是发行钱引。钱引,就是宋代的纸币“交子”。宋朝是中国第一个发行纸币的朝代,而缺乏铜矿的四川又是宋代第一个发行纸币的地区。至北宋灭亡,除徽宗朝因印发过多短暂导致贬值外,交子的币值大体稳定。据《建炎以来系年要录》载,建炎三年即增印钱引100万缗,两年后的绍兴二年,吴玠主政四川,到绍兴八年,四川发行的竟累增2540万缗,这些钱帮助吴家军缓解了军费之急。

    交子拓片

    第二项是卖日用品。主要指盐、酒和茶。这3样都是四川的特色产业,特别是四川出产的高质量井盐,南宋初年赵开改革盐法后,四川盐利收入大增,最高时竟有400万缗。

    第三项更绝:卖度牒。按照传统规定,僧人不用纳税,于是就有很多人为了避税而出家,有时出家的人太多,严重影响财税收入,闹得朝廷不得不干预,就比如史上著名的几次灭佛运动。到了宋朝,政府觉得反正拦也拦不住,索性规定,出家资格要官方认定,这样就好收取费用了,正可谓“和尚头上也拔毛”。于是,当和尚的资格证书——度牒就有了一定经济价值,甚至可以和绸缎、金银一样当硬通货使。后来宋孝宗给当上太上皇的赵构祝寿,进献的礼物中就有一批度牒。吴玠镇守川陕时,遇到军费不足,便出售度牒以资军用。当然,这属于应急措施,用的也并不经常。


    韩世忠算是相对清廉的一个,但他毕竟也养兵数万,弄钱奉军同样是不可避免的。史料对他的敛财手段记载不多,但在绍兴十一年罢兵权后,韩世忠主动上缴回易利息等100万贯,米90万石,各类酒库15座。

    韩世忠对积累田产同样也很感兴趣,他曾打算买新淦的官田,宋高宗向来不怕将领贪,只怕他不贪,这一听乐坏了,干脆把田赐给了他。韩世忠去世后,他的子孙在江苏买地,动辄出资百万。对此,赵翼叹道:“是营财殖产,是贤者犹不免也!”



    即使是岳飞,也需要解决部下的各种需求,在中兴四将中,岳飞兵力最雄厚,他这人道德感又太强,不克扣军饷,又不滋扰地方,要求“冻死不拆屋”,所以,解决岳家军的军费问题,急需要更厉害的经营专家。

    岳飞本人对做生意一窍不通,但好在他手下有个叫李启的人,很有经商头脑,“佐飞军用甚多”。

    岳家军的收入来源主要有二:一是效仿隋唐使用“回易”的旧例,拿公款放贷。酒库、公使库、激赏库等14个军资库,每年可以收息160万5千贯。二是参与市场经济。除了前面提过的酒业、纸币外,岳家军的经商渠道还有以下几条:

    (1)典库。就是当铺,这是中国最古老的行业之一了,发展到宋朝,甚至形成了行会规模。

    (2)房钱。就是房租钱,宋代流动人口大增,带动了房屋出租业的兴盛。宋代的房屋租赁价格不低,好点的房子月租要10多贯,最差的也要一二百文。就连许多士人也常常在诗句中感慨房租是一笔沉重的负担。

    (3)博易场。这里的“博易”与赌博无关,博易场是宋代与周边少数民族进行交易的机构。宋代缺马,因此马匹是博易场的商品主力,岳家军以骑兵为主力,精锐“背嵬军”名扬天下,当与其掌握有良马输送渠道有关。

    上述商业机构,再加上田地经营,每年可以给岳家军带来41万5千贯的收入。

    难能可贵的是,岳飞尽管收入甚多,却从不像张、刘那样以公款自肥,他这笔钱几乎一点不剩地用到了部下身上。各路宋军中,能足额发饷又能保证奖金的,只有岳家军和韩家军两支。而据户部员外霍蠡调查,岳飞部甚至有奖金滥发的现象。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岳飞本人生活极为简朴,就连他的财神爷李启平日也是布衣草鞋的打扮。岳飞遇害后,秦桧以为又可以发一笔财,欢天喜地地去抄他的家,让他大失所望的是,即使将实物也算上,所得仅折合钱九千缗。

    真正一心为国的军人,“自己”永远放在内心天平的末端。

    南宋名将们可劲地刮钱,固然在解决了军费问题,大大缓解了朝廷的财政负担。却也对军队的战斗力造成了极大危害,从将到兵,一门心思都花在如何从柴米油盐酱醋茶里发财了,如何还有精力去保家卫国?南宋军队能与金军正面对抗的寥寥无几,不能不说与把大量精力投入经营赚钱中,有着莫大关系。

    对于此中危害,高宗不是不清楚,但赵宋自立国起,就一直秉持防备武将的政策,纵容他们经商、贪污也是手段之一,猎鹰翅膀上绑了黄金,固然啄不着猎物了,却也没法反啄主人了。经历过苗刘兵变的宋高宗对此颇为欣赏,所以韩世忠要买官田,他立刻赠予。刘光世大肆侵占民田,高宗不但不惩罚,还出钱给他盖宅子。阿堵物任你贪,只要你不贪兵权就成。

    有宋三百年,每个皇帝多多少少都存了这份心思,现在,你明白为什么宋军对外屡战屡败了吧。



    值班主编 | 曲飞   值班编辑 | 小窗   主播 | 水滴

    这是第 32 篇文章

    - END -

     © Copyright 

    作家原创作品 |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欢迎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