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中山瑞丰商情】一个德国的仓颉,用汉字书写全世界的语言

东航马德里是什么梗?东航马德里怎么了?东航马德里6P视频资源

水云间渔乐村【2天1晚和3天2晚】休闲度假游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林迷糊 | 其实你不知道,皇帝就喜欢朝人要童男童女

林迷糊 搜历史

本       文       约       3200       字


阅       读       需       要


7 min

点击上方绿标即可收听音频

关于大明朝的朝贡体制,几年前高晓松老师的《晓说2》里曾经讲过一个小段子。

女的说:“朝贡是啥?童男童女么?”

男的说:“你是龙王吗?”

但其实,我大明天子,虽不是龙王,却也要童男童女,不但要过,还要过好几回。

最大宗的,可能要算是至少延续了成祖与宣宗两朝的“朝鲜选妃制度”。这里说的宣宗,就是据说因为兜里没钱,给大臣们发胡椒当工资的那位宣德皇帝。

明太祖朱元璋是有朝鲜族妃子的,这有据可查。不过这些妃子并不是来自朝鲜(当时还叫高丽)的进贡,而是对元代皇宫的“继承”。元朝的大部分时间里,高丽都有进贡童女给元帝的“传统”。元朝灭亡,高丽一则在明朝与北元之间长期谨慎地观望,二则大概也没有想到大明有着和元朝一样的“爱好”,所以并没有主动提出过要进献童女。

朱元璋虽然没有向朝鲜要过童女,却的确好几次索要过“童男”,准确地说是要朝鲜进献阉人。最多的一次,张口就要两百。只是小国朝鲜实在挑不出那么多合乎要求的阉人,最后是分几次进献了数十人了事。只是朝鲜国王一定没有想到,几十年后,代表大明出使朝鲜、飞扬跋扈需索无度的“明使”,大多是这些当年被进献的“童男”。

电影《海盗》中再现了明朝向朝鲜索要宦官一事

第一个主动开口向朝鲜要童女的,是明成祖朱棣,而且按照《李朝实录》的记载,至少要过三次,时间分别在永乐六年、七年和十五年,即公元1408、1409和1417年。这时的高丽,早已在洪武年间,经过高丽大将李成桂的弑君自立,而改国号为朝鲜。

朱棣的母亲,一般认为很可能不是汉人。有人说她来自蒙古弘吉剌部,也有人干脆说她是朝鲜人。朱棣喜欢朝鲜族女子,是否与其出身有关,不得而知。可以明确知道的是,第一次接到新的中原王朝的这种要求,朝鲜王朝着实吓了一跳,不知道该怎样“郑重”对待此事才算“礼数周到”。于是建立起专门的机构,名叫“进献色”,大张旗鼓地挑选了良家童女数百人以待明朝使臣进一步精选。整个挑选过程长达数月,其间一律不许婚嫁,搞到鸡犬不宁,哭声载路。毕竟,一入明朝的皇宫,便是永诀。

第一次去朝鲜为成祖选妃的明朝使臣,名叫黄俨,是朝鲜当年进献的阉人之一。黄俨此次出使,一举确立了此后几十年间“进献色”工作的几条“规矩”。

一是进献的童女必须来自朝鲜官宦之家,平民出身的“好人家”的孩子,不能入选。这固然让有些官宦之家,尤其是官宦的夫人们伤心欲绝,却也缩小了此后“进献色”扰民的范围。

二是进献工作必须保密,以免国朝的谏官知道了喋喋不休。此后朝鲜的相关奏章上从来只以“药材”、“厚白纸”等约定好的名目指代所献童女,童女们也几乎总是半夜入城。因此,国朝的正史中,对大明向朝鲜征求童女这一丑事,几无任何记载,谏官亦基本都被蒙在鼓里(或假装不知道亦未可知)。

三是明使贪求无厌成为“正常”状态,自黄俨以下,概无例外。黄俨出使,朝鲜国王的“赏赐”,包括马匹、人参、苎麻布、花席、貂裘、襦衣等等,官赐之外,黄俨张口要来的私货,竟又装了三、四十巨箱,连运私货的储物车,也是直接向朝鲜国王要来,搞得朝鲜廷臣很愤怒,国王很无奈。《李朝实录》载,朝鲜国王曾经不止一次地感慨:“俨,天下之奢也。”等到后来的使臣如海寿、尹凤等需索达到百余箱甚至两百箱时,方觉得黄俨实在还算好的。天朝使臣需求得狠的时候,朝鲜君臣甚至需要专门为此朝会,集体商议对策。但商议来商议去,最后几乎总是以“惹不起”的明使得偿所愿告终。号称“仁主”的宣宗,虽然曾明发上谕告诉朝鲜国王不要给使者任何额外赏赐,朝鲜国王却实在得罪不起这些刁难、报复起来绝不手软的“中介人”,最终仍不得不选择息事宁人,花钱,忍气,消灾。

四是明使凌辱朝鲜君臣成为惯例。自黄俨以下,这些原本出身朝鲜的明朝使臣,无不骄横跋扈,自黄俨直接当面怒斥朝鲜君臣始,到后来发展到几次出现明使直接把朝鲜官员绑倒杖打的事情,真正是打出了天朝上国的“威风”。

朝鲜君臣如此,那些被进献的朝鲜童女又如何呢?

公理公道地讲,那些女孩的父兄往往都得到赏赐、封官,名目当然不是因为“献上女儿,结为亲戚”,而是以“朝鲜丞相随从”之类,以利保密。至于那些进宫的女孩,除了此生绝无机会回到家乡外,入宫后的命运就全看老天的安排了。第一批入宫的五人中,有一位权氏最受宠,不幸三年后即病死。权氏死后三年,有人告发,说她其实是被同批入宫的美人吕氏毒杀。此说证据充分与否永远不得而知,但暴怒的明成祖即刻命令将吕氏凌迟,将吕氏宫中各色人等全部处死,并传谕朝鲜国王将吕氏家族全体关押。朝鲜国王自然是“谨尊圣意”。吕氏家族最终是否逃出生天,有几人逃出生天,皆不得而知。

第二批进献的两名女孩,几乎没有留下任何记录。第三批于永乐十五年进献的三名女孩,却又生波澜,因为其中一名黄氏姑娘被发现已非处女。幸亏三名女孩中最得宠的韩氏涕泣求情,总算让永乐皇帝打消了责罚朝鲜的年头。至于这位救朝鲜免于大难的韩氏,则成为永乐宠妃,并在永乐死后被迫自杀殉葬。

韩国KBS电视剧《大王世宗》中的永乐宠妃韩氏

这是朝鲜君臣和那些进宫时只有十几岁的女孩子,在朝鲜一国从朝贡体系中获得巨大经济利益的同时,不能不承受的痛苦与屈辱。这一面,通常不见于国朝正史。

宣宗向朝鲜征求童女似乎只有一次,时间在宣德元年,这位年轻皇帝即位的第一年,心情不可谓不急切。最终,朝鲜进献七人。比起急色,这位皇帝似乎更喜欢吃更喜欢玩,先后向朝鲜征求“会做饭的茶仆”“学乐的小妮子”数次,总人数至少数十人,另有其他仆役数十人。进献工作保密之好,不仅廷臣不知道,连太后都不知道。当然,一路配合运送“贡品”的大明官僚,总是知情的。宣宗驾崩,英宗即位,遣散的朝鲜厨役多达53人。这一数字,却仍低于《李朝实录》所记录的历次进献的总数。想来,该是有若干 “会做饭的茶仆”埋骨异乡了。至于“学乐的小妮子”和其他仆役下落如何,皆不得而知。《实录》载,宣宗曾赞许朝鲜厨娘的豆腐做得尤其好;又载,这些做得一手好饭的厨役,离乡情景如“生送葬”。毕竟,如果不是英宗意外的遣返,这些人,本来是一个也回不了家乡的了。

明宣宗

宣宗朝进献的七名童女之外,同年又补充了据说特别美貌的第八位童女韩氏。她是为成祖殉葬的那位可怜的韩氏的亲妹妹。《李朝实录》详细记述了这位姑娘入宫前怒斥其兄长韩确卖妹求荣,愤而割破枕席以示决绝的故事。《实录》说:“人多薄确而悲其妹也。”这个故事却有一个“人性如此”的转折:韩氏入宫后颇受宠,又活得特别长(入宫后活了57年),并机缘巧合地有机会照顾幼年时的明宪宗,终于活成了宫里没人敢惹的“姥姥”,可以说服宪宗指定其娘家人为“进贡使者”并转身担任大明出使朝鲜的使者,两头横发“进贡财”。据朝鲜的记载,藉此而青云直上的韩家,不仅可能曾经捏造宪宗上谕以敲诈朝鲜国王,更在几年的时间里,权倾朝野,深刻影响朝鲜政治。当年美丽的姑娘,最终成为“对外”版的“权力恶婆婆”。这种从进献童女始,以影响他国政治终的故事虽然可能是特例,朝贡体系影响他国政治,却绝对不是个例,只是国朝正史,多也不屑记载罢了,或者根本并未体察本朝的一举一动,在“蕞尔小国”可能引起怎样的震动。

除了进献“童男童女”之外,天朝亦时时有旨意要求朝鲜进献海东青、黄鹰、大犬、豹、貂、象牙、金银饰等等,名目繁多而奇怪。不过这些都还不打紧,可怕的是也曾有过助辽东“收购耕牛万头”这样的敕令,搞得朝鲜国王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奏,言明朝鲜国小,实在拿不出一万头耕牛来。结果是皇帝很痛快地回答说“不要理会辽东收购耕牛的说法”,过几个月,“有司”(相当于“有关部门”)却又传来敕令说“可随见有者送来交易,余即止之”。到底是不是皇帝本人的意思,只有天知道,国朝正史亦无记载。朝鲜反正是结结实实在六个月里献了六千头牛,当真“竭尽全力”,搞得连农耕都大受影响。

都说明清“厚往薄来”的朝贡是“钱多人傻”,但这里写的一切,都是“人傻钱多”的另一面。其实,仔细追究起来,“人”也未必就“傻”,毕竟,“进贡是给皇上的,赏赐则是国库出”,这个账,皇上算得来。

值班主编 | 曲飞   值班编辑 | 小窗   主播 | 水滴

这是第 27 篇文章

- END -

 © Copyright 

作家原创作品 |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欢迎分享朋友圈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