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孟晚舟被判了!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信阳公安”舆情】当浮夸遭遇敏感,谁最该为这场丑陋埋单?!

2016-08-28 余罪 小号角 小号角

信阳公安的这出折子戏,如果我们看不到套路,找不出问题的所在,那么我们所有的愤怒,都将是他人眼中的笑料。


从个人视角,先看下本次舆情脉络:


信息源



①2016年8月24日,大河网以《信阳公安定下硬杠杠,民警工作不走读》对“所有派出所、警务室民警除因公出差、学习等特殊情况外,每周在岗位住宿不少于5天”的所谓新闻进行报道。


②2016年8月25日,信阳网以《信阳:定下硬杠杠民警不走读》对同一篇“新闻”稿件进行了刊载。


传播



随后,搜狐、网易、百度、中新网等多家外网媒体对以上两个源头的信息进行转载报道,期间,多个警务微信群热传一张彩信的手机截图,内容也是民警每周在岗住宿不少于5天的信阳公安新举措,该手机截图的传播,极大刺激了民警的愤怒情绪,其矛头直指不接地气的当地公安领导。为此,有网友扒出了信阳公安局领导的履历,有的扒出了领导的联系方式,言辞激烈……。


发酵



2016年8月27日,多个涉警务公号《police》、《小警之家》、《瓜尔佳》等都对信阳公安关于“一周五天在岗住宿”的新闻信息进行了相关报道。


2016年8月27日晚20时许,人民网法治频道以《〈信阳公安定下硬杠杠,民警工作不走读〉报道不实》为标题对信阳公安这出一周5天在岗住宿的所谓新闻进行了辟谣。文章称,记者对信阳市公安局宣传科负责人进行了采访,该负责人称:2014年3月以来,信阳市公安局从未出台过该文所谓“硬杠杠”或类似规章制度,该内容纯属杜撰,属虚假新闻报道。另外记者又采访了《信阳市公安局定下硬杠杠 民警工作不“走读”》一文的作者邵某某,邵某某对记者承认,报道中的内容未经采访,为了体现基层公安民警为民服务的贡献和付出,就以此为题眼,杜撰了信阳市公安局出台“硬杠杠”,防止民警“走读”的虚假内容。


2016年8月27日晚22时及23时许,“平安信阳”微博及头条号分别转发人民网上述文章进行辟谣。然而,有些愤怒的网友并不买账,有公安内网的截图被帖到了该条微博之下,截图显示:信阳公安宣传科曾于2016年8月25日,也就是大河网报道后的第二日,以《信阳公安定下硬杠杠  民警工作“不走读”》的同样标题,在公安内网对大河网的新闻进行了转发报道。


2016年8月28日中午,人民网法治频道《〈信阳公安定下硬杠杠,民警工作不走读〉报道不实》的文章被删除。


另外,期间有网友深挖发现,《信阳公安定下硬杠杠  民警工作“不走读”》的新闻内容,早在2010年的6月22日就进行过报道,至目前止已是历时六年历经四次翻新(2010、2012、2014、2016)的旧闻新炒。


看到这里,我们还有什么话可说?!


如果流传的公安内网截图的内容为真,是不是就可以推定这样一个结论:一个市级公安机关的宣传部门,竟然与一个省级宣传部门主管的大河网共同“成就”了一条“又假又老”的假新闻?!


如此看来,主要问题并非如网友们想象的这是地方公安领导的一则所谓“脑残”决定。因为正如信阳公安宣传科负责人所言,信阳公安近年来就从未出台这样一则“一周在岗住宿5天”的规定。


原来,这只是一场赤裸裸的为了新闻而新闻的政治作秀!


原来,这只是一场根深蒂固的形式主义浮夸风!


信阳公安到底有没有出台过相关规定?


我们先不去探讨人民网为何将辟谣文章迅即删除的原因,如果仔细阅读这篇辟谣文章,能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是,信阳市公安局宣传科负责人在接受人民网记者采访时说:自2014年3月份以来,信阳市公安局从未出台过该文所谓“硬杠杠”或类似规章制度,该内容纯属杜撰,属虚假新闻报道。为什么要特别强调2014年3月份的时间节点?这是一个很耐人寻味的表述,是不是2014年3月份之前,信阳公安就曾经出台过类似“一周五天在岗住宿推陈称”的规定呢?笔者在这里想指出一点的是,从网友挖掘的信息看,早在2010年6月22日就有信阳公安关于“一周五天在岗住宿”的新闻报道,而这篇文章的作者同样也是邵梦华。邵梦华在人民网记者的采访中亦承认:其杜撰了信阳市公安局出台“硬杠杠”,防止民警“走读”的虚假内容。问题是,邵梦华是杜撰的2016年8月的这篇还是2010年6月的这篇。将两篇文章放在一起去看,框架还是大致相同的。笔者虽然不能考证信阳公安是否在2010年6月前出台了相关规定,但笔者可以强调一点的是:邵梦华2010年6月22日在信阳网的相关新闻报道,不论谈创新还是稿件内容,均大幅抄袭了之前四天人民网对山东东营市东营区政府做法的报道,所不同的,只是将政府工作人员的角色换成了民警而已。




原来,新闻可以这样做!!!

原来,宣传可以这样干!!!

我现在都开始怀疑人民网这篇文章是不是也是杜撰的?!


笔者不知道邵梦华是一名记者,还是一名公安机关内部的宣传人员,人民网的辟谣文章也很巧妙的回避了这一点。但不管怎样,笔者认为,这一场关于“信阳公安”的负面舆情,所暴露的绝非是邵梦华一个人的问题,而是信阳公安宣传部门以及相关媒体从业者们,除了存在严重的人浮于事的形式主义浮夸作风之外,留给我们更应该面对的问题是:为什么同一个假新闻,在历经六年四次翻新不被发现,却在今天被基层民警的敏感撞破?又是谁造就了基层民警越来越敏感的神经?我们又该怎样去面对这样一种敏感?!


所以,当浮夸遭遇敏感,谁该为这次丑恶埋单?!



长按二维码添加关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