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复旦凶杀案:真相比想象更残酷!值得每个学霸及家长反思

大象一路上访,控诉中药砂仁

莫谈Z治?

油画《我的前夫》,哭倒无数知青!

女子网购连退8单被封号900年:世道变坏,从人不要脸开始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保利作证:只要配合执法,你就不会是下一个雷洋

2016-12-27 李北方 小号角 小号角

授权转载




12月23日,北京警方开展扫黄行动,查抄了保利俱乐部等几个高端会所。这个事成了最近几天最大的梗,据说保利俱乐部是互联网精英和某商学院同学的据点,所以,是不是被警察逮到被调侃为业内地位的标志,被逮到又及时被捞出来,那就更牛了。

两天后,也就是25日,警方才发布通告,扫黄的事情才广为人知。警方的扫黄行动定在12月23日,有点耐人寻味,因为北京检方发布对雷洋案中的涉事警察邢永瑞等人不起诉的决定就在那一天。要说这不是警方故意选的时间,反正我是不信。

这起扫黄,规模比较大,男男女女,一共带走数百人。

有人“恍然大悟”地说:怪不得“人大校友”们嚷嚷着不想成为下一个雷洋呢。





雷洋之所以成了家喻户晓的舆论焦点,不是因为他在警方实施的另一起扫黄事件中被查到了,而是因为他在那次事件中意外身亡了。

所以,要成为下一个雷洋并不容易,第一,得去足疗店或者夜总会购买“有偿性服务”;第二,正赶上警方扫黄,被撞到了;第三,不配合警方调查,拼命挣脱,警察制服;第四,发生意外(呕吐然后呛到是一种),导致死亡。

在23日的这次扫黄中,有数百人被警察带走,但一个都没有死亡,别说死亡,连一个挂彩的都没有。

何故?这些人都乖乖地配合警察,跟着回去做笔录,接受调查了。

这是我上一篇文章的结论,警方查抄保利俱乐部等涉黄场所的行动相对于为我作了个证:只有你配合警察执法,你就不会成为下一个雷洋。





道理和事实教育不了那些不可教的货。“人大校友”们还在继续跳,在征集签名,在联署,要为雷洋“讨公道”。

如果心已瞎,那么眼睛就没有用了;如果心已坏,那么脑子也就没有用了。

在各种微信群里,都能看到“人大校友”妖言惑众的忙碌的身影。昨天,在两个北大校友组成的群里,我跟人干了两仗。截取一点,给大家看看。

这孙子是个惯犯,以前就骂过一次了

我不在乎别人说我没素质,竟然脏话骂人。跟造谣传谣这种恶劣的行为比起来,骂几句粗话算个啥?

被这种混蛋气死了,以至于我也说了气话:如果到处都是这种刁民的话,那么我也不纠结于如何恢复人民警察的性质和人民警察的形象问题了,支持全面引入美国警察的执法方式,拒捕就直接击毙。

如果把雷洋的行为放在美国式的执法方式下,恐怕还没来得及呕吐,就直接被打成筛子了。是不是这样?

可是,气话归气话,说完就算了,不能跟这帮蠢货一般见识。美国式执法不是我们的出路,不可以成为我们的未来。我们有啥问题就解决啥问题,人民警察的定位不能撼动。





面对同一件事,不同的人因为各自的立场会有不同的看法,这是正常的。但无论何种看法,必须以事实为基础,任何人没有权力以臆想替代现实,没有权力强迫事实符合自己的想象。这是底线,享有言论自由的言论需要以此为基础。

我在这个事情上卖力地为警察“洗地”,其实跟警察无关,而是要保卫这个底线。如果那些对事实毫无尊重,张口闭口造谣的家伙们主导了中国的政治,那么我们的国家就完蛋了。

“人大校友”们只是关心这个案件的“真相”吗?不是的,他们有政治上的诉求,借机煽动对现行体制的攻击。他们把联署比作“公车上书”,而公车上书的目的是变法维新,是改革体制。任何人都有保持自己政治理念的权利,但这同样要以尊重事实为基础,搞政治,这是最基本的德性。

“人大校友”们选择这么一件事作为攻击体制的突破口,其实是不明智的,远远不如选择周秀云案或者徐纯合案来得有力。可是,周秀云是农民工,徐纯合是农民,他们的身份气质和“人大校友”不符,所以入不了他们的法眼。他们消费雷洋,无非是看中了雷洋的教育背景和社会身份。

在搞这种猫腻的时候都掩饰不住其偏狭和自私,我们还能指望“人大校友”们成为一只负责任有担当的政治力量?

所以,那些身份气质跟“人大校友”不相匹配但跟着起哄的吃瓜群众们得冷静一下了,照照镜子,在跟着叫嚣“我们不想成为下一个雷洋”的时候,先想想你们配不配姓雷。





再回到雷洋案本身,补充一点看法。回归事实,尊重事实,实事求是,才是我最关心的。

再强调一下,雷洋之死是个意外。即便在饱食的前提下和激烈挣脱与控制的过程中,发生呕吐,然后呕吐物吸入呼吸道导致窒息死亡,也是个小概率事件。

警察怀疑雷洋有嫖娼行为,拦截盘问,并不是直接就动手的。在雷洋企图逃脱时,制服才开始,随着反抗升级(跳车逃跑等),制服的动作才逐步升级。警察并不是直接就上去把雷洋放倒,更没有任何动机伤害他的性命。

大家想必都看过法制节目,里面经常有警察抓捕逃犯的场景:踩好点,选好时机,一拥而上,直接放倒,死死按住。有些刑事案件的逃犯随身是携带凶器的,可能还有枪,如果让其有反抗的空间,很可能导致警察受伤乃至牺牲,故而出手得快、得狠。

可是,也没听说哪个逃犯在抓捕的过程中意外死亡。

仍然在叫嚣雷洋被警察打死的人,要么蠢到无可救药,要么坏到无以复加。





我写过一篇,谈欢迎23日北京检方做出的对邢永瑞等人不起诉的决定,那篇被恶意投诉后被删除了。当时我有一点没有讲到,这里补充一下。

检方的“不起诉决定书”有一个非常糟糕之处,即根本没有提雷洋拒不配合警察的执法是错误的,更没有提到雷洋自己应该为悲剧的发生负责。“不起诉决定书”对雷洋企图逃脱和邢永瑞等人对其进行制服和控制过程的描述,好像在讲两伙人打群架。

无论其他人持什么样的看法,做什么样的煽动,检察院作为国家机关有必要在其中表明态度,公民有配合警察执法的义务,抗拒警察执法是违法行为。雷洋抗法是随后发生的悲剧的起点。

检方做出这种模棱两可的表述,跟最初拘捕邢永瑞等人一样,是对“人大校友”制造的舆论的无原则妥协。但妥协换不来和谐,当时我就说,这个事还没完。后续正如我所料。





如果你在半夜接到朋友的电话,喊你出去喝酒吃串,去还是不去,你一般只需要考虑要不要早起,距离是不是太远等因素,基本上不用担心夜里出去会被抢劫或者被冷枪打死。横向比较,中国的治安环境是很好的了,这跟新鲜空气一样,有的时候没啥感觉,失去了才会觉得宝贵。

警察队伍有这样那样的问题,谁也不会去否认它,但现有的还不错的治安也有警察的功劳。有什么问题,就解决什么问题,该批评批评,该讨论讨论,但造谣滋事就是居心叵测了。

良好的警民关系要靠双方的努力,警察执法要更规范、更文明,每个老百姓也有义务配合警察的执法,无论是否有违法行为。

那些蠢货矫情地说,每个人都有可能像雷洋那样被警察“打死”,这是受迫害妄想症的表现,需要到安定医院找大夫抓药吃。

23日北京警方在保利俱乐部等处扫黄的行动已经表明,不作死,就不会死,只要你配合警察执法,哪怕在扫黄现场被抓了现行,你也不会是下一个雷洋。(完)



长按关注李北方个人公众号


Forwarded from Official Account

行走与歌唱
行走与歌唱
Learn More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