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响水县人担心的爆炸,终于发生了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真实的台湾,让我大跌眼镜!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免费午餐结束

2016-10-24 通天译 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 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


文 | Jeff Deist

译 | David Wu

(本文翻译由Mises.org授权)


当代,如果有一种目空一切、危害世人的经济神话,那就是这样的观念,社会能集体做到个人不能单独做到的事情:凭着享受眼前、牺牲未来,我们会变得富有。这是政治家阶层、职业经济学家和中央银行家的教义。它伪装成技术分析的货币和财政享乐主义。它还导致了财务违约的困境。这里所要讲述的,是我们时代最鲜为人知的故事。但这个故事,你绝不会从希拉里、伯尼或者唐纳德那儿听到。


-1-

消费今天 付出明天


事实上,坏政策日累月积的影响,在大多数情况下,只有在多年以后才会被感受到,这就是部分问题之所在。穆瑞·罗斯巴德指出,在这种情况下,选民将支持破坏性的政策。这样的观念坚持,我们的确可以不惜牺牲别人来生活。起码目前就是这样。


自2008年以来,美联储所有“非同寻常”的货币政策,一直在干这样的事情。但即便是美联储本身,也承认这将给未来财政的偿付能力带来巨大的风险。在2010年11月的一次演讲中,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说:“FOMC(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经常表示,它打算用一段时间,使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恢复到危机前的正常水平。一旦成功,财政部剩下的由公众持有的债务,将回到美联储采取这些行动之前同等的债务水平。


问题是,美联储尚未想出,究竟如何才能让债务回归“危机前”的水平。换句话说,美联储的天量债务与宽松货币的试验,“终有一天”会走到尽头。不过,肯定还不是今天。


由你来定夺判断:非同寻常的货币政策,是否的确是新的常态?难以想象这样的事情:美联储将扭转这种趋势或大幅提高利率。


美联储之流似乎仍然全无任何政治意愿,放弃眼前的消费,以便挽救往后的财务偿付能力。




-2-

投资未来——

失落的技艺


看看这个瑰丽之所,这里经常举办交响音乐会,我们会立即明白,它是由那些想要创造永恒事物的人所建设——这些事物不仅会跨过建设者的一生,还为将来的子孙后代增添美感和恒久的享受。


这栋建筑在百年前破土动工;它的建设者,没有一个能活到今天。它作为一座基督教科学教派的教堂服务了好几十年。


但在某种意义上,建造它的人们,通过这里环绕着我们的作品:蒂芙尼式艺术玻璃照明灯具,建筑物侧面的赤土陶砖,厚重的砖石结构设计,从而产生出温馨的声学效果。他们不懈努力了6年来建成它——虽然他们不能预见这座建筑,在一个世纪以后,将迎来怎样的事件或人群。然而,毫无疑问,他们明白它为永恒而建。他们希望它长时间保持矗立,陪伴在它周围日渐扩大的西雅图。


他们建设的事物,将延续到一个不确定的未来。

所有健康的社会都如此。关注那些超出个人一生的事物,这样的观念,为人类所固有。人类执著地建设社会,并且,最雄心勃勃之士,一直寻求建立恒久的纪念物和生活方式。除非人们朝向未来的努力,达到令自身不惬之时,这样做才是不可能的。

 

对于我们古老的原始祖先,尤其如此。他们的生命如此短暂而多艰。可以想象,他们有多么希望持久的给养形式:食物、水、衣服、遮风挡雨之所——而不是日复一日地生产这样的给养。


事实上,这种特质可能比其他任何一种特质,更称得上是文明的标志。我们可以称之为许多东西,但或许我们说的不过是,健康的社会创造出资本。它们之所消费的,要少于所生产的。这样的资本积累,创造了一个螺旋式上升,增加了投资和生产力,使未来更加富足和光明。因为资本积累,人类才有可能摆脱生存的苦难,农业革命、工业革命和数字化革命,也才有可能成为现实。

 

经济学家在时间偏好——人们喜爱当前消费甚于未来消费的偏好——的背景下谈论储蓄。具有高时间偏好的人,今天想要一切,而不顾成本,无论我们所说的,是用贷款购买物质财货,还是纯粹沉溺闲暇而不事生产活动的空欢喜。

 

低时间偏好的人则相反:他们宁愿在今天放弃一些快乐或购买,以用于未来的建设,无论是建设他们自己的未来,还是建设他们后代的未来。不仅仅是家庭或部族的未来,社会通过经济、文化和慈善的发展而全面受益。

 

当然,时间偏好不光是社会学研究的问题,还是经济学中的一个基本概念。


19世纪,法国古典经济学家让-巴蒂斯特·萨伊给出他的市场法则,这一法则可以简化为生产先于消费的命题。我们必须在消费之前生产,因为虽然人总是有无限欲望——即需求。现实世界的稀缺性,意味着我们首先必须生产经济产品,然后才能消费它们。其他唯一选择,就是回到我们祖先数千年前已经摆脱的自给自足的生活。

 

米塞斯认定,从人的行动本身的研究出发,我们可以得出一个假设:条件不变,个人总是偏好更早而非更迟地实现结果。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选择在40岁时购买梦想的宅邸,而不是等到90岁。我们可以通过演绎推理来理解这种偏好。问题是我们处在40岁时想要的房子有多糟;使用消费资本或承担债务购买它,对我们处在90岁的生命又意味着什么。

 

汉斯·霍普教授认为,低时间偏好,为不确定的未来积累财货的意愿,“启动了文明的进程”——一个积极的反馈循环,发展中社会积累愈来愈多的资本,从而导致了更高的生产力,导致了更长的寿命以及对未来更多的关注。

 

吉多·许尔斯曼教授在他的著作《货币生产的伦理》中,阐述了运用货币政策,通过通货膨胀和廉价信贷,鼓励高时间偏好在文化和道德方面的破坏性效应。政治家阶层及其银行家通过贬值货币,不仅损害了经济,而且扩大了政府,使战争的可能性大增,并造成了鼓励不良行为的道德风险。


 


-3-

货币和财政

享乐主义的兴起


以下似乎不言而喻:资本积累和低时间偏好是健康的和良性的,是先进经济和社会的必要因素。因此,我们不该感到惊讶,现代世界中有两股最强大的力量——中央政府和中央银行——不知疲倦地努力令两者皆受挫折。而所谓的民主,正是他们实验的核心。

 

正如霍普博士前面解释的那样,民主将政治家阶层转变为高时间偏好的掠夺者:在一个国家的未来当中,没有任何继承性的利益,因此当选的政客,有一切动机通过税收消耗该国的当前资本,又通过债务消该国的未来资本。为什么今天,一位政客不该借助像支持大众开支这样的政策来赢得选票——假如等到他下台很久以后,这些政策的后果才会被感受到?现在购买,将来付出,是任何民主政治制度的固有特征。


但在美国,这样一种制度造成的道德风险是巨大的。我们不光是在谈论那些依赖食品券和福利生活的人,因为这只是比从事低薪工作l略差那么一点。

 

我们谈论的是大量的中产阶级选民支持的福利权方案,比如社会保障、医疗保险等等。为什么要购买一辆现代汽车,在佛罗里达度假?难道你不可以购买一部梅赛德斯,到欧洲度假?当认识到至少一部分退休成本将由他人承担,有多少经济决策,会因此受到微妙的影响?


我们活在鼠目寸光中,而不是建设未来。


至于美联储,我们可以花上所有的周末,研究它如何全面扭曲价格、操纵资本及住房市场,错配资源,改变生产结构,愚弄企业家并且惩罚储蓄者。

 

正如许尔斯曼所述,货币贬值导致文化坠落,最终导致个人的坠落。这不是一个新的观念。无论是在古代包括封建时代还是在当代,这都是存在的问题。它影响我们社会的方方面面,不仅影响到我们的财务生涯,还影响到公民社会以及我们的个人关系。廉价信贷作为中央银行家推荐的迷魂药,使我们耽于消费的甜蜜可人,而舍弃生产成就的长远满足。我们因此购入了太大的房子,太精致的汽车,太昂贵的大学教育。

 

我们因此变成更糟的人!

 

总而言之,我们会说,国会和美联储作为同谋,策划让我们活在鼠目寸光之中,而不是建设未来。

 

政治和银行课程已经成为文明的敌人,这种说法并非夸张。它们给我们带来财政享乐主义和货币享乐主义的混合剂,威胁着倾覆人类历史的发展曲线。




-4-

我们最大的挑战

在于改变我们的心态


请大家谨记,我们的经济前途未卜。美国经济有非常严重的结构性问题,特别是在债务、美元和福利特权方面。


但对我们最大的挑战来自于心态。要说美国无法成为一个伟大国度,从理论上讲,根本没有任何理由。

 

尽管美国的学校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我们仍然拥有世界上教育程度最高的劳动力。我们有充足且人口稀少的土地。事实上,我们拥有的可耕土地比任何其他国家都多——美国有约17%的面积可供耕种。我们有5亿英亩的成材树林。我们有两条漫长的海岸线,可以同时进入东方和西方的市场。我们有大量石油和天然气形式的廉价能源。


我们的问题是我们自己造成的,主要是由于糟糕的选民、高时间偏好和经济享乐主义。这是一场饕餮的盛宴,女士和先生们,祝你们拥有好运,选出一个严肃认真对待“宿醉”的人。



点击"阅读原文",下载英文电子杂志《The Austrian》



Read more
Read more
Pageview
加载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