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洪水文淆之吃肉

“我上头有人!”大二女孩李心草如何被权力猎狗撕碎?

今天几十万人要求判洪某死刑!!!法考主观题吐槽来了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忧蓝之吻》中文版(第24章)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避税是一项伟大的美国传统

2016-11-25 通天译 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 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



避税是一项伟大的美国传统

文 | 威廉·西柏特

译 | 禅心云起


当感恩节来临时,我们的一些左翼同事(还有一些右翼同事),对于唐纳德·特朗普的避税作法,仍然感到怒不可遏。这里有必要矫正视听。和感恩节吃火鸡、万圣节吃南瓜饼一样,避税同样是一项伟大的美利坚传统。其实,它甚至比我们饮食上的特色要还要历史久远。

今天...我们的反抗,和我们的祖相比,其温和程度令人惊讶和尴尬。

还是总统候选人的特朗普,在总统竞选辩论期间,对那些非议他缴税状况的指摘,这样反驳道,“这是本人聪明”,每位美国公民,尽管对他有些可疑的经济政策看法不一,但对于这句话,都应该抱以热烈的掌声。我们疑惑,教科书中提到的“无代表纳税”,怎么这样轻易就被忘记,或者要问,这些提法为何永远不会应用到国税局身上。这个制定各种税收规章的机构,可并不是什么人民的代表。这时我们会意识到,税收资助的学校不大可能批评税收。然而,亲爱的读者,你仍然有权听到一些快言快语。



-1-

整体上的抗税


贯穿罗马崩溃后的整个西方文明史,人们十分清楚地认识到税收的邪恶本质。当一家政府打破人们的权利呼唤加给它的限制时,就会引起公众的哗然一片。正如查尔斯•亚当斯在他的税收史当中所强调的,“今天...我们的反抗,和我们的祖相比,其温和程度令人惊讶和尴尬。我们对于税吏极为敬畏——我们的祖辈则对他们充满敌意。”

在非英语国家中,几个民族在行动上对税收抱以蔑视。几乎荡平整个神圣罗马帝国的德国农民战争,呼吁反对经济压迫、政治顽固的统治阶级。荷兰共和国奋起反抗侵犯性的海关关税,建立起一个基于走私活动、避免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的商业大国。

英国人自身也有着抵制政府征收的悠久传统。早在1215 年,英王约翰就在英格兰贵族的逼迫下,签署了《大宪章》,承认英国的财富不应也不会用于资助外国土地上战争的原则。

沮丧的臣民从荷兰人那里学来一个伎俩——走私。

后来,英王查尔斯一世果真因此掉了脑袋,因为他一再企图从英国议会敲诈税收。当时的议会,还记得他们成立的目的,是为了抑制君主的管辖权力,他们只是替民众保管钱包的钥匙,从而能够坚持原则,坚决反对一位孤家寡人的突发奇想。


-2-

美国独立战争


长期以来惯常执掌这些权力的人,当他们想要改变时,这样的情况很快就会改变。由于1688年的光荣革命,议会从此宣称它高于君主,但它的欲壑,难以被这样巨大的胜利所填平。

他们支持英国王室参与七年战争并支付战争费用,他们声称对北美的王家殖民地拥有毫无根据的权力。这些殖民地作为习惯地方自治政府的管辖区域,不习惯为了冒险利益集团的得益而缴税。况且维系这些利益集团的特权阶级,与纳税人隔着一个大洋

最后,定居在这些王室殖民地的、爱好自由的英国人,在穷尽法律给予他们的每一条救济途径后,觉得是时候脱离这种暴虐的统治,建立起一个以自由人能够自由做生意为理想的国家。他们说:

当今大不列颠国王的历史,是接连不断的伤天害理和强取豪夺的历史,这些暴行的唯一目标,就是想在这些州建立专制的暴政。为了证明所言属实,现把下列事实向公正的世界宣布:...他勾结他人,使我等隶属之司法体制,既逾越于宪法,亦未经律令之认可。御准虚有其表之议会所炮制之种种法案...未经我们同意便向我们强行征税

其他控诉如下:

他把各州立法团体召集到异乎寻常的、极为不便的、远离它们档案库的地方去开会,唯一的目的是使他们疲于奔命,不得不顺从他的意旨

我们只能希望更多的避税者充任公职,取代那些自高中毕业以来就一直靠公共资金为生的人。

他一再解散各州的议会,因为它们以无畏的坚毅态度反对他侵犯人民的权利

建官署,派遣大批官员,骚扰我们的人民,并耗尽人民必要的生活物质

他在和平时期,未经我们的立法机关同意,就在我们中间维持常备军

要执行高税率,就需要使尽浑身解数。就乔治三世国王而言,他在议会的促使下,剥夺了殖民地的公民自由,并对他的北美臣民施加戒严法令。



-3-

约翰·汉考克


沮丧的臣民从荷兰人那里学来一个伎俩——走私。现代作者不假思索地谴责像约翰·汉考克这样的“非法活动”,例如把荷兰的茶叶用船运到殖民地,而不缴纳关税。他们忘记了独立战争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即英国政府本身背弃了“自然法和自然神”。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取缔某些货物的运输,废除不可剥夺的迁徙和贸易权。而这些权利在当时,得到一位富有才干的政治理论家——雨果·格罗秀斯的极好辩护。此外,有限的货物供应现在被课以税收,这意味着借助特许的盗窃行为对财产权予以剥夺。当美国人民为自己的防卫付出血汗代价时,所有这些都被虚掷到外国土地上的战争。汉考克只是行使了他不可剥夺的权利,如果反对这样的权利,那就没有公正的法律可言。

汉考克后来担任马萨诸塞州州长时,由于完全拒绝从定居本州西部的农民那里强制征税,从而变得极受欢迎。1785-1787年期间,由于患上痛风,他决定不竞选连任。接任者詹姆斯·鲍登,被认为不适合这个职位,因为他与巨额的贬值大陆券有利益瓜葛。当然这也意味着,他迫切希望确保他的贬值货币得到政府信用的支持。当一群麻烦讨厌的公民拒绝缴纳税款时,这点是很难实现的。谢伊叛乱的祸根由此埋下

如果我们按照开国元勋如此明确实践的自由标准来衡量美国的爱国主义,那么我们只能希望更多的避税者充当公职,取代那些自高中毕业以来就一直靠公共资金为生的人。特朗普只是利用法律漏洞,来规避特许的盗窃行为强加给他的负担。同样的法律优惠,应该延伸给每一个在美国做生意的人。


Fee.org授权翻译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