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聊聊性和扫黄(含视频未成年勿进)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新阶级论: 寒门难贵 豪门难败

阅后即焚!!!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机器人不是你经济上的敌人

2017-06-30 通天译 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 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


文:Joseph Michael Newhard

译:せつ/校:禅心云起


在这个技术飞速进步的时代,人们不禁好奇,未来究竟会怎样。尤其是自动化的进步,引起一场关于机器人对劳动力需求有何影响的讨论。有人预测了某种程度的“反乌托邦”:人力被机器所取代,大多数人陷入永远失业的状态。


去年12月,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忠告说:“工厂自动化在让众多的传统制造业工人下岗,人工智能的兴起,极可能让这股失业潮进一步波及到中产阶级,剩下的只有人性关怀、创意与监管性质的岗位。”


今年2月,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警告我们:“如何应对大规模失业,将成为重大的社会挑战。未来机器人干得不如人类的工作,只会愈来愈少。”


仅仅两天前,比尔·盖茨提议对机器人征税,以“减缓自动化的速度”。


尽管资本确实会让某些职业变得过时,短期内在“创造性破坏”过程中取代人力,但是机器人永远无法减少可获得的工作岗位总量。这种认识源自人类需求的无穷无尽。正是无限的需求驱使人类在有限资源的世界中行动。


自动化即解放

 

回顾一下没有专业演员、音乐家、艺术家和作家的时代。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远古的祖先不愿享受这些娱乐,可限于当时落后的技术条件,即令最有艺术天分者,也不得不把自己的时间分配到更紧迫的事情上,例如耕田地。考虑到损失的食物产量,把全部时间用于作画的机会成本太高。


类似地,对于种职业,比如消防员、警察、教授、医生、伐木工、清洁工、运动员、瑜伽教练、应用软件开发者和社交媒体经理所提供的服务,人们一向都有需求。可在过去,这些服务的供给,没有一种达到专业化的程度。自动化为更紧迫的需求降低生产成本,让获得解放的劳动力能够自由追求那些满足我们无尽需求的新机会,从而让这些职业成为可能。


工作太多了!

如果机器替代人力是有效率的,工人就会被取代,由此产生更高的产出和更低的成本。这降低了最终财货(注:消费品)的价格,提高了每位消费者的实际工资水平。消费者因此能把多余的钱花费在其他商品上,从而推动其他行业当中的劳动力需求。通过这个过程,新的工作岗位涌现,以满足过去无法实现的需求,甚至连某些过去被取代的劳动者,也因此得到了工作机会。


劳动者通过以下三种方式受到自动化的影响。首先,是某些被取代的劳动者转移到新行业,常因挣得更高工资、享受更低商品成本而实际所得翻番。其次,另一些工作岗位不受波及,但劳动者仍然享受到较低商品成本的好处。就大多数技术进步而言,我们大部分人都属于此类。最后,还有一些被取代的劳动者转移到低薪职业中,但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被物价降低所抵消。在劳动者当中,某一些人的实际工资增加,另一些人也不比以往更差。


某一行业中的进步也会提高其他行业的实际工资。例如,倘对无人机操作员的需求,将劳动力从飞行员一行中吸引过来,那么余下的飞行员,也会因劳动力供给下降而提升工资水平。总的来说,多亏自动化提高了生产率,大多数人才享受到生活水平的提高。

在工程、管理、维护、市场营销和零售等领域,自动化进步同样直接创造就业岗位。比起被取代的工作,这些岗位更安全、收入更高。可纵使这些岗位没被自动化创造出来,纵使其他商品需求不因自动化而改变,由于在其他行业中损失产出的机会成本不高,市场中也有无数新产品和新服务亟待劳动者去提供。就像阿门·阿尔钦和威廉·R.亚伦在《大学经济学》中所说的那样:“工作岗位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


尽管某些工作岗位显然依赖技术进步——比方说,没有电就肯定没有电工——主要担忧是机会成本之一:经济中某一领域的产量会损失多少,如果一名工人离开这一行当进入新的行当?这在食物生产的例子中容易设想,但同样原则也适用于商品和服务充足的发达经济中。鉴于新的机器设备与生产方式,价格机制确保劳动力得到有效分配,而企业家则筹划出新的商品和服务以供他们生产。


看不见的手


因自动化而面临严重就业危机的这一信念,引发了人们对政府补救的呼吁。比尔·盖茨建议政府将过剩劳力投入社会服务和教育行业,而埃隆·马斯克声称“最终我们不得不采取某种全民基本收入制度”,给一批永久失业人群提供基本收入


抛开这些说法,自动化总是导致新岗位出现,带来生活水平提高。许多人难以相信他们看不见的东西,认为政府铁腕比自由市场“看不见的手”更令人放心。自动驾驶货车和自动化餐馆正威胁着数百万就业岗位,而只是劝告说:“我们也不知道有什么新岗位出现,只是坚信这些岗位会出现”,此时他们的担忧也是情有可原的。只不过,历史站在自由市场一边。


合理化这种担忧的某个理由,是自动化转瞬之间就能取代劳动者。尽管潜在岗位数目是无穷无尽的,可假如新岗位一被创造,机器人就被设计好,且雇用机器人更有效率,劳动者就会因此失业。然而,自动化总滞后于人对任务的执行,在一个变化不居的经济体中,劳动者获取必要的新技能提供了缓冲。很可能现有的某些岗位甚至会完全免受自动化的影响。


未来是光明的


我们的生活水平因为资本主义和工业化而连续提升了数个世纪。尽管如此,由于自动化让无数劳动者失业状态固化的担忧,“勒德主义”仍然阴魂不散(译者注:勒德主义源于19世纪捣毁机器的英国纺织工人运动)。然而,18世纪的工人所想象不到的工作岗位,随着我们时代指数级的人口增长而同步涌现。与之类似,在未来数个世纪里,新的工作岗位也会随着自动化的扩张而产生。不相信这一点,等于没有历史根据地预测自动化与就业之间的关系出现了根本的转变。


自动化不是对劳动者的威胁,相反,自动化对于新工作岗位的产生是必要的。而新的工作岗位带来了生活水平的提升。自动化促进了服务型经济,让有才干抱负的人们,从前现代的乏累之苦中解脱出来,去追求自我实现。与此同时,自动化向我们提供了前人根本闻所未闻的一流商品和一流服务。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