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外蒙杀汉人,呼市撕春联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聊聊性和扫黄(含视频未成年勿进)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7月4日:对大政府说不的国父们!

2017-07-05 Richard Ebeling 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 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

作者:Richard M. Ebeling

翻译:屠禹潇

导读:1、在《独立宣言》中,开国元勋们始终在强调,每一个个体都绝对地拥有自身,他不能被视为国家的财产,任由国王或者议会操控。

     2、托马斯·杰斐逊:对于我们自己而言,每年的这一天都应该让我们永远对这些权利保持清醒的认识,并为它们投入永不磨灭的热情。


1776年7月4日,大陆会议的与会者们颁布了《独立宣言》。这是美国人民在政治自由的实践过程中的一份根本性的文件。国父们曾在《独立宣言》中极力反对冗繁的大政府的干预之手,而这一点却常常被人们忘记。


1776年,国父们用慷慨雄辩之词阐明了美国脱离英国而独立的基础。让大多数美国人回忆这些话语并不是一件难事:


在我们看来,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每个人不可剥夺的权利——生命权、自由权以及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证这些权利不被侵犯,人们组建起政府,政府的权力便来自于这些受政府管理的人的同意。一旦政府对这些目的的实现起到了破坏性的作用,人们有权改组或者废除它,以便建立一个新的政府。以这样的原则和方式成立政府并组建权力机构,是为了最大限度地保证人们的安全和幸福。


对政府干预的控诉

但是人们往往想不起来占据《独立宣言》绝大部分内容,被罗列成一长串的控诉到底是什么。国父们在《独立宣言》中解释了在遥远的英国伦敦,专制主义的鼓吹者和高度集权的政府如何变得让人难以忍受。这个远在大洋对岸的政府侵犯了北美洲东海岸13个殖民地居民的个人权利和公民自由。


另外,英国首相将严苛繁重的经济管制加诸殖民地的居民身上。这也是18世纪政府中央计划体系——也就是我们熟知的重商主义——的一个缩影。


《独立宣言》写道:“如今的大英帝国的历史就是一部不断制造伤害,不断巧取豪夺的历史。其直接的目的是想在北美各州建立一个独裁的暴政。”


中央集权和专断统治

英国国王每时每刻都在考虑如何将政治权力和决策权集中在自己手中,北美殖民地的居民很少有机会能通过地方的或者州政府管理自己的事务。那些能够限制政府滥用职权、独断专行的地方法规和程序也被废止或忽视。


英国国王甚至试图武断地指派法官以控制他们的司法系统。这些法官不是同国王沆瀣一气,对权力充满野心,就是受国王摆布,愿意为虎作伥。这些由国王委任的法官并不秉公执法,他们无视人身保护法的规定抓捕殖民地的居民,并在没有任何司法审判的情况下将他们投入监狱。殖民地的居民常常被强迫征召入伍,编入国王的军队中对其他国家作战。


在未得到当地司法机关批准的情况下,国王在当地组建了一支劳民伤财的常备军。军队的士兵未经允许,擅自在居民家中食宿。


并且,正如《独立宣言》的起草者们说的那样,英国国王通过制造殖民地不同种族(英国移民者和北美印第安部落)之间的紧张局势或冲突煽动内乱。


政府对经济自由的破坏

对乔治三世的诸多抱怨和不满的核心在于国王实施的经济管控限制了北美殖民地居民的自由,他的税赋掠夺了他们的财富和通过正当手段获得的收入。


重商主义者构建的计划体系的背后隐藏着这样一个假设:管理和指导社会的经济事务是政府的职责。英国国王颁布的管制和法令如同一张巨网,束缚了殖民地居民的经济活动。英国政府指挥他们该生产什么样的产品,强迫他们使用何种资源或技术。


政府通过制定标准价格和工资来抑制自由市场的形成。对于让殖民地的居民使用哪种消费品也有严格的管控。强制性地规定13个殖民地之间以及殖民地和世界其他国家之间应该出口或者进口什么产品,从而让殖民地的居民失去原本能通过自由贸易获得的,属于他们的财富。


在任何职位上都有国王指派的“沙皇”发号施令,对人们赖以谋生的日常活动进行控制。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被一层紧接一层的官僚机构操控着。《独立宣言》写道:“他肆意设立官署,大批委派的官员涌入这里,骚扰民众,将他们的财产抢夺一空。”


另外,国王未征得殖民地居民的同意就向他们征税。而这些税收却用来为国王喜爱的计划提供资金。国王认为这些计划能为人民谋取福利,而不是由人民自己决定是否需要这些日益繁杂且昂贵的计划。


重税、逃税和暴力政府

18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初期,英国王室对北美殖民地居民征收的高额税赋——1764年的制糖法规(Sugar Act),1765年的印花税法案(Stamp Act),1767年的汤森法案(Townsend Act),1773年的茶条例(Tea Act)以及其他繁多的财政税目——激起了他们的怒火。


北美殖民地的居民在逃避王室税赋方面极具天分,他们通过走私和贿赂官员达到避税的目的(例如保罗·利威尔就是通过走私,将白镴从波士顿贩卖到西印度群岛,换取违禁品——糖蜜)。


面对北美殖民地居民的“全民背叛”行为,英国政府对他们的制裁也是相当严苛的。替国王服役的士兵和海军将士肆意杀害平民,毁坏他们的私有财产。《独立宣言》也对这些惨案表达了哀悼之情:“他们占领了我们的海域,在沿海地区劫掠人民,烧毁了我们的村镇,残害民众的生命。”


限制专制政府重获自由

列举了政府的种种罪状,国父们在《独立宣言》中这样说道:


面对每一次的压迫,我们都用最为谦卑的话语请求政府能够更正这些法案。但是我们一次次的请求只换来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国王的所作所为只能证明他是一个暴君,他没有任何资格统领自由的人民。


因此,他们在宣布脱离英国统治而独立的道路上迈出了重要的一步。之后,他们确实为这一共同事业“以他们的生命、财产和神圣的荣光起誓”,建立自由的政府,给予当时13个殖民地三百万人民以个人自由。


这是史无前例的壮举!从未曾有人宣称政府应该建立在个体的生命权、自由权和财产权之上并将此付诸实践。


从未有这样一个社会,它建立在经济自由的理想之上,每一个自由的个体都被赋予根据自己的兴趣去生活的权利。摆脱管制和计划型政府的钳制,在人们共同协定的条约之上和平地从事生产和交换活动,他们相信这些条约能让彼此受益。


从未有人如此清晰地证明自治政府不仅意味着有权选举由谁当政并通过国家的法令,还意味着每一个个体都有权自我管理自己的生活。


的确,在《独立宣言》那催人奋进的字里行间,开国元勋们始终在强调,每一个个体都绝对地拥有自身,他不能被视为国家的财产,任由国王或者议会操控。


值得铭记的是,我们将每年的7月4日定为国庆日,正是基于每个人都对他自己的生命和自由享有权利,能以他自己的方式追求幸福,没有家长式的强盗政府从中阻拦这一理念和理想。


挣脱当今的暴政枷锁

托马斯·杰斐逊曾在1826年7月4日写过一段话,以纪念《独立宣言》签署50周年。事实上,他正是在那一天逝世的,享年83岁。现在,我们引用他的这段话应该是再合适不过了:


唤醒人们挣脱枷锁——在这枷锁之中,人们被苦行僧般的无知和迷信所欺骗而蒙蔽了双眼——的号角将会吹响,接受自治政府带给他们的惠泽和保障。愿全世界的人民都能听到,我坚信这一天一定会到来(也许不同的国家和地区会有先后的差异,但是最终所有人都能听到)。


我们用它取代了专制的政府,恢复了无限制地实践理性和思想自由的自由权利。每个个体都意识到了,或逐渐意识到人的权利……即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绝大多数人并非生来便佩戴着马鞍,那些少数人也绝非生来就接受了上帝的恩典,穿上靴子,绑上马刺,准备合法地奴役那些大多数人。对于其他人(指代还在受专制政府奴役的民众——译注)而言,这是希望的源泉。对于我们自己而言,每年的这一天都应该让我们永远对这些权利保持清醒的认识,并为它们投入永不磨灭的热情。


如今, “苦行僧般的无知和迷信”指的就是那些错置的信念,认为只要团体、集体或国家打着“民主”或者“社会正义”的旗号行事,那么个体就应该为它们而牺牲。


美国当今的那些“进步主义者”不再谈论国王的神圣权力,而是鼓吹对“政府津贴”享有世俗的神圣权利。他们宣称要对那些有生产力和创造力的人实施更严格的财政管制,将他们的财富分配到不那么有创造力的人或者与政治权力更紧密的人手中。


现在,那些相信“绝大多数人生来便佩戴着马鞍”供人役使,“那些少数人生来就穿着靴子,绑着马刺”的人只不过是想巩固并扩展既有的,能为政治腐败和堕落商人——即所谓的“裙带资本主义者”,他们不愿意诚实地通过自由市场中的和平和自愿交换获取收入和财富——创造条件的政治利益和特权体系。


我们坚信国父们在独立战争中以他们的生命、财产和神圣的荣光起誓而换来的自由。我们将拼尽全力让我们的同胞恢复对个体自由和个体权利最根本的理解和赞许。如果没有这些理解和赞许,美国人民在政治和经济上的伟大的个人主义“实践”将不复存在。




长远而言,是观念,因而也是传播观念的人主宰着历史发展进程——哈耶克


读者可直接扫下方二维码给

作者赞赏,谢谢大家的支持

导读:1、在《独立宣言》中,开国元勋们始终在强调,每一个个体都绝对地拥有自身,他不能被视为国家的财产,任由国王或者议会操控。

     2、托马斯·杰斐逊:对于我们自己而言,每年的这一天都应该让我们永远对这些权利保持清醒的认识,并为它们投入永不磨灭的热情。


1776年7月4日,大陆会议的与会者们颁布了《独立宣言》。这是美国人民在政治自由的实践过程中的一份根本性的文件。国父们曾在《独立宣言》中极力反对冗繁的大政府的干预之手,而这一点却常常被人们忘记。


1776年,国父们用慷慨雄辩之词阐明了美国脱离英国而独立的基础。让大多数美国人回忆这些话语并不是一件难事:


在我们看来,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每个人不可剥夺的权利——生命权、自由权以及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证这些权利不被侵犯,人们组建起政府,政府的权力便来自于这些受政府管理的人的同意。一旦政府对这些目的的实现起到了破坏性的作用,人们有权改组或者废除它,以便建立一个新的政府。以这样的原则和方式成立政府并组建权力机构,是为了最大限度地保证人们的安全和幸福。


对政府干预的控诉

但是人们往往想不起来占据《独立宣言》绝大部分内容,被罗列成一长串的控诉到底是什么。国父们在《独立宣言》中解释了在遥远的英国伦敦,专制主义的鼓吹者和高度集权的政府如何变得让人难以忍受。这个远在大洋对岸的政府侵犯了北美洲东海岸13个殖民地居民的个人权利和公民自由。


另外,英国首相将严苛繁重的经济管制加诸殖民地的居民身上。这也是18世纪政府中央计划体系——也就是我们熟知的重商主义——的一个缩影。


《独立宣言》写道:“如今的大英帝国的历史就是一部不断制造伤害,不断巧取豪夺的历史。其直接的目的是想在北美各州建立一个独裁的暴政。”


中央集权和专断统治

英国国王每时每刻都在考虑如何将政治权力和决策权集中在自己手中,北美殖民地的居民很少有机会能通过地方的或者州政府管理自己的事务。那些能够限制政府滥用职权、独断专行的地方法规和程序也被废止或忽视。


英国国王甚至试图武断地指派法官以控制他们的司法系统。这些法官不是同国王沆瀣一气,对权力充满野心,就是受国王摆布,愿意为虎作伥。这些由国王委任的法官并不秉公执法,他们无视人身保护法的规定抓捕殖民地的居民,并在没有任何司法审判的情况下将他们投入监狱。殖民地的居民常常被强迫征召入伍,编入国王的军队中对其他国家作战。


在未得到当地司法机关批准的情况下,国王在当地组建了一支劳民伤财的常备军。军队的士兵未经允许,擅自在居民家中食宿。


并且,正如《独立宣言》的起草者们说的那样,英国国王通过制造殖民地不同种族(英国移民者和北美印第安部落)之间的紧张局势或冲突煽动内乱。


政府对经济自由的破坏

对乔治三世的诸多抱怨和不满的核心在于国王实施的经济管控限制了北美殖民地居民的自由,他的税赋掠夺了他们的财富和通过正当手段获得的收入。


重商主义者构建的计划体系的背后隐藏着这样一个假设:管理和指导社会的经济事务是政府的职责。英国国王颁布的管制和法令如同一张巨网,束缚了殖民地居民的经济活动。英国政府指挥他们该生产什么样的产品,强迫他们使用何种资源或技术。


政府通过制定标准价格和工资来抑制自由市场的形成。对于让殖民地的居民使用哪种消费品也有严格的管控。强制性地规定13个殖民地之间以及殖民地和世界其他国家之间应该出口或者进口什么产品,从而让殖民地的居民失去原本能通过自由贸易获得的,属于他们的财富。


在任何职位上都有国王指派的“沙皇”发号施令,对人们赖以谋生的日常活动进行控制。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被一层紧接一层的官僚机构操控着。《独立宣言》写道:“他肆意设立官署,大批委派的官员涌入这里,骚扰民众,将他们的财产抢夺一空。”


另外,国王未征得殖民地居民的同意就向他们征税。而这些税收却用来为国王喜爱的计划提供资金。国王认为这些计划能为人民谋取福利,而不是由人民自己决定是否需要这些日益繁杂且昂贵的计划。


重税、逃税和暴力政府

18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初期,英国王室对北美殖民地居民征收的高额税赋——1764年的制糖法规(Sugar Act),1765年的印花税法案(Stamp Act),1767年的汤森法案(Townsend Act),1773年的茶条例(Tea Act)以及其他繁多的财政税目——激起了他们的怒火。


北美殖民地的居民在逃避王室税赋方面极具天分,他们通过走私和贿赂官员达到避税的目的(例如保罗·利威尔就是通过走私,将白镴从波士顿贩卖到西印度群岛,换取违禁品——糖蜜)。


面对北美殖民地居民的“全民背叛”行为,英国政府对他们的制裁也是相当严苛的。替国王服役的士兵和海军将士肆意杀害平民,毁坏他们的私有财产。《独立宣言》也对这些惨案表达了哀悼之情:“他们占领了我们的海域,在沿海地区劫掠人民,烧毁了我们的村镇,残害民众的生命。”


限制专制政府重获自由

列举了政府的种种罪状,国父们在《独立宣言》中这样说道:


面对每一次的压迫,我们都用最为谦卑的话语请求政府能够更正这些法案。但是我们一次次的请求只换来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国王的所作所为只能证明他是一个暴君,他没有任何资格统领自由的人民。


因此,他们在宣布脱离英国统治而独立的道路上迈出了重要的一步。之后,他们确实为这一共同事业“以他们的生命、财产和神圣的荣光起誓”,建立自由的政府,给予当时13个殖民地三百万人民以个人自由。


这是史无前例的壮举!从未曾有人宣称政府应该建立在个体的生命权、自由权和财产权之上并将此付诸实践。


从未有这样一个社会,它建立在经济自由的理想之上,每一个自由的个体都被赋予根据自己的兴趣去生活的权利。摆脱管制和计划型政府的钳制,在人们共同协定的条约之上和平地从事生产和交换活动,他们相信这些条约能让彼此受益。


从未有人如此清晰地证明自治政府不仅意味着有权选举由谁当政并通过国家的法令,还意味着每一个个体都有权自我管理自己的生活。


的确,在《独立宣言》那催人奋进的字里行间,开国元勋们始终在强调,每一个个体都绝对地拥有自身,他不能被视为国家的财产,任由国王或者议会操控。


值得铭记的是,我们将每年的7月4日定为国庆日,正是基于每个人都对他自己的生命和自由享有权利,能以他自己的方式追求幸福,没有家长式的强盗政府从中阻拦这一理念和理想。


挣脱当今的暴政枷锁

托马斯·杰斐逊曾在1826年7月4日写过一段话,以纪念《独立宣言》签署50周年。事实上,他正是在那一天逝世的,享年83岁。现在,我们引用他的这段话应该是再合适不过了:


唤醒人们挣脱枷锁——在这枷锁之中,人们被苦行僧般的无知和迷信所欺骗而蒙蔽了双眼——的号角将会吹响,接受自治政府带给他们的惠泽和保障。愿全世界的人民都能听到,我坚信这一天一定会到来(也许不同的国家和地区会有先后的差异,但是最终所有人都能听到)。


我们用它取代了专制的政府,恢复了无限制地实践理性和思想自由的自由权利。每个个体都意识到了,或逐渐意识到人的权利……即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绝大多数人并非生来便佩戴着马鞍,那些少数人也绝非生来就接受了上帝的恩典,穿上靴子,绑上马刺,准备合法地奴役那些大多数人。对于其他人(指代还在受专制政府奴役的民众——译注)而言,这是希望的源泉。对于我们自己而言,每年的这一天都应该让我们永远对这些权利保持清醒的认识,并为它们投入永不磨灭的热情。


如今, “苦行僧般的无知和迷信”指的就是那些错置的信念,认为只要团体、集体或国家打着“民主”或者“社会正义”的旗号行事,那么个体就应该为它们而牺牲。


美国当今的那些“进步主义者”不再谈论国王的神圣权力,而是鼓吹对“政府津贴”享有世俗的神圣权利。他们宣称要对那些有生产力和创造力的人实施更严格的财政管制,将他们的财富分配到不那么有创造力的人或者与政治权力更紧密的人手中。


现在,那些相信“绝大多数人生来便佩戴着马鞍”供人役使,“那些少数人生来就穿着靴子,绑着马刺”的人只不过是想巩固并扩展既有的,能为政治腐败和堕落商人——即所谓的“裙带资本主义者”,他们不愿意诚实地通过自由市场中的和平和自愿交换获取收入和财富——创造条件的政治利益和特权体系。


我们坚信国父们在独立战争中以他们的生命、财产和神圣的荣光起誓而换来的自由。我们将拼尽全力让我们的同胞恢复对个体自由和个体权利最根本的理解和赞许。如果没有这些理解和赞许,美国人民在政治和经济上的伟大的个人主义“实践”将不复存在。


长远而言,是观念,因而也是传播观念的人主宰着历史发展进程——哈耶克


读者可直接扫下方二维码给

译者赞赏,谢谢大家的支持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