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不能忘却的历史:60年前信阳地委文件披露惨绝人寰的百万人饿死真相

特朗普提前下台,美国将迎来首位华裔女总统?

香港问题的根源!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乌镇再无土豪夜宴,丁磊饭局只剩三人:今年的冬天有点冷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关于谋杀的苏格拉底式问答

2017-07-31 通天译 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 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


关于谋杀的苏格拉底式对话


文:Bryan Caplan
译:禅心云起



格劳孔:听说了吗,苏格拉底?一个波斯疯子挥舞着弯刀,冷血杀害了三名科林斯人。

 

苏格拉底:可怕的罪行。可你为什么和我说这些?

 

格劳孔:因为它刚刚发生!

 

苏格拉底:我猜也是这样。

 

格劳孔:发生在科林斯!离这儿只有50里。

 

苏格拉底:我们要进屋,把门闩上吗?

 

格劳孔:[目光掠过一丝诧异]不用。波斯人在袭击后就毙命了。


苏格拉底:我再问一遍:你为什么和我说这些?


格劳孔:[不快]因为我以为你会关心受害者!

 

苏格拉底:嗯,我有那么一点关心。但我个人并不了解他们。

 

格劳孔:[愤怒]你简直没人性,苏格拉底。每个人都被这桩波斯人的罪行所激怒。你也该如此!

 

苏格拉底:也许你是对的。但有一件事困扰着我。

 

格劳孔:[冷静下来]也就是说?

 

苏格拉底:我的朋友毕达哥拉斯计算出无辜害者的日平均数。你知道是多少吗?

 

格劳孔:不知道。

 

苏格拉底:50人。一天受害者数量的最小记录是5人

 

格劳孔:我们究竟生活在怎样一个世界!

 

苏格拉底:也许吧。既然你现在知道了这一点,我不得不问:你打算在今后的日子里,每天都怒气冲吗?

 

格劳孔:[吃惊]这些数字是非常糟糕,可是…

 

苏格拉底:可是什么?

 

格劳孔:嗯,活着就是为了生活。我不会仅仅因为在世界某地发生的卑劣罪行而天天感到愤怒和痛苦。你知道世界有多大。


苏格拉底:十分明智。可是你告诉我科林斯的悲剧,我作出与你同样的反应时,为什么说我“简直没人性”?

 

格劳孔:[再度愤怒]完全是两码事。

 

苏格拉底:真的吗?请帮我了解一下有怎样的不同。

 

格劳孔:嗯,我们谈论的是无辜者…[支支吾吾]我的意思是,它刚发…[心烦意乱]

 

苏格拉底:你要提醒我这桩罪行是最近的,受害者是无辜的。但你突然停顿,因为你意识到每一天都是如此。

 

格劳孔:[生闷气]是的。

 

苏格拉底:你认为我应该因为我们的社会暂时牵挂这桩具体罪行而感到沮丧?

 

格劳孔:不,那是很愚蠢的。

 

苏格拉底:肤浅又不老实。所以我再问一句:我为什么要为科林斯的悲剧而烦扰?

 

格劳孔:[长吸一口气]因为受害者是希腊同胞!

 

苏格拉底:按毕达哥拉斯的说法,平均每天有3名希腊人被谋杀。因此,科林斯的悲剧,不过向我们展现了日常平均数。你是否计划每天因为受害希腊人的数目大于或等于长期平均数而愤怒和痛苦?

 

格劳孔:你忽视了关键。科林斯人是被一名危险的波斯人所杀!

 

苏格拉底:啊,我忽略了这个关键区别。那么,应该引起我们愤怒的,不是一般的谋杀,或者希腊人对希腊人的谋杀,而只是波斯人对希腊人的谋

 

格劳孔:[怒不可遏]你觉得波斯疯子用他的弯刀屠杀一个孩子是有趣的吗?


苏格拉底:一点也不有趣。但这比希腊疯子谋杀一个孩子还要更糟吗?

 

格劳孔:呃,也许并不更糟。但对于波斯疯子,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苏格拉底:我们可以对任何国度的凶手“做些什么”,不是吗?

 

格劳孔:[火上浇油]是的。但我们可以对波斯人做更多事。

 

苏格拉底:潜在的波斯凶手更容易被惩罚吓退吗?

 

格劳孔:实际上,这可能更不容易。

 

苏格拉底:那么,你说我们可以对他们“做更多事”,是什么意思?

 

格劳孔:好吧,如果没有波斯人在这里,他们就不会杀死我们当中任何人。

 

苏格拉底:千真万确。为了结束波斯人的谋杀,我们应该谋杀希腊的每一个波斯人?

 

格劳孔:那是野蛮的!不,我们应该把波斯人赶出希腊。

 

苏格拉底:为了少数人的罪行,我们应该流放一大帮人吗?

 

格劳孔: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管它叫作“流放”。波斯人可以呆在波斯。

 

苏格拉底:那么斯巴达人呢?他们只占希腊人口的10%,但有一半谋杀案是他们所犯。

 

格劳孔:所以呢?

 

苏格拉底:如果波斯人应该呆在波斯,那么斯巴达人应该呆在斯巴达吗?

 

格劳孔:说的都是什么可怕的事!斯巴达人是希腊同胞!

 

苏格拉底:所以我们不应该因为几个斯巴达人的罪行就流放所有斯巴达人?

 

格劳孔:绝对不行。

 

苏格拉底:但波斯人就不算人类同胞?

 

格劳孔:应该算。

 

苏格拉底:那么宣扬对波斯人的集体惩罚,不是与宣扬对斯巴达人的集体惩罚一样可怕?

 

格劳孔:“斯巴达人是希腊同胞”这部分,难道你不明白吗?

 

苏格拉底:这些斯巴达人看起来相当麻烦。难道我们不可以宣布他们不再是希腊人,然后流放他们吗?

 

格劳孔:这会是可怕的不公。

 

苏格拉底:的确会是不公。但原因不在于他们是希腊同胞。他们被视作“希腊人”,事关习俗而非公正。

 

格劳孔:那你说说,这为什么会是可怕的不公?


苏格拉底:因为斯巴达人,就像波斯人一样,都是值得公正对待的人类同胞。而且,亲爱的格劳孔,这可不等同于习俗。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