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外蒙杀汉人,呼市撕春联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聊聊性和扫黄(含视频未成年勿进)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权力的游戏:混乱是一架阶梯

2017-08-12 通天译 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 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

《权力的游戏》:混乱是一架阶梯

文:布列塔妮·亨特

译:禅心云起

身为追剧狂人和专业作家,本人一直从流行节目中搜寻社会话题并注入笔下。然而,某些节目相对来说更有助益:《权力的游戏》,牵涉个人持续抗争国家的主题,正源源不断向我输送灵感。


依本人拙见,最近一集【注:第七季第四集】是全剧中最好看的。不仅一如本人期待和预料,关键故事线索继续往前推进,而且剧中角色的慧言金句,再次给我们上了重要一课,尽管他们绝非纯洁良善之辈。


“混乱是一架阶梯”,说这话的年轻人,从前叫布兰登·史塔克,现在叫“三眼乌鸦”。而这句话,是他复述给总是满脸晦气的“小指头”【注:即剧中的培提尔·贝里席】听的。本剧粉丝都还记得,这句表述可不是第一次进到我们耳中。几年前,在全剧第三季,小指头本人在对话中用过这句格言:

“混乱不是一道陷阱。混乱是一架阶梯。许多试图登阶上位者,一旦失败,就永远怯于尝试。挫折击垮了他们。而某些人则有机会攀上台阶。可他们拒绝这么做。他们要么偏安一隅、要么信靠神灵、要么执著爱情。幻觉而已。只有阶梯才是真实的。爬上去就是一切。”

可以轻易用整篇文章来探究这句格言,单单就小指头及其个人野心而言,关系多么密切。尽管如此,利用灾难来达到本身目的,对于剧中每个角色来说,都是家常便饭。


有人每当怀疑手中权力形将不保时,就会策动或至少操纵“混乱”,陷王国于动荡不安,让人民依赖政府以求庇护。


例如,瑟曦在受审日当天炸毁大圣堂,这一幕,她害死许多无辜路人,还有她的至亲。是的,瑟曦除了恶贯满盈,也知道借助于混乱,可以维持权力,可以摆布人民。无论过去,还是将来,冲突一向用来威胁民众服从,因为人类最大的心理缺陷,就是对于未知的恐惧。


人们无论害怕王国的敌人,还是畏惧瑟曦本人的无情,只要相信这会为他们全体带来最大安全,就情愿抛却疑虑、表示屈服。


与瑟曦相比,丹妮莉丝的本意至少稍微高尚那么一点。可与瑟曦类似,她也拜倒在同一思维方式下。再没有什么冲突裂痕,像奴隶制那样骇人。丹妮于是秒必争地利用这点给自己带来好处。


为朝领主不知畏服于她的强大城邦进军,丹妮唆使奴隶起义从而造成混乱。奴隶本身极其乐意得到解放,但获得自由的感觉也只是一瞬。一旦结束战斗,敌人垮台,丹就提醒“自由的”奴隶,现在他们亏欠于女王,必须听从使唤,直到永远。


唤醒被奴役者认清处境,然后鼓动武装起义,丹妮在对人民主张权力以前,只须静候旁观,任由混乱发展。不管她是否明白,这与瑟曦发表政治声明来利用本国人民的意图,没有什么二致。

 

当王国其他主要玩家持续全面混战时,小指头则出色利用冲突来实现自身目标。他隐藏在幕后,准备等待时机恰当时上台掌权。混乱让他的竞争对手一个接一个滑向身死国灭就此而言,全剧事实上真正要求的,是看谁能够最为有效地利用“危机”来获得优势。


无论瑟曦、丹妮还有其他人,都热衷于利用混乱达成目标,不过似乎只有小指头的确喜欢混乱,并清醒自觉地利用混乱。既无庞大势力,又无煊赫声望,小指头要爬上权力顶峰,主要靠他的精于计算。既无军队可供控制,也无人民可供指挥,故任何家族,只要在某一刻符合他的需要,他就去给这个家族充当“得力助手”。由于他对姗莎的变态痴迷,此刻恰好是史塔克家族。

 


考虑以上一切因素,就可以弄明白,为什么小指头一度被称作“威斯特洛最危险的人物”。毕竟,没有任何人比栈恋权力者更加可怕。一旦以控制为最后激励,那么为实现这一点,就没有什么事干不出来。


 

永远别浪费危机

 

离开威斯特,走进现实世界。显而易见,形形色色、大小各异的政府都利用危机来实现控制权。虽然我们现实生活中的政客,也许尚未像审判日炸飞法庭那么离谱,但他们也同样有干类似勾当的迹象。


2008年,拉姆·伊曼纽尔注: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心腹】在电视直播现场发表了“不朽名言”:“不要浪费严重危机。此话让美国公众大吃一惊。之所以深感震惊,不是因为人们不了解政们常为本身利益操纵局面,而是因为大多数政客通常还没有傲慢到在电视直播上大吹大擂的程度。

 

他继续说:“这是一个机会,能做你以前不能做的事。”这次采访不是发生在一个虚构的王国,或由一位专业作家杜撰出来,以帮助观众了解政府恶行。不,这是总统内阁的一名实际成员,在说是的,政府的确在利用冲突事端来推进本身计划。这甚至不值得再遮遮掩掩。无论战争,还是其他灾难或潜在灾难事件,大多数人似乎总是沦为这样一种迷信的牺牲品,也即没有政府,危机和混乱就会主宰我们的生活,而没有意识到,恰恰相反才对。

 

与他国间争端寻不应归咎于个人。其实,根据宪法规定,个人禁止这样做。然而,一旦考虑政治动机,与冲突毫无瓜葛的个人,就被当成用于弃保的小卒,事实上,其唯一价值就是“王国”或“政府”眼中的轻若鸿毛。


无论是在韦斯特洛还是美国【注:还有其他国家】,只要有政府,就总有人想要制造或利用混乱来获得或维持权力。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