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李小璐和PGone出轨照片流出,不拉窗帘,网友:比陈冠希还猛!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当年,北京“天上人间”47个头牌曝光照(女同志绕道)!

某国高价引进的黑人,你想象不到的怀

性贿赂,女律师、女法官肉弹是整个司法公信的灾难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谷歌反多元化宣言事件的背后含义

2017-08-17 通天译 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 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

谷歌宣言——意味着什么?


文: William L. Anderson / 译: 禅心云起



似乎当今全球任何一个会呼吸的人,都了解到谷歌公司发生如下情况:一名男性工程师在公司内部论坛上发表一份长达10页的备忘录,质疑谷歌的“多元化”政策。正如我们大多数人所料,当这个故事公开时,谷歌以关于“性别”的“不正确”想法为由,解雇了该名员工。


意料之中,我们看到左右两派,在社交媒体和一般新闻报刊上相互抨击。毫不奇怪,在左派眼里,撰写备忘录的工程师达拉摩尔(James Daramore)顽固偏执、罪有应得。保守派则把达拉摩尔的备忘录视作合情合理,而谷歌过于政治正确,连偏离左派正统道路那么一丁点,也不予宽容。甚至有些自认为的政治和社会自由派(左派),也批评谷歌辞退达拉摩尔的决定。


我们倾向于认为,硅谷著名现代高科技企业如谷歌、苹果和推特,代表着当今时代美好的事物。这些公司遍是年轻有为、勤奋工作的人才。他们在理解技术以及开拓性运用技术的窍门上近乎天才。在我看来,联邦经济政策(更不用说联邦储备体系的掠夺)没有造成大规模经济毁灭的原因之一,正是这些技术顶尖的企业家存于世间。纵然政治家和监管机构为阻止经济进步使出浑身解数企业家们仍然挫败了这些最出色(或更恰当地说,最卑劣)的努力

 

此外,回顾历史,我们知道私营企业经常会削弱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之类观念的根基(尽管社会主义者声称资本主义是万恶之源),而私人财产、市场价格和自由交易也把人们紧密联系起来,让政客们不易上下其手、挑拨离间。正如像托马斯·索维尔(Thomas Sowell)这样的经济学家所注意到的那样,一直以来都是政府在阻止市场参与者为改善生活而自由结合成社会。

 

例如,“吉姆·克劳政策”【注:吉姆·克劳法 (Jim Crow laws) 泛指1876年至1965年间美国南方各州对黑人实行种族隔离制的法律】可不是因为企业要求歧视黑人。经济史学家珍妮佛莫尔斯Jennifer R.Morse指出,私营客运和铁路公司反对在城市公交客运车辆上隔离种族的吉姆·克劳法客运行业总体而言抵制种族歧视,但在市议会以及州一级、联邦一级立法机构的逼迫下就范。


“吉姆·克劳法”已然成为遥远的过去,可进步主义者(“吉姆·克劳法”最早是拜他们所赐)如今似乎正在强加一种新形态而本质不变的隔离,一种意识形态和信仰的隔离,令人回忆联想到的,不是私营企业中习以为常的情况,而是持异见者在前苏所受到的苛遇。例如,我认识旧金山的一对年轻基督徒夫妇,女方在推特公司上班。公司领导层说的很清楚,不能容忍对政治正确的偏离。她说,自己必须隐瞒信仰,因为如果让旁人发现,最惨可能丢掉工作,不然也至少会受骚扰,更别说未来晋升或加薪也宣告泡汤。硅谷的多元化标准似乎想得到的,是一种人人种族或性别特征不同而思想整齐划一的“多元化”。


迄今为止,像谷歌这样的公司——其惩治的不过是“思想犯罪”——似乎并没有为这种苏式执法付出多大代价。诚然,政治保守派抵制星巴克CEO(已经卸任)关于星巴克旗下咖啡店不欢迎政治保守派人士的声明之后,星巴克股价下跌。这起抵制看起来损害到了这家公司的财务状况。然而,像谷歌、推特和苹果这样的公司,它们是如此庞大而坚不可摧,让人怀疑任何抵制是否会成功带来影响。

 

自由至上主义者认为,谷歌作为一家私营企业,可以自行制定工作政策,包括宗教和政治上的就业歧视。事实上,没有“纯粹”的择优录取制,以保证最有天赋者总在最好职位上工作。现实生活要复杂得多,而我们也不该因为纯粹才能以外的因素被部分用在人力录用决策上而感到惊讶(甚至不快)。

 

尽管为创造“多元化”职场所付成本如此之巨,谷歌公司大部分雇员仍然是白人男性,对于一家雇用数理专业人才的企业来说,这窥一斑而知全貌地反映出预料之中的状况。但是,鉴于至少有一位谷歌公司经理(骄傲地)承认,他记下一份他所谓的“黑名单”,把那些发表非政治正确言论而不适合在其“团队”工作的雇员列入其中,故可以肯定地说,任何不赞同政治正确者,就算保住工作,也会被发配去打杂。

 

谷歌可以选择:利润或惩治思想犯罪

 

有趣之处就在于这里。谷歌是一家盈利实体;它的股票公开发售,它的股东期待投资回报。然而,“黑名单”还有为实现“多元化”改进的不懈努力,让谷歌管理层表现得更像政府官僚,而不像企业利润的追求者。这种状态似乎矛盾,可早在70多年前,路德维希·冯·米塞斯就解释了,为什么我们观察到私营企业的管理人员像官僚一样行事。他在1944年的著作《官僚体制》一书中写道: 

“任何私营企业,假如以创造利润为唯一动机,就不会沦入官僚主义管理模式的陷阱。我们已经指出,在利润动机下,每一家产业联合体,无论规模有多大,都处在某种地位,即对于它全部经营活动以及其中各个部分,采取从上到下渗透着资本主义利欲心的组织方式。

可是,我们处在一个普遍攻击利润动机的时代。公众舆论谴责它,认为它极不道德,对公益极其有害。政党和政府都竭尽全力消灭它,用他们所谓“服务”而其实是官僚主义管理的取向来替代它。”

米塞斯补充说:“…我们这个时代的大趋势,是允许政府干涉私营企业。而这种干涉往往迫使私营企业采用官僚管理。

 

因此,我们要问,对“多元化”的沉迷不已,以及对政治正确准则的一切强制措施,是否会削弱谷歌作为盈利公司的存活能力,或者,谷歌的努力其实会让公司更强大(如当前管理层所坚持的)?作为硅谷“多元化”主张的各家倡导者,这到底纯粹是“良好商业实务”,还是会破坏这些企业的长期效率,增加不必要的成本造成职场冲突,最终导致灾难一场


米塞斯会认为是后者。官僚管理——硅谷各大公司开始沾染上的明显气息——阻碍让企业强大和获得利润的创新和创业精神。企业不可能既拥有黑名单,以及巡阅电子邮件和内部论坛来查获“流氓”员工任何非政治正确想法的管理层,然后又能指望自身长时间充满活力、保持盈利。米塞斯写道:

让企业家以如此方式把官僚当成楷模,再没有什么比这更荒唐透顶。官僚并不能放开手脚、一心一意以改进为宗旨。他必须服从上级机构制定的条条框框。如果没有上级批准,他就无权从事创新。他的职责和美德是唯命是从。

这远不止让“恐慌文化”与日俱增。谷歌公司每年在“多元化”问题上花费上亿美元,还有一个原因是,公司人口构成不符合美国的人口构成,可这又不是嫌恶女性或种族主义造成的。问题在于,谷歌乃至硅谷的管理者开始相信,安抚当代的“社会正义战士”比发展企业和盈利赚钱重要得多。最终结果是:这些企业既不到利润,也不到社会正义。

https://mises.org/blog/google-manifesto-%E2%80%93-and-what-it-means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