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新一线城市的房价开始失守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水云间渔乐村【2天1晚和3天2晚】休闲度假游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美联储量化宽松(QE)带来什么后果?——荣保罗的盛世危言

2018-01-23 通天译 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 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

量化宽松带来什么后果?

美联储Fed再次造成了人为的、不可持续的经济泡沫。即使在货币领域,中央计划仍然行不通,我们越早恢复健全货币制度,情况也就越好。美国前国会议员、曾三度参加美国总统角逐的罗恩•保罗Ron Paul),在这份特别报告中讨论了美联储所造成的巨大混乱。

文:罗恩·保罗   译:禅心云起


大衰退始于2007年。货币管理者很快认识到形势严峻,即使用利率稍事修补,也不足以扼止经济下滑。2008年12月,4个量化宽松(QE)计划的头一个开始,直到2013年12月18日结束。这种前所未有的信用创造政策,带来了极其严重的后果。这些恶果也将促成美元法币体系的重大货币改革。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将持续受到损害。这个问题不容小觑。随着我们金融体系的崩溃,问题的严重性变得有目共睹,为奢侈浪费付出代价的必然性也更显而易见。这都使我国变得越来越穷,虽然管理货币事务的精英阶层无损分毫。


         壹

目前的经济乱象



当QE束时,世界各国中央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增加8.3万亿美元,可GDP增长仅2.1万亿美元。这让银行体系出现6.2万亿美元的流动性过剩,这并不符合经济计划者的期望。目前央行还拥有9.7万亿美元负利率债券。这留给金融体系潮水般的泡沫。这一堆泡沫的源头是人为制造的信用融资和不可持续的国债融资。2007年美国债务为8.9万亿美元,今天达到了20.5亿美元。加息的寒冬将至,并对经济和联邦预算造成致命影响。

 

QE政策的产生,要归咎于这样的信念:对于这些由美联储本身引发的问题,必要的经济调整是于事无补的。可调整才是市场所必需的,而不是恢复甚至促进危险的通胀政策。通胀政策正是泡沫经济的罪魁祸首。这就好比,当某个酗酒者打算戒酒时,为了舒缓他的神经,又接着递给他一箱啤酒。任何拖延问题的人,都不能解决问题。

 

沉溺于QE货币政策而不可自拔,创造了迟早要破裂的庞大泡沫经济。警讯无处不在,却屡遭人忽视。驾驭着政策的,是政治诉求,而不是常识或者健全的经济学。两党取得共识的所有重大决策,依然要将眼下的财政支出、税收、通货膨胀、福利和战争国家,一直维持到泡沫幻灭为止。

 

自大衰退以来的所有经济低迷,本就源于美联储在货币政策领域的错误管理。结果美联储再度操纵利率和货币供应,让货币的沉疴宿疾又卷土重来,意图以此来消除一切的经济低迷。这种启停不断的过程,对经济的帮助只是一时的,可结构缺陷却成倍增长。这一切——债务累累、错误投资、无钱还债、坐享福利、军国冒险、好战黩武、不受抑制的政府增长,还有对于民众自由有计划的侵犯,一直以来毫无减弱的迹象。

 

人们感到,一场重大危机即将来临。今天由QE释放出来的超级经济泡沫,必须得到解决。财政开支和通货膨胀的持续计划,支持更庞大政府的融资,只会加剧已经开始的社会混乱。在一个破产国家中,这一点是可以预料到的。而美国已经破产!终,我们的美元和信用走向疲弱,从而使我们无法再依靠别人或者我们的后代生活。

 

            贰

不公平分配和社会冲突



QE这个危险实验给财政带来困难,而社会冲突再添新愁。过去十年里创造的数万亿美元过于罕见,这一政策的全部后果仍被世人低估。我担心的是,这会比大多数人所预料的还要严重,而极少有人准备提议解决方案——除了要求更多政府干预,即便以牺牲自由、和平和繁荣为代价也在所不惜。

 

建立在债务、通货膨胀和虚假政府承诺上的繁荣,不过是幻影一场、旋踵即逝。人们有必要学习或者重新掌握这些知识:债务不是财富,纸张不金钱,免费财货不正义,战争不和平,政府强制不自由。社会混乱的迹象显而易见。这个可预见的后果,要归咎于QE泡沫泛滥对于经济的扭曲。

 

在美联储错误管理的经济当中,不公平的财富分配成为棘手难题。当货币贬值时,富者愈富,贫者愈穷;美国的中产阶级受害最深。特殊利益集团影响立法以从新钱分配中得益的能力出神入化。想想看:「军工综合体」、「免费福利」、「银行救助」、抢先入手通胀货币。所有这些因素,对于收入排名头10%的阶层和其他阶层财富分配差距越拉越大的情况,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这些问题只会加剧社会矛盾、激起众怒。

 

这种不平等,在没被充分理解的情况下,会让那些上当受骗者感到不平。社会主义左派的虚假承诺,开始左右他们的思考。和大量充斥美国官办大学的经济马克思主义者相呼应,成为注入这种愤怒之中令人头疼的事物。不必卖力寻找,就能目睹校园中的师生正在用行动表达愤怒。

 

这场冲突以道德义愤为由,煽旺嫉妒贪婪之火。形势愈混乱,美国的马克思左派愈容易乘虚而入、升级论战,加剧对文化传统规范的仇恨和破坏。QE成了凯恩斯主义经济计划的一部分——要恢复长期的经济增长,QE带来的经济扭曲就必须得到纠正。几十年赤字支出的全部代价,必然以某种方式付出。


          叁

错误政策的根源



经济学上愚昧无知,良善意图用错地方,都带来这个错谬观点:不受限制的政府开支可以由危险的QE货币通胀供给资金。必须从智力上解决这些问题,才能采取一反这类观点的措施。可悲的是,唯有等到形势明朗,超大泡沫破裂,一直逃避的调整势所必然时,人们才会对此有所反思。

 

我认为QE泡沫比起房地产泡沫和互联网泡沫加在一起还要大。对于全部错误投资和过度负债,还有资金没有着落的债务而言,调整决非易事。在承担后果的过程中,我国注定要变得贫困,特别是由于生产率不大可能出现奇迹般的增长,尽管人们盼望最近通过的税收法案能立竿见影。经济、心理和政治上的压力,将阻止当务之急的政策变革。这些变革对QE所带来的庞杂乱象是极其必要的。我们正在亲身体验法币通胀大实验的高潮结束。这个实验的规模史无前例。

 

美联储自1913年获准成立以来,一直蓄意采取货币贬值政策。整个20世纪,美元价值下跌不止。尽管如此,美元与黄金的联系,一直维持到尼克松1971年关闭「黄金窗口」。这一事件释放了全球总法令货币(名义货币)——美元,美国揽过管理世界储备货币之职,从而成为最大受益国。几十年来,这极好地满足了美国的利益,因为这相当于全世界任我们制造自己想要的「黄金」。这个体系完全是欺诈性的,因为美元成为虚构的货币,而我们拥有着印钞机。凭什么有人应该对过度货币创造带来的后果感到吃惊呢?印刷法币和扩大货币供应量与财富创造毫无关系。这个过程更可能破坏而不是创造财富。QE划一如既往,损害了健全的经济政策,因为随着泡沫经济的破裂,大规模货币扩张的后果就越来越清晰。

 

经济计划者不但不让经济调整过程顺其自然、完成使命,反而继续寻求给失败实验注入活力。凯恩斯主义制造了我们眼前的巨大危机,然而两党支持的陈词滥调,无法解决巨额赤字和巨额开支的问题。只要在政治家和特殊利益集团强烈坚持下,拒不约束我国政府的干预职能,就无法阻止这个过程。无法理解自由的重要性,依赖政府而不求自立的驯服公民,会让QE泡沫的破灭,产生出比必要调整严重得多的危机。

 

泡沫都牵涉到些什么?无所不包。当商品和服务在不同实体间转移时,没有健全货币来衡量其价值,经济就无法顺畅运行。一个可定义的交换媒介,对于促进市场发展至关重要。自从三千多年前直接易货交易被逐步淘汰以来,市场选择的货币早已有目共睹。人们对货币性质的理解逐渐加深,用作货币的商品要有易被识别、可设计、可耐久使用和可定义的特性。早些时候,特别是在人们已经选择了金银充当货币时,政府颠覆了市场的选择,用政府对货币的垄断控制取而代之。市场对于诚信货币的渴望,碰上政府擅权降格货币来巩固权力的贪欲——两者从古至今一直激烈对抗着。

 

政府对货币创造的垄断,形同于制造假币。政府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人们向来不情愿为不必要的战争纳税金,不喜欢向政客及其密友输送血汗钱。虽然少数有权有势者得利,但由此造成的财富滥用,还有不公平的分配,必然激起人民内部的愤怒和反叛,出现要求变革制度的呼声。

 

诚然,阳光之下无罕事,人性亘古难变化。如今我们正濒临一次政治经济危机。这场危机源于政府滥用权力这个古老现象。它在当今时代的表现形式,就是政府为图私利,用QE的危险实验,给经济带来货币的灭顶之灾。我们要应对世界性的流动性泛滥,光靠微调已经远远不够。

  

        肆

形形色色的泡沫



很多中央计划的负责人向我们保证,由于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几乎没有上升,对于危险泡沫就在眼前的担忧,是完全没有根据的。对此有两点反驳:1CPI上涨速度比他们承认的要快;2CPI不是严重泡沫形成的标识。由于凭空生出数万亿美元,还可能存在许多其他泡沫和混乱:

房地产泡沫和次级贷款一起死灰复燃。

不少次级贷款带来了汽车金融泡沫。

股市正处于泡沫之中,迟早会被刺破。

由于低利率或负利率,债券市场处在一个巨大泡沫中。

华尔街夸大了美国迅速「再度崛起」的预期。

对美元在可预见未来保持其储备地位存在过度信赖。

美联储给资产负债表减负和利率市场化还有很长道路要走。

军工复合体的赤字融资直到QE泡沫破灭那一刻前不受挑战。

 蓄来防范未然或以投资来「购买明天」不被认为是合理政策。无限借债才被当成合理政策。

信用卡债务处于泡沫之中。

学生贷款债务处于泡沫之中。

穷人当中不能自立者,得到的转移支付永远不会被削减。相反,当这个大泡沫破灭时,支出会急剧增加,因为这个过程,只会产生更多穷人。

医疗保健支出泡沫已经造成了资源配置不当、成本过高和护理不善的严重混乱。必须结束「大企业医疗」,用自由市场取而代之。

文化马克思主义对美国大学校园的影响是个危险「泡沫」。

美元陷入泡沫。

入不敷出的养老金制度:联邦、州、县、市,多达数万亿美元。


无力偿还的债务泡沫,只能通过贬值货币以加速通货膨胀和债务清偿来维持。这似乎是个不可逃避的、极度危险的政治经济解决方案。这个问题描述了一个拒绝量入为出的破产国家会发生什么。与其说眼下华尔街一片兴旺景象,是一切顺利、令人放心的保障,不如说这应该是预示危机的征兆。它暴露出贫富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新保守主义好战黩武的泡沫心态需要结束——越快越好。可悲的是,这种心态只会在美元驱动的泡沫经济崩溃之后才会走向终结。种种武装干涉主义外交政策都需要被废除。这对我们来说,既是债务的一大主要来源,又是丧失信誉的根源所在,这两者都损害了美元的霸权地位。美元泡沫的破裂决不会是件小事。恢复经济繁荣和维护自由所必需的调整,对于所有爱好自由的人,都构成了重大挑战。

 

以债务、通货膨胀、中央计划、战火弥漫、军工综合体、裙带资本主义为基础的经济无节制表现,都是导致贫富差距日益扩大的原因。这类命令体系受自我限制,可终归是要失败的。毁灭一个曾经强劲的经济体,需要费很多功夫。然而,我们的政治领导人,已经千方百计为重大危机做好了铺垫。这场危机是由试图挽救即将面临的经济破产而饮鸩止渴的QE所带来的。

 

             伍

美联储垄断难辞其咎



我们今天面临的问题,可不是一夜间突然出现。给经济破产创造条件,开始迎来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终结,足足要花上数十年。许多预警征兆,一直要追溯到1913年美联储的创设,伴随着中央银行在全球范围内的扩展。1944年的「布雷顿森林协议」,用注水版本的金本位,确立了美元的世界储备货币地位时,就注定出现1971年那样的失败。著名的自由市场经济学家亨利·黑兹利特,从协议一开始,就预言了它的失败,因为美联储无法抗拒通货膨胀政策的诱惑。


整个20世纪,美联储都在以加速通货膨胀和政府赤字支出的方式,掩盖它造成的无数衰退和萧条。这在短期内多少有效,可不过是把代价延迟到下一个日子付出。不幸的是,这一天已经到来,为保持经济繁荣而拖延支付的错误政策,不再起作用了。


1971年以法美元本位制替代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做法,继续使美国维持着它对世界储备货币地位的控制。这样的制度安排,使我们能够「出口」我们膨胀的美元,从海外购买廉价的进口货物。这导致了对外贸易的结构性失衡,一时之间好处丰硕,可巨额外债代价沉重。问题不断积蓄,2007引发地震,大规模信贷创造的QE计划开始。然而,这只会和零利率和负利率政策,还有天文数字般的预算赤字已经产生的棘手问题搅和。岂能靠服下更大剂量的成瘾药物来治愈瘾君子呢

 

现在给我们金融定时炸弹寻求的解决方案,既有对世界构成极大威胁的外交政策,也有对我们国内自由预谋策划的侵犯。依靠谎言和欺骗已经远远不能平息愤怒。随着需求愈来愈多,期望愈来愈大,用来贿赂大众的财富,却在迅速的流失之中。美元注定一直像1971年以来那样贬值。我们越来越虚弱,而世界其他国家的政府,变得越来越强。在刚过去的这一年,美元贬值了10以上。

 

美国数十年来所享有的金融特权地位,而且以「美国例外主义」的金字招牌四处炫耀,以激进的军事外交政策为后盾,造成世人对于美国的怨恨,一日胜过一日。这种制度安排正在惨淡收场,往后不再一帆风顺。QE的后果举目可见,可中央计划者们还是没有半点疑虑。他们反复在同一处使劲又跌到——每一次结果都更加不堪。虽然眼下裙带资本主义和福利国家面临着自我毁灭,可削减开支、箝制美联储、严格限制政府干预,可能还要等到好久之后才能实现。为这一天打好基础、做好准备,是所有渴望生活在自由社会的人,都应负起的责任。如果现在的威权主义政策不受制约、任其发展,我们的经济状况就会恶化,真正的自由只会成为记忆。


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美联储的灾难性货币政策以及QE措施之何等愚蠢,才是问题的关键。几乎没有人期待特权阶层提倡稳健货币。政府门槛之外的许多人,正在寻求一种保护财富而非损害财富的制度。

 

从历史上看,货币作为有形资产,起源于市场。人们几千年以来的选择,一直是贵金属,特别是黄金。众所周知,政府取得它对货币制度的垄断控制,好让自己骑在人民头上得益。由于几个世纪以来的货币滥用,经常需要回归金本位来恢复秩序,重拾人们对货币的信心。因此,只要不涉及欺诈行为,我一直拥护竞争货币,支持人民自己选择货币单位。〖罗恩·保罗之子兰德·保罗,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位接受比特币捐款的总统候选人政府设计的货币也不该有欺诈。这意味着既要对法定(名义)货币、也要对法偿货币法说不。市场中形成的有形货币,如黄金或白银,不应受到销售税或资本利得税的规限。

 

        陆

货币制度改革


 

眼下这场抗争,正在寻求美元体系的替代物,以摆脱美联储操纵的银行体系。数字加密货币,作为一个极有活力的替代方案已被提出。截至201813日,加密货币总资本额超过7,000亿美元,其中97%的价值,在不到一年时间内形成。它被许多人蔑称为「狂躁症」。可是,如果没有美联储QE释放的资金,加密货币的这种增值也就不会发生。过去十年来,财富经理人一直处在窘境当中,因为膨胀的货币供应量和低得可怜的利率,并没有带来他们所期待的经济增长。现在经济当中遍布着股票、债券、房屋、学生债务和加密货币等泡沫。在我看来,不如说整个经济都一个大泡沫,而主权债务处于最危险的境地。

 

尽管目前相对于加密货币,人们对于黄金打不起什么兴趣,但我相信黄金处于1971年以来第三大牛市的早期阶段,这个阶段在两年前开始,当时的黄金价格为1,050美元/盎司。如果历史悠久是种优点,那么黄金在即将到来的货币改革中会有用武之地,无论这一改革,是由政府还是市场来完成。可如果事实证明,货币单位的选择与有形之物无关,加密货币就会开创先河。仅仅因为我们的通用货币现在完全是名义的,它无法被用来证明市场发展的名义货币的合理性。我们必须谨记,美元最初被定义为白银或黄金的重量。1971815日货币事件〖这一天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美元和黄金脱钩的破坏性质,源于我国政府拒不维持美元和有形财货之间的纽带,从而使美元成为名义货币。这就解释了我们为何陷入如今这种混乱当中。市场形成的名义货币同样解决不了当前全球面临的金融危机。

 

一种健全货币必须由一种有形商品来定义。必须由自由市场来决定它交换商品和服务的价值。复本位制将金银兑换率固定的作法是行不通的。确定货币单位的定义,和确1「码」或1「米」的确切长度类似。「码」可以用来衡量任何你想要衡量的物品,这在所有建筑中都至关重要。同样,拥有以有形物品确定定义的货币,将对一切市场交易都是极大促进。本质上没有确切定义的名义货币将会大幅波动,干扰所有的经济计算。这就是为什么所有的名义货币都具有破坏性且结局悲惨。自1971年以来,美元一直是法令(名义)货币。因为处于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美元引起的损害,也就特别严重和广泛。当美国政府对于那些在世界贸易中威胁放弃美元的国家,悍然动用武力时,其心路人皆知。

 

所有纸币或名义货币都自我毁灭、寿数有限。如果政府降格黄金,以法定货币替代它,黄金的货币地位还会一直延续下去。今天的法令货币,被伪装成政治家和中央银行家的伪造者,出于许多邪恶理由而不断破坏。法令美元本位需要重大改革的这一天即将到来。「量化宽松」的时代正在结束。


 柒

结论


 

QE计划创造的数万亿美元,并没让经济恢复正常QE解决不了中央银行操纵利率、擅断货币供应量、持续货币化政府债务、追求中央计划以及依赖极不稳定的法令货币所生出的一堆问题。这些问题的解决,只有等待真正的货币改革。

 

在管理法令货币体系方面,中央银行的政治经济权势熏天。没有政府凭空创造货币的能力,不必要的战争国家和福利国家的融资成本,就会高的令人望而却步。这种制度安排,保证了政府过度干预和对自由的系统侵犯。人民是输家;而特殊利益集团成为永远的赢家。

 

我们正处于这个境地:另一个QE通胀狂欢,在下一次经济下行时,无法让我们渡过难关。我们也正在迅速接近这个时机:人们需要真正的货币改革,来纠正入不敷出、寅吃卯粮之「过」。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人们就要经历长期的经济混乱、城市内部暴力和政治战争。

 

有时候人们问我,为什么要这么悲观。其实,有更多人认为我是乐观的。乐观主义者愿意承认事实,并以积极态度采取奏效的政策来应对这些事实。接受要旨在于为每个人提供无限免费「馅饼」的坏主意,是一种以失望而告终的欺骗行为。福利决不是在帮助穷人,而是服务于富人和官僚的利益。拒不改变政策,只会给美联储货币政策恶劣管理的不良后果推波助澜。

 

在医学上,对严重疾病的正确诊断,也许会令人十分沮丧,可只要知道可行的治疗方案,仍然会令人振奋。〖保罗原来的职业就是医生。继续否认问题的严重性,绝对是个危险选择。知识和真理导致乐观。在政治经济领域,唯一要做出的抉择,就是决定和平与繁荣的目标是通过更富侵略性的政府干预,还是通过促进个人自由来最有效地实现。

 

如果说,我们以和平与繁荣为目标,而且辩识出有缺陷的政策,那么我们就会理解现在需要做什么,对此就应该用掌声来欢迎。幸运的是,答案并不复杂,当它被揭示出来时,大多数人都赞成:它们是基于常识。

 

不侵犯道德原则对所有个人和政府一律适用,是自由哲学的基础。如果个人不可以偷窃或欺诈,那么政府也不该如此。如果个人不可以伤人或者杀人,那么政府也不该如此。

 

不幸的是,回顾历史,对人类犯下最大侵犯罪行的,一直是政府。对我们来说,一个微小的起步,就是否认美联储有权为海外的侵略战争和国内的福利国家提供资金,从而遏制政府发起的暴力。

 

正如华盛顿的困境所反映的那样,过年中,我们逐渐疏远了有限政府的哲学,而政治混乱是这一过程预料当中的结果。如今,人们对自由的事业兴趣越来越浓厚,因为现行制度,无论在财务上还是道德上,都已宣告破产了。我们一直在为自由社会奠定智力的基础,随着现行制度的崩塌,未来将现出希望的曙光:真理终将「水落石出」,一个和平与繁荣的美好世界正向我们走来。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