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信息量巨大!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9年年会发言(完整版)

外蒙杀汉人,呼市撕春联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中科院曝光!饭桌上的鸡鸭猪牛鱼全部沦陷!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物转星移 美国竟已成“避税天堂”

2018-02-10 通天译 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 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

依然发挥着作用的州权,意外使美国成了避税天堂。

美国成为全球投资者的避税天堂…这对美国有好处


文:丹尼尔·米切尔

译:禅心云起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以巴黎为基地)的官僚称,所谓的“避税天堂”是可憎的,应该把它们全都关掉。他们的立场虚伪至极——自己获得免税薪酬,却要给别人增加税收。然而,这并不令人惊讶,由于经合组织的成员资格,被日益失去竞争力的欧洲福利国家所主导。

 

许多经济学家,相形之下,以赞成的眼光看待“避税天堂”,因为这些地方,阻止了政客征税过滥和开支无度(从而保护各国国民免受“金鱼政府”的掠夺)。〖注:据说,金鱼缺乏自控食欲的能力,如果不加限制,就会不停进食,直至撑死为止。“金鱼政府”用来比喻政府一旦在税收和开支上失去限制,就会采用自杀性的财政政策。


我同意避税天堂在经济学上是有根有据的,而我也认为,由于世界上有这么多邪恶无能的政府,这些管辖区的存在,有着强烈的道德支持理由。


但是我不想在这个专栏中重复关于避税天堂可欲性的论证。相反,我们将目光聚焦于一个正在成为世界首要“离岸”中心的国家。


但它不是加勒比海岛国或欧洲袖珍国家。

 

相反,正如彭博社最新社论所指出的,美国现在成了吸引全球投资的磁石


“(…)美国正成为全球躲避税吏的最好藏钱之所。(…)国会拒绝了奥巴马政府对税法进行必要修改的一再请求。因此,财政部无法强迫美国各家银行披露账户余额和受益所有人姓名等信息。美国也没有采用所谓的“通用报告标准”(CRS),这是一个全球性协议。在该协议下,有百来个国家自动向对方提供比FATCA(即“海外账户税收合规法案”)还要详尽的数据。(…)美国正迅速成为新的瑞士。满足全球精英需求的金融机构,例如罗斯柴尔德公司和三叉戟信托有限公司,已将账户从离岸避税港转移到内华达州、怀俄明州和南达科他州。纽约律师正在积极推销美国,称其为寄托资产的最佳所在。(…)从某种角度来看,这真是聪明绝伦:关闭外国的避税天堂,然后抢走他们的生意。”

  

《经济学人》也把美国视为避税天堂:

 

“美国针对避税宣战,结果导致了全球规则的制定。可美国似乎不觉得自己要受制于这些规则。它也没能解决那些经常用来隐匿资金的匿名空壳公司。(…)这一切分明是‘美国怎样将例外主义升格为宪法原则的另一事例,’Stikeman Elliott事务所的律师理查德·海说。(…)美国认为没有必要加入CRS…)数据交换并不均等。它传递的只有姓名和收益,并不披露账户余额;它并没有审查拥有多个银行账户的公司结构,来揭示真正的“受益”所有者;它的数据只用来和那些符合大量隐私和技术标准的国家分享。这排除了许多非欧洲国家。财政部希望更多的数据交换和公司透明度,并提出了若干建议,使美国达到CRS的水平。但大多数提议,都需要国会批准,而政界也不急于把它们付诸实施。(…)与此同时,商业游说者和以特拉华州为首的拥有大量注册公司的州,长期以来一直阻碍提议中要求公司所有权更加公开的联邦立法。(公司注册是州务而不是联邦事务。)(…)对于合法挣得的财富,美国成了更安全的避税所。(…)对于协助执行外国税法,它提不起多大兴致。”

 

以下是“福布斯” 最新专栏文章的若干段落:


“(…)外国金融机构必须向美国国税局(IRS)报告美国纳税人的身份和资产。与之同时,美国金融机构不被强迫透露同样的信息给外国。另外,美国还没有采用‘通用报告标准’。(…)因此,美国政府从其他国家获得税收和财富信息,却不和其他国家分享美国发生了什么。(…)美国是成立匿名空壳公司的五大最佳国家之一。避税天堂提供了一系列好处,包括保密、潜在的税收减免,富人能方便地从世界任何地方存取他们的钱。对于很大一部分全球超级富豪而言,美国照例是无与伦比的。”

 

以下是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的一些情况:


“(…)南达科他州以其辽阔平原和拉什莫尔山的纪念碑而闻名遐迩。尽管这个州让人有乡下小镇之感,苏福尔斯(该州东南部城市)已经成为吸引超级富豪的磁石。富豪们在这里建立信托,以保护自己的财富免遭税敛(…)根据该州银行部门所说,南达科他州以信任形式持有的资产,已经从2006年的328亿美元,增长到2014年的2,260亿美元以上。信托公司数量从2006年的20家,跃升至今年的86家。这个州草原避税天堂的角色,已经引起了它不想得到的关注(…)波士顿咨询公司估计,美国有近8,000亿美元离岸财富,其中近一半来自拉美。(…)来自华盛顿的Berliner Corcoran&Rowe事务所律师布鲁斯·扎格里斯说,美国的离岸行业甚至比人们意识到的还要壮大,‘我认为美国已是全球最大的离岸中心。它极为出色地削弱了瑞士银行的竞争。’”


如果这听起来,像是在揭穿美国的虚伪,那么也是合乎情理的。


在这个议题上,我同意国家主义者的意见(虽然只是关于哪个地区是“避税天堂”)。例如,死硬左翼的税收正义网络(TJN)计算出,美国并不是最大的离岸管辖区。但美国已经接近于首位。

 

TJN最近的金融保密指数中,美国排名第2。他们认为这是一件坏事(事实上,他们中的一位上层人物竟然声称所有收入属于政府),但是我很高兴,美国的排名上升了。



TJN也有美国法律的具体细节,我认为他们整理出了一份合理准确的总结。


结论是,美国是个避税天堂,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我们的排名之所以上升,主要还是因为在金融隐私权方面,其他国家被迫削弱了人权法,而不是因为美国有所改善。

 

冒着风险指出这个明显事实,TJN和我在美国成为避税天堂对于它本身是否有利的问题上分道扬镳

 

我已经在这篇专栏文章的开头解释了,为什么我喜欢避税天堂和税务竞争?简而言之,当各家政府被迫竞争时,对纳税人和全球经济都是有利的。


有证据表明这对美国有好处。商务部经济分析局对美国经济间接投资的数据显示,被动投资的跨境流动猛增。虽然不知道这个增长,有多少是全球化的结果,有多少是美国对外国人有利的税收和隐私规定的结果。但毫无疑问,美国经济从外国人选择投资美国当中获益巨大。

 

所有这些都有助于解释,为什么美国批准经合组织的“税务多边行政互助公约”是个大错。当然,除非有人认为创建全球性税收卡特尔,实现更庞大的政府以削弱美国竞争力是好事一桩。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