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सूर्य活力170617】

赖小民情妇之一:知名女星真实身份或浮出水面

带大家了解一下91porn里耳熟能详的一些名人吧[top排行榜]

中国式的聪明实际上是人类公害(深度)

this Japanese PORN STAR taught China sex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10月21日 上午 8:15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自由与西方文明

米塞斯 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 今天



导读

大家总以为富人之有财富就是穷人所以穷的原因,因而对于统治者之剥削工商界财富,反加赞许。所以大量的资本累积成为不可能。


自由与西方文明

✈文 / 路德维希·冯·米塞斯

Ludwig von Mises

译:夏道平


在市场经济下,大家都有机会为他们理想中的前程而努力。分工竞业,各有选择职业的自由。这种自由,在计划经济下是不存在的。计划经济是由官方决定每个人的职业。每个人社会地位的升降,决定于上级的意旨,个人的前途,完全靠权力者的眷宠。

 

但是,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每个人都可自由地向他人的既得利益挑战。如果他觉得,他有能力以价更廉、物更美的产品在市场竞争,他就可以试显身手。资金缺乏并不妨碍他的企图,因为资本家经常是在寻找善于利用资金的企业家。工商业活动的成败兴衰,靠的是消费者的选择;争取消费者,靠的是价廉物美。

 

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工资所得者也不受雇主的任意支配。一个企业家,如果雇不到最合适的员工,或者不能以足够的工资防止他们转业,那么,营业的纯利就会减少。雇主与受雇者之间,无所谓恩惠。雇主雇用员工,同购置原料与设备一样,是营业上必要的手段。员工方面也可自由选择最适合于自己的工作。

 

这种决定个人地位与所得的社会淘汰,在市场经济下不断地进行。一方面,有些巨富日渐衰落,最后化为乌有;另一方面,有些贫贱出身的人物,地位与财富一天一天显赫起来。

 

在资本主义社会里,没有特权阶级;政府对于既得利益,并不给予特殊保护,任凭后起之秀向它们挑战。在这种社会里,已经致富的人,为保持财富,仍须努力不懈,与他人竞争。

 

在分工合作的社会架构里面,每个人都要靠他自己对于购买者群所提供的劳务,而他自己也是购买者群当中的一个人。

 

每个人,当其购买或不购买的时候,就是一个最高权力的一分子。这一权力,指定了所有的人在社会上的地位。在这所有的人当中,自然也包括每个购买者和不买者在内。

 

某些人的所得较高,另一些人的所得较低。在这一分配过程中,每个购买者都是影响因素。每个人都可自由提出一种贡献以换取较高的报酬。

 

资本主义制度下的自由,就是:某甲依赖于别人的,并不多于别人之依赖于某甲。除此之外,可以说没有其他的自由。生产分工,谁也不能完全自给。

 

我们之所以赞成资本主义、反对社会主义,主要的理由,还不在于社会主义必然地毁灭一切自由,把所有的人都置于权力者奴役之下。作为经济制度的社会主义,事实上是不能实现的,因为在社会主义的社会里,市场的功用消失了,任何经济打算都是不可能的。因此,社会主义不能被看作一种社会经济制度,它不但破坏了社会合作,而且带来穷困与混乱。

 

谈到自由问题,不一定涉及存在于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之间的相对立的经济问题。但我们必须指出,西方人之所以不同于亚洲人,完全是由于前者过的是自由生活。中国、日本、印度,以及近东的一些回教国家,在没有接触西方的生活方式以前,他们并不是在野蛮状态下生活。这些民族,在几百年乃至几千年以前,已经在工艺、建筑、文学、哲学,以及教育制度等方面有了辉煌的成绩。他们也建立过强有力的帝国。但是,他们的努力一旦被阻,他们的文化就陷于麻痹迟钝的状态,失掉了适应新的经济问题的能力。他们的智力与艺术天才也为之消失。艺术家与作者,赤裸裸地抄袭前人的格局。神学家、哲学家、法律家,也只以注释古人的著作为能事。他们祖先所创造的那些纪念物黯然无光,他们的帝国也已解体。他们的元气与活力消失了,面对日益贫弱的趋势而漠然无动于衷。

 

东方古代的哲学与诗篇,是可以与西方最好的作品比美的。可是在最近几百年当中,东方却没有任何重要的著作出现。在现代文化史的记录上,难得找出东方作者的姓名。东方人对于人类文化久已没有任何贡献了。有许多问题与争论,在西方曾经闹得有声有色,对于东方人则是陌生的。一方面是波澜壮阔,一方面是死水一团。

 

理由是很明显的。东方缺乏一件最重要的东西——相对于国家而言的自由的观念。东方人从未举起自由的旗帜,从未强调个人的权利以对抗统治者的权力,从未把专制君主的任意专断当作问题来讨论。因此,他们从未建立一个有效的法制以保障私人财产,防止暴君们随意没收。反之,大家总以为富人之有财富就是穷人所以穷的原因,因而对于统治者之剥削工商界财富,反加赞许。所以大量的资本累积成为不可能。因此,凡是需要大量投资的一切进步设施,这些国家都做不到。资产阶级不发达,著作家、艺术家和发明家也就无所庇托以发展其天才。对于后生辈,所有发展个性的道路都阻塞了;剩下的只有一个,就是服侍统治者这一条路。西方社会是每个独立的个人可以个别地力争上游的个人社会;东方社会则是一群臣民糜聚起来,靠着统治者的恩惠而过活的社会。西方活泼的青年把世界看作一个竞技的场所,在这里,他可以赢得盛名、地位、光荣,与财富;在他的野心之下,天下没有太难的事。至于东方人,因其父母们都是迁就环境、遵循传统的,所以他们都养成了优柔谦卑的习性。自立自恃的西方人,那股得意洋洋的朝气,表现出来,就像热烈的赞美诗一样,索福克丽兹(Sophocles)的安提娥尼赞美歌(Antigone-hymn)与贝多芬(Beethoven)的第九交响曲(Ninth Symphony),就是这种气概。这一类的音乐,是东方人所未曾有的。

 

西方文明的建造者,其子孙将舍弃自由而自愿地投降于万能政府的保护下,这是可能的吗?由一个最高权力者,设计一具庞大的机器来运用,把人当作这具机器的螺丝钉,这样的一个社会制度,他们会满意吗?停滞了的文明,其心理竟会对于那些牺牲了成千累万的生命而争得优势的观念,发生扫荡作用吗?

推荐


欢迎本号读者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了解详情加入经济学课程——“零基础 无数学 你也可以学好的经济学”,尤其是逻辑彻底,让人折服的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助你打通经济学思维的任督二脉,享受三观重建的快感。


    阅读原文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