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囯紧急宣布,让人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2019年,首富们很难堪

刚刚,李嘉诚在香港打了一个广告,所有人都无法指责......

谁是废青?

为什么外国公司集体辱华?原因找到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日本经济是如何遭到破坏的?

禅心云起 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

导读

日本人民需要对那些扼杀一个伟大国家勃勃生机的经济计划者说不。


日本经济如何遭到

中央计划者的破坏

/Yonathan Amselem

译:禅心云起


2008-2009年金融危机的一出最大悲剧,不在于这场危机的发生本身。资产价格崩溃,乃利率几近于零之必然结局。金融危机最有破坏威力的一面,在于中央计划炼金术没有失去信誉。世界各地的政策制定者仍在向凯恩斯主义和计划干预论寻找办法,来解决凯恩斯主义者和计划经济者所造成的问题。


美联储及各国央行左一记重击,几乎不受限制的国家权力右一记重击,再一次极度扭曲了全球市场,一些经济体也因此步入穷途。干预政策和微观管理的最新受害国是日本。多年以来,一个曾经真正富有生产效率和创新精神的国家,慢慢染上了难以克服的干预主义之癌。


奇迹源头


日本二战一败涂地之后,所余无非是个贫瘠的岩石岛屿。她的工业能力、基础设施和劳动力,皆惨遭盟军炸弹的摧毁。夷为平地的城市,化为灰烬的工厂,也许描绘了一个前途暗淡、令人沮丧的未来。幸好日本并未丧失她最重要的东西:大体上可以自由地组合起来、参与重建的人口。

 

美国军方,还有日本中央当局的残余分子,试图通过政治进程领导日本重建。然而,通讯线路和交通设施所遭破坏如此惨重,以至于远离东京的许多人口中心,能够相对自由地重建。由此产生了日本的经济繁荣,日本的生活水平,也达到了与大多数西方国家相当的水平。


这种被称为“奇迹”的爆炸式增长,从来不是什么奇迹。日本新生的繁荣,不过是在允许市场正常发挥功能时注定发生之事。不幸的是,政府及央行的中央计划者,无法抗拒严厉干预的国家统制冲动。如果有什么让日本官僚精英所憎,那就是自由的人民在不受他们强制灌输的情况下做出自愿的决定。


公司福利


中央计划者对日本经济采取了一系列愚不可及的反市场计划。这套计划迄今从未得到实质性的变革。立法者通过保护性关税,让日本庞大的工业基础免受外国的竞争,甚至给予海外出口一些补贴。


在国内,新生日本公司因严苛监管和极高税赋而负担沉重,这使得初创企业几乎难以发展起来,从而具备挑战大企业市场份额的实力

 

好像这还不够似的,出口商进一步得到了日本央行的溺爱。在过去30年,日本央行一直热切期盼将日元变成厕所手纸。廉价货币意味着出口企业的人为高利润以及进口企业的人为高成本。


毕竟,任何政府计划,如果不靠直接损害某些人来使另外一些人致富,就没有理由称之为政府计划。这些政策的危害,在20-21世纪极度削弱了日本的生产效率。

 

像所有拥有强势政府和中央银行的工业化经济体所发生的情况,日本大企业成为国家代理人或部分的代理人。日本汽车制造商、航运商及其他生产商,从不让人失望地执行政府的劳工或生产政策,以换取直接接触政客、获取廉价贷款、赢得反竞争立法以及包赚不赔、纾困解难的渠道。


日本公司尤其是制造商树大根深、难以撼动,在很大程度上免受国内外竞争对手的冲击。一度富有生产效率的日本公司,因为政府的保护而变得动作迟缓,有如患了关节炎症。日本为数不多的实际生产部门,已经被税收强行缩水,以补贴一个臃肿的大政府,以及挤在政府奶嘴周围的众多寄生企业。


结果是:在由澳洲、新西兰、新加坡、香港和其他市场友好型地区富有活力的企业所分享的全球市场上,日本公司越来越丧失竞争力。

 

炼金幻术

 

日本凯恩斯主义死亡螺旋早在30年前就开始了。

 

1986年,日元相对于美元的价值几乎翻了一番。因此,日本庞大的出口部门受到打击。具有政治影响力的企业发现,不靠主动创新,也不靠削减成本,而是通过给政治和货币精英施加压力,以廉价信贷来淹没市场,就可以获得更诱人的回报。日本央行和短视政客乐于满足其要求。结果导致日本前所未有的经济泡沫。


东京的土地价值超过了全美土地价值。在短短几年内,日经指数翻了两番,还出现了庞大的金融部门。经济过度金融化,是央行恶性肿瘤的首要迹象之一。美国大投资银行和价值数百万美元的衍生品交易商的崛起,与1971年的稳健货币的终结紧密相关(尼克松政府彻底取消了美国的金本位)。日本的货币疯狂,则导致了企业和家庭背负上(由私营经济零储蓄资助的)创纪录水平的债务。

 

20纪90年代初不可避免的破裂,真乃蔚为壮观。日经指数跌去了80%,地价和房价被打回原形GDP增长率了贫血症一般,下滑至1%。当经济学家提到日本“失去的十年”时,指的是日本的后泡沫时代经济。

 

这还没完,日本现在进入了第三个经济增长微不足道的十年。日经指数和资产价格从未恢复元气而接近历史最高水平。任何1990年入市者,26年之后的利润回报率约为-50%。凯恩斯主义者和其他经济干预论者应该好好把日本视为危险的预警。


在过去十年中,美、欧国家的凯恩斯炼金术又在翻倍下注,但我们的领导人只需看看这些计划带给日本(这个先前幻想靠借钱、印钞和向本国人民课税来实现30年繁荣的国家)的破坏。日本处于凯恩斯主义癌症晚期,其他发达国家的政策制定者,也该注意到这一点。


人口危机

 

似嫌政治精英的愚蠢计划在日本棺材板上钉的钉子还不够多,一场人口灾难又向该国袭来。一个成人尿布消费要多于婴儿尿布消费的国家,是一个正在走向穷途末路的国家。日本技能娴熟的年轻劳动力十分短缺,该国许多行业甚至开始从中国进口“实习”劳动力。


正如美、欧等国所发生的那样,大学本科、研究生等等无止境的“教育”,让年轻人越来越缺乏劳动力市场所要求的真正技能。成年的年轻人几乎完全靠债务或其父母积蓄的资本消耗来维持生活。对于缺乏技能和负债累累的日本夫妇来说,组建及养活家庭这个累活,变得越来越不堪重负。


为时未晚


日本拥有一支高禀赋劳动力队伍和令人印象深刻的工业基础,以及重新成为全球商业强国所需要的一切基础设施。


日本的经济复苏意味着减税及抛弃其代价高昂的产业政策,吸引外国公司及其人员进入,并让市场决定日元的真正价值。日本人民需要对那些扼杀一个伟大国家勃勃生机的经济计划者说不。


推荐


欢迎本号读者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了解详情加入经济学课程——“零基础 无数学 你也可以学好的经济学”,尤其是逻辑彻底,让人折服的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助你打通经济学思维的任督二脉,享受三观重建的快感。

    阅读原文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