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囯紧急宣布,让人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2019年,首富们很难堪

刚刚,李嘉诚在香港打了一个广告,所有人都无法指责......

谁是废青?

为什么外国公司集体辱华?原因找到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从瑞典教授紧急救援学生说起——私营安保已成世界潮流

禅心云起 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

导读

☄ 这个传统上要由国家武装军警完成的人员解救任务,由私营安保公司高效率地完成了,而且相对可以负担得起。最重要的是,整个过程最终没有额外花纳税人一分钱!


世界出现安保和

警务私营化潮流

文 / 尼古拉斯·艾略特等

编译:禅心云起


据瑞典英文地方新闻网站报道:瑞典隆德大学Lund University化学系女教授特纳,透过学校的保安负责人雇用了私营安保武装人员深入伊斯兰国IS占领区,解救博士生及其家人。具体情况是:

 

特纳Charlotta Turner)于2014年收到博士生祖马(Firas Jumaah短信,告知他正和家人藏匿在一座废弃工厂内,工厂所在城镇已充斥伊斯兰国战士,若他无法在一周内回到学校,则教授可直接放弃他能完成论文的期待

 

祖马来自伊拉克,属于伊斯兰国痛恨的亚兹迪(Yazidi)族群。他之所以离开瑞典回到家乡是因为妻子来电,告知伊斯兰国已占领邻村,且杀了全村男性、逼所有女性为奴。

 

他发短信给指导教授为的是提醒,他可能回不去了,没想到特纳下定决心要解救学生。

 

特纳联络隆德大学当时的保安负责人古斯塔夫森Per Gustafson,对方告知学校的安保及交通合约涵盖全球。在经过数天密集活动后,古斯塔夫森雇用了一家保安公司,负责规划和执行救援任务。

 

特纳说:「我非常生气,伊斯兰国竟然硬闯入我们的世界,害我的博士生和他的家人遭此磨难,害研究工作中断。」

 

数天后,祖马和他的家人成功自伊斯兰国占领区被救出,回到瑞典顺利完成博士论文,目前在马尔默市Malmo一家药品公司工作,一家人也即将还完欠校方的救援行动费用。


特纳教授和她的好学生祖马


真正的英雄是

私营安保公司


这个传统上要由国家武装军警完成的人员解救安保任务,由私营安保公司高效率地完成了,而且相对可以负担得起——祖马仅用四年不到的时间就偿清了这笔(救他全家性命的)行动费用。最重要的是,整个过程最终没有额外花纳税人一分钱!注:祖马必须付给救援他的大学大约6万瑞典克朗,或6,613美元,但他表示,为逃出被伊斯兰国围困的伊拉克北部地区,“如果他们告诉我要付20万克朗,我也会答应。”

 

私营化安保甚至警务!早上几十年,即使那些希望将其他大多数公共服务转移给私营部门的亲市场人士通常也感觉这一建议难以置信。然而,起码有一部分安保及警务职能的私营化有充分理由,很少有人意识到,在美国、英国乃至欧洲,安保及警务私营化已逐步蔓延开来,并形成一股潮流。

 

许多人反对私营部门参与警务和刑事司法,他们认为,维持法律和秩序是国家的责任。这种观点没有考虑到权利的起源。在我国,权利从源头上归个人所有。个人将执法责任交给国家承担,仅仅是因为这样做能更有效地维护个人权利。国家其实并不拥有执法权,它只是代表民众管理这项权利。因此,为什么私人不可以将执法职责委托给私营部门呢,只要后者表现得更有效率(实际上他们仍然可以对国家运行的同一法律体系负责)?原则上没有理由反对这么做。

 

美国国家司法研究所所长詹姆斯·斯图尔特提出过这一观点:

 

“虽然执法根植于宪法原则,但政府确保安全的责任,并不一定意味着政府本身必须提供所有的保护服务。”

 

那些反对私营化警务的人通常假定,只有公共警队才能确保人们遵守法律,警民之间存在明显界限。这显然忽视了个人一直在发挥的作用:靠自己的日常工作维持秩序。正如都市主义者简·雅各布斯所说:

 

“首先要明白的是,城市的公共和平——人行道和街道的和平——并非主要是由警方维持,尽管警务是必要的。它主要由一个复杂精致的、几乎无意识的自愿控制和标准网络所维持,存在于民众当中,靠民众自身执行。”

 

不断发展壮大的行业

 

私营警务并不新鲜。直到19纪中叶,英国的大部分警务工作都是由唤作“重罪犯起诉协会”的民间团体提供。这些民间团体为其成员提供执法、犯罪预防和保险服务。

 

最近,英国、美国和加拿大的私营安保行业稳步增长。在这些国家中,如今有比官方警员更多的私营安人员。

 

越来越多警务服务被官方警务部队和地方政府外包给私营部门。在市场经济中,私人越来越富裕,也越来越愿意从私营部门购买额外保障。有证据表明,私营公司通常可以更有效且更廉价地完成同样工作。

 

在美国各地,私营公司正在通过合同履行不同类型的警务服务。在德克萨斯州阿马里洛,当地警方授权一家私营保安公司回应报警电话。近3/4的美国城市将移走非法停泊车辆的警务外包出去。Hallcrest公司1986的一项调查发现,44%的美国执法官员将公共财产的警务巡逻外包。


在加利福尼亚州弗雷斯诺,1991年就有21家私营保安公司在购物中心、公寓大楼、音乐会和体育赛事以及城市会议中心和动物园提供安保服务。这些公司以每小时10美元的价格向该市提供服务,相比之下,如果警方要做这项工作,则每小时要花费59美元。


洛杉矶1980-1984年期间颁发了36警卫服务合同,“县数据显示,当工作由县工作人员完成时,成本要34。”


在美国经常外包的警务职能包括囚犯监禁、通信系统维护、警务培训、实验室服务、无线电调度以及交通和泊车管控。

 

其他例子来自欧洲。巴伐利亚私营保安公司惯常于奥林匹克公园场地、大学体育场、慕尼黑郊区精神病院和慕尼黑地铁巡逻。在瑞士,私营公司Securitas在全国各地雇佣了1,700名警卫,以提供警务支援服务。该公司与警方和市政当局签订了巡察餐馆、酒吧、停车场和铁路等等财产的服务合同。在英国,《警务评论》一项调查发现,有1,000多支私营安巡逻队在运营,其中包括由私营公司代表地方当局开展巡逻的239支安保队伍


伦敦的布罗姆利区地方议会是第一家使用私营公司巡逻物业的地方议会。该议会聘请Sentinel安保公司在犯罪猖獗的地区提供巡逻。

 

一些地方当局也雇了自己的私营保安。在苏格兰利文斯顿,42地方议会警卫配备了无线电巡逻住宅区和购物区。巡逻队由一名前警长负责,他报告说:“因为我们的巡逻,居民感觉现在晚上出去安全多了。”

 

下一步进展

 

在少数情况下,一个地区的整个警务工作外包给了一家私营公司。第一个尝试这么做的城市是密歇根州的卡拉马祖。20世纪50年代,一家私营公司负责街头巡逻和逮捕交通违规者,时间长达三年半。


最成功的一个案例,是俄亥俄州北部小镇雷明德维尔。由于不得不每年支付18万美元用于维续县警务,居民于1981年决定,以每年90,000美元的价格雇用Corporate安保公司。该安保公司增加了该地区的巡逻警车数量,并将紧急响应时间,从之前的45分钟缩短为6分钟。


私营公司的动机是降低成本,因为年费固定,也因为希望保住合约。由于这项激进试验的负面宣传让当地官员不安,他们于1983年以高得多的成本建立了自己的镇警局。


完全承包警务的另一例是亚利桑那州奥罗谷(Oro Valley)。在那里,Rural/Metr公司向1,200名居民提供了消防、警务、报警响应和急救护理。1975年奥罗谷达成了每年将向该公司支付35,000美元固定费用的协议。和相同的州服务相比,这项服务节约了不少钱。


在承担奥罗谷安保工作期间,该公司采用了一些创新手段。他们在难走的道路上用四轮驱动车辆巡逻。他们启动了一项“黑屋”计划:计划外出的居民可以将他们的住址留给公司,他们的财产然后会得到每24小时2次的检查。该地区入室盗窃率从每月14次降至平均每月0.7


然而,Rural/Metr公司的合约遭到了亚利桑那州执法人员协会理事会的反对。该理事会拒绝提供培训渠道及认证。当一名州检察官质疑该安排的合法性时,该公司只好选择退出。


值得注意的是,当镇政府1977年再次接管全部警务供应时,许多费用增加了。一个变化,是用高薪公务人员取代Rural/Metro公司的平民雇员。到1982年,奥罗谷警务预算为241,000美元,而该公司之前以区区35,000美元就胜任这项工作。


在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近年来犯罪率飙升。根据警方记录,2013年抢劫案比2011年增加了54%,而入室盗窃案则增加了近40%。汽车盗窃案增加了33%。

 

位于Oakmore街区三个街区的一群居民——距离市长关丽珍(Jean Quan)的家仅一个街区——是在窃贼试图闯入一户拥有两个孩子的家之后第一批雇用私营安保的人。他们的想法传播开来。Intervention Group安保公司的老板内特·库克表示,截至2013年9月,他手下人员巡逻了300户住宅。10月份,当公司开始在一所高中附近的另一社区巡逻时,这个数字将上升到500


该服务不局限于富裕丘陵社区。在位于米尔斯学院西北部的马克斯韦尔公园中产社区,180户居民联合起来雇佣保安,每周5天、每天4小时巡逻社区。“我们每人每天花费约50美分,”社区委员会主席何塞·杜拉多说,“当我们有45户新家庭加入时,我们可以再获得1小时安全保障。”

 

居民还学会了使用众筹。2013年10月,因治安形势恶化而沮丧的奥克兰居民开始使用众筹活动为私营安保提供资金。要启动该项目,需要8,200美元——他们在两天之内就筹到了。另一个社区在一周多一点时间内筹集了大约19,700美元。


社区居民主动作为

 

在英美,社区邻里组织的平民巡逻队数量不断增加。当地居民主动负责巡逻自己的家园。

 

在英国纽卡斯尔市戈斯福斯,为了阻止窃贼,布伦顿公园和梅尔顿公园的社区居民开始了自己的巡逻。居民结对在晚11点到黎明之间用私家车巡逻,向警方报告任何可疑情况。在3个月巡逻中,只发生了3次入室行窃,而之前年平均值为130次。因此,这些居民的家庭财产保险费便宜35


在美国,一种数量不断增长的私人主动巡逻是由房东协会承担的。据估计,美国有超过90,000个这样的协会。社区协会研究所表示,25%的协会为其成员提供了人员安全保障,而15提供了电子监控。


在其他情况下,邻居凑钱为自己聘用安保服务。英国泰恩威尔郡布莱克费尔一条街道的居民雇佣了一家私营保公司,以减少入室和盗车事件。一名居民解释说:


“警方会在报案后到访,但通常不过是从受害者那里记走一些信息,并表示同情。”

 

私人主动安保最不寻常的例子来自旧金山。该市被分80个“巡逻区域”,由警务委员会出售给民间的巡逻“特勤队”,并委任治安官权力(权力与正式警员相比要小)。然后,巡逻区域所有者在该区域内的公司和社区中寻求业务。特勤人员必须通过严格选拔程序,然后才能被送往警务学院学习逮捕和枪械课程,并且必须对警务委员会负责。民间特勤队不花旧金山纳税人一分钱,19世纪以来就一直存在着。


私营执法部门将继续增长,更多个人、社区和地方当局将采取措施组织自己的地方警务或雇用私营安保。现实中存在着两种选择:一种鼓励用这种力量弥补官方执法的不足,一种要求警民严格区分开来。私营化安保及警务的经验表明自身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激进。


推荐


欢迎本号读者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了解详情加入经济学课程——“零基础 无数学 你也可以学好的经济学”,尤其是逻辑彻底,让人折服的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助你打通经济学思维的任督二脉,享受三观重建的快感。

    阅读原文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