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重磅!今晚解除部分网络封锁!

续签!续签!续签!成天问续签IANG,现在攻略拿去!顺便教你办理D签!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中产”焦虑:我们又面临一个“新陷阱”!

杭州保姆郑州空姐极端证明社会治理还是毛主席好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4月24日 上午 7:02 被检测为删除。

作为岳昕的朋友,求大家冷静

2018-04-24 熊彻 风华江水 风华江水


我大一在北大电视台认识了岳昕,聊过几句,没留下太多印象。很久以后,一次读到《一个北大既得利益者的自述》,非常佩服作者,就循着公号追问,发现居然是她。

 

记得是聊了一些社会结构的问题。我用自己微薄的社会学知识,强诌的学术语言,来交流我们对社会结构的看法。没想到聊得却意外投缘。

 

那时候她大概在交换,便说返校之后约个饭。

 

她返校的时候一起吃香锅,勺园,微辣,我可能放了很多香菜。香锅很快吃完,又聊了两个小时,听她讲交换的见闻,我好像是讲自己读的几本书。聊得异常投缘,也知道了她非常丰富的学识,扎实的语言功底,还有高远而坚定的追求。

 

可惜,后来大家都忙得要死。再见面,是半年后在伦理学的课程上,我们都快毕业了,每次上课,我总是在最后几分钟冲进教室,她给我占座。课后一起回宿舍,Aristotle聊不了几句,毕业论文倒是讨论了很多。


有一天晚上,上完课,下了鹅毛大雪,走在理教通向二教的路上,有一颗很亮很亮的白炽灯,等下漫天的雪花飞扬,她录了视频。我回屋写论文的时候,她给我发了一段VUE。

 

然后,就是去申请信息公开。

 

岳昕是一个让人佩服的人。大约所有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的努力、热情、活泼泼的生命力,还有对于公共事务真切的热忱。

 

她不是那种拿着慈善项目给自己刷简历的人,她也不是一时兴起愤怒的青年,她是真诚地关心着社会,关心着那些对公众重要而不被重视的事情的同学。

 

她说话很快,思维也很快,表达能力很强,她也会认认真真听你的观点和故事。

 

和她的很多朋友一样,我敬佩她。

 

所以,当这件很难想象的事情发生后,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我应该帮忙保护她。

 

既是由于我是她的朋友,也是因为,我要保护自己。如果稍微说得理想主义一点,我还觉得,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一个有公共责任感的北大同学,遭受这样不公平的对待。

 

岳昕现在的压力非常非常大,她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


她的家庭也承担很大很大的压力,我不好说这些压力都是什么力量给的,但是我认为必须尽快结束这种局面。

 

下午,有人说一些危言耸听的话,无凭无据,杀人诛心。对于那些用大词给岳昕扣帽子的人,我只想说,有本事,你拿证据说话,别躲在暗地放冷箭。鲁迅先生教导我们,你非要做犬,也别做丧家犬。

 

不过,这些人现在已经不是最让我担心的了。

 

现在,三角地的那张纸,在票圈里到处传。这个行为不利于问题解决和保护岳昕。不管制作人的动机是什么,都可能会对岳昕造成很大的伤害。这种无法理解的行为,不能得到我们的鼓励。无论是校方还是同学们,都希望大家能考虑到岳昕的处境,冷静下来,冷静下来。

 

如果还有类似想法的同学,做事情之前先找本历史书看看,拜托你们,不要把我的朋友推向深渊。

 

求求学校,请不要再给岳昕施加压力,请撤走以一些名义在岳昕家里的人。离开前,请向岳昕家人说明,在申请信息公开这件事中,岳昕的请求合情合理合法。请拒绝使用任何有威胁性的词汇,不要暗示,不要抖机灵。

 

岳昕的说明和校方的声明有很大出入,大家都能看出来。希望能够在平等公开的情况下,让岳昕和辅导员认真谈一谈,在细节的证实之中,消灭种种不实的传言。请拒绝使用任何有威胁性的词汇,不要暗示,不要抖机灵。

 

据说,在学校,有一个什么厉害的组织,在培养一些水军。请你们稍微有点风骨,停止抹黑岳昕,别以为舆论不会杀人!

 

很多人说,这事情很复杂很复杂,但是从保护岳昕的立场(这应该是校方和同学们都坚持的立场吧?),这事本可以简单一些:

 

校方认认真真地开个会,把岳昕和辅导员叫上,让校内同学报名参加,也可以把某委和某会的同学都叫上,理性辩论,认真交流,梳理矛盾,把细节一个一个慢慢展开。公开会议所有记录,最后有事说事,责任明晰,谁的错谁来认,谁的锅谁来背。

 

不过,在明晰了责任后,到了要追责时,大家都可以谦让谦让,辅导员爱惜一下学生,学生体谅一下辅导员,师生都保护一下学校声誉。比如道个歉,写个说明,稍微给点赔偿,恢复荣誉,恢复信任,如果有可能,公开一下文件。

 

要是那些文件还是公开不了,一些同学也先别强求,饭一口一口吃,路一步一步走,步子大了,说不定就容易扯着姜文。

 

看到三角地的东西,我真的吓懵了。现在岳昕真的压力很大,我看着我的朋友、一个北大的女同学,一个遭到不公平对待的大四狗,一个在崩溃边缘的毕业生,我也觉得自己压力很大。既是为她,也是为我。

 

今天早上,我以为自己已经无法接受学校的粗暴行为,但今天晚上,我想我们还是要学会接受一些东西,为了更野蛮更可怕的东西不被释放。

 

我为我写的字负责。此外,没有任何人需要为我写的字负责。


谢谢大家。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