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蔡英文在美大肆鼓吹台独,何时开战?大陆武统进入倒计时

去了一趟西藏,睡了100个女人:伪朝圣,榨干了多少中国人

“去了一趟西藏,我睡了100个女人”:伪朝圣,榨干了多少中国人

我市“60后”女厅长搞权色交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聊聊性和扫黄(含视频未成年勿进)

2017-11-08 西门大莞人 奥富兹秘境 奥富兹秘境

阅读提示:本文有数篇相对独立而又关联文章组成,请耐心或选择阅读,更多精彩请点击上方蓝字“奥富兹秘境”关注本公众号,如果觉得本文不错,请在页面末端点赞、留言或打赏,谢谢您的信任和支持!

中国古代扫黄:太平天国时期嫖娼要砍头

9月15日,北京市公安局发布消息,一名48岁王姓导演涉嫌嫖娼被抓。随后,有媒体证实该导演正是第六代导演领军人物之一、演员张雨绮的丈夫王全安。


  其实,不仅是在现代,即使是在卖淫合法的古代,也对娼妓业诸多限制,并出现过多次由统治者主导的扫黄行动。例如每个朝代几乎都禁止“逼良为娼”,从准入机制上进行控制,明朝法律就规定:“凡娼优乐人买良人子女为娼优者,杖一百”。明宣宗更是发动了中国第一次大规模扫黄,太平天国时期因为法令严苛,甚至使娼妓绝迹。


  宋代禁止官员狎妓


  公元前645年,在征得齐桓公的同意后,管仲创办了中国第一所官办妓院,名叫“女闾”。秦汉以后逐渐形成了“乐户制度”、“官妓制度”,并伴之出现了所谓的青楼文化。唐代是妓业的地位最高的时代。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薛涛就被当时的省级领导剑南西川节度使韦皋赏识,让她参与原来由幕僚们做的案牍(官方文件)方面的处理工作,其实就相当于现在政府公务员的角色。韦皋差点还上报总部朝廷,正式下个文件让薛涛转正。唐代之后,妓女的地位开始下降。


  两宋,妓业依然是合法的。柳永因为寻花问柳成为著名的偶像词人。但他也因为这个爱好,而绝于仕途,可见宋代对妓女的看法已经走下坡路了。

  以后,朝廷都有明确的规定,官员可以让官妓陪酒、陪舞,但不能陪睡。如果违反,轻则打几十大板,重则开除公职,贬为庶民。公款吃喝,再找“三陪女”,更是绝对犯忌。《名公书判清明集》有一判例,南宋时崇安知县因“日日宴饮,必至达旦,命妓淫狎,靡所不至”遭奏劾,最后被降为县主簿。即使不是公款消费,如果官员参加有妓女作陪的私人宴会,也要被处分:“诸州主管常平官,预属县镇寨官妓乐及家妓宴会,依监司法。即赴非公使酒食者,杖八十,不以失减。”


  宋代禁止官员狎妓。赵祯(宋仁宗)当皇帝时便规定,负责分管刑狱的官员提点刑狱不得召妓,当时的说法是“不得赴妓乐”。四五十年后,赵顼(宋神宗)当皇帝时则扩大到整个监司范围,不仅是提点刑狱,所有监察官员一律禁嫖。但也有例外,一年365天中有一天可以“放松”一下,就是赵顼过生日那天的“圣节”。时人诗句中所谓“共君今夜不须睡,未到晓钟犹是春”,说的就是圣节之夜的情形。


  明宣宗发动大规模扫黄


  明朝初至中叶娼妓业尤为发达。许多达官显贵不问朝政国事,沉溺于歌舞升平、灯红酒绿之中;名流贤达狎妓冶游、寻欢作乐。后来,还出现了研究、评价妓女的《嫖经》,成为当时的狎妓指南。当时妓女满布天下,大都会有数以千计之多,就是穷乡僻壤,也不乏其人。


  明宣德四年,也就是公元1429年秋天,30岁的明宣宗朱瞻基对这种社会现象受够了。明宣宗朱瞻基是明仁宗的长子,生于建文元年(公元1399年),是一位能文能武的明君。他称帝时,国家政纲松弛,官员日益腐败淫逸,终日纸醉金迷,纵情享乐。登基的第四年,朱瞻基终于无法忍受满朝文武的生活作风日益败坏,决定在全国裁汰官妓,严肃法纪,阻止帝国官员们沉溺于腐朽荒淫的私生活。


  朱瞻基发动的这个行动是中国第一次大规模的扫黄运动。他下令查封了北京和其他大城市的大批妓院,废除了原有的官妓制度,禁止官员携妓宿娼,但对民间娼妓业却没有什么限制。当时朱瞻基的扫黄主旨,是为了巩固帝业不被颠覆,官吏不嫖娼,使所谓“父母官”的形象更为正面。因此,此次扫黄只对官员们起了一点威慑作用而已。


  朱瞻基的措施果断而不容置疑,他将大明两京一十三省经营了数十年的官营妓院全部革除,严令御史纠察官员德行品性,胆敢违令狎妓宿娼者,必然罢职,永不叙用。而士子嫖妓,也要受处罚,甚至在科考中不予录用。对明代开国即繁荣两京的国营妓院酒楼来说,这一禁令无疑是灾难性的。其后不久,曾经繁华靡丽的教坊女肆半行拆毁,歌楼舞馆,化为废井荒池。


  但是对文武百官而言,紧张的气氛只在暂时。虽然官妓被取缔,官员也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出入妓院,但是他们在家中仍然蓄养女乐家妓,查无可查,禁无可禁。宣德十年(公元1435年),38岁的明宣宗驾崩。在明宣宗短暂的作风整顿之后,明朝上下百官被压抑的酒色之欲迅速反弹,整个社会“淫风大炽”。


  清代开始“法律禁娼”


  清代的禁娼可以说是真正的“法律禁娼”,朝廷“扫黄”的声势很大,一时颇有效果。以当时全国著名的“红灯城市”扬州为例,当时的性工作者便很紧张。扬州自隋唐起性产业便十分发达,虽然朝廷“扫黄”,但娼妓并未能禁绝,“私窠子”、“半月门”、“扬滨”、“船娘”这类暗、私娼继续活动。这些性工作者对“扫黄”信息很灵通,风声一紧,她们便“集体消失”。清初文人吴绮在《扬州鼓吹词》序中是这样说的:“一逢禁令,辙生死逃亡,不知所之。”


  清初依明制,在京城设教坊司。但顺治皇帝曾两次裁减教坊女乐,宫中搞活动时,培训48名太监替代乐妓。顺治皇帝在首次娼后,便选出48名太监替代乐妓歌女。顺治八年(公元1651年),朝廷下令停止教坊女乐,开始禁娼,从上至下掀起了清代的“禁娼运动”。顺治十六年(公元1659年),则直接裁革女乐。


  康熙皇帝继承了顺治禁娼政策,十二年(公元1673年)复令重申禁娼,十九年(公元1680年)颁布的律例上明文规定:“伙众开窑诱取妇人子女,为首照光棍例斩决,为从发黑龙江等处给披甲人为奴。”康熙年间,清廷还禁止京城内演唱秧歌,不许秧歌艺人逗留京城。还颁诏禁止刊卖淫词艳曲,禁止良家子弟演戏。康熙四十八年,敕各地官员,严禁地方的“千百成群、男女混杂”的群体性娱乐活动,严禁印刷出版淫词小说。还有,北京内城不许开设戏馆的禁令,也是康熙年间颁布的。


  雍正皇帝下令全国废除乐籍制度,国家不再正式供养妓女。官员嫖妓在制度上被明令禁止的。嘉庆皇帝进一步加大对卖淫嫖娼的处罚力度。嘉庆十六年(公元1811年)修订的《大清律》规定:“京城内外拿获窝娼至开设软棚,日月经久之犯,除本犯照例治罪外,其租给房屋房主,初犯杖八十,徒一月……”


  太平天国嫖娼要砍头


  太平天国的天王、大王们为了防止风俗淫乱影响太平军的斗志与豪情进行了坚决的扫黄。天王洪秀全经常告诫军人们:“天下多男子,尽兄弟之辈,天下多女子,尽皆姊妹之群,天堂子女,男有男行,女有女行,不得混杂。”


  由于太平军当初几乎都是全家参军的,战士们因为母亲、妻子、姐妹和女儿都在军中,因此不免总要相见。1853年太平天国定都南京后,洪秀全为了防止因此出乱子,严别男女,把男女老少都分别编入男馆、女馆,实行军事化编制及管制。史载:“令阖城男女分别信馆,不准私藏在家……私犯天条……一经查出,立即严拿,斩首示众,决不宽赦。”“凡强奸经妇女喊冤,立即斩首示众,妇女释放;如是和奸,既属同犯在条,男女皆斩。”


  而卖淫嫖娼被发现了更是要砍头的。这一古代中国禁娼最狠手段十分有效,时深得忠王李秀成信任的英国人呤喇,在其回国后撰写的《太平天国革命亲历记》一书中,以肯定的语气称,太平军的政权范围内“娼妓是完全绝迹的”。

扫黄··


据说跑了一个

是谁。

站出来吧

实拍国外扫黄现场,刺激!


上海色情业调查:“百度地图”成招嫖新平台

上海部分地区地下色情业猖獗,而且利用百度地图招嫖已经成为违法犯罪新动向。相比传统招嫖方式,线上招嫖更具针对性和隐蔽性.



一直以来,公安机关不断加大打击色情场所的力度,取得了明显的效果。然而,一些不法分子利用网络工具发布招嫖信息,用更加隐秘的手段逃避警方打击。前不久,有知情人士向《法制日报》记者反映上海部分地区存在地下色情场所。在上海警方的配合支持下,《法制日报》记者进行了暗访调查。


近日,上海警方雷霆出击,捣毁了3个市民意见集中的地下色情场所,当场抓获卖淫嫖娼人员数十人,目前多人已被刑事拘留。


此前,有知情人士向本报反映称,上海部分地区地下色情业猖獗,而且利用百度地图招嫖已经成为违法犯罪新动向。相比传统招嫖方式,线上招嫖更具针对性和隐蔽性,形成巨大的黑色利益,相关利益人分工明确、配合默契,给警方打击带来更大的难度。


《法制日报》记者在警方的配合和支持下,事前对部分场所进行了暗访调查,并将相关信息与警方共享。上海警方经过对相关犯罪嫌疑人的初步审查,确认了记者暗访情况属实,并表示,今后将根据地下色情犯罪的新动向,拟建立扫黄信息数据平台,通过严密监控线上招嫖平台,有效防控地下色情业的蔓延。


招嫖新平台浮出水面


甄诚经营着一家正规的足浴店。3个月前,他通过邮件的方式向本报反映,上海市长宁区、普陀区一些场所的地下色情业猖獗。“好长时间了,忍无可忍,他们弄得乌烟瘴气,连我们这种正规的足浴店都受到牵连和污染,我通过一些客人提供的信息基本摸清了他们的套路。”甄诚告诉《法制日报》记者。


“我们这种店是公开挂牌营业的,都属正常的足浴和推拿。他们是不挂牌的,从事洗浴桑拿,主要提供色情服务。从面上看,外人根本不知道这里有这么个店,但一到晚上,却门庭若市。”


“那不挂牌,人家怎么找上门呢?”记者问。


“有一群人专门负责招嫖,招嫖信息通过百度地图发布。”


“能不能提供招嫖联系电话或者地址?”


“不用,你直接在长宁区附近用百度地图搜索‘洗浴’、‘桑拿’或者‘按摩’等关键词就能找到很多这样的场所。”


按照甄诚的指引,《法制日报》记者选择在20时左右驱车来到长宁区地界,打开百度地图,在搜索栏输入“洗浴”,点击搜索,一下子出来2604个地址,店名都非常妖艳和时尚,有“千花桑拿”“莞式一条龙”“至尊国际桑拿”等。大部分店名都有一个明确的地址和服务电话(基本上都是手机号码)。


“地址都是假的,你如果按照上面标注的地址找过去,根本找不到这个店,那个服务电话才是关键。”甄诚说。


记者随机选择点开一家名为“威尼斯水磨桑拿会所”的地址,上面显示为长宁区古北路555号,访问量为4048人次。地址下面提供了一个手机号。


“你好,我导航过去怎么找不到你们的店?”记者拨通这一号码。


“哥,不是的,那个地址是空的,我们真实的地址在仙霞路345号东方世纪大厦二楼,你到了打我电话,我到门口来接你。”一名自称李靖的男子接了电话。


“干嘛弄得这么麻烦?”


“主要是为了安全。”


记者来到了东方世纪大厦,发现这里是中国出版集团东方出版中心所在地。记者再次拨通李靖的电话。


6分钟后,李靖将记者带到了二楼,记者发现门口聚集了不少人,一人一个手机,不停地刷着屏。


“客人怎么这么多?”


“他们不是客人,和我一样都是‘公关’,有客人来了就去迎一下,现在时间还早,客人不多,晚上9点到凌晨2点才是高峰,客人来了都得等。哥今天来得早,我马上可以安排。”


“找你们这里真麻烦,让我跑了一段冤枉路。”


“你是第一次来吧?以后就知道了,我们这里不接待生客,需要‘公关’带进去。”李靖又掏出手机加了记者的微信:“以后来了微我,保证给你安排最漂亮的小妹。”


在他的带领下,记者顺利进入大厅。“这里是前台和等候区,人多的时候就在这里休息等待,你也可以先选小妹,等有空房了就可以进去了。不过今天应该不用等。”李靖说。


于是,记者直接进入选人区,这里伴随着快节奏的音乐灯火闪烁,舞台上一群妖娆暴露的女子有站有坐,搔首弄姿,每个人腰间别着一块牌子,上面分别标有一个字母和一个数字。


李靖给了记者一个价目表。解释说:“字母代表价位,数字代表排号。T牌的1498元,S牌的1998元,SS牌的2498元。都是莞式全套服务带水磨,保证你满意。”


“这太贵了……要不下次再来。”


“这么漂亮的小妹,物有所值……唉,你真要嫌贵的话,我带你去另外一个场子吧,那里便宜点,但小妹没这里漂亮。”李靖说。


黑色利益链环环相扣


“以前广东东莞不是扫黄了吗?很多小姐就来上海,我们这边清一色的莞式服务,你真该试试。”李靖接了记者的一根烟,便和记者在路边聊开了。


“这行好做吗?”


“现在还好,开始做的时候我亏了10多万。”


“怎么亏的?”


“百度地图推广是需要钱的,一条推广信息从几十元到上百元不等,主要根据信息的推广排位先后和制作的服务评价多寡,我们每个月在这上面都要花两万多块钱。”


李靖说,“开始经验不足,客人就少,连续亏了半年多。后来知道这种推广需要把网撒大一些。现在好了,每个月刨去给百度地图的推广费,还能剩两万多块钱”。


“你们怎么分成呢?”


“小姐提一半,我们根据每个客人选择的不同价位提50元到150元不等。剩下的是老板的。”


李靖带着记者到了马路对面的鑫达大厦三楼,这里就是他所说的价位低一些的场子。记者发现,这里的经营格局和服务模式与第一个场子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价格的高低和小姐的身高姿色不同罢了。这里的价格在800元至1500元不等。


就在记者与李靖聊天过程中,根据事前的安排,“外援”打来电话,记者借故有急事离开。


“哥下次一定要来啊,我手上有20多个场子,这只是其中的两家,来了记得找我……”


事后,记者通过警方了解到,这些场子为了逃避打击,提高所谓的安全性,就采用利益链进行捆绑,分工明确、配合默契。


他们一般选择写字楼或者星级较低的酒店入驻,门面极其隐蔽,里面一般分为两个厅和一个服务场所,相互之间用暗门隔开,服务场所还留有后门。在人员分工上,有保安专门负责外围蹲点,一旦发现警情,第一时间通知内部保安,可以在极短的时间里从后门疏散客人,逃避打击。


记者从李靖处了解到,这些场子的人员配置一般是有多少小姐就有多少“公关”,像东方世纪大厦和鑫达大厦这样的场子有60多个小姐和60多个“公关”。


记者根据李靖提供的信息作了一个初步测算,像李靖这样的“公关”每个月至少要完成400名客人的经营任务才能保证每月4万余元的收入。以此类推,一个业务量正常的“公关”每月可完成经营额60万元以上,由此地下色情业的黑色利益之巨可见一斑。(防失联及商务合作请加小编微信5392393和QQ同号



打防新机制有待加强


在警方捣毁的3处地下色情场所中,除了记者暗访的两处桑拿洗浴场所外,还有一处是位于上海市普陀区万航渡路花鸟市场内的新鼎会KTV。据警方介绍,这里的小姐不光裸陪裸舞,还可以当场提供性交易,非常猖獗。


在警方实施打击后一段时间,记者再次联系了李靖的微信和新鼎会之前一名客服的电话。


李靖回复:仙霞路店停业了,现在搬到了安化路江苏路。


新鼎会客服则回复:原店停业装修,请到徐汇区华都国际夜总会。并告诉记者,都是原班人马,服务模式不变。


警方表示,地下色情场所在被打击后,一般会在第一时间完成大转移,从这个区转移到另一个区,然后另起炉灶、重操旧业。“对色情业的打击,有一个海绵效应,挤一挤,他们就流动到其他地方,所以我们要树立一盘棋的思想,建立打防协作机制,穷追不舍。”办案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对以上几个场所的转移情况基本掌握。


针对不法分子在百度地图发布招嫖信息一事,记者采访了相关业内人士。这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个领域是最近一两年才开始的,以前一些不法分子利用百度推广发布招嫖信息,被警方打击后就转移到了百度地图上。这一转移更具针对性和隐蔽性,因为一方面现在利用地图导航已经成为人们的行为习惯,客人在寻找色情服务的时候往往首选地图导航;另一方面利用新网络平台招嫖又能有效避开警方对色情业的打击和监控。


除了百度地图,记者还对另外几款地图导航软件进行调查,发现也有疑似招嫖信息。


上海警方透露,在对现有地下色情业定点清除和有效打击之外,要对这些网络平台建立扫黄数据监控系统,一方面警示网络平台经营者提高自律,警告他们不能只顾经济效益而忽视法治意识,要求他们对现有推广业务进行合法化认证,对有害信息进行整顿,过滤那些涉嫌违法犯罪的招嫖信息,起到根除犯罪土壤的作用;另一方面通过加强信息技术的运用和整合,对线上招嫖平台进行日常监控,采用露头就打的战术,有效防控地下色情业死灰复燃甚至蔓延猖獗的情况发生。



注意:现在公众号有置顶功能了,大家把微信更新到最新版本,点开“奥富兹秘境”公众号,点“置顶公众号”键,就可以将我们置顶了。此外,您还可以将奥富兹秘境添加到桌面,这样,您就可以第一时间发现我们。


【完】亲·看完如喜欢记得转哦!

免费周易预测请关注本公众号,欢迎垂询5392393(微信QQ同号)


期待您的打赏!

亲爱的读者,您好!我们编辑团队几人都是尽义务尽一份职责,旨在传播真理,唤起更多人觉醒,目前风沙较大,公众号在夹缝中辗转迂回,您的打赏就是对我们工作的认可和鼓励,也是至臻至善的最大推动力!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

1550311272视频呢?没有说你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