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女大学生卖yin日记事件浙江农林大学回应:正在精神病院治疗

【成都mc是什么】成都mc浴室小黑屋见闻(史诗级巨瓜)

三观尽毁!今天火遍全网的某女大学生卖淫日记让我们很难受……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2019年12月31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2019,未来最好的一年......

海外启示录 今天
点击上方“海外启示录” 可以订阅哦!

欢迎关注最新原创号

“冷眼纵横谈”

2019年就要过去了;

许多年后,当我们回顾中国互联网的2019,毫无疑问会发现它是互联网商业史上极其让人失望的一年。

去年我们在热议“腾讯没有梦想”,今年我们发现似乎整个中国互联网都失去了梦想,这个行业似乎没有了澎湃的激情,大家不再仰望星空,有张力的故事消失了,有的只是妥协、平庸、失望、苟且以及狗血.......

王兴在2018年结束的时候说“2019年或许是过去十年中最坏的一年,但可能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如今看至少前半句无疑已经确认,如果你不同意,请不要急于反驳卫夕,请接着往下看——


一、2019年是增长成为瓶颈的一年

当增长成为一个行业的热门词汇的时候,从某种意义上代表着这个行业的增长变得困难,2019年就是互联网增长触及天花板的一年,也是行业遭遇瓶颈的一年,而这背后我们可以从三个数据中一窥究竟——

根据Quest mobile《2019年中国移动互联网秋季大报告》,中国移动互联网月活跃用户规模9月已达到11.33亿,截止到9月全年只增长了238万,增长率只有可怜的1.3%,而去年这个数字是4607万,2019是人口红利真正走到尽头的一年;

除了用户数,增速停滞的还有用户时长,中国移动互联网月人均单日使用时长的增速从2018年12月的22.6%下降到了2019年9月的7.3%,国民总时间高速增长的时代结束了,竞争变成存量博弈;
不再增长的除了总用户及用户时长,还有手机出货量,根据中国信息通讯研究院数据,2019年1-11月,国内手机市场总体出货量3.58亿部,同比下降5.4%,这意味着支撑移动互联网的发动机正在失速。

互联网巨头中,百度是最先感受到寒意的,开年Q1就报了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的财报,而这背后是网络广告业务仅3%的增长和春晚巨额的支出.....BAT的中的“B”逐渐被字节跳动的Bytedance所替代;

腾讯的增速也在放缓,这家创造了自从上市以来平均每个季度几乎以50%速度增长奇迹的公司今年前三个季度的营收增速下降到了20%以下;

微博依然热闹非凡、热搜不断,但掩盖不住股价的下跌的事实,而这背后是2019年Q3微博的收入同比增长仅仅为1.65%,为上市以来历年最低;

滴滴今年的日子也不好过,顺风车业务沉寂500多天后只能低调悄然试运行,而上市似乎依然离这家公司比较遥远;

只有阿里、美团、字节跳动和拼多多还维持着较高速度的增长,但当整个行业进入存量博弈的时候,一家的增长就意味挤压其他玩家的空间——用户在一个App的时间和支出多了,投入到其他APP的时间和支出就会减少,中国互联网的竞争与厮杀从未如此激烈;

和行业艰难前行的还有疲惫的互联网人,“996ICU”运动就是这种情绪的集中爆发,全民大讨论让心力交瘁的互联网人开始反思以健康和青春为代价的付出是否值得;

但很显然,讨论归讨论,各大国内浏览器不约而同地直接屏蔽了996ICU的访问,加班依然是2019众多互联网人的宿命......毕竟,在这动荡的一年中,没有被裁掉已经是某种意义上的幸运了。

行业的惨淡甚至还直接反映到了乌镇的饭局上,和前两年大佬们谈笑风声、热闹非凡相比,今年的乌镇饭局只剩下了丁磊和李彦宏冷清地闲聊.......

二、2019是没有互联网新产品的一年

如果你动手列一份清单,列出最近一个月内打开使用过的app,其中有多少是2019年新鲜出炉的?相信很多人的答案只有一个——和平精英,的确,2019年的互联网新产品市场贫乏的让人失望;

其实,互联网巨头们在这一年中上新的App并不比往年少,据不完全统计,快手在今年一年生产出了7款app,如:快看点,快手青春记等;往年的app工厂“字节跳动”今年相对克制,推出了但也推出超过11款App,如:飞聊等;而腾讯排除了游戏产品和部分工具产品,就推出了15款产品,如:轻聊,灯遇交友等,然而这些新产品目前看几乎都没有受到市场的广泛认可;

8月底在朋友圈刷屏的换脸App——ZAO被很快证明可能存在信息安全的风险,而主打一张照片视频换脸除了在开始引发尝试的新奇之外,并非一个普通网民高频的痛点,炫酷并不代表真实需求,于是很快就归于沉寂;

8月27日,快播创始人王欣推出的主打零工经济的“灵鸽AI”测试版曾上线一天,据王欣称,当天有近100万人注册,但由于产品稳定性、法律问题等尚未解决,之后便迅速下架,今天,在AppStore里搜索“灵鸽”时,会有一个山寨的也叫作“灵鸽AI”的App,但其并非王欣团队出品,灵鸽并不“灵验”;

9月2日,在小红书被下架之后的第36天,微博孵化的主打“清爽社交圈”的新产品“绿洲”开始公测,一时间邀请码刷屏,迅速登顶AppStore免费榜榜首,然而两天之后就因Logo抄袭风波下架,尽管微博动员了众多明星在奋力推广,但据七麦数据,绿洲在12月份大部分时间在AppStore免费榜都位列100名开外,微博想依靠绿洲迅速打开局面的想法目前看在短期内难以实现。

2019年入选AppStore年度趋势应用的作品有:《VUE》《WIDE 短视频》《快手》《Spark Camera》《泼辣 24》《FlipaClip:卡通动画工作室》《Tayasui Sketches》《Unfold》,这些主打自我表达的App没有一款诞生在2019年;

2019年互联网产品表现贫乏的原因主要是在4G移动互联网这个产业周期内,大部分人的大众需求经历过接近十年的竞争已经被已有产品较为充分地满足。

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巨头还是新晋创业者往往都将新产品锁定在垂直领域,因此迅速在大众领域曝红的可能性本身就会降低,而有些在细分领域表现突出的应用由于人群的效应也很难出圈(如主打视频相亲的“伊对”),因此在2019,我们就看到了一个贫瘠的新产品市场;

或许,下一个全民火热的新产品需要等到下一个产业周期;


三、2019年是新技术依然属于镜花水月的一年

科技行业发展的前提是底层技术的发展和进步,比如Windows开启的个人电脑图形界面,网景开启的浏览器时代、谷歌开启的信息搜索时代、iPhone开启的多点触摸时代、3G、4G带来的移动互联网的繁荣......2019年业界寄予厚望的众多新技术民众期盼能在行业落地,然而现实是无情的——

呼声最高的5G在2019年依然处于萌芽状态,尽管2019年4月3日,美国和韩国相隔几个小时先后率先宣布5G商用,但现实是美国只是在明尼阿波利斯和芝加哥建了寥寥无几的基站,而韩国为抢首发当天总共只发放了6台5G手机;

倒是在基建狂魔的中国,三大运营商宣布到年底5G基站要达到13万个,但很遗憾,由于5G基站辐射距离远小于4G基站,13万个基站的覆盖度依然是几乎不可用的状态,运营商的5G套餐也是犹抱琵琶半遮面,而寥寥几款价格高昂的5G手机也让普通消费者望而却步;

什么?你说红米推了1999的5G手机,呵呵,现实是它要到2020年1月才开卖,以小米的调性,你觉得那时候你能抢得着?

如果说5G还算呼之如出,那么前两年风光无限的区块链今年可谓跌入谷底,人们忽然发现这个理论上颠覆“古典互联网”的技术除了发币离现实生活是如此遥远,智能合约的美好愿望目前还只是镜花水月;

尽管阿里、腾讯等众多大公司继续在研究区块链底层技术,但至今尚没有杀手级的实际应用,2019,我们依然生活在“古典互联网时代”,Facebook的Libra遭遇了强力监管;比特大陆上市无望而两个创始人却先开始了控制权的争夺战.......

落寞的还有物联网,尽管小米、百度、阿里甚至很多家电巨头都在争抢Iot的战略先机,但很显然,和美国市场不同,仅靠低价智能音箱铺砌的出货量难以撑起Iot庞大的梦想,各家基本都对自家音箱的用户时长三缄其口,很显然,只会回答“成语接龙、亲戚称呼”的智能音箱还难以成为Iot的中枢,在真正的低功耗低成本解决方案出现之前,没有5G加持的物联网在2019年依然和前两年没有本质不同。

再说VR和AR,在理论上,二者都是极具颠覆性的技术,然而2019年这个行业依然处于寒冬,豪赌VR的HTC今年没有拿出足够亮眼的产品,行业声量最大、还在苦苦坚持的Facebook号称今年自己的新产品Oculus Quest极其受欢迎,甚至生产线生产速度都赶不上需求,但据SuperData预计,截止到2019年Q3,Oculus Quest的销量仅仅约40万台;

高盛在2017年在投研报告中对VR行业有乐观、自然和悲观三种估计,其中悲观估计到2025年,VR至少会成为800亿美元和主机游戏一样大的市场,目前看,高盛看起来还不够悲观,要知道主机游戏厂商之一的索尼PS4销量已超过1亿台,Oculus在未来5年能超过这个数吗,我反正没有信心;

自动驾驶、量子计算、3D打印、机器人等新技术在2019都没有消费级的突破,新一代技术革命大众还需要更多的耐心......


四、2019年明星创业者倒下的一年

移动互联网的高速列车造就了一批创业英雄,滴滴、字节跳动、陌陌、美团等等都是这个高歌猛进时代的受益者。如今,这辆高速列车按下了制动按钮,创业的道路从来都是九死一生,每年都有大批创业者倒下,2019年似乎较往年更加明显,今年轰然倒下的明星创业者数不胜数——

罗永浩,这位十多年前就是十大网络人物之一的明星创业者,过去几年公司多次被死亡,但这位手机界的相声演员似乎总能绝处逢生,然而异常恶劣的2019年,彪悍的罗永浩也挺不住了:

公司及坚果手机的品牌卖给了字节跳动,在新一代坚果手机的发布会上,不见了罗永浩的身影,今年,他第一次因为债务纠纷上限制消费的名单,被网友口诛笔伐。为了还债,不得不为微商站台、卖电子烟,这些绝对是那个天生骄傲的文艺青年罗永浩未曾设想过的;

同样进入限制消费名单的还有首富之子王思聪,微博上个性张扬的富二代,对骂张兰、调侃刘强东、DISS 陈欧、点评各路明星.......被称为娱乐圈的纪委书记的王思聪同时还是一位投资者,旗下的普思投资了游戏直播平台——熊猫TV;

2019年3月,红极一时的熊猫TV宣布倒闭,不仅投资打了水漂,同时赔偿的无限连带责任的20亿担保,已经远远超出当年王健林所说的:先拿5个亿让他练练手的试错额度,地主家也没有了余粮;

2019郁闷的还有90后戴威,北大学生会主席出身的他2年前还是身价30亿的创业明星,但这位年少轻狂的创业者不会想到ofo的没落来的如此之快;

2019年寒冬北京的熙熙攘攘的马路上,ofo小黄车已不多见,所剩不多的自行车中间多半还有是无法骑行的坏车,在ofo退款界面里,排队退款的人已超过1600万,才成长3岁的 ofo 却已进入暮年,当初拼尽全力和跟摩拜殊死厮杀,如今这个行业的老大却变成了低调潜行的哈啰出行。

如果说罗永浩、王思聪和戴威还只是被法院限制了高消费,那么暴风的冯鑫则在2019受到了法律的制裁,7月28日,暴风集团突然公告,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两年前罗辑思维跨年演讲大会上,暴风集团还是罗振宇口中的神仙公司,2019年的冯鑫却锒铛入狱,而暴风股价从最高327跌至如今3.5,跌幅达99%,资本能载舟,也能覆舟。

这一年,无数创业公司倒下——爱屋及乌倒了,陶吉吉倒了,乐峰网卖了,团贷网倒了,小黄狗倒了,熊猫TV倒了,尚品网倒了......

2019,风停了,猪掉下来了!


五、2019年是硬件厂商平庸的一年

2019的手机市场厮杀空前激励,残酷竞争背后难掩整个行业的乏味与瓶颈,发布会上各种高大上的新技术和新名词阻止不了整体出货量的下滑,普通消费者唯一的感受是——新买的手机貌似和一年前、两年前买的手机并无本质的不同

一直引领行业创新的苹果在今年秋季的发布会上例行更新了更快的处理器和更多的摄像头,其他依然是熟悉的味道,而和公众预想的一样,5G并没有出现在今年iPhone发布会的现场;

而作为全球销量第一的三星,如果把最新发布的Note 10和S10+摆在一起,除了屏幕开孔位置的变化,普通消费者很难感受到二者有神马实质性进步,而三星今年也悄然关闭了在中国的最后一座工厂;

国产手机厂商的竞争更是进入了“地狱模式”,这背后源于华为被谷歌“拔网线”的黑天鹅事件——5月,华为被美国列入贸易管制实体清单,谷歌暂停安卓技术支持,海外占比几乎一半的华为相当于一条腿折了,被逼到绝境的华为只能把宝全线压至国内市场,于是,国内市场被迫加速洗牌,小米、VIVO、Oppo份额被强力挤压,无一幸免,魅族淡出,锤子被卖......

瀑布屏、90Hz刷新率、四摄、超级快充、1亿像素.....手机厂商真的已经足够努力了,但行业整体遭遇的瓶颈没有哪一家厂商能单枪匹马突破.......血拼DXOMark的评分无疑折射了整个行业并没有找到新的增长点和新的故事;

数码博主“何同学”一语中的——当年让iPhone打败诺基亚的难道是那颗30万像素的摄像头吗?噢,“何同学”的视频是今年手机圈为数不多让人兴奋的点了;

神马?折叠手机?噢,且不说它2019年高昂的售价和一系列结构上的奇葩Bug,你觉得它真的是手机的未来吗?

手机行业逐渐变得像PC市场一样乏味,往年我还会经常看一看各大厂商的发布会,今年似乎完全没有了兴趣.....

六、2019年是中国互联网充满狗血的一年

在主流互联网平庸、妥协的同时,2019年互联网圈的注意力也被诸多狗血事件所占据——

2019年的刘强东过的并不顺利,去年发生的明尼苏达事件由于女主的民事诉讼在今年4月再次发酵,在双方你来我往的多次爆料中“罗生门”再一次上演,微博爆料、剪辑的视频、录音、媒体人站队......一波又一波的操作让吃瓜群众对一狗血事件有了一个更立体的概览;

尽管舆论不再一边倒,然而结果却是刘强东卸任政协委员,章泽天远走剑桥,刘静尧则消失在了公众视野,而京东的市值悄然被新晋对手拼多多超越。

去年还在微博上点评刘强东事件的李国庆不会想到今年自己会成为了撕逼事件的主角,之前李国庆和俞渝的公开表现只让公众认为这对创业夫妻档在经营当当时发生了严重分歧,直到李国庆摔杯怒斥、俞渝朋友圈长文痛诉之后,吃瓜群众才反应过来——两人之间刻骨铭心的恨已远超大家的想象,不管这场闹剧最终如何收场,它都是2019年中国互联网并不光彩的一段插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