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편의점 샛별이 5화

人间怪事!刚要检查!各地粮库纷纷起火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高考第二天 北京零分作文轰动全国

편의점 샛별이 7화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神话那点儿事儿|《历史是一部神话》:神话的历史与历史的神话

2016-10-04 从余启 我与我们的世界 我与我们的世界

欢迎打开“我与我们的世界”,从此,让我们一起“纵览世界之风云变幻、洞察社会之脉搏律动、感受个体之生活命运、挖掘自然之点滴奥妙”。

我与我们的世界,既是一个“奋斗”的世界,也是一个“思考”的世界。奋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奋则殆。这个世界,你大,它就大;你小,它就小。

欢迎通过上方公众号名称打开公众号“查看历史信息”来挖掘往期文章,因为,每期都能让你“走近”不一样的世界、带给你不一样的精彩
 
 
本期导读:日常的生活、学习、工作中,人们对神话可能并不陌生,但对神话的历史或许就很可能比较陌生,而对历史的神话更是无意识地深陷其中而不自知
 

本期文章为一篇书摘,与大家共享一些关于神话、神话的历史、历史、以及历史的神话方面的一些东东,所有这些,既是我们思考的原料,也是我们思考的养分。。。
 



《历史是一部神话》


考察神话观念的历史,古往今来发生过两次重要转折
 

一次就是在所谓轴心时代的理性主义的崛起,以柏拉图的逻各斯(logos)概念为基准,将神话(mythos)即“秘索斯”判断为逻各斯的对立面,视为虚假与谎言的同义词。从此,以万年为单位的神话时代在古希腊哲学兴起的背景下宣告终结。但是,此种现象也仅仅是发生在古希腊一地而已。世界上许许多多其他地方在进入现代化潮流之前,在精神生活上始终延续着神话时代的传统
 

另一次则是20世纪后期的新史学革命与后现代主义崛起,认为所有的历史都是叙事,世界上所有人类群体的叙事都毫无例外始于神话,因而,神话中蕴藏着重要的历史信息。神话不再是虚假的陈述,而是特定族群之信仰和历史心性的最佳表现场域。
 

人们经常人为地将“神话”与“历史”两个概念对立,这组对立又与“虚构”和“现实”、“带有价值判断的目的性”和“无目的的客观性”两组概念对立联系在一起。
 

经历向回忆转化,历史向神话转化,那些过去被改写称具有奠基意义的历史,也就会具有神话的倾向并最终转变成神话。世界上的多数族群之所以被认为“没有历史”,并不是他们本来就没有历史,而是原来有的,后来被人偷窃去了。被谁偷窃了呢?英国学者杰克•古迪的著作《偷窃历史》第一章“谁偷了什么?时间与空间”中这样写道:从19世纪初期开始,西欧人便出现在世界各地,这是殖民征服与工业革命的结果,由此,世界历史的建构便由西欧所支配。在人类学转向的观念促进下,世界史的书写问题呈现为某种学术伦理问题。原先只问“怎样写”,现在则需要先问:由谁以何种身份来写?这样发问的动机是为了防止“偷窃历史”的现象继续泛滥
 

人的观念制约精神生产方式,并通过文化传承中的话语运作机制,支配着民间记忆的再编码过程。比如,人们常说的历史人物变成神话英雄,这种变形是按照一种叙事范型完成的,史实本身也必然经历逐渐神话化的过程。“历史事件本身不管如何重要,都无法保存在民众的记忆力。而且,历史事件如不能趋近神话模型,其追忆则无法点燃人们史诗般的想象和热情。”
 

以“神话热”、“魔法热”为主要特征的新神话主义创作的流行并不仅仅是文艺现象,其深远的思想背景是20世纪以来世界性的文化寻根运动。只有从这种全球性的文化运动的意义上去看,新神话主义创作的动力因素才能够得到有效揭示。卡梅隆潜心打造15年的3D影片《阿凡达》,曾引起影视界内外的巨大震动。从文学想象史的角度看,这部影片最突出的思想特征在于,明确否认现存的资本主义社会秩序的合法性,在现代性的社会之外去探求文化寻根的可能性,以外太空想象去建构另类生存世界。这是电影史上崭新的一页,也是西方社会内部催生的文化寻根运动最为壮观的新一页。
 

新神话主义作为西方文化寻根大潮的产物,受到新旧世纪之交的“新时代运动”的重要影响。而新时代人的思想和文化价值取向,又同文化人类学在西方思想和学术上的巨大冲击作用密切相关。作为一种普遍文化潮流的新神话主义,其主要表现可分为一隐一显两大领域:隐的是人文学术研究领域中文化价值观的重大变革;显的是文学艺术创作和大众传媒领域。正是这两个方面因素的相互作用、相互促进,才使得新神话主义浪潮迅速兴起并汹涌澎湃地席卷整个世界。
 

可以预测,由“神话热”、“魔法热”映衬的这场发现“他者”与自我反思的文化大潮还将强烈地影响着未来的世界文化走向,也必然影响学术界和文化教育。表面上看,新神话学研究和新神话主义的预言建构都是眼光回溯历史的,但其共同的终极目标还是要以史为镜,为人类重新寻找未来
 

在中国,神话历史这个新兴研究领域在最近几年获得长足发展,这也给中国的比较神话学研究带来重要的学术创新机遇:传统意义上的文史哲不分家的理想,后现代知识观反思意义上的“重新发现被遮蔽的历史”,在这一学科交叉领域的研究实践中,正在不断得到落实和检验,并且持续地迸发出探索的活力。在这方面,未来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是,其一,如何采用神话历史新视野去全面解读中国的“二十五史”;其二,神话历史的观念如何在“大历史”和“小历史”之间拓展出更加完善的分析范式与概念工具?其三,神话历史的观念如何促进从“中国神话”到“神话中国”的研究范式转换?
 



 

注:

1:本文摘编自叶舒宪等著:《比较神话在中国》,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年3月第1版。若发现不错,欢迎转发与朋友共享,转载请注明出处。

2:非商业用途,仅限个人学习之目的。

3:若有任何问题,欢迎与本公众号联系进行沟通。

4:关注可搜索 我与我们的世界 或 meandourworld 也可扫描下方二维码: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